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金虹:美媒“自残” 与共党同路

人气 1780

【大纪元2020年11月22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美国总统大选舞弊疑云继续延烧,随着川普(特朗普)律师团队提供越来越多具体的舞弊指控,美国社会要求查清大选真相的呼声越来越高。然而,左倾主流媒体一如既往地封杀所有证据指控与主流民意。白宫发言人凯莉‧麦肯纳尼(Kayleigh McEnany)11月21日表示,2020年总统大选出现“系统性选举欺诈”,她并指责“美国主流媒体是同谋”。

资深媒体人、前《文汇报》总编辑金尧如之女金虹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美国主流媒体甘心沦为政治工具,失去客观公正的立场,正在集体“自残”。它们压制新闻自由,审查、限制他人的言论自由,“跟共产党没有什么区别”。

她表示,共产思潮从未在西方国家消失,也一直存在于美国社会。而当前这场选举正显示“美国已经走到一个十字路口”,若选择错误,未来4年共产思潮继续在美国发酵,“一失足成千古恨”,以共产苏联及当前遭赤化的中国为殷鉴,“需要几代人付出多大的代价?”

主流媒体扼杀独立思考 企图控制人们思想

“这次美国大选,最让人生气的是媒体的堕落,这件事情我非常痛心。”金虹表示,“言论自由是开放社会的基石,新闻自由又是言论自由很重要的一部分”,许多民主国家将新闻自由写入宪法,予以保障,而作为媒体最重要的是“争取新闻自由,并且反对政府及他人对新闻的审查。”

“我没有想到现在美国的媒体,他们整个正在‘自残’,在压制新闻自由。他们自我审查,限制别人的言论自由。”金虹说。

美国主流媒体径自宣布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胜选后,不断为其入主白宫做舆论造势与宣传,与此同时,中断川普记者会谈话、否定川普阵营提出的舞弊指控及证据、封杀要求彻查选举舞弊的民意声音,更甚者制造假新闻营造川普不认输,指舞弊证据薄弱等等。

“不说美国总统川普被你限制了,很多普通人,如果观点是站在共和党那边的,也都被你们限制了。”金虹强调,每个人都拥有表达的自由,读者或听众也会依获取的新闻及信息来源,自行做出判断。

“独立思考,包括思想自由,是很重要的,是开放社会的基石。”金虹质问,现在“由你(主流媒体)来确定我的思想,来控制我怎么做?!”

媒体乱象源于共产思潮 “要捧谁就捧谁”

金虹眼见美国主流媒体背弃专业与操守,自毁声誉,深有感慨,“美国的传媒,特别她的主流媒体《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是我们的典范。他们得过什么奖,怎么样监视政府,怎么样不怕权贵。哇,讲起来眉飞色舞……”

今非昔比,她深感当前美国的媒体乱象,源于极左的共产思潮。“极左的东西泛滥之后,他们为了求‘政治正确’,而不是去考虑应该坚持新闻自由。”“他们已经甘心作为一个政治工具了,不是站在一个客观公正的立场。”

她说,来自西方的共产主义思潮进入苏联,正值苏联解放农奴进入工业时代,而经历沙俄时代专制影响,马克思主义与苏联一拍即合,并在苏联经历些许转变。而当共产思想进入中国大陆后,就更加变本加厉,直到最后以党媒控制人民思想。

她告诫西方国家一定要以此为警惕。“我们人类为了我们的社会,让一些权力给政府,让一些给他们(媒体)。”而此次美国主流媒体在大选中的表现,“他们是利用了这个权力并加以做大来控制思想,来做王,这是很恐怖的。”“它现在要做王,我要捧谁就捧谁,那么媒体的话语权已经过大了。”

“媒体现在振振有词,说这样才是政治正确的,讲得不好听,跟共产党没有什么区别。”金虹出生于香港,在中国大陆接受教育,“它(中共)说,我的共产主义思想是最正确的,怕你们走歪路,所以只给你听正确的东西。”

而当她回到自由世界,“后来才知道,你(中国共产党)给我们正确的东西是虚假的!”

共产思潮美国发酵 民主党极左政策搞乱社会

金虹说,共产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后,共产主义并未在西方国家消失。以美国为例,大学便是共产思潮的温床。她说,目前很多美国大学教授,是属60年代左倾青年,反越战那一批嬉皮士。他们反传统,共产思潮经由他们在大学校园里发酵,“他在学校当教授是这样教学生的,‘革命的浪漫’对学生是最有吸引力的。”

共产思潮在美国改头换面,但仍离不开暴力革命。“Antifa已经说它自己就是马克思主义者,我在美国已经看到了,在电视上Antifa出来发言,他继承的是和中共毛思想有关联的。”

她说,最初的共产主义是以“美妙的世界大同的理论包装出来的,是乌托邦,是人类的幻想。”中国古代《礼记.大同篇》描写过大同世界,但现实社会里,理想面的东西会受人性影响,“我们把它变得好一点是可以的,但所谓的不食人间烟火,其实是更加罪恶的。”

金虹引述英国知名经济学家和政治哲学家--海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的名言:“通往地狱的路是由善意铺成的。”她说,人们以为自己做好事,其实是将他人推进地狱里,就如同当今民主党提出的极左社会福利政策,制造了更多的家庭及社会问题。过多的福利,变相奖励人们不劳而获,也使单亲母亲增加,衍生“吸毒、喝酒、性交啊……”

最终导致家庭失序,“父母只顾自己享乐、自己快乐,不顾后一代成长的话,儿女成长的过程会是怎么样呢?家庭是社会最重要的细胞。那么不健康的细胞,社会会好吗?”

金虹说,民主党“许愿了很多漂亮的东西给你们,叫你躺在那,天上掉馅饼下来,可以吗?”

不仅如此,极左政策还混乱了人们的思想。“我反感的就是,小孩子也可以决定自己做男还是做女!他的思想都还没有成熟,做男做女做了一次手术,想回头就回不了了,是不是?他的思想还没有成熟,男女同厕,还有什么56种性别,我也搞不清楚。它们这样是完全将人类社会搞乱了。”

金虹深信人性包含了善与恶,“每个人身上都有天使的一面,也有魔鬼的一面”,需要以道德来约束人,“要求自己心地越来越善良。愿意帮助人,我愿意去做些什么。魔鬼的一面,就是仇恨,放纵我自己。走向错的那条路,有的时候真的是回不了头的。”

“我看到美国的黑人都在检讨,好像说你们对我们好,给我们这个福利、那个福利,造成我们怎么样呢?美国黑人,有很多人是愿意努力奋斗的。”金虹说。

下乡经历 亲身见证中共制造仇恨对立

曾经历文革知青下乡,金虹也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她深刻体认马克思及中共理论皆以仇恨为出发点,“不断地加强阶级斗争啊,阶级斗争啊。谁欺负我,谁就是在剥削我。”

她回忆起一段“下乡”的经历。一回一位老贫农对她讲起过往当长工的情况,“我以为他会说地主是怎么欺负他,我就竖起耳朵来听。”出乎她意料的是,老农讲起地主供给他们“大块大块的肉啊,但现在没得吃了”。“我听傻了,地主对你们那么好啊?”

老农说:“有什么奇怪的?他不给我们吃饱,那我们怎么样去给他们耕田呢?”

她又发现,老农与其他农人对“阶级敌人”──一位地主的小老婆相当友善。老农说:“我们下地的时候,那个饭是她煮的。”金虹又问:“那么地主没有欺负你们吗?”

“哎呀,我们是乡亲,自己宗族的人他又会怎么对我们呢?”金虹听老人的话后,“又傻了”。后来她又得知,地方祠堂办学的钱,修桥的钱,铺路的钱都由地主出资的。

后来她也从其他知青得知地主与长工的关系,“并非共产党宣传的是敌对的。”

美国走到十字路口 踏错一步 几代人得付代价

她认为,当前美国“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面临关乎选择民主自由与共产主义生死攸关的大事,若选择共产就会如共产苏联及当前被赤化的中国大陆,付出惨痛代价。“我不敢说这是人类的末日、覆灭。起码如果踏错,再想回头,要经历多少年?要付出多少代人的代价!”

“美国是香港很多人向往的地方,她自由民主是我们所向往的。如果她都堕落了,会觉得这个世界,好像有点绝望了。”金虹说,这一场关乎美国未来的选举,似乎仅能靠美国人的自觉与争取,但身为香港人“我们也希望美国好,美国好了,起码我们觉得,原来世界可以有这样一个制度。”

完整的采访内容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理大围城周年 “厨房佬”忆抗争
【珍言真语】曾慧燕:媒体堕落 良知使我不沉默
【珍言真语】理大保卫战留守记者:惨烈牺牲换国际回响
【珍言真语】谈舞弊遭禁播 桑普直指华盛顿沼泽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最新民调吓坏麦康奈尔?
【新闻大家谈】德州查科技巨头 中共吹防疫遭批
【横河直播】三起诉讼不简单 美国文革由来
【时事纵横】川普快拳击中共 多国首脑扎堆换人?
【秦鹏直播】中朝争秀肌肉 蓬佩奥连番打击中共
【财商天下】投资中企角力激烈 川普斩吸金触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