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下世度劫 有缘人得窥仙境

文/周晓辉
大概在三更天时分,走了几百里路后,他们来到了一座大山上。示意图。 (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8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唐朝宣宗大中初年,河南南阳一个名叫张茂实的官员,偶然到洛中办事,因为家中需要,便在南市雇用了一个仆人。仆人姓王名夐(xiòng),年约四十多,张茂实每月给他的工钱是五百钱。

王夐干活勤快、麻利,而且做事诚心诚意,从不藏私。如果有可做之事,不待主人吩咐就主动干了。因此,张茂实非常器重他,还给他改名叫“大历”,并打算将他的工钱涨一倍。可是没想到的是,王夐却坚决推辞。张茂实全家由此愈加珍视他。

如此过了五年。一天,王夐来向张茂实辞行。他说:“我本居住在山中,家业不菲。因为遇上劫难,必须通过佣作来消减,所以我并非是因为缺钱而当仆人的。现在劫难已过,所以打算归家,特来向你告辞。”张茂实虽不明白他话中之意,却也没有强留,任其离去。

傍晚临行前,王夐为了“感君恩宥”,问张茂实是否乐意去自己家中一游。张茂实自然是很开心,但不想让家人知晓,便问是否可行。王夐道:“这并不难。”说罢,截了一支几尺长的竹杖,在上边画上符,让张茂实拄着它进到屋里,然后假称肚子疼,让左右人等全去取药。等他们离去后,悄悄把竹杖放在被子中,抽身出来就行了。这应该是道家的障眼之法。

张茂实依言而行后,与王夐离去。两人南行一里多地后,看见有一名童子牵着一只青麒麟、两只红色斑纹的老虎,在道旁等候。张茂实吓了一大跳,就想避开,王夐却说无妨。

等到了童子跟前,王夐骑上了青麒麟,让张茂实和童子各骑一只老虎。起先,张茂实畏惧不敢靠近老虎,王夐告诉他自己在身旁,不必害怕,还道:“此物是人间少有,但试乘之。”张茂实这才壮着胆子,骑到了老虎的背上,感觉说不出的稳当。

元 黄公望《元黄公望作傲僧巨然谿山暖翠图卷》。(公有领域)
一行三人骑着青麒麟和老虎,转瞬间跨越了沟壑和高山。图为元 黄公望《元黄公望作傲僧巨然谿山暖翠图卷》。(公有领域)

一行三人骑着青麒麟和老虎,上了仙掌峰,转瞬间跨越了沟壑和高山,张茂实没有感到一丝的险峻。

大概在三更天时分,走了几百里路后,他们来到了一座大山上。但见山中物华鲜媚,松石可爱,楼台宫观,不是人世间所能拥有的。他们来到一座华丽的宫殿大门前,还未等叫门,就有门人作揖,还有数百名身着紫衣的官吏站在两侧敬拜。

等到进入宫殿大堂,但见数十名穿着青衣、容貌和服饰非比寻常之女子,各执乐器上前行礼。王夐便在此宴请张茂实。宴罢,王夐前去更衣,等他回来落座后,张茂实惊诧万分,因此此时的他衣裳冠冕,仪貌堂堂,仙风飘飘。原来,王夐正是这仙府的主人。

看着眼前人世间不曾有的鲜亮的窗户、宫廷、屏帏茵褥,欣赏着闻所未闻的歌舞音乐,张茂实情意高逸,欢乐无比,顿觉远离了尘俗之事。

王夐告诉张茂实:“此乃仙居,不是世人所能到的地方。因为我与君有宿缘,君有可以到此一次的缘分,所以我们才有逃厄之遇。然而仙俗之路不同,尘俗者和静修之人难以混杂,君回去后可修养慕道之心,历经三五劫后,当复相见。我现在尘缘将尽,名字已经登上了上界,太清真人已召我入小有洞天,示以九天之乐,复令下指生死海波。”

王夐继续道:“想想修行之路,欢乐虽然难以寻求,痛苦却也容易去除。就好像堆一座小山,掬土山就增高,不掬山就停止。登高之人,不是上难下易吗?我修行历经了六七劫,乃证此果。往日的形骸,已堆积如山,而我一心一意修道,转眼已过一世。希望与君勉之。”

山中物华鲜媚,松石可爱,楼台宫观,不是人世间所能拥有的。图为唐 李昭道 《宫殿图页》。 (公有领域)

在仙府逗留了一段时间后,王夐赠给张茂实百镒黄金,并让他乘着麒麟,由仙童牵引,而自己步行送他回家。此时的王夐自然是运用功能,与麒麟并驾而行。

到了张茂实家,他的家人正环绕在他的身体旁哭泣。张茂实把金子投到井中,王夐则抽去竹杖,将茂实悄悄送进被子中,并对他说:“我当至蓬莱仙境去拜谒大仙。明早莲花峰上,有彩云车飞去,那就是我的车驾。”说罢离去。

此时躺在床上的张茂实突然发出了呻吟声,家人惊异地问他怎么了,他没有告诉他们仙府的经历,而是说:“我刚刚肚子疼时,忽然听见好像有人召唤我,遂就如同死了一般,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了。”

家人告诉他,取药回来,叫他却不应,这样已经过去七天了,唯有心口还是温热的,所以没有装殓。

第二天一大早,张茂实就去了莲花峰,果然看见了彩云。自此,他弃官游历名山。后来回家后,把井中的金子取出给了家人,再度出行游历,后不知所踪,大概他再遇王夐,也修道成仙了吧。@*#

参考资料:唐《续玄怪录》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僧不信孙悟空打的是白骨精,结果是孙悟空被赶走,唐僧被碗子山波月洞的黄袍妖怪捉去。而唐僧,毕竟是有使命在身的高德圣僧,打死白骨精后,其实,他已走出了死尸关,他的身体在某一层次中已不是肉身凡胎了。
  • 薛尊师,名字不详,唐朝人,家世尊荣显赫。武则天末年,薛尊师和几个兄弟都做了官,俸禄达到二千石,当时他是阳翟县(今河南省禹州市)令。然而没过几年,他的兄弟们相继亡故、没落。目睹盛衰更迭、人事变迁,薛尊师深感心灰意冷,转而虔心向道。他辞了官职,离妻别子,决定到山里去学道。
  • 在基督教还未出现之前,西方社会就一直相信有轮回的存在。比如,古希腊先哲柏拉图在《理想国》卷十曾记载,勇士厄洛斯讲述了灵魂受审及再生的详情。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则认为灵魂在不同的物种中轮回转生,直到最后得以净化,从而摆脱生死轮回。古罗马史诗《埃涅阿斯纪》也秉持同样观点,诗人维吉尔详细介绍了特洛伊战争后,在冥界的乐土,一些人将会转生成罗马伟人的情形。
  • 唐代宗年间,广陵江阳(今属江苏扬州)有个人叫李钰,他的家族世代居住在城里,做收购粮食的生意。李钰为人非常端正严谨,不同于一般人。他十五岁时,父亲转行做其它事,把粮食生意交给李钰来做。有人来买卖粮食,李钰就把称重用的升和斗交给人家,让他们自己称。他也不计较时价高低,一斗只赚两文钱,用以资助父母。就这样过了很久,他家始终丰衣足食。
  • 太真夫人,名婉,字罗敷,是王母的小女儿。她的儿子在做天官期间,本该负责纠察天曹的错失,但他年少贪玩,委任的官员又不务正业,因此遭到弹劾,以不理政事的过错被降级,转而主理东岳事务。太真夫人于是到东岳看望儿子,勉励他从今往后勤恳做事,将功补过。
  • 公元290年,晋武帝驾崩,其子司马衷即位,是为晋惠帝。晋惠帝无法解决其所面临的政治难题,并最终导致“八王之乱”。在长达十六年的“八王之乱”中,战争波及了整个北方地区,许多大城市毁于战火,无数百姓失去生命,经济自然也遭到了重创。北方崛起的少数民族趁机起兵,进入中原地区夺取地盘。
  • 法师甘道夫降临中土后,带来众神的恩典——绿宝石“埃莱萨”。这块宝石封存着太阳的光芒,它可以使凋萎枯败焕然一新,恢复如初。谁佩戴它,谁就拥有治愈的力量,能够治愈万物的创伤。“埃莱萨”的回归,为人类日渐衰落、消亡的命运带来了希望。但谁能承担起这份希望?
  • 新世纪影视基地于2017年5月份在北美成立,其宗旨是秉承“真、善、忍”核心价值,以纯正美好的影视艺术形式,唤醒世人本性的归真,弘扬和再现神传文化。其出品的《归途》从公映至今,已经获得51个国际电影节的奖项,除了获得最佳故事片奖,还获得过最佳导演、最佳艺术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辑等单项奖项。
  • 新世纪影视基地于2017年5月份在北美成立,其宗旨是秉承“真、善、忍”核心价值, 以纯正美好的影视艺术形式,唤醒世人本性的归真,弘扬和再现神传文化。其出品的《归途》从公映至今,已经获得51个国际电影节的奖项,除了获得最佳故事片奖,还获得过最佳导演、最佳艺术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辑等单项奖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