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说寓言 如何面对权术威胁

文/宋宝蓝
宋易元吉《子母猴》。(台北故宫博物院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46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刘基(1311年—1375年),字伯温,大明开国军师,也是一流的预言家。他预言了很多事情,譬如国共内战、日本侵华、中共统治,以及中共篡政后的统治情况,其精准程度令后人叹为观止。除此之外,他还是讲寓言的高手。他著作的《郁离子》[注]讲述了近180篇寓言,他巧于比喻,为世人洞释疑惑。

在《郁离子‧术使》篇,他讲到这样一则故事。他说,楚国有个人靠养猴为生,于是楚国人都叫他狙公。狙(音拘),即古书上所说的一种猴子。

每天早上,狙公就站在自家的庭院里,为猴子们安排“工作”。他派一只老猴带领众猴,到山里去采野果。对于采收上来的果实,狙公特意做了一个苛刻的规定。

如同征税一样,他从中抽取十分之一,供自己享用。如果哪个猴子交得不足,他就使用暴力,用鞭子抽打它。时日一久,猴子们都被他打得很惨,可谓苦不堪言。然而,众猴屈服于狙公的“权威”,一直忍气吞声,丝毫不敢反抗。

面对不公的对待,面对狙公的死亡威胁和暴力,猴子们始终都没有想一想:我们自己辛苦地工作,为何要用自己的血汗和付出供养狙公,而且还要挨打,过着悲惨、没有尊严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一个小猴子蹦到众猴面前,勇敢地对大家说:“山里的果树,是狙公所栽吗?”猴子们说:“不是啊,那些树都是天生的。”

小猴子反问大家,说:“如果没有狙公,我们谁也采不到果子(养活自己)吗?”猴子们几乎异口同声地回答:“不是啊,我们都会采果实,自己养活自己啊!”

小猴子继续问道:“既然如此,我们为何非要依赖于狙公,被他反复奴役呢?”它的话还没说完,猴子们顿时恍然大悟。

这天夜里,觉醒后的猴子们彼此约定,等狙公睡着之后,它们就摧毁了栅栏,拆毁了关押它们的木笼,并把交给狙公的果子全都带上,一起跑到了树林里。它们彻底抛弃了狙公,也抛弃了强加在它们身上的一切苦难:恐惧,暴力和威胁。从此逍遥自在,恬然自乐。而狙公习惯了不劳而获,耽于享受。在猴子们离开后,最终他竟然饿死了。

郁离子说:“在这个世界上,耍弄手段役使百姓,而又不讲道义和法度的人,或许就像狙公那样吧。只因为百姓还一时糊涂,还没有觉悟。一旦有人用道理开导了他们,那么再高明的权术,也起不了任何作用了。”

注释:

郁离子:郁,本义树木青翠茂盛,郁郁葱葱,形容文采兴盛的样子。而“离,丽也。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离是八卦之一,代表火,引申为光明、美丽和聪明。离卦是继坎卦而来,意在人们要想走出艰险坎坷和阴暗,需要有光明的指引,所以称“离,丽也”。

郁离,即文明昌盛,可以化成天下的意思。书中的“郁离子”是刘伯温的化身。刘伯温著作此书,通过寓言的形式,“阐天地之隐,发物理之微,究人事之变”,希望后世能用到他的话,以实现文明之治。

(事据《郁离子‧术使》)@*#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们知足安分,便会自得其乐。没有了攀比与妒嫉,没有了贪念,也就不会伤害他人。平和的心,会使人在任何境遇中,都能自怡怡乐,恬淡一生。
  • 文艺复兴
    文艺复兴时期重新发现了古典希腊的哲学和艺术观点,在此基础之上建立了新的一波创作浪潮。直至今日,文艺复兴仍被尊为西方的黄金时期。
  • 美丽、善良、正义是神的荣耀,也是人的本性,而在拉斐尔的作品中更处处彰显了这点。这就是为什么他的画作在逝世500年后的今天,仍然能够启发我们,并带给我们希望。这也是为什么拉斐尔的作品对我们当今的社会如此重要,他让我们看到了事物美好的一面。
  • 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
    “我没有遗漏任何东西”,17世纪法国古典主义画家尼古拉·普桑曾如此自信地说。诚然,普桑作品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有理由的,理由即为他笔下每一幅画作背后的根本依据。
  • 乐山弥勒大佛在1949年中共掌政后,曾显灵出现过几次异象奇迹,所以“大佛洗脚天下乱”特别引人注意;《烧饼歌》中已经预示了乱世出路。
  • 东西方古今六大预言,不约而同揭示了两大人间重要的主题!:无神论的中共灭亡及圣人救世。综合这六大预言预示,中共从2020年开始快速走向末路之途,灭亡已不是未知数。
  • 天象确定时间,喻示地点,使得《圣经》预言的谜底有了明确的答案:耶路撒冷、巴比伦大城,象征的是北京,因为他们都曾集中残酷迫害,流圣民的血,而时间则一致指向了1999年。
  • 大公鹿听了狐狸讲这些话,不仅有点飘飘然,当然,它可不笨,它才不会轻易听信“狡猾”的狐狸讲的话呢!
  • 在古老的印度,一直流传着一个美丽的故事,那是个有关一只小松鼠的勇气故事......
  • 一副小小的冻疮药方,在一个非常时刻,于吴越二国交战中,发挥出巨大的功效,助吴军一臂之力,打败越国,立下奇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