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观】中共迫害习仲勋 求情只有俩国军(下)

人气 2674

【大纪元2020年11月17日讯】各位看官好,咱们书接上集,说说另一个替习仲勋向老毛求情的国军叛将。这位更有名,官也更大,危害也巨,下场也惨。这位就是张治中。

张治中,原国军陆军二级上将,蒋介石四大心腹之一。在任湖南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的时候,因涉嫌火烧长沙而引起公愤,蒋介石曾经怒责:“长沙焚毁,精神上之打击,千百倍于战败之痛苦,可耻可悲,莫此为甚。”

顺带提两句“长沙大火”,不然各位可能有问号。1938年10月武汉沦陷于日寇之手,长沙危机,最早李宗仁提出的“焦土抗战论”得到国民政府高层认同,就是你日军占领城市,想得到补给,继续扩大侵华战果,没门,我方宁可主动烧毁家园,也不能让你得逞。不巧的是,长沙守将张治中本来已经安排好了放火烧城的时间和步骤,却因为11月13日凌晨城内的天心阁失了火,被执行烧成任务的部队看到误以为日寇迫近,是长官信号发出。这是一种说法,还有一说法就是:11月10日日军攻陷湖南岳阳,12日向岳阳以南离长沙250华里的新墙河进犯,结果国军译电员竟将电讯漏掉一个“墙”字,“新墙河”变成离长沙仅有12华里的“新河”。您瞧,这是多闹心的事啊。接到电报的长沙警备司令部、警察局和警备二团误以为日军马上就到了,便仓促放火。其实这时候,日军离长沙还有二百多里地呢。

半夜提前放火,致使全城很多百姓没能逃出来,火一起,张治中的电话也打不通了,没法问情况,也没法下命令。最后,大火烧了五天五夜,将绵延几公里的长沙古城烧为灰烬。三万多人丧生,5.6万栋房屋焚毁。

然而,损失如此之大,蒋公却并没有枪毙张治中,只是将他革职。足见蒋当时珍惜张到了何等程度。我们还有一个更不可思议的发现,张治中竟然是自始至终没有和共军打过一仗的国军将军,这还不算,他还在最后背叛蒋公投共,并帮助中共夺取了政权。看官,您不觉得这位有点那个吗?

这事咱还得再讲几句。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为避免战火再起,老蒋邀请老毛到重庆谈判,张治中亲自去延安接毛赴重庆,完后又把毛送回延安。张治中作为国民政府代表,跟周恩来和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组成三人小组,负责国共双方的军事整编。您想不到的是,此时的张治中竟然私下经常向马歇尔抱怨国民政府,替中共宣传,这在客观上推动了美国对国民政府的不信任,对其腐败的厌恶,从而让美国在军事上减少了对蒋的援助。放到现在,我们相信肯定有看官可能会质问:张治中,你到底哪伙的呀?根本就是屁股坐歪到姥姥家了嘛!

三年内战中,内有共谍,外有媚共将领,加之军事失误、组织松散、内部腐败等等原因,国民党1949年初败局已显。此时,国民政府想与中共和谈,提出的方针有反对中共渡江、“划江而治”什么的。当年4月1日,代总统李宗仁又派了亲共的张治中、邵力子、章士钊等六人组团赴北平与共党谈判。但毛此时夺权之心急迫,已经毫无诚意,于是4月13日,张治中发电报给李宗仁代总统和行政院长何应钦说:周恩来今日当面交付“国内和平协议”一件,“内分八条,二十四款”。其中竟然包含共党居高临下提出的“惩办战争罪犯”和“解放军渡江”条款,接着张又给蒋介石发了一个电报,说中国共产党的言论和态度,都是在逼降。末了他还劝蒋公“毅然放下一切”,口气竟像是在替共党劝降。李宗仁最终没有签署所谓协议,何应钦更对共党所提八条二十四款断然拒绝。蒋公在家乡溪口也是气坏了,怒斥张治中“无能,丧权辱国”。

知道了结果,到4月23日,国府和谈代表团长张治中、代表邵力子等居然叛变投共。对国府给予的信任以极大讽刺。张治中留在了北平,6月宣布脱离国民党。同时叛变的邵力子其实底子很潮,还是早年和陈独秀一起创立共产党的人物之一,做过黄埔军校秘书长,但却在1926年退出了中共。

看官,您先别起疑,一会儿就明白了。1949年1月16日,蒋公邀约有关人员讨论时局,会上,担任过陕西省政府主席、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驻苏联大使的邵力子公然主张向共产党“无条件投降”。邵2月份还去石家庄见过老毛,之后,却又被国府派为谈判代表。最后,得知南京拒绝共党协议,立马和张治中同时叛变。而且当年就被共党选为第一届政协委员。根据邵某的言行轨迹,我们高度怀疑这货就是个隐藏多年的共谍。蒋公身边埋伏了如此多的炸弹,难怪那么快就丢了江山,我想大伙跟我一样,只能无语了。

扯远了,接着说张。张治中在北平投共之后,还嫌不够劲儿,功立得不够大,就又去劝说新疆国军守军不战而降,因为张曾经做过国府新疆主席,有根底,帮中共拿回西北边陲不难,于是又立“新功”。要不然,山高皇帝远,那可不是个容易收复的地方,把在国军手里,哪天再变成国军反共的基地,老毛想想肯定是夜夜睡不好觉的。所以张治中帮了老毛一个大忙。

中共建政后,张受到毛的礼遇,先后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革中央副主席、和平解放台湾工作委员会主任等职。

您听,官不小吧,其实也都是虚职,毕竟老张不是共产党。后来,虽然他也对一些共党作为表示过不满,但在毛、周的庇护下,因为身份特殊,是高层降将,于是就和邓宝珊一样,躲过了中共建政初期发起的一次又一次运动。

有个例子。据张治中长女张素我回忆,“反右”中,张治中对运动不理解,就表示了不同的看法,还对党与非党问题作了长篇的直言。特别是他对他的花瓶党、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也就是民革中央的“反右”运动颇有看法,态度消极。这位张副主席的言行招致了一些人的不满,一夜间民革大院贴满了批张治中和邵力子的大字报。后来因为毛、周干预,此事才不了了之。

不过,张治中也是没逃过文革冲击。这又与邓宝珊类似。1966年文革爆发的时候,张治中夫妇正在北戴河度假呢,一批红卫兵就冲进他家“破四旧”了。接到女儿电话后,张治中赶紧提前从北戴河返回。就在他到家的8月28日当天,红卫兵小将们再次前来扫荡,这么个大人物,又是前国军二级上将,那当然不能放过,想方设法也得找出毛病,革他的命不是?只见小瘟神们楼上楼下乱窜,翻箱倒柜,还砸了花瓶,最后,只是取走了一把水果刀和一把佩剑,佩剑是否也属于蒋公赠与咱不得而知。小瘟神们扬长而去之前还斥责张将军:“你们这里没有领袖像,没有毛主席语录,没有一点革命气氛,要马上把墙上的字画取下来,换上毛主席像和语录。”亲眼目睹这一幕,张治中感慨地对秘书和家人说:“今后若干年,这必将是一个大笑话!”

各位看官,不说别的,张将军对这事还是有前瞻功能的,您看现在,半个多世纪过去,不仅笑话还在,还越笑越邪性,连佛堂、道观、教堂都被染指,整个中共国都成了大笑话。

联想打住,书回张家。红卫兵走后不久,秘书余湛邦就跑到新华书店买了毛像和毛语录挂上。不过余秘书无意中在张的座椅对面挂了一幅语录,让张治中看了很不高兴。毛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张沉着脸问秘书这条毛语出自何处。秘书说是《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的话,张治中听后一言不发。估计此时老张五味瓶子打翻。咱就顺带给各位看官再引申一句,毛的湖南报告写在1927年3月,几年后的张治中就官居湖南省政府主席。想当年被蒋总器重的国军上将,如今不得不偏坐家中,天天被阅读当年国民政府眼中的匪首语录,您想他心中会生出啥样的感慨呢?

不久,张治中女儿张素我的丈夫、在水利部工作的周嘉彬被隔离审查。看着昔日熟悉的老干部、部下、亲属,一个个被打倒、被游街示众,甚至被逼死,这位被特别保护起来的张治中对文革是愈发不理解了,心情也愈发沉重。张素我眼中的张治中,“从此很沉默,也不说话,每天看看报纸,一言不发”。

就在这样的精神折磨下,十年文革浩劫还不到三年,张将军就在1969年4月抑郁而终,终年79岁。张素我说,她父亲没有什么很严重的病,就是长期不愉快,一直心里不舒服。在张治中生命的最后三年里,每天晚上他都会问下班回来的儿子张一纯有关文革的情况,问谁被打倒了,谁被抄家了?他曾对儿子说:“文化大革命”比军阀混战还乱。谁也管不了谁,政府说话也不管用。

张将军从军阀混乱走来,只是诟病文革混乱惹入反感,但他忘了,这乱不是自然发生的,而是他信任投靠的中共和毛故意搞乱的。再怎么乱,也有共产党的蛛网组织在暗中控制。这一点,各自为政、占山为王的军阀是无法比拟的,估计他还没猜透这些。

据说中共国热播电影《八佰》里面坚守上海的最后一支部队88师,真实淞沪抗战中,还是张将军所辖部队。发现这一点我很惊讶。因为看到镜头里那些国军官兵身绑成捆的手榴弹,跳楼与鬼子同归于尽的惨烈场面,无法有机地与张将军投共求生连接起来。

更无法苟同片尾那个可笑字幕描述,说什么抗战胜利是共产党领导统一战线下取得的。本来姜武、刘晓庆演得还不错,场景有些逼真,特技也有突破,比吴京横店版《战狼》好看一些。但看到这些谎言文字,我一下很可怜导演管虎,也可惜了,史上为国捐躯的88师将士,知道你们身后,司令投降汉奸中共了吗?我们倒宁愿这些英雄是白将军的属下。

据称,国军一级上将、人称小诸葛的白崇禧将军一生很少说人是非,但最瞧不起张治中。白将军看到北伐战争中汀泗桥之役时,张治中突然当众下跪帮蒋介石擦拭染血的靴子,就说:“后来军中骂人不要脸、拍马屁,就说‘这家伙是擦鞋的’。”听说典故由此而来。张治中身为师长,攻徐州时部队却溃散了,依军法须处死首长,张治中为求免死,在火车站公开绑上白布跪地哀求蒋总饶他一命,蒋看了一时心软,当场下条子说“尚属知耻,记枪毙一次”。

就这两件事,让白崇禧一辈子瞧不起张治中。白将军最后和蒋公一起退守台湾,1966年12月心脏病发于台北过世,留下一世英名和十名子女,其中,白先勇为台湾著名作家。

张治中呢,离世后,中共国只是给他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时至今日,我们海内外华人同胞还是想知道,张治中将军到死是不是弄明白了,他非常反感的文革,始作俑者正是崇尚斗争和杀戮的毛和中共,他被欺骗了几十年实乃悲剧。走到生命的最后那一刻,他能否反思一下自己的好朋友,如习仲勋那样的共产高官都无法自保,到底这是个怎样的邪恶组织?背叛了尊重、器重自己的国民政府和蒋介石先生他会不会生出一丝后悔呢?

故事讲完了,喜欢我们节目的看官,别忘了点赞、订阅。谢谢您的观看,我们下集再见。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网曝邓小平整习近平父亲习仲勋的内幕
周晓辉:习仲勋“两条路”讲话与中国现政局
王友群:先整习仲勋后“叛党自杀”的阎红彦
【欺世大观】邱少云死得很争议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购美国最强巡洋舰?对台有何好处
【时事纵横】北约十提中共 武毒所秘密视频流出
【秦鹏直播】三记重锤砸下 石正丽“洗白”无力
【远见快评】G7三大重锤反共 统一战线成型
【新闻看点】广州外松内紧?国际慎防 北京孤立
【未解之谜】亚特兰大石头山神秘的龙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