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吉安 电影对我来说是另一个乌托邦

电影《南巫》剧照。(金马影展提供)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1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本瑛台北报导)第57届金马奖来自马来西亚的导演张吉安,以电影《南巫》勇夺最佳新导演。得奖后张吉安在访谈中再次谈到,《南巫》并不是恐怖片,而是自己的一个童年的回忆,他感谢金马奖给他机会,得奖感言张吉安感性的说:“电影并不伟大,伟大的是拍成电影的所有人。”得到全场的掌声。

张吉安以电影《南巫》勇夺最佳新导演。(金马奖执行委员会提供)
电影《南巫》剧照。
电影《南巫》剧照。(金马影展提供)

张吉安,一位来自马来西亚的导演,当过广播主持人、行为艺术家、乡音考古工作者。曾于2011年获颁马来西亚国家广播奖,为首位获此殊荣的华裔广播人。首部导演短片《义山》曾入围2017年釜山影展。《南巫》为其首部剧情长片。

《南巫》是改编自张吉安10岁时的一段记忆,他回忆在当时,因为父亲中了一个降头,改变了他的命运和的家庭结构,2009年写成剧本后,原本想要找导演来拍,却直到2018年才完成了个第一个企划案,来台湾得到了金马创投的支持,之后用了九个月将电影拍成。张吉安说,“《南巫》虽然讲述的是一个下降头的故事,但他并不是灵异或恐怖的电影,降头是一个文化符号,它是马泰边界华人生活的真实情况,千年来华在东南亚泰国边境的生活,真实的表现了我家乡的华人在当地所过的生活,政治的不稳定,包括1987年所发生的过的事情,所以《南巫》不是恐怖电影,而是一个序述文化的故事。”

做过许多工作,最后还是回到自己最爱的电影,张吉安说完全要感谢候孝贤导演的起发,张吉安表示,“因为生活在马来西亚和泰国边界,有个困扰,我们的电视会看到一半被调成泰语,就一半看马来西亚语,一半看泰国语,后来我们直接调成泰国电视台,泰国的电视没有太多删减,在80年代,看了许多的香港和台湾电影,也会配音成泰国话,我们都很爱看,我第一次看到候孝贤导演的“童年往事”,电影里的一些场景那个生活状态,完全是我小时候的生活环境,对我来说那不是电影,更像纪录片,我因此爱上了长镜头所拍摄出来的电影。”

张吉安也提到了和候孝贤导演的奇妙缘分,“我在2015年的时候,我自费飞过来专访候导,11/10号在光点做了两个小时的访问,日期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过两天就是金马奖了,我等待金马奖的到来,但我并不是受邀媒体,我站外面听着现场的声音,还是很感动,没想到五年后,候孝贤导演得到终身成就奖,我得到了新导演奖,这种人生的际遇还真的是很奇妙,特别感谢电影的养份是来自候孝贤导演。”

张吉安会如此坚定的走向电影创作这条路,他的坚持来自于小时候的生活背影,“很多时候,我们的童年并不快乐,因为我们生长在一个边界的地方,家里也不太好,没有太多的机会进电影院,我们经常比较多的是看电视,就可以看很多的电影,那个时候电影变成了可以暂时逃离这个世界的时间,住在乡下和边界的孩子,都觉得没有什么机会可以到另外一个国度或出外旅行,所以我觉得看电影可以看到不同国家的文化和风情,感觉外面的世界比马来西亚更精彩,看电影逃离现实去找寻另一个乌托邦。”

至于得奖后最想做什么事呢?张吉安导演笑着说,最想在台湾多待一个星期但是很可惜,金马奖颁奖结束后,隔一早就要飞回马来西亚隔离14天,所以现在只能短暂开心几个小时。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