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深水坑(彩墨)

作者:徐明义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深水坑(彩墨)。(局部)。(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3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深水坑

在森森林木的掩映之下,可以看见农庄屋宇的一角,稻草堆也叠置在屋旁。蓊郁的树林识相的让出一条小路来,好让骑牛驾车的人可以安然地通过。

我们如到桃园县龙潭乡“深水坑古道”去健行,在观赏美景、寻幽探胜的当儿,不期然就会发现这一处美丽的小角落。由这小径往上走,有一条陡峭的古老牛车道。遥想当年,农人吆喝着催促牛只拉笨重的车子在石道上攀爬,可以想像那是多么艰辛的事啊。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深水坑(彩墨)。70×70cm。(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Deep puddle  ink and color painting

Under the forest’s cover, the corner of the farmhouse can be seen, straw is also stacked by the house. Luxuriant forest gives a path to enable people riding cow or driving pass safely.

If we go hiking at the “Deep Puddle Old path” in Long tan Township, Taoyuan County, we will find this beautiful little corner unexpectedly while we enjoy watching the beautiful scene and exploring area  moment. Follow and further up this path, there is a steep ancient cow wagon lane. Looking back, thinking of the farmer was shouting cattle to pull heavy wagon climbing on the stone road, you can imagine how hard it was at that time and moment.@

点阅【徐明义画集】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昌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张图,我们把柚子“主体”摆在中左方;右边再安置一个“宾体”,以取得画面的平衡。在中间“桥段”部位,再飞来两只小鹦鹉,做为过渡,就像音乐里的“过门”。
  • 朋友的太太在翻阅过咱们的画册之后,感喟地说:“我觉得画画好难哦。”
  • 喜爱美术的徐明义,师范学校毕业服务期满后,在报考大学时,因担心学美术无法过活而填中文系,毕业后教了一辈子国文。尔后,进修考取文大艺术研究所甲组硕士,因缘际会,在退休前转为美术老师。如今,出版个人画集7册、散文集1册;徐明义善彩墨画,用色浓烈瑰丽,允为个人特殊之画风,擅长山水、花鸟;偶亦展布流沙画,以黑沙流淌于纸上而成,为极特殊之画风画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妇和少数上班族,利用空余闲暇时抽空画画,浸润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乐此不疲,经过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将在桃园图书馆平镇分馆 1楼文化馆的“徐明义师生联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诸于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与赞许。
  • 我差不多每天都会去桃园市芦竹区的乡下散步,经常看到有些爱花人士在他们家的前院栽种各类花草或小灌木。
  • 李白诗:“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傍晚,我从山上走下来,月亮伴随着我,跟我回家。
  • 梯田很好看,很入画——看它们有秩序地一字排开,由上而下,整齐的横向排列,农田间点缀些许的农作物或一些草绿色的稼作,颇真是“丰草‧鲜美”。尤如在春天引水灌田之际,田间波光潋滟,银白色的水田被细小铁线条似的田埂隔开成大小不同的块面图案,更是赏心悦目。
  • 自古以来画画的人都有一身硬骨头,不随便向世俗权贵低头。纵使他已经贫无立锥之地,也不会向权贵求一个官位做做;达官贵人向他求画,他也不一定肯卖,宁愿贫苦一生。这种“傲骨”有时会在画面上表现出来。
  • 我常一边画画一边听音乐。久了,有一些感触: 天然的美景——浑然天成的景色,有的。 天然的音乐——自成篇章的旋律,没有。
  •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樱花季(彩墨)
    四十年前曾经去武陵农场旅游,但见众多老荣民在农场上种植高冷蔬菜,空气中充满鸡屎、猪粪的味道,苍蝇满天飞。后二十年再去,已然人去山空,老荣民的房舍也被拆光了,杳无去处。原种高丽菜的斜坡改种樱花,因为植株尚小,稀稀疏疏的,殊乏看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