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吹哨人接连现身 幽灵投票背后秘密

人气 17098

【大纪元2020年11月07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1月6号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音频版)

美国大选这场大戏的剧情仍然在持续上演中。昨天下午,川普拜登在大选夜之后,再次进行了隔空对决。先是拜登在美东时间昨天下午4点过在特拉华州威明顿的皇后剧院向媒体发表简短演讲,他呼吁所有人保持冷静,宣称“毫无疑问地,当计票结束时,哈里斯和我将被宣布为获胜者”。他同时强调,在美国,投票是神圣的,“每张选票都必须计算在内”。

拜登这番话显然大有深意,他说相信自己在计票结束的时候会成为获胜者并对此毫无疑问,这当然可以理解为是对自己的选情充满信心,但我觉得更准确的理解,应该是他对还没有结束的计票已经早就知道结果。因为他自己把答案说出来了:要把每张选票都计算在内。

拜登为何提要把每张选票计算在内

这话听上去似乎没毛病,但仔细琢磨一下就会发现有大问题。美国大选是每张选票都要计算吗?显然不是。大选要计算的,只能是合法的选票,而且还必须是在法律规定的投票日截止时间之前送达的选票,才能被视为有效。

拜登的话是公开把这两个重要的、必不可少的前提给删除了。这并不是他一时的疏忽,而是他刻意的、固定的表述。三天前的大选日,拜登在翌日凌晨发表第一次公开讲话,就强调“计算完每一张选票前,选举都不算结束,每一张票都要算到。”

很显然,他并不是法盲,作为一个在华府混迹了47年的老油条,他非常清楚合法选票和非法选票之间的区别。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拜登的讲话实际上已经透露出了他的真实底牌,他就是因为手握大量非法选票才敢这么底气十足。从这个角度看,他呼吁保持平静,更像是在向安提法等蠢蠢欲动的组织发送信号,意思就是我现在形势大好,不要冲动给我添乱。

与此相对应的,美国总统川普也在傍晚6:30分左右,在白宫记者室就当前的选举形势发表讲话,他再次表现出对拜登弱点的敏锐性,针锋相对指出,如果只计算合法选票,他会赢得“轻而易举”。同时他也强硬的表示说:“我们的目标是要保护选举的正当性,我们不会允许如此重要的选举遭到腐败者的窃取。”

内华达共和党竞选团队提告

川普最后再次强调,他和拜登都可以声称自己在哪些地区胜出,但最终会由法官做出裁决。

从这次隔空交火我们可以看到,川普对舞弊问题紧追不舍,而拜登则延续了他应对“硬盘门”的乌龟战术,连个象征性的否认舞弊的话都没说。这只能让人得出一个结论:舞弊这事和硬盘门一样,真实存在而且水深无比。

说到大选舞弊,我们还是有必要跟大家更新一下相关信息的一些进展。

最新的一个消息是内华达共和党竞选团队昨天发布的声明,说律师已经向司法部长巴尔递交了一份刑事转介书,涉及至少3,062起选民造假事件。他们预计这一数字还会大幅增长。目前至少已经被查出有数千例已经从内华达搬走的人却在该州投了票,这显然违反法律。

部分邮局把非法邮寄选票篡改为合法

另外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消息是,昨天我们的节目中提到的那家project veritas新闻机构,他们采访到了美国邮政USPS的第二位吹哨人,是宾州一家邮局的员工。他向该媒体证实,他所在的邮局局长是一个反川普人士,在内部就下令要将昨天、今天和明天的邮寄选票都要盖上3号的邮戳。因为这个采访是昨天进行的,所以他说的具体日期应该是指4、5、6这三天。

这是第二个不同地区的邮局内部人士出面爆料了,两个独立的来源都证实了同一件事,部分邮局在把非法的邮寄选票篡改为合法。当然就目前披露的情况我们还难以断定这是个案还是有组织的行为,但起码这样的线索足以证明,在邮寄选票这个领域可以作弊的环节实在是太多了,不在这个系统中工作的人,很难了解其中的关键点所在。

几百人的年龄都超200岁 投给拜登

像刚才提到的内华达,是属于集中报案的一部分,但实际上我们在网络上可以看到很多被披露出来的、类似的零星的材料。比如在密歇根发现的死于1984年的死人也在今年投了票。在宾州,一家叫做“美国民权联盟”的组织获得了部分政府数据,发现仅仅是在费城、阿勒格尼和蒙哥马利县等3个地方的选民注册数据中,就有至少数百名 “选民”的出生日期为1800年1月1日,也就是说,这几百人的年龄都超过了200岁。

内华达州一位住老人院的老太太向媒体证实,她去投票站投票时被告知已经投过票了,而且她的室友也是同样的遭遇。还有亚利桑那一位女士拍视频进行抗议,因为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去世很久的祖父母被投票了,她觉得这是对她家族的冒犯。

需要说明一点的是,这些非同寻常的选民都在本次大选中投了票,而且无一例外都投给了拜登。

此外,在密歇根州的圣克莱尔县的计票中,被发现没有支持川普的选票,这当然不正常。结果在核查之下,相关工作人员才解释说,是自己不小心按错了按钮,把川普的票都计算给了拜登。

诸如此类的各种花式舞弊太多了,甚至连民主党的支持者都看不下去。一位名叫布莱恩‧麦卡锡的费城民主党注册党员,昨天在费城会议中心也就是当地的计票中心现场拍下视频,说他是计票监督员,但他们都被隔离在计票现场至少30—100英尺之外,根本无法进行任何监督的工作。他非常明确地表示,这让他很愤怒,因为这已经无关川普或是拜登的选举,而是一场针对美国总统的政变,事关美国最根本的民主制度。他甚至点了费城市长和当地总检察官的名字。

还有很多其它的例子,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刚才有说到了投票的身份验证问题,我倒是想顺便说说我自己的投票经历。

投票不查身份证

昨天我在推特上转发了一条纽约票站工作人员的采访新闻,她说自己看到的起码有一半以上的投票者都没有身份证明。这在纽约这种民主党地盘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我自己去投票的时候就没有被要求出示身份证。

我当时是做好了所有准备的,带上了投票通知信和身份证,但在投票现场的工作人员只是问了我的姓名,然后在IPAD上搜索了一下,搜出我的姓名后就问了我一句话,说这是你吗?我说是,于是她就让我签名,然后就直接给了我一张选票。整个过程没有查看我任何证件。

当然,可能不同的地方投票的规定不一样,因为选举是州选嘛,各州可能都有自己的规定。至少我看到在北达科他州就非常严谨。该州所有选票都确保在选举日前收到,投票必须出示身份证,开票验票是两党共同在场,而且对公众开放,接受公众监督。

话说回来,我看到不少加州的朋友也跟我反馈说,他们那里投票也是不查身份证的。就这一点,起码就存在很大问题。

大量已死亡或迁移人口

像我们刚才提到的那几个幽灵投票的例子,很多州都有大量已经死亡或迁移的人口,他们都是在当地曾经注册的选民。如果有人存心要搞舞弊,只需要从民政部门拿到这部分数据,再把这些数据分配给非法移民,他们只需要记住自己叫什么名字即可。就像我在纽约的经历,到了现场工作人员最多问一下姓名就行了。

这种舞弊成本极低,操作非常简单,几乎没有风险。而且,这还只是属于亲自投票这个范畴的。虽然作弊空间很大,但毕竟还需要一个个具体的人去现场走一遍程序。邮寄投票那就完全没谱了,谁都不知道这个人是否有合法投票权,反正来一张就计算一张。为什么拜登一再强调要计算每一张选票却从来不提“合法”两个字?就是因为他对此心知肚明。

话题聊到这里,可能大家都会意识到一个问题:既然舞弊手法复杂多样,不但数量庞大而且范围极广,查起来异常困难,除了重新计票之外,是不是就没有什么办法了?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和朋友们来讨论一个非常惊人的消息,它的可行性如何,以及对当前局势有什么意义。

大量出现造假的没有水印选票?

昨天一些非主流的美国媒体开始报导一条堪称爆炸性的新闻,主要内容是说一位名叫史蒂夫-皮切尼克的情报专家在参加一家名叫InfoWars的媒体节目时透露,2020年大选是一次 “复杂的钓鱼行动”,使民主党陷入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选举舞弊犯罪。

按照皮切尼克的说法,本次选举中使用的选票是由国土安全部印制的,而且全美的每一张合法选票都有QFS区块链加密的水印。这是川普早就预见到民主党可能出现舞弊欺诈的情况下提前部署的行动,目的就是要让民主党在选举舞弊中自掘坟墓。

报导还附上了一份真伪难辨的DHS也就是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文件,其内容显示说,该部门已经秘密对至少1400万张选票进行了验证,发现大量造假的没有水印的选票,且出现率最高的是在亚利桑那州和密歇根州,比例达到了48%。这些选票绝大多数都支持拜登。

这个消息当然非常惊人了,如果它是真实的,那么一旦审判尘埃落定,可能川普总统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扩建很多监狱,因为会有非常多非常多的罪犯将要被送进监狱了。

但是实际上我们看新闻看久了,可能都会有一个体会,就是对越是惊人的大消息要越谨慎。就包括报导这个消息的媒体也特别强调说,他们暂时没有途径来核实这个说法以及核实那份DHS的文件的真伪,所以希望观众保持理性看待。

的确是这样的,如果我们理性来看待这个消息,会看到几个问题。首先,这个消息包含的核心信息是选票有防伪机制,因此可以有效区分真假选票。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当然可以放心看到正义得到迅速的伸张这一幕。但实际上,这个说法要能成立,必须具备一个重要前提,就是选票由联邦政府部门统一印刷制作。或者说,至少印刷选票的纸张是由联邦政府统一提供。

客观地说,这个前提不太可能成立。因为我们都知道美国的选举是州权,各州都是自行安排选举事务,包括选票的材质、格式、内容等等,都可能不一样,过去历次选举都是这样的运作方式。本次选举虽然特殊,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得到有联邦政府统一提供选票或印刷纸张的确凿信息。

当然,可能有朋友会想,现场投票肯定不会是统一印刷了,因为不少朋友都反馈说自己得到的是工作人员就在现场打印的选票,但是否有可能是针对邮寄选票采取了这样的特殊措施呢?

各州印刷选票的确可以有水印

我没有接触邮寄选票的经历,不好下结论,所以在这里也顺便提出这个问题向各位朋友求证一下,是否存在这样的情况。不过就我个人的浅见,其可能性也比较低。因为邮寄选票也是属于各州事务,有的是全州都普遍撒网,也有很多州是需要先提出申请。如果联邦政府要提出来我们统一如何如何做,即便有这样的技术,也很难不被民主党一方知道。

当然,从另一方面说,各州自己印刷的选票的确是可以有水印的。比如我们看到加州流出的一份文件就明确说,今年大选日的选票就有水印,其色彩背景和水印是Red PMS 192。从理论上说,如果每个州的选票都有水印,的确是可以起到一定防伪作用,除非,这个州直接拿着真选票的纸张大量印刷假选票。

这种情况有没有可能呢?我觉得是有可能的。尤其在某些深蓝州,从州长到议会都被一个党控制的情况下,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而且,如果真的是整个系统从上到下的有组织舞弊,一个深蓝州就可以帮助印刷解决几个不太方便直接自己造假的摇摆州。

这一点,我相信凡是在大陆生活过的人可能都有所了解,很多制作假证件假证书的团伙,本身就是和公安相关部门勾结在一起闷声发大财的,他们使用的材料和技术都是真的,因为源头就是政府部门,只不过这些证件证书上面印刷的内容是假的。这就是在一个道德缺失、而又没有权力监督的时代必然会发生的事情,无论在共产极权的大陆,还是在极左盛行的美国某个深蓝州。

川普早有察觉 民主党可能使用选票欺诈

刚才我们讨论的消息虽然尚待进一步的核实,但却牵扯出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可以确定川普早就知道可能存在选票造假欺诈的情况,那么他是否有进行预防性的部署呢?

一个确凿的证据是我们昨天提到过的,川普在6月22号就明确发推说有数百万的选票在外国印刷,这将成为这个时代最大的丑闻。此外,司法部长巴尔在9月份接受CNN采访的时候也明确提到了可能存在选票欺诈的问题。

这些确凿的事实都很清楚的说明,川普对民主党可能使用选票欺诈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有所察觉,那么川普会对此采取什么办法来进行事前预防或事后查验并最终达成司法惩治呢?

我们都知道川普堪称是行动派的大师级人物,从来不会坐以待毙眼睁睁看着民主党这么胡作非为而心存妇人之仁,无所作为。

所以,我觉得即便这个区块链水印的消息不一定可靠,但川普非常有可能是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有所防范。川普是政治素人没错,但他并不是政治菜鸟,更不是政治傻瓜。尤其在执政4年以后,在摆平了那么多流氓荣获川普老中医的雅号之后,他怎么可能面对民主党可能出现的大规模选票舞弊欺诈束手无策,无以应对呢?

所以,我觉得川普的战略应该一直都聚焦在终点线,过程中无论形势如何不利都不重要,他只需要在冲刺到终点线的时候超出对手半个身位就可以了。尽管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他究竟握有什么样的撒手锏,但我想到了最高法院的法庭上的时候,很多事情可能才会慢慢显山露水。在此之前,无论对手有多少喧嚣热闹,有多少弹冠相庆,最终可能都难免成为这个法庭之外的一抹浮云。

好的,今天我们暂时就讨论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也欢迎各位新朋友订阅点赞并留言转发,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远见快评Youtube频道 http://bit.ly/远见快评
推特专页: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脸书专页 http://bit.ly/远见快评粉丝页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川普胜选3理由 蓬佩奥突访越南
【远见快评】司法部查亨特说明3点 五中释信号
【远见快评】最后冲刺 川普人气爆棚 奥拜尴尬
【远见快评】大选舞弊 民主党在豪赌?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博鳌逞强 川普一语点穿台乌迷局
【时事纵横】拜习将同场 美推全面抗共法案
【秦鹏直播】澳洲废一带一路 战狼扮奶牛被骂翻
【新闻看点】肖文罪成背后 美国防业遭骇涉中共
【拍案惊奇】李克强为何去三星堆 侵台有时间表?
【探索时分】蝙蝠侠战舰:朱姆沃尔特号驱逐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