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移交”启动 拜登“白等”?

人气 5984

【大纪元2020年11月25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1月24日星期二,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我们过去说过,拜登这个所谓的“当选总统”一直都是自立为王,是媒体给他册封的,并不是联邦指定的合法机构“联邦选举委员会”认定。

听新闻:

(听更多新闻请至“听纪元”平台)

也就是说,拜登的名号、地位和权力,实际上建立在沙堆上。如果我们用中国人比较喜欢使用的“虚实”这个概念来说,拜登从大选夜实现马杜罗式诡异反超后,基本上一直都在务虚,左派一直都在利用舆论想刻意营造一个既成事实。当然,这个事实成立不成立,那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严格地说,从大选日到现在,拜登一方虽然声势很大,但在真正看清美国大选的实际情况后,谁都就会觉得拜登的造势不足为惧。因为川普(特朗普)一方恰恰相反,正因为媒体几乎一边倒都在封杀屏蔽他,所以他反而可以沉下心来低调专注务实,这个务实的过程就是他花了差不多3周时间,基本已经走完了证据收集和整理的过程,现在进入到集中诉讼的攻坚阶段。

在昨天,大家最为关注,讨论也最多的新闻,当然就是联邦总务署,英文缩写为GSA的这个机构,发布了声明,可以开始与拜登团队进行初步的移交过渡工作。

这个消息一出来,左媒可以说是如获至宝,欣喜若狂,几乎一窝蜂全部放了大头条。它们为什么这么激动?就像我刚才说的,拜登其实一直在务虚,没什么实在过硬的东西,除了观点就是观点,拿不出什么过硬的证据来证明大选是公平透明的,是不存在舞弊的。

而总务署同意开始进行移交过渡的初步工作,这基本上可以说就是拜登一伙从大选日到现在,头一次得到了一点比较实在的东西了,所以左媒才那么急不可耐地弹冠相庆,开始大肆炒作什么川普变相承认失败,拜登即将进入组阁阶段等等。

我其实觉得蛮好笑的,就是我一直都不太能够理解,怎么拜登一伙的自我感觉会这么良好。在我看来,拜登即便是用尽了流氓手段好不容易才得到这点干货,其实也可以说是半虚半实的,含金量非常有限。为什么这么说呢?

墨菲女士在压力下屈服

因为这个举动虽然在舆论上对拜登有利,但并不能证明拜登自封的“当选总统”的合法性,更不等于总务署已经把占山为王的拜登奉为正朔。

这话虽然听起来可能有朋友觉得夸张,但实际上这话不是我说的。包括刚才我说拜登用尽了下作手段,这话可能有的朋友听起来也觉得有点刺耳,觉得你是不是有点太情绪化啊?其实这话也不是我在说。

这些话都是联邦总务署的署长艾米莉‧墨菲女士说出来的,而且她还不是私下里对哪个媒体披露点什么,而是堂堂正正就写在总务署给拜登的官方信件中。

在这封官方信件中,墨菲女士非常清楚地说明,自己一直都是按照国家相关的法律规定在执行。此前为什么拒绝进行过渡工作的移交,是因为在法律意义上总统的归属还没有结果。她并没有收到任何川普政府这边给她要有意延迟移交等命令。

她在信件中明确指出,自从她根据规定拒绝过渡工作后,她通过电话、网络和电子邮件收到了成千上万的各式死亡威胁,这些威胁的矛头不仅针对她本人、她的家人、她的下属员工,甚至连她的宠物都不放过。

即便这样,她也没有放弃自己对法律的坚守。现在之所以同意开始进行移交过渡工作,也同样是遵守法律规定。她是这么说的:“请注意,我是根据法律和现有事实独立做出决定的。”

当然,墨菲女士这么说,是有一个重要的背景,就是继乔治亚州耍了一次“重新上报统计结果”的把戏认证了选举结果之后,密歇根州也强行认证了选举结果。

尽管这两个州都面临严重的舞弊指控的官司,但起码在形式上,拜登暂时被认证成为获胜者,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联邦总务署也相应的启动了过渡的初步工作。

但是,墨菲女士的官方声明也说得非常清楚,在信件的第二页一开头就表明态度说:“联邦总务署署长无权选择或者认证总统选举的获胜者”。

她同时强调,即便现在开始向拜登团队提供与过渡有关的初步信息、文档和访问权限,但也要把话说清楚,就是:“总统选举的真正获胜者将由《宪法》详细规定的选举程序确定。”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说墨菲女士在压力下屈服了,承认拜登了等等说法,其实是左媒或中共大外宣在有意地误导。

墨菲女士揭拜登用流氓恐吓方式

这封官方信件,不但没有承认拜登,反而是在揭露拜登,在公开打拜登的脸。等于是公告美国人:拜登的支持者就是用这种流氓恐吓的方式在意图非法夺取权力。我现在同意给你一部分钱,开始进行过渡工作,并不是因为我屈服了你们的恐吓,而是基于法律层面的规定。你能不能成为总统,最后还要司法裁决说了算。

不少朋友可能也看到了,川普总统随后就发推说非常理解墨菲女士的难处,因此他同意墨菲女士的决定,同时也告诉政府的其它部门,可以开始进行移交过渡的准备工作。

然后我们看到很快,国防部在昨天晚些时候就发布了关于过渡活动的声明,说国防部已收到通知,拜登-哈里斯团队及其指定的国防部机构审查小组负责人已与国防部联系。根据总务署管理员的确认,国防部过渡工作组将安排和协调所有与拜登-哈里斯团队的国防部联系。国防部准备以专业、有序的方式提供选举后的服务和支持。

这些声明无疑与川普的通知有关系,我们在未来一段时间可能还会看到其它政府部门会陆续发布这样的声明,启动初步的过渡工作。

那么,这一系列的事情是否真的像左媒炒作的那样,是川普在变相承认败选,拜登大局已定,就等着入主椭圆形办公室好好过把瘾了呢?

川普:绝不向假选票和Dominion让步

我觉得这就可以说是左媒的集体自嗨了,因为川普本人马上就出面发推文来继续打脸了。

就在昨天晚上11点过,川普贴出推文说:“GSA被允许与民主党初步合作,与我们继续追查各种案件有什么关系?这将是美国政治史上最腐败的选举,我们正在全速前进。绝不向假选票和Dominion让步。”

今天早上9点过,他再次贴出推文说:“请记住,GSA已经非常出色,Emily Murphy也做得很好,但GSA并不能决定谁是下一届美国总统。”

大家看到了吧,川普哪里有半点承认败选的意思呢?现在各个政府部门不过都是按照法律规定在走程序,这个程序的源头就是各州的合法的选举结果的认证。只要这些认证存在法律诉讼,最终的结果就有可能被反转,这些行政程序就随时可以终止,甚至全部逆转回去。

也就是说,总务署也好,国防部也好,包括未来可能出现的其它部门的类似举动也好,都是完全可逆的行政程序,不是最高法院裁决的不可逆的司法程序。

总统大位的最终归属权,是在后者,和前者没有任何关系。联邦最高法院不会因为行政部门在开始办理移交过渡工作了,就以此为依据来裁决拜登是总统。

我们为什么说拜登好不容易靠耍流氓捞到这么点干货,其实也是半虚半实,就是这个意思。从这个角度看,总务署的移交过渡,对拜登来说,更多是一种舆论意义上的帮助,而非法律意义上的帮助。

另一方面,不要说面临着鲍威尔即将发起刑事诉讼的乔治亚州,即便是不顾客观存在的巨大法律争议而强行认证了选举结果的密歇根州,现在事实上都还处于拉锯状态。

昨天,密歇根州的众议院宣布,暂时不认证州政府宣布的选举结果,并同意就该州的选举违规行为举行听证会。川普律师团的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公开表达了对密州众议院拒绝认证选举结果的感谢。

所以,即便是在川普团队的“明线”战场,这两个急迫认证结果的州也还深陷在法律苦战中,拜登一方的实际状况,远没有表面上看去那么悠然自得。如果我们要说一句严重点的话,他们不但没有那么悠闲,反而可能正在陷入焦虑。

川普手握Dominion系统这张王牌

为什么这么说?拜登此前电脑门丑闻爆发,他可以装聋作哑龟缩不动,是因为他们掌控着Dominion系统这张王牌,只要熬过大选赢得做票胜利,这点丑闻危机自然就化解。

但现在我们看到这张王牌在谁的手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已经掌握在川普手中。川普越是引而不发,拜登其实是越心慌的。因为有一个非常关键而被大众忽略了的信息,就是鲍威尔不止一次在公开提到服务器的时候,使用的是复数servers。

也就是说,美军缴获的服务器应该是一批而不是一台。这批服务器究竟有多少,里面究竟埋藏了舞弊团伙多少秘密,恐怕他们自己都心中没底。

班农此前曾经谈论过一个新闻爆料的策略,就是拿到猛料的时候只会先曝光一小点,等着对方出面来否认或解释,然后再抛出一点来粉碎这些说法,再等着对方编造新的说辞出来,然后再抛出新料予以痛打。

我们看到此前拜登父子的电脑门丑闻中就是这样,为什么拜登父子对一轮又一轮的爆料一个字都不敢辩解,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爆料方究竟拿到了多少东西,生怕一张口就被打脸。

现在我们看到川普一方在Dominion黑幕的曝光上也是这样的,抛出了冰山一角,但拜登一伙始终保持沉默,靠着一以贯之的龟缩战术装聋作哑。其实不是他们不想搅混水,而是没法搅,原因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他们完全不知道川普手里握着什么牌。

此前美联社和德国之声等少数媒体早早跳出来手舞足蹈嚷嚷,说德国服务器就是谣言云云。实际上是他们自己举着“事实核查”的招魂幡在造谣,企图为舞弊丑闻洗地。结果现在被鲍威尔几波采访加发布会,揍得鼻青脸肿也不敢吱声了,只好装作啥事都没发生一样,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话题聊到了服务器,我们就不妨沿着这根“暗线”继续讨论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

CIA套上了紧箍咒

昨天我们在节目中和大家讨论了本次大选舞弊的主角Dominion系统的前世今生,以及这个系统与CIA之间的密切关系。结果今天网络上就出现一种说法,说川普总统已经启动了甘迺迪国家安全行动备忘录57,这等于撤销了CIA的权力。

这个甘迺迪国家安全行动备忘录57是怎么回事呢?

说来话长,不过为了不耽误朋友们宝贵的时间,我就尽量简要说说相关的背景。

早在甘迺迪执政时期,他就意识到像CIA这类机构势力日益扩张,已经有了尾大不掉的趋势,某些方面已经成为政府的潜在隐患。

所以甘迺迪政府就制定了国家安全行动备忘录55、56、57,列为最高机密,计划把CIA和国家安全局拆分为成百上千个小单位。也就是说,甘迺迪打算大幅削弱CIA和国家安全局的权力,这种做法和过去中国历史上的削藩道理上差不多少,都是为了防止某些局部势力威胁到整个国家的安全。

但这个备忘录制定出来了还没来得及真正实施,甘迺迪就被刺杀身亡。有不少舆论质疑甘迺迪被刺与CIA有关,这是很多说法中的一种,我们这里就不延伸讨论了。

我们把话题说回来,关于这个备忘录57最主要的内容,简单来说,就是任何大型的、超过CIA范围的行动将由军队接管,CIA只能是起辅助性质。说白了,就是把CIA的军事行动都交由国防部管理。这样一来,实际上等于给CIA套上了紧箍咒,的确是等于把CIA的权限大幅度收归了国防部,对应到现在,就等于收归到了代理国防部长米勒的手中。

我核查了一下,甘迺迪这个国家安全行动备忘录57是真实存在的,其对CIA权力的收缴和限制等措施规定,也都是真实的。我们现在暂时不能确定的是,川普是否真的激活、启用了这个备忘录。

因为这显然属于我们此前分析的“暗线”这部分,所以很多东西难以得到官方证实。至少我们目前没有看到任何权威的、经得起查证的可靠来源信息证实这件事情。

那么,是不是这个说法纯粹就是空穴来风不可信呢?似乎也不一定。

为什么我要这么说了?因为我们至少看到两个旁证。

一个是米勒公开宣布说,特种部队和情报部门以后要避开官僚程序直接向他汇报工作。这里虽然只是针对军队系统,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是,CIA在海外各国的分支机构及其成员,都是被视为美军下属机构的成员或顾问等等。所以,实际上米勒的确可以把CIA这匹野马的缰绳抓在自己的手中。

其次,我们看到美军袭击德国服务器并获取了大选舞弊关键数据的信息,现在已经成为公众接受的事实了。这批服务器归属于谁,一直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属于SCYTL公司,一种是属于CIA。如果从管辖权这个角度看,后者这个说法似乎更为合理,因为SCYTL是西班牙公司,美军在外国对外国公民和实体采取执法行动是必须获得严格的外交许可才可以的。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次美军的行动就说得通了。不但袭击行动合理合法说得通,就这个行动本身,其实也可以被视为就是执行了这个国家安全行动备忘录的例子,也是说得通的。

当然,这毕竟还只是一个侧面证据,尚待日后进一步证实。但是我们从另一面看,这个话题却是有价值的,其价值就在于,川普的确可以拥有启用这个备忘录的条件,即便他此前没有这么做,他现在去实施也完全来得及。尤其在当前这种非常时期,采取雷霆手段扑灭政府内部的乱源,而且有相关法理依据,有百利而无一害,何乐而不为呢?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支持,欢迎朋友们订阅点赞并留言转发,我们下次见。

欢迎订阅远见快评Youtube频道  http://bit.ly/远见快评
推特专页: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脸书专页 http://bit.ly/远见快评粉丝页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川普“三线”并进战略详解
【远见快评】密州大反转 “暗线”再突破
【远见快评】德服务器获证实 终极武器落谁手中
【远见快评】史诗级诉讼开打 鲍威尔为何单挑?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神秘泰山会解散 德州奇兵赢一局
【远见快评】美防疫连爆“奇迹” 好消息背后?
【唐青看时事】中纪委三抓 李克强也避让
【时事纵横】布林肯上任说啥 蓬佩奥备战2024大选?
【时事军事】台海局势紧张 美航母战斗群进南海
【秦鹏直播】德州受够了?议员提独立公投法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