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寻梦”系列文章之七

【敦煌寻梦】会讲故事的石窟壁画

作者:兰音
敦煌寻梦(大纪元制图)
font print 人气: 6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在塞外荒漠那片小小的绿洲上,敦煌以丝路重镇、佛教圣地的独特身份,延续着它的传奇历史与辉煌文明。特别是坐落于山谷断崖上的石窟群,穿越千百年风沙,依然用艳丽的色彩、壮观的造型,向每一位过客讲述着尘封的往事。

以莫高窟为代表的敦煌石窟艺术,从兴起之初,便达到了一个教人叹为观止的高峰。北朝时期,满室彩绘的壁画,既有庄严的佛陀,也有祥和的菩萨,既有天国的乐舞飨宴,也有俗世的人间百态。他们寂静无言,却又顾盼生辉,状如脱壁,用超越国界、语言和文字的艺术之美,将佛法娓娓道来。

在那些精美而古朴的壁画中,有一类叙事性的画作占据很大比例,包括经变画和佛教故事画。画匠们以鲜活的笔触,将深奥的佛经化作一幅幅雅俗共赏的图画,哪怕是目不识丁的凡俗之人,亦能感受佛法,通往证悟的大道。

从内容和题材上来看,这一时期的叙事性壁画以佛传、佛本生、因缘故事等题材居多,展现了佛陀舍身普救众生以及慈悲度化世人的神迹。通过一个个生动的故事,世人能够更深刻地体悟到正信的力量与佛法的威德。

割肉救鸽:尸毗王的普救宏愿

在北魏的莫高窟第254窟的北壁有一张单幅式的巨型壁画,讲述的是佛陀前世乐善好施、舍己救人的善行。古印度有一位尸毗王,心好佛法,发愿普渡众生。神明帝释天和毗首羯摩欲试炼其心志,分别变作老鹰和鸽子。老鹰紧紧追赶鸽子,一心要吃掉它,鸽子走投无路,只好逃到尸毗王处求救。

此为敦煌莫高窟的北魏第54窟的佛本生故事壁画“尸毗王本生故事”。(公有领域)

尸毗王怀救度众生之心,要保护鸽子,老鹰却说,自己吃不到鸽子也会饿死。尸毗王为救老鹰,愿意把自己的肉割下来喂食老鹰。老鹰又要求,割下来的肉必须和鸽子同样重。尸毗王一边割肉,一边让人称量。然而王肉将尽,重量仍然不如鸽子,王索性整个人坐在了秤盘上。其行其心感天动地,帝释天恢复本相,用神力恢复尸毗王的身体。

在这幅壁画中,尸毗王居于中心,左手如立掌状,右掌托起鸽子作庇佑状。他左腿盘坐,任由狰狞凶悍的屠夫割腿上的肉;右腿自然垂下,旁边王后带着两妃子下跪劝阻,抱着他的膝盖悲痛地哭泣。虽然身体上承受着极度的痛苦,尸毗王的神态却镇定自然,反映出割肉舍身的坚定信念。

画作上部偏右的一小块位置是故事的开端,老鹰追赶鸽子,从天上来到人间,引发了尸毗王援救鸽子与老鹰的行动。

此为敦煌莫高窟的北魏第54窟的佛本生故事壁画“尸毗王本生故事”中的尸毗王像。(公有领域)

画面上方,有飞天降临;画面中部,王的左侧是官员百姓,右侧是天国诸神。天上人间、神明世人,都围绕在尸毗王周身,或合十或哭泣,或作散花状,对王的行为表示感佩和赞叹,营造出可歌可泣的感人氛围。

画作右下角,表现的是尸毗王坐在秤上,愿用生命保全鸽子和老鹰的性命,因居于次要地位,王的身形更小。

这幅壁画以最重要的“割肉”情节为主,采取“异时同图法”的对称构图,把鹰逐鸽子、鸽子求救、后妃劝阻、举身坐秤、天人赞叹等其它情节布置在周边位置。欣赏顺序从画作右半部开始,自上而下大致成“C”形,接下来壁画的左右两侧共同表现天人赞叹的场景,整个故事犹如一台大戏,在恢宏的气势中收束。

整幅画面,既有突出的主体,又有完整的情节,信众在读懂故事的同时,更直观而强烈地感受到尸毗王牺牲自我的崇高品德。

九色神鹿:善恶有报,莫忘初心

敦煌石窟中,一图一景、一图多景(如“尸毗王本生故事”)的故事画,借鉴了西域佛教艺术的表现形式。此外,还有一种场景更丰富、情节更复杂、形式更宏阔的大型横幅故事画,也就是我们今天常说的“连环画”。魏晋以来,汉地也有了横幅画卷式的画作,如《女史箴图》《洛神赋图》等皆是惊世杰作。

此为敦煌莫高窟的北魏第257窟的《鹿王本生》壁画,表现的是鹿王向国王讲述溺人背信弃义的情节。(公有领域)

由于横卷式的连环画突破了单图的局限性,在展现跌宕起伏的佛教神话方面,显示出极大的优势,逐渐成为画匠们热衷的表现手法。横幅画卷也从一段式,发展成两段式、三段式,形成规模更壮大、视觉表现力更强烈的大型故事组图。

更特别的是,横卷式的故事顺序也并非单一自左而右(或许和右旋绕柱观像有关),而是表现出从两端向中心的聚合式,在画幅的中间出现故事的高潮或结局场景。最典型的要属莫高窟第257窟的“鹿王本生”故事画。释迦牟尼成佛之前,曾多次降生为圣人贤者、仁禽祥兽,积累无数善行,终于修成正果。九色鹿因其美丽的形象和仁爱的胸怀,成为流传甚广的本生故事。

九色鹿也叫鹿王,鹿角洁白如雪,皮毛有多种奇妙的颜色组成。九,不是真的有九种颜色,是丰富多样的意思,表现鹿王的神圣与美好。相传,鹿王常在恒河边饮水,与鸟兽作伴。有一天,鹿王在河边散步,见到有人溺水呼救,便奋不顾身跳到河里将人救出。溺水人跪在地上,愿作奴仆终身侍奉鹿王以表达救命之恩。鹿王谢绝了他,只希望他保守秘密不要泄露自己的行踪。

这个国家的王后有一夜梦到了九色鹿,醒来后就央求国王捕捉九色鹿,要用鹿皮做大衣、鹿角做拂柄。国王只好拿出一半的国土和财产悬赏捕捉鹿王。溺水人见利忘义,带领国王和军队来到恒河边。鹿王发现后,向国王诉说搭救告密者的经过,国王非常感动,下令任何人不得再伤害九色鹿。而告密者惨遭恶报,身上长满毒疮,口中发出恶臭;王后也因为贪欲落空,失去国王宠爱,悲愤而逝。

第257窟西壁中部的下段壁画,就用连环画的形式再现了鹿王传奇。画卷共分五个场景、八个情节:

左起是恒河边的场景,表现鹿王在河边散步时,有人落水呼救;鹿王入河驮着溺人上岸;溺人下跪谢恩,鹿王嘱咐他为自己保密。

右起是王宫的场景,王后与国王并肩而坐,要求捕捉九色鹿;溺人见到悬赏告示后,见利忘义前来告密。再往右便到了郊外,溺人带领国王和军队寻找九色鹿的踪迹。

此为敦煌莫高窟的北魏第257窟的《鹿王本生》壁画,上下两段分别是壁画左段和右段。(公有领域)

画卷中段的上部,是鹿王安然熟睡的情景,乌鸦赶来叫醒他,要他赶紧逃离;下段则是故事的高潮和结局,也占据画作最中心、最醒目的位置,鹿王与溺人相遇,向国王诉说溺人背信弃义的经过,溺人遭受恶报。

壁画的主题与“话分两头”的情节布局相对应,展现出画匠非凡的匠心以及对佛法的理解。左边是救人与慈悲,右边是占有和贪欲,善与恶两种力量从两端汇聚,在中心交锋,最终善恶有报、邪不胜正,以巧妙的形式传达出深刻的寓意。

这幅画在人物的表现方面同样细腻而传神。刻画王后,让她一条手臂搭在国王肩上,翘起一只脚,尽显妩媚风情;展现鹿王与国王相遇的场面,丰润健美的神鹿昂首挺立,自诉经历,表现出尊贵与威严的一面,国王却低眉颔首,静静聆听,表现出惭愧与关怀之情。几处细节,就将人物的性格与心理跃然于丹青之上。

五百强盗复明得救度

古印度有一个憍萨罗国,国中有五百强盗占山为王,经常拦路抢劫、滥杀无辜,切断了国家对外交流的道路。国王派出精兵强将征剿,强盗寡不敌众,激战后兵败被俘。国王审讯后对其处以酷刑,强盗都被剜去双眼放逐山野。

此为敦煌莫高窟的西魏第285窟的《五百强盗成佛因缘》壁画第一段。(公有领域)

强盗不住地痛苦哀嚎,佛陀听到后非常怜悯,施展神通将雪山香药吹进强盗眼中,使其复明。佛陀为他们讲经说法,强盗们忏悔罪过,剃度出家,隐居山林潜心修行,最终修成五百罗汉。

佛法普渡众生,教化人心、使人修成正果远比单纯的暴力惩治更有意义,这也是佛陀救度强盗的目的所在。这个荡气回肠、发人深省的佛教因缘故事,被绘制在莫高窟第285窟和第296窟的墙壁中段。

第285窟的“五百强盗成佛图”由六组画面组成。左起便是激烈的强盗与官兵的大战,官兵披铠甲、骑骏马,士气高涨,强盗以弓箭、长矛、盾牌抵御,很快败下阵来。下一个场景是强盗跪在宫殿前,经国王亲自审讯,遭受剜眼酷刑。在宫殿顶上,还有一对雄鸡相斗的点缀画,它们引颈昂首,竖毛振翼,做进攻状,烘托出国王镇压强盗的紧张气氛。

此为敦煌莫高窟的西魏第285窟的《五百强盗成佛因缘》壁画第二段。(公有领域)

接下来,强盗被驱赶至山林,他们身体残缺、衣食无着,捂着眼睛奔跑抓狂,悲观绝望地哭嚎。天空出现漩涡状暴风雨,地下潜伏着一只瘦削的饿虎,暗示了强盗们所处的凄惨无助的绝境。

佛陀听到了强盗的哀号,送来神药助强盗复明。之后佛陀亲临山谷,讲经说法,也启迪他们内心的光明佛性;强盗决定弃恶从善,皈依佛门。在“听法图”中,强盗身边出现了吃着树叶的野鹿,嘴角还有一丝微笑,以及随风摇曳的垂柳,展现出其心境的转变;佛陀面前有一方池塘,水禽浮游、莲花飘香,整体环境更变得清平祥和。

此为敦煌莫高窟的西魏第285窟的《五百强盗成佛因缘》壁画第三段。(公有领域)

最后,五百僧人在山林中禅定修行,功成圆满。整体壁画由动到静、由恶向善、由争斗归于禅定,折射出佛法归正人心、普渡众生的慈悲,堪称敦煌石窟中故事画的经典之作。

从整体构图来说,横卷式的连环故事画,多用树木、建筑物、土坡等隔开作为情节或者场景之间的“标点符号”,让整个故事连续不断而又层次分明,这种样式在隋代以前都非常盛行。@*#

点阅【敦煌寻梦】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敦煌石窟第323窟南壁东端,有一系列组图,描绘是一位高僧在皇宫正殿祈雨的场景。这名高僧就是昙延。
  • 说起中国的神传文化,人们往往想到的是如女娲补天、伏羲演八卦、仓颉造字、黄帝作乐等上古时代的神话传说。其实,五千年来,上天并不间断着给予人间启示,在神州这片土地上留下神佛的遗迹,其中,自东晋十六国起开凿的敦煌莫高窟就是一个光耀夺目的明证。
  • 飞天是佛家文化中最为优美灵动的神明形象。她们凌空翩翩起舞,演绎梵音仙乐,在彩云香花之中,留下曼妙的身影。飞天的美,就如李白咏赞仙女的诗:“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
  • 北魏正光元年的一天夜里,河西番禾县的望御山谷的上空,狂风暴雨大作。忽然,一道雷电凌空劈下,地动山摇,崖壁开裂,显露出一块丈八高的巨石。巨石的形态仿佛一位张开双臂、迈步行走的巨人,只是缺失了头部。
  • 2020年4⽉,时为哈佛⼤学访问学者的陈海涛先⽣在媒体上以实名郑重发表了退党宣⾔,退出中共所属的⼀切组织。⽽后,⾯对中共在国际国内的⼀系列暴⾏,从事艺术史研究的陈海涛⼜在媒体上撰⽂多篇,并参与网路集会发⾔,从历史与⼈⽂的⻆度抨击中共的暴政,将中共政权的特征概括为“嗜⾎拜⾦”,呼吁⼈们认清中共的邪恶,协⼒瓦解中共。在接受新唐⼈与⼤纪元采访时,陈海涛谈到了他觉醒的⼼路历程。
  • 敦煌石窟,既是中华佛教圣地,也是一座深藏于大漠的艺术博物馆。历史上许多艺术大师的真迹早已失传,而那仅见于文字记录的风华,都能在这里找到鲜活的踪影。
  • 敦煌莫高窟,是中华四大石窟之一,也是历史上的一大文明奇迹。历经千年营造,莫高窟形成了洞窟735个、壁画4.5万平方米、彩塑2415尊的文化艺术建筑群,更是一座壮丽无比、辉煌无双的佛国世界。
  • 大漠长河之上,汉唐军威雄风远播,有关它的传说从未停止。敦煌石窟中琳琅满目的艺术瑰宝,仍在默默诉说着一千多年前的壮志豪情。那是莫高窟第156窟的一幅长达8米的壁画,展现了一幕将军出巡的盛景。
  • 唐朝佛教盛传,相较前朝又有时代的特点。比如唐人崇信大乘佛教,宗派众多,有净土宗、密宗、天台宗、华严宗、禅宗等,其中以净土宗最为流行。人们向往的,是佛经中描绘的极乐世界,那里没有战争、灾害、贫穷、疾病诸般苦难,只有欢歌笑语的太平盛世。这种风潮同样反映在石窟的变化上。
  • “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不见盛唐长安城,不知中华盛世之顶峰;不见唐朝绘塑艺术,不知敦煌石窟造像之精华。唐朝是中华古代最繁华昌盛的时代,敦煌的佛教艺术经过两百多年的酝酿和积淀,也在这时大放异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