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省市民举报贪污入冤狱 遭狱方殴打致瘫痪

人气 359

【大纪元2020年12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胡元真采访报导)黑龙江海伦市居民刘振杰因实名举报村组干部贪污,遭当地公检法勾结报复,以“寻衅滋事”罪关押两次,后被枉法判刑4年11个月。刘振杰在黑龙江北安监狱关押期间,被监狱长殴打致腰部以下瘫痪。他表示,要用生命冲破黑龙江司法系统的黑暗。

2019年10月23日,刘振杰出狱至今行动只能坐在轮椅上。他痛苦地表示,“我入狱的时候是健康的身体,在服刑期间被多次殴打、虐待,最后身体瘫痪。到现在那些人都没有受到惩处,监管部门没有被追责。”

据悉,北安监狱位于黑龙江省北安市,是关押15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罪犯的高等级戒备监狱。

贪腐严重 脱贫都是谎言

据刘振杰忆述,2009年,他曾经实名举报黑龙江省海伦市东林乡连山村村组干部贪污,村长张跃国、村书记张志才霸占老百姓土地;贪污粮食补偿款、独生子女费等;拨下来的饮用水款项被贪污,农户至今都在饮用有害的浅水井水。

他透露,“(村组干部)仅贪污独生子女费这一项,就至少500多万元。谁上访就霸占谁家土地,村里4000多亩土地,都被村干部霸占了。国家的各类补贴,都被村干部贪污。有全体村民签字按红手印为证。”

黑龙江省海伦市连山村村民联名控告村组干部。(受访人提供)

“我弟弟家的孩子,17岁了,一直不给独生子女费,独生子女 证都在他们(村干部)手里。这个现象在全村、全乡,甚至海伦全市都是这样。我去找了,这就是我找的下场。我举报了十多年,现在瘫痪。”刘振杰说,“我们村村民叫阚中霞,买的五荒地,村干部把地给骗走后卖掉,她不服去告状,到中院都是原判,到省高院没等官司打完,人就气死了。”

当地买官卖官现象严重,刘振杰透露,“东林乡武装部副部长的位置卖三万元。此事东林乡大小干部以及老百姓都知道。”

“所谓‘脱贫’,全靠数字,报上去就‘脱贫’了。很多人家两个孩子,很多都是一个孩子必须辍学,只能送一个孩子上学。一口人得3.5亩地,怎么活?怎么生存?中国的粮食价格就在这摆着呢,再打粮食,又能赚多少钱?”他说。

被报复入冤狱 牢中被狱长打瘫痪

刘振杰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他在狱中遭迫害致瘫的遭遇,2017年10月21日,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长带检查团到北安监狱检查时,刘振杰向他举报他在狱中受虐待和酷刑情况,遭时任副狱长的李洪奎当着检查团的面前将其打伤,导致瘫痪。

同年10月23日,刘振杰向时任检察院驻北安监狱检察室主任、北安监狱医院院长张彦申诉,他们置之不理。第二天,他再次被送入小号关禁闭。10月26日,北安监狱才把他送到北安市医院治疗。仅过了4天,他就被押回监狱关押,这样在狱中支撑了两年,差点死了。

2019年10月23日,刘振杰刑满出狱,已经瘫痪的他被狱方让人拖着,扔到监狱门外的马路边,后又被监狱派人拖回,时任副狱长郑某某同他谈打瘫的赔偿问题。

同年10月28日,北安监狱派人将刘送至哈尔滨,由司法鉴定中心做鉴定。此时的刘振杰已经20多天没有进食,瘦到体重只剩90斤,被收治住院治疗,后因没钱被医院赶出,由家人拉回海伦医院救治。刘振杰被释放的时候,没有拿到任何释放证明。

监狱长畏罪自杀 对外称心脏病去世

判刑的犯人会被卖到北安监狱。刘振杰说,“海伦看守所往北安监狱送犯人都会收钱,我们身上没纹身的就会贵一点,1000多块钱一个人,有纹身的就会便宜点。因为在监狱服刑,会给监狱创收。”

他透露,2019年11月27日,打我的监狱长已经畏罪自杀了。中共对外宣称,黑龙江省北安监狱党委委员、副监狱长、中共党员李洪奎在监管区值班室,因心脏病突发离世,年仅49岁。

2013年5月,李洪奎任黑龙江省北安监狱党委委员、工会主席。2016年1月,任北安监狱副监狱长,分管监管改造工作。2019年10月28日,分管刑罚执行和劳动管理工作。他获得多次“劳模”和“先进个人”等称号。

刘振杰表示,李洪奎在监狱自办养鸡场,利用劳改犯人无偿为其工作。北安监狱十四监区的警察还贩卖毒品,高价卖给狱中的犯人。监狱的卖菜车、小灶子、超市都是个人承包的。超市是黑龙江省劳改局官员的亲戚承包的,500克的白酒100块钱一袋,黄瓜一根5块钱,一根大葱5块钱,一个苹果5块钱。

在监狱中,分监区,有做服装的监区,电焊工的监区,有编汽车坐垫的监区。自杀的犯人很多,因为受不了虐待。“北监使用辣椒水、铁凳子、电警棍等刑具,酷刑折磨死犯人。曾经把一名叫唐宝军的犯人打完后,锁在铁凳子上,半夜人死了。2019年上半年,又打死了一名新犯人,没往上级报,压下来了。”刘振杰透露,“北安监狱还关押着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

百姓打官司难 律师要听从法院

刘振杰表示,“中国的法律在我们黑龙江省就是‘黑’的!我请律师,律师在政府官员的压力下,只能不了了之。律师在中国、在黑龙江也不好使,没用,不采纳就完了。”

“2009年到现在的公安局案卷,没有我一个签字或手印,都是他们自导自演的,随便乱判。我要求省高院公开庭审现场,面向社会,搞社会听证。现在它不敢公开,因为它们一而再再而三的犯法,就是保护贪污犯,不敢公开。”他说。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充当涉黑保护伞 黑龙江公安厅厅官被处分
当黑帮保护伞 黑龙江网信办前副主任被双开
黑龙江贪腐窝案 “好警察”是黑社会保护伞
涉黑及淫乱 黑龙江黑河前公安副局长被双开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打靶辽宁号 美日再围观 中共突放软
【时事纵横】英加回击大外宣 温家宝讽习遭禁?
【新闻看点】美日舍5G抢攻6G 联澳建海底电缆
【重播】美前情报总监:中共为何是头号威胁
【秦鹏直播】美日法英德史上首次军演 目标是谁
【财商天下】中国庞氏骗局 贾跃亭的乐视帝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