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运作的美国民主“守门人”

由私人股权投资支持的Smartmatic、红杉、Dominion关系扑朔迷离

人气 2474
标签: ,

【大纪元2020年11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美国本次大选以来所有的纷争都归结到一个问题“大选是否公正”。下一个问题是:背景复杂且充满争议的Dominion投票系统及其神秘的计票软件是否摧毁了美国的民主选举?

全美国人所投的每10张选票中,有4张由Dominion处理,另外6张由ES &S 和Hart InterCivic处理,这三家私人公司因此成为美国民主的“守门人”。但是,尽管他们的大部分收入来自纳税人,这些由私人股权投资支持的公司在很大程度上是秘密运作的。

私募股权基金的概念,是指从事非公开股权投资的基金。对非上市企业进行权益性投资,并以策略投资者的角色积极参与其经营与改造,通过并购或管理层回购等方式,出售持股获利。这些私募股权基金的运作模式是购买股权,购买方可以是美资、外资或者中资,赚的钱也就从这些“投资标的”中来。

换句话说,隐藏在幕后的、神秘的私募股权在充当美国民主的“守门人”。

Dominion改变命运的时间点

社交媒体上,许多人关注是谁首先资助了Dominion投票系统,让这家加拿大的小公司在短时间内,有能力收购美国2家极有影响力的投票公司,从而占据投票市场近半壁江山?

Dominion投票系统公司于2002年在多伦多成立。2010年5月,Dominion从ES &S收购了Diebold公司的投票业务PES;2010年6月,收购了红杉控股(Sequoia Holdings),当时红杉控股拥有Smartmatic在美国16个州和300个司法管辖区控制的多种投票系统。因此,Dominion迅速发展, 在美国投票系统中获得第二大市场份额。

Dominion如何从当年一个小公司突然有能力收购美国市场两大玩家,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根据宾大沃顿在2017年刊出的公共政策倡议(Penn Wharton Public Policy Initiative)报告,在2000年代早期,还有近20家公司在选举技术市场上竞争,但十年后该行业经历了惊人的整合,已经高度集中,少数几个合并的公司控制着绝大多数市场。

事情的缘起和小布什总统有关。2002年美国国会通过《帮助美国投票法》(HAVA),授权向各州拨款30亿美元,以资助购买新的投票技术。这轮融资对行业产生了突然的刺激作用,掀起了一波投资浪潮,并导致了用于电子投票机的部署。

十年间投票机行业经历了惊人的整合。Dominion公司下的橙色细斜线表示ES&S于2009年9月购买PES收购的资产,在2010年5月转为Dominion的资产。
十年间投票机行业经历了惊人的整合。Dominion公司下的橙色细斜线表示ES&S于2009年9月购买PES收购的资产,在2010年5月转为Dominion的资产。(宾大沃顿公共政策倡议报告截图)
2010年至2015年投票机行业继续整合,更加高度集中,三家公司控制着绝大多数市场。
2010年至2015年投票机行业继续整合,更加高度集中,三家公司控制着绝大多数市场。(宾大沃顿公共政策倡议报告截图)

经过一系列合并,Dominion在2010年成为投票市场第二大玩家。其投票系统在2020年覆盖所有的摇摆州。2018年7月,位于纽约的私募股权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收购了Dominion。其关键人物与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有联系,凯雷投资集团是美国跨国私募股权公司,有“总统俱乐部”之称,凯雷在中国也有大量的投资。

神秘的Smartmatic公司

川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Giuliani)断言,Dominion投票机将其投票数据发送到了国外的Smartmatic,而且这是一家“激进左派”的公司,与暴力组织antifa(安提法)有联系。

其实,早在2006年,纽约州的国会众议员马龙尼(Carolyn Maloney)就已对小型软件公司Smartmatic与委内瑞拉的关系严重质疑,以防止其收购美国的选举系统。

这是怎么回事?从那时到现在又发生了什么?原来,这背后有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关系。

当Smartmatic于2005年以1,600万美元收购了美国的红杉投票系统后,纽约州的国会众议员马龙尼要求调查,直指“几年来,围绕Smartmatic的所有权及其与委内瑞拉政府的可能联系一直存在疑问”。

事实证明这很复杂,因为该公司已经重组为一系列控股公司和信托公司,在多个地点办公。马龙尼指责他们试图掩盖公司的所有权,但Smartmatic表示,重组只是其推动国际扩张的一部分,在多个国家设立控股公司是为了 “提高税收效率”。

红杉的最初反应是强烈拒绝进行调查。后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2007年11月裁决,勒令Smartmatic出售其影响美国大选的红杉系统给美国本地人,这样就放弃了对Smartmatic的调查。结果,Smartmatic的美国籍高管买下红杉,许多迹象显示,双方并未真正剥离。

2010年加拿大的Dominion收购了红杉,并迅速占领了美国市场;然后今年(2020年)Dominion涉嫌大量舞弊被鲍威尔律师指控。

事实上,Smartmatic、红杉和Dominion之间关系的确很复杂。《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的一份独家报导揭示,牵涉到投票软件的“知识产权”,仍然为Smartmatic秘密拥有,尽管Dominion在2010年发表了颇具误导性的新闻声明。

不管怎么说,Smartmatic组织是由离岸公司和外国信托组成的复杂网络,其大多数股东的真实身份仍然是个谜。而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2007年为何批准这种安排,也是一个疑问。

Smartmatic投票系统创建者死于飞机失事

社交媒体上,网民关注的另一件事是Smartmatic创建者死于飞机失事。

时间是2008年4月底,Smartmatic的共同创始人、也是美国分公司的创始人,与Smartmatic的财务人员和飞行员一起,在委内瑞拉的一次飞机失事中丧生。委内瑞拉内政部长(据说是创始人的亲戚)是第一个赶往医院的人,委内瑞拉选举委员会前主席,委内瑞拉前副总统罗德里格斯(Jorge Rodriguez)也一起到了医院。

另一个疑点是,委内瑞拉作为一个不发达国家,其研发的Smartmatic选举技术能用于世界多国选举,其资金、科研技术能力和制造能力从哪里来。

Smartmatic于2005年以1,600万美元收购了美国的红杉(Sequoia)投票系统。根据维基百科,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是唐·瓦伦丁于1972年创立的风险投资公司,在美国、印度、中国大陆、以色列均设有办事处,中国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Sequoia Capital China)在2005年成立,由德丰杰全球基金原董事张帆和携程网原总裁兼CFO沈南鹏与Sequoia Capital(红杉资本)一起创立。红杉资本曾投资众多知名的科技企业。

这些资本背后是如何运作的?各方之间的关系扑朔迷离。在大选前的2019年12月6日,沃伦(Elizabeth Warren)等三名民主党参议员和一名民主党国会议员也分别致信HIG、Michael McCarthy和Staple Street公司,对“私募股权公司控制了美国几乎所有的投票技术”提出忧虑,认为私营投票公司缺乏透明度,将威胁选举的公正性,要求提供有关Hart,ES &S 和Dominion公司的结构和财务状况信息。

四名民主党议员的信可见:https://www.warren.senate.gov/imo/media/doc/H.I.G.%20McCarthy,%20&%20Staple%20Street%20letters.pdf

近日,川普法律团队和鲍威尔律师誓言将针对选举舞弊的司法战进行到底,大家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李悦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拜登“三板斧”破绽浮现中共黑影
【薇羽看世间】川普团队“抽丝剥茧”
Dominion陷舞弊指控 急撇清和古巴委国关系
纽约州参众两会投票通过 撤销库默紧急行政令权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两会招“两晦气”拜登失言泄真相
【秦鹏直播】华裔女导演一夜失宠 被控“辱华”
【新闻看点】李克强的64“稳”易富贤语出惊人
【新闻大家谈】遭跨国文字狱 王靖渝揭中共黑幕
【财商天下】抵制美国制裁 中共哪来的底气?
且吃茶──读《儒林外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