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托管暴政和现代反启蒙运动

人气 314

【大纪元2020年11月0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William Brooks撰文/宁静编译)1783年,德国古典哲学创始人,伊曼纽尔‧康德(Immanuel Kant)在一篇简短而深刻的文章中写道:“启蒙运动就是人从自我强加的托管模式中挣脱出来。”

康德接着解释道,托管意味着在没有别人指导的情况下就没有能力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他认为,处于托管状态是自我强加的。其原因不是缺乏智慧,而是缺乏独立思考所需的决心。勇于表达或倾听原创思想是人类启蒙的前提。

假借“进步主义”意识形态的名义阻止人们运用自己的思考能力,从而剥夺了人们的独立思维能力。实际上,是这群乌合之众利用其极具煽动性的伎俩迫使公民不再使用自己的思维能力和观察力。

导致俄罗斯布尔什维克革命的是前所未有的犯罪浪潮,出于政治动机的暴力浪潮。历史学家安娜‧盖夫曼(Anna Geifman)指出,“抢劫、敲诈和谋杀变得比交通事故还普遍。”

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教授加里‧索尔‧莫森(Gary Saul Morson)在十月刊的《第一件事》杂志上撰文谈论自由主义自掘坟墓,暗示美国许多城市目前的混乱状况与革命前俄罗斯的状况有着极其可怕的相似。

他写道:“不但对无辜旁观者的死亡和被伤害致残没有一丝悔改,恐怖分子甚至还扬言说要能杀多少杀多少,要么因为受害者很可能是资产阶级,要么因为任何一场谋杀都是为了帮助铲除旧秩序。”

根据莫森的说法,“革命必然是要发生的”这种判断似乎成为了俄罗斯知识分子可以不出面对抗骚乱的借口。受过教育的自由主义者顺从了暴力的行凶者,没有人有勇气坚决拥护法律和秩序的执行。

实际上,俄罗斯社会的很多核心阶层都以可能的方式为恐怖分子提供了援助:为他们筹集资金,提供安全屋以及呼吁对被捕者进行大赦。律师、教师、医生、工程师、实业家和银行董事全都支持恐怖分子,以此来证明自己是“进步的”谦谦君子,也可以借此跻身于这个国家的知识分子阶层。

而这些最终导致了共产主义暴政在俄罗斯持续了大约70年的恶果。

顽强的保守主义者寻求其它的信息来源

我们中可能很少有人有足够的勇气来抵抗布尔什维克的恐怖,但是在大多数西方国家仍然对法治和民主制度保有一定尊重的时候,看到这么多公民急于把自己交给自己的自由意志来管理,这是着实令人感到不安的。

不管这种托管形式出现在哪儿,是社交媒体的帖子上,还是报纸社论中,还是有线电视新闻版面里,还是皇家的讲话中,这都已经清楚地标明了我们这个时代思想传播基因的大环境。

对于在竞选过程想全面了解候选人及其政策提议的普通公民来说,他们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在对话没有顺应那些持进步主义的舆论引导者的意愿时,他们是多么急于剥夺对方说话的权利。

这种倾向在国有媒体中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CBC和BBC,甚至在美国颇具声望的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 Channel),也开始向这个方向滑坡了。

曾经福克斯的新闻工作者被认为是传统价值观和理性自由的主要捍卫者,结果现在这群人中涌现出一大批进步理想主义和民主党的热情拥护者。那些批评川普和MAGA(让美国再次伟大)信条的超级批评家在这个福克斯网络平台的选举报道和政治分析中处于前锋和中心地位。

本月,德克萨斯州参议员泰得‧克鲁兹(Ted Cruz)出现在 “Fox and Friends” 节目上(福克斯新闻频道早间新闻/谈话类节目),他原本希望这个环境对共和党人来说能友好一些,不像整个CNN和MSNBC都是民主党阵营一样。当这个早间访谈的话题转移到了总统辩论时主持人的偏袒表现时,克鲁兹指出了辩论中的一种模式——主持人表现得都像是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爪牙。

克鲁兹说,在第一次辩论中,他认为福克斯(Fox)的克里斯‧华莱士(Chris Wallace)“主持得很糟糕”。他承认《今日美国》的苏珊‧佩奇打断共和党候选人的发言频率没有华莱士那么高,但提出的问题基本上仍来自拜登竞选活动的剧本。克鲁兹的结论对于福克斯的观众来说并不奇怪,他们对此普遍表示赞同。

不过,福克斯(Fox)的安斯利‧厄哈特(Ainsley Earhardt)却觉得有必要教训一下这位共和党参议员,好让他摆放好自己的位置。于是她说:“我就是帮克里斯‧华莱士说句公道话。我认为克里斯做得很好。他既是我们的朋友,也是我们的家人,泰德‧克鲁兹(Ted Cruz) ……我们爱他。”因为没人给克鲁兹回应的机会,所以他也只能被迫继续另一个话题。

9月中旬,在福克斯(Fox)的午间节目“寡头”中也发生了的类似事件,当时前共和党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因提及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与目前在美国持续的动荡有关而被迫收声。

金里奇说:“持进步主义理念的地区检察官是反警察、挺犯罪分子的,他们之所以可以以绝对优势当选是因为乔治‧索罗斯为他们提供了金钱保障。”他补充说:“他们是造成目前我们所看到的暴力事件的主要原因,因为他们不断将这些暴力犯罪分子放回街头。”

作为联合主持人的梅利莎‧弗朗西斯(Melissa Francis)立即打断他说:“我不确定我们有必要扯上乔治‧索罗斯。”当节目的主持人哈里斯‧福克纳(Harris Faulkner)试图让金里奇把话说完时,另一位小组成员玛丽‧哈夫(Marie Harf)插嘴说她支持弗朗西斯。这一集在令人尴尬的沉默中结束,而金里奇的一句“好吧,所以说这是禁忌的喽。”算是对这次交流进行了总结。

基本上,金里奇的遭遇让人看明白了,依据事实的评论和基于现实的观点不再仅仅因为不适用于特定的辩论而不被采用,现在是连提都不许提。

这样的交流可能并不足以表明在福克斯新闻频道发生了意识形态的永久性转变。在这里仍然有几个拥有忠实观众的坚持保守主义理念的探求真相者。但观众的评论表明,此类事件将成为使很大一部分想关注这个网络平台的人望而却步的首要原因。

最近为左派效力的人被福克斯制片人给予了高度重视,例如前NPR(National Public Radio,美国国家公共电台)主持人胡安‧威廉姆斯(Juan Williams),他定期地用民主党的论据冒充政治分析,这也导致许多保守派观众不得不去寻找新闻和分析的新来源。

从进步主义思想控制中解放出来

思维懒惰和缺乏勇气会使人们将自己终生置于托管状态。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持进步主义的新闻记者和自我任命的知识分子们发现将自己假扮成公众思想的监护人和管理者是一件如此容易的事儿。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假借“批判性思维”之名来控制公共思想,并使思考政治化的倾向已经为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主要新闻媒体和具有深远影响的文化机构设定了议程。为了将谎言化为真理,将真理变为谎言,思维艺术和技能不断地被滥用。

太多的公民只是想方设法参与那些不需要他们进行独立思考的运动,因为嫌独立思考太麻烦。

讽刺的是,我们发现自己已然陷入了反启蒙的陷阱,这是由所谓的批判性知识分子领导的,他们的人类救赎计划是基于彻头彻尾地对现实的无视,空乏的道德主义和对持异议者嘈杂无序的声讨。

为了一个自由和有序的未来,我们的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希望就是让我们从这个自我强加的托管模式中挣脱出来。

原文Tutelage, Tyranny, and Our Modern Counter-Enlightenmen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威廉·布鲁克斯(William Brooks)是蒙特利尔的作家和教育家。他目前担任加拿大奇维塔斯学会《公民对话》的编辑,并且是《大纪元》的撰稿人。

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美大选 恢复宪法和政治常态
【名家专栏】美大选 为美利坚政权最后申辩
【名家专栏】先知、国王、圣徒和叛徒
王赫:省思大瘟疫五大奇异 平安走过2021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川普告别演讲 释放何信息?
【时事纵横】拜登对华政策?中共极端防疫惹怒
【重播】川普总统离任仪式 飞抵佛罗里达
【西岸观察】川普告别演讲:最好的还在前面
【重播】拜登就职美国第46任总统
【财商天下】写字楼空置二手房涨价 大陆房地产怪事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