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共的“一带一路”(六)

【独家】孔子学院败走 一带一路连遭重挫

人气 8154

【大纪元2020年1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大纪元获得甘肃省政府部分内部文件。这些文件泄露,今年以来中共对外渗透连遭重挫,不但“一带一路”遇阻,孔子学院亦在全球败退。

教育厅文件泄底:中共对外交流遭重挫 孔子学院遇严冬

2020年6月11日,中共甘肃省教育厅副厅长徐宏伟在干部培训讲座上透露,今年的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疫情“给教育国际合作与交流工作带来巨大的冲击”。

徐宏伟在讲话中称,近年来该省教育系统的国际交流合作原本进展得不错,“走出去”和“引进来”的步伐都在加快,例如公派出国留学规模稳步扩大,每年派出规模保持在300人左右,7所孔子学院和8所岐黄中医学院运转良好;留学生人数也突破了3000人。他称,该省高校推进“一带一路”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也进展良好。

2020年6月11日,中共甘肃省教育厅副厅长徐宏伟在干部培训讲座上,披露了中共对外交流遭重挫的一些内幕。图为讲话文件截图。(大纪元)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徐宏伟披露说,甘肃省的国际教育交流受到较大影响。

在“走出去”方面,徐宏伟称留学生“回国意愿强烈,心理恐慌加剧”,“申请赴外留学人员将会明显减少”,例如2020年西部项目申报人数比2019年减少50%。

徐宏伟还称,“引进来”也障碍重重,不但“来华留学生招生难度将进一步加大,留学生规模将会明显萎缩”;而且招募外国专家也困难重重,“受疫情影响,全省高校共8名外籍专家教师解除劳动合同”,同时“无法邀请外方合作院校来甘访问和开展学术交流”,原本计划的国际会议、合作项目也纷纷延期或暂停。

徐宏伟重点指出,“孔子学院发展进入‘严冬期’”,他称2018年起美国已有16所大学宣布协议到期不再续签或提前停办孔子学院,11所孔子学院关停。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实际上中共的孔子学院遭遇的远不止“严冬”,压根就是“冰冻”,因为美国政府不但已经将孔子学院美国总部定为外国使团,国务卿蓬佩奥9月还表示美国大学年底有望关闭所有孔子学院。

文件披露疫情冲击“一带一路”高校联盟

甘肃省政府文件还披露了,该省“一带一路”教育渗透行动遭受疫情冲击的具体数据。

甘肃省教育厅《“一带一路”教育行动合作备忘录信息采集表》截图。(大纪元)

甘肃省在上报的《“一带一路”教育行动合作备忘录信息采集表》中披露,与去年相比,该省高校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中投入的专项经费几乎腰斩,从2019年的1213.6万元人民币剧减至676.58万元,甚至比2018年的经费还要少。

而且,甘肃省“走出去”和“引进来”的规模也骤减。

今年的公派访问学者(培训教师)人数只有35人,只有去年296人的12%;公派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留学生人数也从去年的124人,锐减至2020年的34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甘肃省的访学/培训人数,也从去年的654人,减至114人;留学生数从去年的2780人减少至今年的1952人。而且,2020年沿线国家孔子学院(课堂)培养人数只有4758人,是2018年高峰值的三分之一左右,比去年的7790人也大减4成。

另外,该信息采集表披露,今年加入“一带一路”高校联盟的学校数与去年一样,仍旧是173所,这说明“一带一路”高校联盟今年未能吸引新成员加入。

值得一提的是,采集表数据显示,友好省州、姊妹城市缔结数量从2017年至今都是58个,但今年与友好省州、姊妹城市开展活动次数却从去年的18次,骤降至4次。这个数据对比反映出,甘肃省不但在拉拢姊妹城市(友城)上毫无进展,而且与友城的互动也遭受疫情严重冲击。

2015年10月,在甘肃省政府的倡议下,由兰州大学发起成立了“一带一路”高校联盟,并由8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47所高校联合发布了《敦煌共识》。甘肃省教育厅当时称,要响应“一带一路”建设,尤其是要借助于“一带一路”高校联盟,积极拓展新的孔子学院。

中共“海外中国国际学校”胎死腹中

甘肃省教育厅的文件还披露了中共对外渗透的最新举措。

甘肃省教育厅2020年6月《海外中国国际学校建设有关情况》截图。(大纪元)

教育厅在2020年6月发给省政协办公厅的《海外中国国际学校建设有关情况》报告中,披露了中共教育部建设海外中国国际学校的办学模式:一是依托现有阳光学校或孔子学院,逐步发展成中国国际学校;二是在所在国现有教育机构中“借壳”开办“中国教学部”;三是鼓励国内教育机构在条件成熟国家独立举办全日制中国国际学校。

报告称,2019年12月,教育部就《海外中国国际学校建设试点工作方案》征求了各省教育行政部门意见,该方案目前尚未正式出台。

评论员李林一对此表示,甘肃省文件泄露的中共的“海外国际学校计划”,其实已经胎死腹中;因为中共在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教育各领域内的对外渗透已经被国际社会高度警惕,尤其孔子学院已是臭名昭著,在美国更是面临着被整体关闭的下场。

面对国际社会对孔子学院的抵制,中共今年7月突然将孔子学院划给一个临时成立的所谓民间基金会管理。

不过,李林一说,无论是“孔子学院”或是改头换面的“中国国际学校”、“中国教学部”,中共搞的这些文化渗透伎俩在国际上已经罕有生存和行骗的空间。

独家:中共承认孔子学院转型面临难题

2020年9月7日,甘肃省教育厅在向省发改委汇报“教育领域向西开放相关工作情况”时称,“坚持党对教育对外开放的全面领导”,推动“一带一路”高校联盟建设,以及做好国际中文教育、双向留学、中外合作办学等各种工作。

不过,教育厅在工作汇报中也承认,“新冠肺炎疫情及中美关系恶化对教育领域‘走出去、引进来’产生较大影响”。汇报文件指,国际交流活动无法开展,出国留学、来华留学、国际汉语推广、外国智力引进等各领域发展趋势明显放缓。

《甘肃省教育领域向西开放相关工作情况》文件泄露,孔子学院面临转设难题。图为文件截图。(大纪元)

该文件还泄露了中共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那就是对外进行文化渗透的“孔子学院”项目,不但在国际上已经臭名远扬,而且中方参与者也无所适从。

用甘肃省教育厅的官方表述就是“孔子学院面临转设难题”。教育厅在汇报中承认,尽管孔子学院转设至“中国国际中文教育基金会”运行有关工作已全面起步,但各有关高校对转设后孔子学院的工作思路、今后的运行模式、教育教学管理等方面政策,“待进一步探索”。

评论员李林一分析说,中共“孔子学院”这个“转设难题”应该是无解的。

李林一指,以前孔子学院隶属于中共的“国家汉办”,是打着政府的招牌,如今中共将孔子学院划转给一个表面是民间团体的基金会,企图掩盖其政府背景,但中共这种手段已经骗不了人;例如2020年8月美国将孔子学院美国总部列为外国使团,9月国务卿蓬佩奥表示,美国校园内的孔子学院有望在2020年底前全数关闭。

事实上,中共国家汉办今年7月的一份新闻稿显示,孔子学院依旧是中共资助的项目,其外派教师仍然是由中共选拔。

而甘肃省教育厅徐宏伟副厅长在干部培训讲座上也表示,要严格落实“党管外事”工作要求,其中就包括孔子学院的工作。徐宏伟在讲话中,将甘肃省建立了7所孔子学院,视为省政府“走出去”的成绩。

李林一认为,中共的这些文件表明其利用孔子学院等方式对外渗透的图谋从未改变;不过,如今也没人会相信孔子学院不是中共代理人,中共的各种渗透和统战计划都已经破产。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中共内斗诡谲 压力阀测拜登?
【疫情1·25】拜登将恢复欧洲等地旅行禁令
外媒被中共排挤出境 台湾成为报导中国的窗口
【翻墙必看】家家被封 吉林通化人断粮断菜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最强防空导弹 在以色列空袭中沉默
【思想领袖】罗杰斯谈黑暗政权及其帮凶
【拍案惊奇】拜登政策惹反弹 习近平软硬兼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