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议员将提两党立法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人气 1137

【大纪元2020年11月24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Emel Akan报导/ 陈霆编译)美国国会议员正努力制定新法,咎责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中共官员。

在“反对强制器官摘取医师组织”(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简称DAFOH)11月19日举办的视频会议上,专家们表示,二十多年来中共政权持续强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杀害了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而医学界却对这一暴行视而不见。

美国联邦众议员夏波(Steve Chabot)在会议上发言时说,他正在众议院领导制定一项两党法案,该法案很快就会出台。

他说,立法的目的是“追究中共官员迫害法轮功的责任,并希望能打击强摘器官的野蛮行径”。

“还没有完成,立法还没有完成。我们还在谈判中,但我希望我们就能尽快提出这项法案。”夏波说。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一种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精神修炼,结合了温和的冥想练习。

这项修炼方法在1992年传出后,迅速得到广泛普及。据当时的官方估计,到1990年代末期,有7000万至1亿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认为,这一个庞大的修炼群体是一种威胁,他于1999年7月发起了残酷迫害。

从那时起,法轮功就受到了中共政权的严酷迫害。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投入监狱、劳改营和洗脑中心,在那里遭受酷刑,迫使他们放弃信仰。独立调查发现,他们被强行摘取器官。

众议员夏波与“反对强制器官摘取医师组织”一起召开视频会议,向美国议员简介了在中国这种由国家支持的、从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的情况。

“上一次众议院通过谴责法轮功迫害者的决议,大约是在四年前。”夏波说,“从那时起,我们在国会议员和工作人员方面,有了很多人员流动。对许多人来说,这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一个全新的问题。”

夏波所指的决议案,是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全体通过的343号决议案(H.Res.343),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罪行,并要求进行可信、透明和独立的调查。

会议上,两位目睹中国监狱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发表了证词。

可疑的验血和医疗检查

刘文宇(Winston Liu)是在美国一家国际公司工作的工程师,2005年因修炼法轮功遭到残酷迫害而逃离中国。

“在1999年,我还是中国名校清华大学的博士生。”他在证词中说。

“我曾是中国学术精英中的一员。和许多博士生一样,我的梦想是成为教授,我喜欢在图书馆里读书和思考。我做梦也没想到会被关进监狱,受到残酷的折磨,身心受到虐待。我当时已处于精神失常的边缘。”

刘先生被停学,当众殴打,多次被拘留。后来,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他的妻子是一名工程师,也被关进了监狱。这次关押使他失去了婚姻。

2011年,刘文宇(Winston Liu)在加拿大班夫国家公园。(Winston Liu提供)

他说,虽然他遭受了各种身体上的折磨,但精神上的虐待更为严重。他在一个70平方英尺的房间里,被单独监禁了6个月。

在狱中,他接受了验血和大量的体检。

他说:“2002年7月的一天,我被叫起来,被要求和其他所有法轮功学员一起排队。大约有40名修炼者在警卫的引导下来到与狱方相关的医院。我做了验血、X光检查、眼科检查、尿检等。”

“我们被告知,这些都是定期检查,是对每个犯人的健康评估。”他说。

但这是个谎言。当他在2006年得知两名加拿大研究人员,正在调查有关中共强摘器官这个令人不安的说法时,他才发现自己接受的是潜在器官移植测试。

“我相信我已经被选为监狱中非自愿的器官供应者”,刘先生说,如果他与一位正在寻找器官的病人相匹配,他就会被杀死。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移植的指控,最早出现在2006年。前加拿大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进行了独立调查,发表报告证实了这些指控。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也对此进行了独立调查,并出版了一本名为《屠杀》(The Slaughter)的书。

刘先生说,强摘器官仅只是中共对人民犯下的罪行之一。

一位因强摘器官而死的父亲

另一位证人江莉(Jiang Li,音译)分享了家人为父亲寻求正义时所承受的苦难,她的父亲死于中国重庆市的劳教所。

“我父亲修炼法轮功,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人。2009年春节期间,由于他信仰法轮功,被关押在拘留所。当我们去看望他时,他看起来很健康。”她在视频会议发表的证词中说。

然而第二天,她的家人接到劳教所的电话,他们说她的父亲死于急性心脏病。当她和家人赶到殡仪馆时,发现父亲的遗体已放在冰柜里,身子还是温暖的。

劳教所的警卫阻止了家人们追究真正的死因,并强行将他们拖出劳改所。他们被迫签署了一份同意书,将其父亲火化。

重庆市检察长办公室后来承认,她父亲的器官被摘除,遗体被火化,但家人从未签署火化同意书。

此后江女士一直尝试为父亲讨回公道,但为了阻止她们,她和家人一直受到骚扰、威胁,并被监视,家里也被洗劫一空。她的母亲更被判处8年有期徒刑。

2015年11月1日,江莉女士在纽约皇后区的法拉盛拿着父亲的照片,江父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致死。 (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江女士也被她的雇主,上海航空公司(Shanghai Airlines)解雇。

“我全家人都修炼法轮功,多年来被多次关押和折磨。”江女士在作证时说。

“我们在北京请了两个律师,但他们都因为接了我父亲的案子而被警察毒打,律师执照也被吊销了。”

检察院多次向江女士提出,用金钱来换取她的沉默,但都被她拒绝了。

江女士现居纽约,但仍持续为父亲的神秘死亡而感到悲痛与无助。

她说:“这种暴行今天在中国还在继续。”她希望,美国国会能“采取具体行动”,帮助结束这种迫害。

法轮功学员被列为器官主要供应者

去年夏天,伦敦的一个名为“中国法庭”的独立人民法庭,在调查后得出结论说,中国多年来“大规模地”强摘器官,其中,法轮功学员是人体器官的“主要来源”。

该法庭说,这种骇人的做法造成了“许多人可怕地、不必要地死亡”。

担任中国法律顾问的人权律师哈米德·萨比(Hamid Sabi)在视频会议上说,法轮功学员是器官的主要来源,因为他们“相对来说非常健康”。他说,他们不喝酒、不抽烟、不沉迷于不良饮食习惯。

萨比还指出,中国医院可以“依照需求供应无限量的器官”。2005年,以色列心脏移植外科医生雅各布‧拉维(Jacob Lavee)就看到了这一严峻的现实。

一位病人告诉拉维,他要去中国接受心脏移植手术,计划在两周后进行,但拉维知道在医学上,不可能提前安排那种手术。

他意识到这只能是强行摘取器官的结果,于是他带头修订了以色列《器官移植法》,并于2008年生效,从根本上禁止人体器官的买卖。

根据2012年12月发表在《美国移植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的一项研究,该法案大大减少了来自以色列的移植旅游。

反对强制器官摘取医师组织称,其他良心犯,如:维吾尔人、藏人和家庭基督徒也容易被摘取器官。

萨比说,目前已另外成立了一个独立法庭,以调查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群体受到迫害的情况。

“有证据显示,他们正在(新疆)建造了两个新的大规模营地,大约可容纳5万名囚犯。在这两个营地之间,他们建了一个巨大的火葬场”,萨比说,“而且它相当靠近机场”,这使得该营地很适合进行活摘器官。

推动有实际力量的立法

亚利桑纳州立大学执行副校长、前美国国会议员邵建隆(Matt Salmon)敦促国会,应采取更多的具体行动来阻止器官贩卖。

“我不确定仅提出谴责暴行的法案就足够了。我认为,我们必须制定一项背后拥有实际力量的法律。”他在活动中说。

邵建隆指出,打击这种暴行的一个方法,是对使用或购买中国器官的美国人,以及涉入活摘器官的企业进行制裁。

他说:“与其它国家相比,我们有更多的人口可能使用这些器官,所以,如果我们在美国打击它,这将产生很大的变化。”

据反对强制器官摘取医师组织副主任韦尔顿·吉尔卡雷斯(Weldon Gilcrease)称,中国是唯一一个已知进行国营器官摘取的国家。

他在会议上指出,中国的强制器官摘取与黑市上的器官贩卖有很大的不同。

他说,整个过程经过精心设计,是由中央政府指挥,涉及卫生机构、司法机构、监狱系统、劳教机构、军队和军医院的巨大犯罪活动。

吉尔卡雷斯也是犹他大学的医学助理教授。他表示,广大医学界对这一罪行视而不见。

他强调,中共活摘器官并不是一个政治问题。

“虽然这些罪行的实施者是一个政治实体,但将医生和医疗系统,变成中共犯罪的爪牙和打手是不可原谅的。”他说。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追查十余年《铁证如山》揭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美助卿:美国在搜集中共活摘器官指控信息
石铭:不能容忍活摘器官的罪恶继续存在!
专家:如何以医学伦理应对中共活摘器官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港共暴政下相约 照片中只剩她
【时事军事】嚣张的轰-6 实战中将沦为笑柄
【有冇搞错】为香港默哀
【横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论审查 波兰也受够了
一周军情速递:台产教练机试飞 美伊冲突不断
【财商天下】外星经济产物?比特币身世之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