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男子举报官员冒名开公司 被关精神病院

人气 938

【大纪元2020年1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成都男子斯毅因被人冒名注册一家公司,打市长热线求助,但被社区街道办、派出所和医院三方人员送进成都第四医院精神病院,至今已近三个月。主治医生两次主动提出让他出院,但街道办又重新帮他办理住院。

现年43岁的斯毅,家住金牛区驷马桥,父母早年去世,此前因找工作问题和街道副书记有过节,曾被街道办强行送精神病院达9个月。

被冒名注册公司

今年8月的一天,社区突然打电话找斯毅要查实“成都红辉商贸有限公司”法人是否为他所办?注册资金1100万元是从哪里来的?斯毅感到很惊讶,回答没有这事。

于是,斯毅的监护人杨朱华于8月26日带着斯毅去青羊区派出所报案,他们又去工商局查询,确实有这家公司,斯毅是法人。工商局行政部人员说这些事情很多,社区拿走这些残疾人身份证、户口本复印后,拿去办空头公司洗钱。

杨朱华说,就在我们上午去工商局查询后,这家公司当天下午就注销了。

杨朱华告诉大纪元记者,“斯毅想到他是被‘精神病’的人,别人要用公司做了违法的事,他们肯定要来找他的监护人,精神就很压抑,才打市长电话求助。”

8月30日,就在斯毅打了市长热线电话的当天晚上10点,社区街道办、派出所、医院就来了,又强行把他送进精神病院。

记者拨打成都第四医院护士站的电话,找到斯毅接听电话,他向记者表示,“这里的环境很不好,很吵,我都要用纸塞着耳朵,我很想出去,但是不知道怎么办?医生跟街道提过两次让我出去,但是街道又重新帮我办中转,就是重新住院。”

斯毅还特别提起他的监护人杨姐姐,特别感谢她对他的付出以及所做的一切。

记者拨打社区徐青松书记电话了解斯毅的情况。他说,斯毅的事你找他的监护人。”随即挂断电话。

记者再拨打街道办事处电话,但无人接听。

有热心民众揭露,斯毅住院费用是由民政部支出,他们为了把斯毅弄进医院私自挪用公款,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

社区起诉撤销监护人资格

志愿者杨朱华女士,担任斯毅监护人已经三年多,她无私付出,和斯毅建立起很好的互信关系。最近,树蓓街社区却向法院起诉撤销她的监护权,理由是她没尽到监护人责任,让斯毅打了市长热线电话。

杨朱华说,“他没有病,很正常的,就是强行把他关在里边不让他出来。天天关在精神病院里,强行关着你,强行绑着你,24小时不放你,强行灌药还要看你喝下去才不弄你。精神病院比监牢还监牢。这是非法拘禁,人权都没有了。”

这段时间,杨朱华一直在跟街道协商让斯毅出院,街道办却说,我又没花一分钱,都是政府出的钱。街道说:“我把他医了”。杨朱华说:“他本来是正常人,每天跟那些精神病患关在一起,每天给他吃精神病的药。医什么医嘛!”

她说,“他们社区不让我当他的监护人,就折腾他,天天把他关在精神病院。现在我在管他了,他们(医院)就不敢天天给他吃精神病的药。我说不管付出一切代价我都要管他。医生一再说,你跟社区好好商量,我说商量了,社区就是以斯毅到处去上访为由不让他出来。”

杨朱华表示,“我当了他三年多的监护人,2017年11月开始管着他的,2018年12月去办公证也是经过社区同意的。现在又不让我当了。”

杨朱华担任斯毅监护人的公证书。(受访者提供)

第一次被精神病

根据杨朱华介绍,2016年,斯毅看见招工广告去社区找工作,经过多次社区都不安排,斯毅质问社区副书记李艳为啥不安排,遭破口大骂。

斯毅在生活无望之际喝酒解愁,社区看他身上有酒气就将他送进成都市第四医院,经医院检查,斯毅什么病都没得,医院多次要求斯毅出院,社区始终不接人。最后社区又以斯毅有精神病为由,再次强行押送彭州市笫四医院。

斯毅在这两大医院被关押272天,在暗无天日下度日,一度自残,医院再次通知社区接斯毅出院,等了五天仍不见社区来接人,后来医院帮他想法逃跑出院。由于长期在不见天日的病房里,出院后眼睛无法正常见到阳光。

斯毅逃出医院后,曾经在医院受到斯毅照顾的病友田西平,托人找到杨朱华,委托她担任斯毅的监护人,并且经公证处公证。

如今,社区因斯毅打了市长热线电话不让杨朱华再担任他的监护人,而向法院起诉撤销其资格,案件已于11月11日开庭审理,尚未判决。#◇

责任编辑:梁梓

相关新闻
从大学生“被精神病”看中共残忍药物迫害
人权日之际 北京访民被送精神病院影片曝光
【一线采访】两会将至 北京对疫情异状噤声
【役情最前线】港47泛民案未查先捕 两会前维隐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程晓农: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3)
一周军情速递:飞行员遇UFO 美开发新无人机
【思想领袖】蓬佩奥:中共称霸 世界反击须脱钩
【新闻大家谈】习有备胎?遭内外合击难安
【思想领袖】Parler执行长:抵制封杀文化
【微视频】中国第一村骗贷搞发展 华西爆挤兑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