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饮一杯世界冠军咖啡 听古老鲁凯族故事

冠军咖啡屋店长若不在,其父亲卓宏昌总会坐镇在店里,为客人亲手冲泡各种不同的咖啡。(赖瑞/大纪元)
人气: 3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11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邓玫玲台湾高雄报导)到访高雄茂林国家风景区,除了到生态园区欣赏漫天飞舞的紫斑蝶,还有一个位在深山的“多纳部落”,从生态园区开车往山里去,不到1个小时就会到达茂林最大的鲁凯族聚落。

多纳部落的族人都会利用温泉溪采集而来的黑页岩搭盖石板屋,是一栋会呼吸的绿建筑。(赖瑞/大纪元)

一进入部落,就会闻到浓郁的烤肉香气,接着就会看见堆放在黑色石板上的猪肉块,还有一旁冒着热气正在熏烤的山鸡,这些都是为将要到来的游客准备的午餐。

如果还不到午餐时刻,那就先到烤肉餐厅对面的“一山沐”咖啡屋喝咖啡吧!这家用黑色石板搭建的咖啡屋可不能小觑,店长卓瑞贤可是2019年国际咖啡杯测大师赛的冠军得主。

深山部落中 啜饮微醺冠军咖啡

深山部落的咖啡已经让人充满期待,更何况还是冠军咖啡!那可是绝不能错过的神秘美味,有时冠军店长可能不在,但他的父亲卓宏昌总会坐镇在店里,为客人亲手冲泡各种不同的咖啡。

他最推荐的是手冲黑咖啡,除了日晒豆、水洗豆、蜜处理,最新的低温厌氧咖啡一定要喝上一杯。把咖啡豆放置在密闭的容器里,注入二氧化碳,让豆子在隔绝氧气的低温中发酵,卓宏昌说,“这种后制的手法可以锁住咖啡的新鲜度,喝起来纯净而且有层次。”

在多纳部落采收的咖啡豆,日晒的咖啡豆要晒1个月左右。(赖瑞/大纪元)

在多纳部落采收的咖啡豆并不多,卓宏昌说,自家栽种的咖啡风味独特,但产量稀少,因此店里也进口外国的咖啡豆,有一款是来自哥伦比亚酒桶发酵咖啡,是在酿酒木桶中发酵而成的,冲泡成冰饮,喝起来有着微醺的威士忌香气。

深入鲁凯部落文化 传统石板屋

喝完部落的冠军咖啡后,游客可以趁着山区凉爽的天候,进入部落里走走。只有6、7百人的鲁凯族部落里,如今也有排湾族族人和马来西亚来的外国人,在部落里长大的小萍解说员表示,多纳部落的族人都会利用温泉溪采集而来的黑页岩搭盖石板屋,用削薄的石片一层层地堆成墙壁,再盖上石板屋顶,就是一栋会呼吸的绿建筑。黑石板在寒冬中能保温,炎夏时则会从孔隙中散热,真的是冬暖夏凉的好建材。

鲁凯族酋长屋前会有一尊祖灵柱,祖灵柱前摆放着一个长长的石板桌,这是酋长聚集族人商讨大事、调解族人纠纷的地方。(赖瑞/大纪元)

然而,来多纳部落参访的游客可能不知道,座落在部落间为数不多的石板屋,别看它们的规模不大,简朴洁净的石屋算不上豪华等级,但这些石板屋都是部落贵族居住的屋舍,因为鲁凯族是仍然保留阶级制度的古老部落,很多的传统文化到现在还延续着。

因此,部落酋长的石板屋是非常尊贵的,小萍带游客参观时会特别介绍屋前的祖灵柱,只有酋长家才有的一尊石板雕塑,塑像前摆放着一个长长的石板桌。小萍说,这是酋长聚集族人商讨大事、调解族人纠纷的地方,虽也有村里长介入协调,但部落酋长在族人心目中地位还是崇高的。

虽然当前多纳部落的酋长只是18岁的少女,还是受到族人的尊敬,至于,18岁的年轻少女怎么会当上酋长呢?小萍解释说,那是因为原来的酋长英年早逝,留下两个女儿,只好由长女继承地位。

垂挂金黄小米束 传达浓情蜜意

再说到鲁凯族部落的人家,为何要垂挂金黄小米束?小萍说,那叫做情人束,鲁凯族语就是“割爱”,鲁凯族的男孩会把华丽的小米束,偷偷挂在自己爱慕的少女家门墙高处,少女家人一看到小米束的装饰模样,就知道是哪家的少年郎在示爱。如果家中少女也接受这份心意,那就会让小米束一直吊挂在门前,然而如果是男有意女无情,那这小米束就被摘下来煮成小米饭,分享给左邻右舍。

鲁凯族的男孩会把华丽的小米束偷偷挂在自己爱慕的少女家门墙高处,少女家人一看到小米束的装饰模样,就知道是哪家的少年郎在示爱。(赖瑞/大纪元)
鲁凯族的金黄小米束叫做“情人束”,鲁凯族语就是“割爱”。(赖瑞/大纪元)

走在自己生长的土地上,每一个角落,每一户人家都是熟悉的,小萍细细诉说着族人的生活故事,也热情地和每个见面的族人打招呼,让每个到访的客人,都能感受到部落里盈满着温馨与幸福。

登高望远 只需一座多纳吊桥

游程结束前,还有一个必到的景点——多纳高吊桥。游客在进入部落的途中都会看到远处一座细长的白色吊桥,高挂在两山之间,这就是长232公尺、高103公尺,横跨浊口溪。号称东南亚最高的多纳吊桥,在日治时代就建造好的一座运输桥,据说在八八风灾重创茂林时,所有的桥都断了,只有这座高悬在山中的吊桥仍然健在。

这座号称东南亚最高的多纳吊桥,长232公尺、高103公尺。(赖瑞/大纪元)

当游客终于走到高吊桥面前时,真的有点踌躇不前,这么高这么长的吊桥会晃动得很厉害吧!心惊胆战地走上桥,怯怯地看着两旁翠绿的树丛和桥下灰白的流水,喔!一切都很平静,只有轻轻的摇晃,迎着微微的凉风,双脚就站在百公尺的高空了,原来登高望远不难,有时,只需要一座吊桥。◇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