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通货膨胀不是一项社会政策

人气 399

【大纪元2020年11月06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秋生编译)中央银行继续被通货膨胀困扰着。当前的货币政策就像一个不计后果的司机,以每小时200英里的速度开车,一边看着后视镜,一边想着“我们还没撞毁,让我们加速吧”。

中央银行认为当前的货币政策没有风险,其依据是两种错误的观点:1)他们认为没有通货膨胀;2)收益大于风险。

通货膨胀

认为没有通货膨胀的观点是不正确的。

消费者真正需要和使用的商品和服务出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官方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被人为地利用石油、旅游和技术压低,掩盖了医疗保健、房租和住房、教育、保险及新鲜食品等方面的价格上涨,这些都明显地高于名义工资和官方CPI所显示的水平。

此外,在积极征收能源税的国家,对石油和天然气价格CPI的负面影响根本没有体现在消费者的实际电费和天然气账单上。

哈佛商学院的阿尔贝托·卡瓦洛(Alberto Cavallo)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官方通胀没有反映消费模式的变化,并得出结论说,根据新冠病毒期间的平均篮子通胀率,美国的实际通胀是官方水平的两倍多。

此外,《华尔街日报》詹姆斯·麦金托什(James Mackintosh)的一篇文章指出,尽管总体通胀数字仍处于较低水平,但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人们所需物品的价格涨幅已高达官方CPI的三倍。

官方统计数据假设,由于我们不时购买的可复制商品和服务,一篮子通胀率正在下降,因此,技术、招待和休闲的价格也在下降。但是我们每天需要购买的、绝对不能停止购买的商品价格的上涨速度,远远快于名义和实际工资。

货币政策

中央银行经常会说,这些价格上涨不是由于货币政策,而是由于市场力量。然而,正是货币政策推低了利率,推高了货币供应量,从而使市场压力增大。

货币政策使最弱势群体的生活日益困难,中产阶级储蓄和购买资产(如房屋和债券)的难度也越来越大,因为扩张性货币政策,这些资产的成本会上升。

通货膨胀可能不会出现在新闻头条上,但是消费者能感觉到。公众看到教育、医疗、保险和公用事业服务的价格持续上涨,而在此期间,央行感到有义务抗击“通缩”——这是一种消费者从未见过的通缩风险,更不用说中低阶层了。

欧洲央行一直担心低通胀,而围绕生活成本上涨的抗议活动在欧元区各地蔓延,这并非巧合。官方通胀指标根本没有反映出中产阶级工资和储蓄的困难和购买力的丧失。

因此,通胀政策确实带来了双重风险:

首先,不平等程度急剧增加,穷人被资产价格上涨和财富效应甩在了后面,同时比任何人都更能感受到核心商品和服务价格的上涨;

其次,所谓工资会随着通货膨胀而增长的说法是不正确的。我们看到,由于生产率增长乏力和产能过剩,实际工资停滞不前,而失业率很低,使工资水平明显低于基本服务的涨幅。

央行还应关注债券和股票市场对下一次流动性注入和降息的日益依赖。

如果我是一家央行的主席,如果市场对我的声明做出积极反应,我会非常担心。这将是一个令人担忧的相互依赖和泡沫风险的信号。当拥有巨额赤字和疲软财政的主权国家拥有历史上最低的债券收益率时,这不是央行的成功,而是一种失败。

通货膨胀不是一项社会政策。它不成比例地让最先接受新创造的货币的政府和资产密集型行业受益,却损害了中低收入阶层工资和储蓄的购买力。“扩张性”货币政策是财富从储蓄者向借款人的大规模转移。

此外,这些明显的负面影响并不能通过所谓的“利民量化宽松政策”来解决。糟糕的货币政策不能用更糟糕的货币政策来解决。直接注入流动性,为政府津贴计划和支出提供资金,是导致停滞和贫穷的处方。

在那些全心全意执行现代货币政策建议的国家——阿根廷、土耳其、伊朗、委内瑞拉和其它国家——出现了贫困加剧、增长疲软、实际工资下降和货币贬值,这并不是一种巧合。

有观点认为价格必须不惜任何代价上涨,因为如果价格不上涨,消费者可能会推迟他们的购买决定,对于绝大多数的购买决定来说,这种观点是荒谬的,在疫情大流行危机期间也是明显错误的。

在一场疫情大流行的危机中价格上涨,这种事实不是成功,而是悲惨的失败,它伤害了每一个目睹收入锐减10%或20%的消费者。

各国央行需要开始考虑它们制造的巨大债券泡沫以及中低阶层生活成本的不断上升所产生的负面后果,以免为时过晚。很多人会说它永远不会发生,但是如果按照这种想法行事,那就像我在本文开头给出的例子一样:“我们还没有撞毁,让我们加速吧。”这样做既鲁莽又危险。

通货膨胀不是一项社会政策,而是光天化日之下的抢劫。

原文 Inflation Is Not a Social Policy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丹尼尔·拉卡勒博士,对冲基金Tressis首席经济学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脱央行的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金融市场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著作。

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选民欺诈 谁在策划选举风暴
【名家专栏】被疫情的谎言绑架
【名家专栏】美大选 透明度倡议不透明
【名家专栏】托管暴政和现代反启蒙运动
最热视频
【唐青看时事】川普猛打中共 习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思想领袖】议员米勒:1月6日国会惊魂
【有冇搞错】马斯克建议人类“爱和宽容”
【时事军事】三角洲9队揭秘 剑指中俄太空武器
【财商天下】美国大媒体的中国生意
【横河直播】病毒起源核查 世卫能做什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