《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五部分 第三世界(132)

《共产主义黑皮书》:红色帝国埃塞俄比亚

作者:伊夫.桑塔马里亚

人气 160

【大纪元2020年11月23日讯】红色帝国:埃塞俄比亚

革命和门格斯图.海尔.马里亚姆的崛起

1974年9月12日,当时年82岁的海尔.塞拉西一世(Haile Selassie I)统治的帝国突然间崩溃时,其原因似乎显而易见。围绕其继任者的不确定性、前一年全球性的石油危机、边境战争、食品短缺以及中产阶级因社会现代化而迅速增长的不满,都令该政权变得脆弱,所以该政权未进行多少抵抗就消失了。军队决定接管。这支军队成立于1936至1941年意大利对该国殖民期间,以实现流亡君主的地缘政治野心,并于1950年与美国人并肩征战朝鲜,表现出色。新政府被称为临时军事行政委员会,即德尔格,由108名军官组成。最初,德尔格内部的意识形态分歧似乎不重要,因为整个集团都团结在“埃塞俄比亚优先”(Ethiopia tikdem)的口号下。但这种谐和期是很短暂的。阿曼.安多姆(Aman Andom)将军(具有厄立特里亚血统,是对索马里战争的英雄,曾被任命为国家元首)与德尔格发生冲突,于1974年11月22至23日夜间试图拒捕时被杀。几小时后,其他59人也被处决。与通常的情况一样,自由主义政治家也遭遇了与传统主义者相同的命运,后者与前政权有关联。德尔格的命运此后就与门格斯图.海尔.马里亚姆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他于1974年7月当选为德尔格首任副主席,并于12月21日公开宣布,该国将自此成为一个社会主义政权。

门格斯图的权威传记还有待撰写。他喜欢扮演贱民,充分利用自己的黑皮肤和矮小身材(尽管他经常穿厚底鞋来掩饰这一点)来冒充奴隶(bariah)。这与曾处于帝国政权中心的阿姆哈拉(Amhara)族群背道而驰。尽管扮演这种弱者角色,但门格斯图还是通过他的母亲(真正的贵族)与特权圈子保持联系。他是私生子(其父是个文盲下士),得益于一位叔叔的保护。作为塞拉西政权的一名部长,他的这位叔叔使他步入了其军事生涯的快车道。门格斯图的学历非常有限,根本没有资格证书进入霍莱塔(Holetta)的军事学校。该校是专门留给出身贫贱的人的。作为一个机械化旅的指挥官,他的领导素质在堪萨斯州莱文沃思堡(Fort Leavenworth)的一个培训项目中两次为他赢得了一席之地。他没有思想上的包袱,但确实有强烈的权力欲。革命后,他花了3年的时间把对手们排挤掉。第一步是于1976年7月除掉谢摩尔.西塞.哈布特(Jamor Sisay Habte)少校,因其具有右翼倾向。门格斯图与由特费里.本蒂(Teferi Bante)将军领导的较温和派之间的冲突日增后,门格斯图于1977年2月3日下令让其安全部队用机关枪在德尔格会议上开火,杀死了本蒂及其7名支持者。然后,他着手消灭政治上的文职对手。

1974年12月由临时委员会提议的“埃塞俄比亚道路”,于1975年1月成形。当时德尔格把银行和保险公司与大部分制造业一起进行了国有化。最重要的是,1975年3月废除土地所有权,并对财产所有权实施“每家一个”的限制,这显示了该政权的激进性质。为了加快农村地区的土地改革,政府派出5万多名高中生和大学生成立农民协会,并在被称为泽马查(zemacha,即合作)的运动中协助农村改革。由于德尔格反对学生为建立毛主义农民公社所做的努力,多数学生很快就对军事政府怀有敌意,并试图动员农民反对它。

当学生们返回时,他们成立了两个相互敌对的马列主义组织,叫做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党(EPRP)和全埃塞俄比亚社会主义运动(All-Ethiopian Socialist Movement)也即Meison。总的来说,民众对此没什么印象。两个运动之间的对抗很大程度上是其种族构成的结果:EPRP主要由阿姆哈拉人组成,而Meison主要由奥罗莫人(Oromo)组成。尽管它们在意识形态和大多数政策问题上极为接近,但Meison最初是与德尔格结盟,而EPRP从一开始就反对军政府。这两个组织在厄立特里亚问题上也有分歧,EPRP接受分离,而Meison希望镇压分离主义运动。通过渲染这两个组织之间的武装对抗并谴责“白色恐怖”(EPRP所犯下的恐怖行为),门格斯图相继摧毁了这两个运动。1976年秋,他首先对EPRP及其支持者发起了一场“红色恐怖运动”。在4月17日的一场公开演说中,门格斯图号召人们袭击“革命的敌人”。之后,恐怖在1977年春达到了顶峰。他砸开了3个被认为装有鲜血的瓶子。它们代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他以这种戏剧性的行动来支持自己的话。这场恐怖运动的很大一部分是由293个自治街坊联合会(Kebele)所实施的。它们是由德尔格仿效法国大革命巴黎“部分”的模式而建立的城市民兵组织。军队为这些组织提供了训练和装备。Meison支持这一行动,这导致了EPRP在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被消灭。接下来,德尔格突然攻击Meison及其在政治局的盟友,为红色恐怖的暴行而指责他们。11月11日,他们在德尔格的主要支持者阿特纳夫.阿巴特(Atnafu Abate)中校(他特别残酷地镇压EPRP)被处决之后,套在Meison脖子上的绞索开始收紧,该组织也成为安全部队行刑队(death squad)的受害者。坐在白色标致504s汽车里,这些臭名昭著的行刑队可被立即辨认出来。

埃塞俄比亚新的最高领导人住进了1886年亚的斯亚贝巴建成后由孟尼利克二世(Menelik II)建造的大皇宫(Great Palace)。他不容置疑的领导风格通过极其精巧的通讯系统广而告之,但并没有使一个已经习惯了以前的独裁统治的国家感到惊讶。门格斯图的合法性在社会主义国家中毫无争议。它们把他视为一个稳定的长期伙伴。在1977年2月的政变发生之前,门格斯图于前一年的12月访问了莫斯科。1977年4月,埃塞俄比亚中断了与美国的军事关系。古巴和苏联以大量的援助包括人员和装备介入,这在击败厄立特里亚独立运动和1977年7月索马里在欧加登(Ogaden)的进攻中起了决定性作用。苏联领导人赞赏新政权所进行的苏维埃化尝试。这些尝试有时是模仿在索马里所发生的进程。该国当时是苏联的另一个盟国。

莫斯科更加奋力地争取创造它所认为的将使一个社会能够跨越一个决定性门槛的唯一工具:一个成熟的共产党。但是,直到1979年,埃塞俄比亚工人党组织委员会才成立。苏联认为,对于为庆祝革命十周年而将于1984年成立的埃塞俄比亚工人党(EWP)来说,1983年1月委员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成果已足够丰硕。自称为“伟大的十月革命”的继承人,EWP通过党际协议被完全纳入了世界共产主义体系。笼罩着这次成功的唯一阴云,是苏联拒绝授予埃塞俄比亚“人民民主”地位,原因是该国存在多民族分裂并在经济上持续依赖于西方。

党的成长过快,导致党员的成分“不能恰当地”反映社会的构成。尽管最初竭力表明任何人都可以入党,但工人们却成群结队地远离,占党员总数还不到四分之一。超过四分之三的成员由士兵和公务员组成,代表了该国内部社会关系的现实。尽管农民占总人口的87%,但他们仅占党员的3%。绝大多数领导人来自军队。EWP政治局大部分是由前德尔格成员组成的。知识分子只占党的一小部分,因为他们的许多组织已经瓦解。(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相关新闻
《共产主义黑皮书》:科学主义与犯罪意识形态
《共产主义黑皮书》:将人类动物化
《共产主义黑皮书》:阶级战争
《共产主义黑皮书》:内战——永久政治斗争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DC大兵转移 蓬佩奥发神秘数字
【时事纵横】史无前例 美两总统同时遭弹劾
【远见快评】蓬佩奥暗示参选?拜登施政遭批
【财商天下】小米被美国制裁 涉及军工内幕深
【秦鹏直播】美国靠后时代来临?何为加州模式
可怜绣户侯门女  独卧青灯古佛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