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资深媒体人何良懋看美国大选(二)

资深媒体人何良懋,曾任卑诗版《星岛日报》总编辑,现为网上平台广传媒行政总裁。(灵犀 / 大纪元)
人气: 65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欣文加拿大温哥华报导)2020美国大选与历届选举有着天壤之别。双方对垒从选前延续到选后,牵扯面之广, 涉及人数之众,引起的争议之大,都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计,至今花落谁家仍未有定论。其中很多人发现, 即使天天追新闻,很多事情仍然被蒙在鼓里。平日所信任的媒体告诉你全部真相了吗?让我们来听听资深媒体人何良懋从媒体角度的分析。

社交媒体平台充当“言论警察”

何良懋指,社交媒体平台在这次大选中所起的作用很大。 现在不只是新一辈了, 很多人都是通过社交媒体取得资讯的。如果社交媒体可以去封杀、屏蔽有关某个候选人的负面新闻,就是人为地帮他挡了一些不利于他的东西, 其实等于是为该候选人的竞选铺平正面的道路。 因为反面的声音没法出来。

1.屏蔽账号 封杀言论

例如,也就是大概半个月之前,Twitter封了《纽约邮报》,就是首先爆出拜登儿子电脑门的媒体的账号。经过国会听证之后, 它也没有马上开通, 后来经过舆论的压力, 几周之后才悄悄地恢复了《纽约邮报》的账号。

2.加警示语 标签异见

除了屏蔽之外, 另外在社交媒体所控制的社交平台上,把不利于他们的消息归为不实新闻,加了很多警示语,这些都是很令人觉得沮丧的事情。这些社交媒体本身都是私营企业,私营企业怎么可以做国家宣传部的工作呢?你怎么去核实那些资料的真伪呢?

如果那些资料真的引起诽谤、错误报导, 那些发表资讯的网民就要负上法律责任, 就会被人提告,自然就背负责任。 何需这些社交媒体的老板去贴一些这样的警语,或者是去执行“言论警察”的做法呢? 是谁赋予了他这样做的权力?

所以美国国会的议员召见Twitter的老板时,都问他是哪一个人授权他这样做。第一修正案都通过了国会不得限制人民的言论,国会议员都无权这样做,社交媒体凭什么做这些工作? 而且也没有得到官方的认可。

3.越俎代庖 册封总统

川普就是代表官方, 他的Twitter也被禁过,他们代替川普去做官方的工作了。更不要说选举还不到72小时,就由美联社发表消息,说拜登赢当选。媒体越俎代庖去册立这次的美国总统,是没有先例的,也是不合法的。 媒体没权这样做,做了也没有宪法基础的。

就算现在川普总统现在让美国总务处长艾米丽墨菲写信去表示同意开始过渡交接,拜登都不是真正的候任总统。只能说是一个临时的候任总统。只不过是川普不想他的下属被人骚扰、甚至出现生命危险威胁。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川普一天不认输,拜登都没有一个合法的基础、法律依据(Legal Ground)成为当选总统(President Elected)。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 传媒何德何能去册立候任总统呢? 这些传媒不该做的做了:如册立候任总统;该做的却不去做 :如揭露权贵丑闻。何良懋觉得这个也属于是21世纪美国新闻界的光怪陆离的现象。

违背职业操守 加速走向衰亡

何先生分析, 中资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财政方面。现在的大媒体都基本上是属于旧经济,我们所说的无论是《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甚至连《纽约邮报》这些都是传统的印刷媒体,就算是三大电视网络都是属于旧经济,基本上都是在走下坡路。 他们的订阅量、广告收益、以至于业务规模都是在不断收缩,已经收缩了20多年了,还在继续下跌,所以媒体的拥有权在不断的变换。

现在再加上因为他们是向权贵一边倒、向政治党派势力一边倒,他们的公信力破产,就只会崩溃的更快。 CNN因为站在拜登那边全力报导,对川普这边是拚命的诋毁、甚至丑化, 致使收视率骤降。传统媒体包括有线电视都是在没落之中。加上这次的最后一根稻草:对拜登的一面倒的倾斜,让他觉得这些媒体是在慢性自杀。

制衡媒体的力量

关于媒体的权利如何加以制衡的问题,何良懋建议:

1. 消费者的力量

因为媒体是市场上的产品, 当产品在市场上的消费者支持度降低,公司就会受到利润下降的威胁,那就要考虑为什么自己的市场路线会那么不得人心。 消费者采取行动,在一定程度上退出他们、抵制他们,一定日子后是会见效的。

2. 立法

要有所行动。因为现在美国的社交媒体是受到230条款的保障。这是1996年订立、1997年通过的美国国会的议案,用以保护新兴社交媒体的言论免责权。20多年前,当时互联网的新经济还未明朗,为了避免过分打压新兴媒体,就保留几个条款其中的230条款。

这个言论免责权是这样的, 我们现在看到报纸、电台、电视台如果有诽谤或者失实的报道被人告上法庭,媒体的持有人、媒体内容的生产者和媒体内容的分发者,以至于制造者(印刷) , 都要负上刑责。 这个就是过去的旧经济对于这些传媒的一个社会责任。所以如果你发布了对当事人不利的消息,或者甚至是假消息,甚至是诽谤,那当事人就会告总编辑、出版人。如果电台可能就是要告台长、经理等, 以至于要告采访写稿的记者、甚至是编辑人员。 如果是报刊可能还要告印刷者, 如果有发行商也会被告。这个是过去对媒体的一种管制,要对言论负责。 所以就要有一个编辑的审稿机制, 要保证核实材料,所以编辑很重要,要把关,要守住事实的大闸。

但是这个230条款就给了社交媒体免责权。如果他发表了、或者是在他的社交媒体上出现了一些这样的诽谤新闻、不实的新闻, 社交平台的拥有人 、例如Facebook的 朱克伯格, Twitter的老板多西都不需要负责。因为当时的目的是想扶助这些新兴的媒体,理由很简单:因为这些只是一个平台、一个载体,它不具体负责生产、不亲手去制造产品,只不过是让人把文章等内容放上去。

Facebook就是网友把自己的东西挂上去, 自己去交流、讨论、留言。 它不会发表自己的社论和立场的,只是提供了一个免费的媒体给大家使用。Twitter和Instagram的情况是一样的。其实Instagram跟Facebook是同一个老板 。美国立法者的原意是你既然不负责亲手去生产这些东西,也就是说你没有编辑去把关, 那没有理由让你负责的。

哪知道发展到今天,这些社交平台虽然不生产内容,但是它阻止人们去发表内容。 就像现在这样, Twitter关了《纽约邮报》的账号,不让它发表文章,甚至把账号也封了;Facebook现在会说你违反社群守则,就可以停止或暂时中止某个网友的发表权、参与讨论权、或者是分享资讯权。

有很多Facebook网友说,我现在“又坐牢了”,“又坐一个礼拜的牢了”,“又坐30日的牢了”。 Facebook是以其发表了“违反社团守则的东西” 名义禁言的。 他们把这些权力用到了极致, Facebook、Twitter或其他的一些社交媒体就做了网上言论审查的警察 。这种做法的效果就跟中共的长城防火墙所起到效果是一样的。

无论是Facebook还是Twitter,特别是Facebook,据说是请了很多中国大陆的IT人才。很多大中华地区的这类人才, 由于他们大多是中共培训出来的,所以就用了中共的网警手法来管理,或者是抄了网警的概念去管理,现在为祸到美国。 他们认为自己掌握了真理。这种自认为掌握了真理、 自认为站在正义的一方,其实是很危险的。 因为没有人去管制它们,犯了错也没有人去惩罚他们。他们根据自己的观念去管制、封杀客户,为什么他们现在的言论、资讯审查权不受制衡?这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责任编辑:陈沁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