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国下月批准疫苗 为啥自己不生产?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指出,美国、德国和英国等国家都有疫苗生产设施,这些国家“显然将优先考虑帮助本国公民”。图为意大利牛津候选疫苗生产线。 (VINCENZO PINTO/AFP / Getty Images)
人气: 34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0年1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兰多伦多报导)加拿大卫生部首席医学顾问周四(11月26日)表示,加拿大将在12月批准美国辉瑞医药公司的COVID-19(中共病毒)候选疫苗,加拿大人2021年将有疫苗可以接种,但政府因加拿大无法自己制造疫苗而受到质询。

加拿大卫生部高级医学顾问沙玛(Supriya Sharma)博士周四表示,加拿大将和美国和欧洲几乎同步批准辉瑞和BioNTech研发的疫苗,这些国家都有“相似的时间表”。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将于12月10日开会,考虑是否批准辉瑞公司的疫苗。

加拿大人得到疫苗仅次于美国

如果COVID-19疫苗被证明可以安全使用并获得批准,但加拿大为什么不自己生产疫苗?

据《多伦多星报》报导,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本周对媒体坦言,当生产疫苗的公司开始发放疫苗时,时间上来说,加拿大人得到疫苗可能仅次于美国人。

特鲁多还指出,美国、德国和英国等国家都有疫苗生产设施,并指出这些国家“显然将优先考虑帮助本国公民”。

此外,由于缺乏生产疫苗的能力,加拿大甚至还没有协商在本国生产一定剂量疫苗的权利,这意味着一旦加拿大监管机构批准某种疫苗,我们只能等待能生产疫苗的公司将疫苗运到加拿大。

加拿大目前已向多家制药公司累计预购约4.14亿剂COVID-19疫苗,按人口计,合人均逾10剂。加拿大卫生部长哈伊杜周四再次强调,预计到2021年3月底,加拿大可收到600万剂疫苗;到2021年年底,大多数加拿大人应都可以接种疫苗。

瘟疫凸显加拿大制药业缺陷

加拿大疫苗工作组的成员表示,加拿大缺乏制造疫苗能力凸显了过去25年来生物制药业存在的缺陷。

尽管生产第一批COVID-19疫苗已经为时已晚,但是下次加拿大和世界面临疫病大流行将没有任何借口。

加拿大全球研究组织CIFAR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艾伦·伯恩斯坦(Alan Bernstein)强调,不能让这个缺陷被忽视。

伯恩斯坦说: “不能对问题视而不见,就像个人防护装备,从别国买就行了,问题在于政府受到短期需求的驱动,如果不是这次病毒大流行还显现不出这个问题,如果我们不立即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应该感到羞耻。”

保守党卫生事务评论员加纳(Michelle Rempel Garner)周三对特鲁多总理就加拿大缺乏疫苗生产能力施加压力,她问为什么加拿大没有设法获得在本国生产疫苗的许可证。

此前,她质疑联邦政府对萨斯喀彻温省和蒙特利尔设施的投资,其中之一是3月份投资4,400万元,用于升级蒙特利尔国家研究委员会的设施,最初预计每月可生产多达25万剂疫苗,特鲁多说,该设施仍在建设中。

几个月后,政府承诺向蒙特利尔的另一家工厂投入1.26亿元,该工厂最终每月可生产多达200万剂,但要等到明年。

加拿大最终将需要大约7,000万剂疫苗来进行全国接种。

特鲁多周三说:“在签订合同时,我们研究了尽可能确保国内生产的不同方法,但是不幸的是,这不是我们可以继续推进的事情。”

伯恩斯坦说,加拿大制药行业的衰弱可以追溯到几年前,当疫苗工作组今年春天坐下来开始工作时,在本国生产首批COVID-19疫苗已经为时已晚。即使知道要生产哪种疫苗,疫苗生产设施的建造也需要很长时间。

加拿大政府根据疫苗工作组的建议,签订了七种不同候选疫苗的协议,其中包括一家名为Medicago的加拿大制造疫苗的选择。这家总部位于魁北克的生物技术公司获得了1.73亿元的联邦资金,不仅要生产7,600万剂疫苗,还要建设疫苗生产设施,预计该设施将于2024年投入使用。

明年初加拿大将获得疫苗

伯恩斯坦说,尽管加拿大已经和测试成功的疫苗公司达成协议 ,但每个协议都包括交货时段,谁先获得疫苗仍然令人担心。官员此前曾表示,疫苗剂量可能会分阶段到达,加拿大的第一批疫苗计划于2021年的1月到3月间到达。至关重要的是,确切的日期尚未确定,因为疫苗生产商都优先本国国民。

“想想如果加拿大政府向Medicago投钱,该疫苗是在加拿大生产的,而第一批疫苗就送到了美国。我们对此有何感想?我们不会高兴的。”伯恩斯坦说。

话虽如此,加拿大人也不必等到全部美国人都接种了疫苗之后,才能拿到疫苗。美国官员表示,假设疫苗在当地获得监管部门批准,最早可在12月在美国使用这种疫苗;而加拿大官员表示,加拿大人将紧随其后。

注射疫苗优先群体

加拿大副首席公共卫生官霍华德·恩乔(Howard Njoo)在周四概述了优先注射疫苗的高风险人群包括年龄较大或处在感染高风险环境的人群以及偏远的原住民社区。

从事必需工作和可能将病毒传播给死亡风险高的个体的工作者可能包括:长期护理之家工作者、医护人员、警察、消防员和其他“对应对病毒大流行至关重要的人”。

恩乔补充说,关于最终确定优先接种者的对话仍在与各省进行中,并指出,鉴于接种的规模,“我们可以预见未来的后勤挑战”,仍有大量工作要做,以确保防疫顺利进行。

责任编辑:严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