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被舞弊玷污的选举 媒体却相信

人气 2421

【大纪元2020年11月0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Bowman撰文/秋生编译)11月5日,汤姆‧哈里斯在《伦敦每日电讯报》上撰文,对川普总统誓言要在宣布他竞选失败的一个或多个州进行抗争深感遗憾。

他断言,“即使是最易造成分裂的政治人物理查德‧尼克松,在1960年的大选中也选择了承认胜负难料的选举结果,而不是通过对一些可疑的结果进行抗争来分裂国家。要是唐纳德‧川普能像狡猾的迪基一样诚实、讲原则就好了。”编者注:尼克松以擅长权术著称,被封上了“狡猾的迪克”(Trick Dick)

请给我一点儿时间,我要指出这句话的一些错误之处。

1968年,尼克松并不比任何以微弱优势当选总统的政治家更容易造成分裂,而且他显然也比大多数人更不容易导致分裂,因为他在四年后的连任竞选中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得了胜利。

“造成分裂”是媒体编造的针对唐纳德‧川普以及整个共和党的犯罪记录的一部分,不过在我看来,媒体对川普以及川普支持者的强烈仇恨,似乎比川普做过的任何事情都更容易造成分裂。

接下来就是所谓“胜负难料的选举”及其“可疑的结果”。即使在那个时候,芝加哥民主党印刷机政治的倾向也是众所周知的,那就是无论需要多少张选票都能把自己的候选人推上最高宝座。自此以后,它变得更加出名。历史告诉我们,肯尼迪—约翰逊组合是否赢得了伊利诺伊州的选票,从而赢得了大选,可能不仅仅是“可疑”,而且是非常“可疑”。

最后再说狡猾的迪基(尼克松绰号)的“诚实”和“有原则”。我相信尼克松的诚实和原则性比人们现在(或当时)对他的赞扬要高得多,但是他决定不去对竞选结果进行抗争,这与诚实或原则无关,而是出于一种公民精神,不愿让国家经历不确定性的严峻考验,当然,也不愿让漫长的对选举违规行为进行的调查造成分裂。

如果他首先考虑的,无论是诚实,还是原则,他都会对结果提出质疑。

我不想对哈里斯先生太苛刻,他是一位作家,我比较欣赏他的作品。他太年轻了,不记得1960年的政治世界是什么样子,也不记得当时盛行的约束行为和辩论的规范。他应该回去听听当年尼克松和肯尼迪的辩论,然后与今年候选人最近的交锋进行对比,后者在很大程度上局限于相互侮辱,根本配不上“辩论”二字。

媒体看自己

嗯,这就是我们现在做事的方式。自从媒体发现政治情感和道德愤慨比理性和节制更能赚钱以来,我们就是这样做的,因为政界和娱乐界变得无法相互区分。

当然,媒体喜欢为此指责川普,他们喜欢把一切事情都怪到他的头上。但是在他出现在政治舞台之前,媒体的巨人气势已经开始甚嚣尘上。假如不是媒体从我们的政治文化中制造了一出旷日持久的情节剧,那么川普的政治生涯是不可想像的,而他的策略只是借力发力。

事实上,我认为这是媒体如此讨厌他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他们看着他,看着自己,却不喜欢他们所看到的。

我们应该关注一下《华盛顿邮报》在大选后的那个上午对剩余的读者的表态:“在最终结果尚不确定的情况下,川普对美国选举制度的公正性发起了攻击。”

是谁,到底是谁,在攻击选举制度的公正性?几个月来,《邮报》连同其他的媒体一直在吹捧希拉里‧克林顿和乔‧拜登的说法,认为川普先生只能凭借欺诈获胜,他们可以完全预料到这种欺诈,他们的党为选举后的诉讼而招募的律师军团足以证明。

当然,在这一点上媒体是完全一致的,因为像克林顿夫人和其他许多民主党人一样,他们从未承认2016年的选举是合法的。他们一如既往地用社论和报道的份量来支持民主党人的一切努力,使选举体系失去了合法性,反而称这一体系被“俄罗斯的干预”和川普胜选所破坏。

然后,在第二轮攻击中,《华盛顿邮报》于11月4日推出通栏标题:“总统选举悬而未决,川普谎称存在欺诈,并宣称胜利。”

在总统断言存在欺诈的时刻,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总统的断言是假的?此前,川普还曾指控,说他的竞选团队受到了奥巴马政府的监视,而且指控乔‧拜登作为副总统有以权谋私的腐败行为,他们也以同样的方式毫无根据地说:川普的指控是假的。

也就是说,在没有通过对证据的仔细检查的情况下,这些人全凭他们自己的所谓的“事实核查员”信口雌黄,以“斯达汉诺夫”(Stakhanovite前苏联发起的劳动竞赛)劳工的竞赛方式编造了所谓的川普先生的“虚假和误导性陈述”,加之乔‧拜登在第一场总统候选人辩论中讥讽川普,说“人人都知道你是个骗子”,这都在极大程度上控制了公众的认知。

不计后果的指控

一般来说,如果你认为,凡是媒体指责川普总统做的事情恰好是他们自己已经做了或者正在做的事情,那么你就不会错得太离谱。我发现,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对川普的欺诈指控所持的自然怀疑态度也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制约。

回顾过去的四年里,在这件事情上,我想不起任何例证,没见过任何法律、良心,或公民意识,或诚实,或原则,曾经阻止过媒体或民主党人,在很少或完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以鲁莽的和煽动性的方式,指控总统的不当行为。从撒谎到叛国,从逃税到白人至上主义,到目前为止,凡是他们认为有助于把总统宝座从他的手中撬走的指控,他们都不会犹豫。

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自动假设,或者《邮报》会假设,他们在选举舞弊方面会有任何犹豫吗?

他们鼓励非法移民违法犯罪,或者鼓励“安提法”和“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抗议者违法犯罪,那么也会鼓励选举官员违法犯罪,难道这不可能吗?

我不这么认为。不过,我确实认为,总统提出的欺诈指控可能有些依据——不是因为他提出的,而是因为媒体和民主党首先提出的。

原文Who Could Believe the Election Tainted by Fraud? The Media Coul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詹姆斯‧鲍曼(James Bowman)是伦理与公共政策中心的常驻学者,《荣誉:历史》一书的作者,《美国观众》的影评人和《新标准》的媒体评论家。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选民欺诈 谁在策划选举风暴
质问选票舞弊 川普推文遭推特删除
【名家专栏】国家耻辱 美大选取决如何计票
专家:选举存在舞弊 左派欲破坏宪法秩序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川普告别演讲 释放何信息?
【时事纵横】拜登对华政策?中共极端防疫惹怒
【重播】川普总统离任仪式 飞抵佛罗里达
【西岸观察】川普告别演讲:最好的还在前面
【重播】拜登就职美国第46任总统
【财商天下】写字楼空置二手房涨价 大陆房地产怪事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