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到头终有报 不是不报 时候未到

文/刘晓
古人有言:理有施报,出于自然。作善得善,作恶得恶,亦犹形之必有影也。信哉!(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6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古往今来,善恶之报虽有早晚,但从不缺席,只不过不信神之人不愿相信罢了。史籍上关于善恶有报的实例并不少,其目的当然是劝诫世人要为善,否则行恶者、害人者最终害的是自身。

晋朝皇帝饶太守命 天不饶

羊聃,是东晋时的庐江太守,他为人刚硬粗暴,并且依仗自己是皇亲国戚,肆意妄为,睚眦必报,甚至动辄对他人加以刑戮。

后来,实在是民怨太大,征西大将军庾亮将其抓捕,并用囚车将他押送回都城。右司马上奏说羊聃杀了郡里的大将官吏以及老百姓简良等二百九十多人、降职流放了一百多人,应当判处死刑,但依照“八议”可以减轻处罚。

晋成帝看了奏疏后大怒,下诏说:“此事古今所未有。此而可忍,孰不可忍!何八议之有?下狱赐死。”

琅琊孝王司马裒的妃子山氏,是羊聃的外甥女,也苦苦替羊聃求情。成帝是左右为难。

最终,司徒王导上奏说,羊聃虽然罪不容恕,应当施以重法,但是山太妃因为忧伤患了重病,而陛下曾蒙受太妃的恩情,可以饶羊聃一命。

于是成帝下诏说:“山太妃只有这一个舅舅,哀求已到了吐血的地步,忧虑深重。朕自幼艰辛,幸得太妃抚育,犹如亲生母亲般慈爱。如果太妃不能承受失去舅舅的痛苦而出了意外,朕也没有颜面自处。因此赦免羊聃死罪,来安慰太妃抚养的大恩。”遂只将羊聃贬为平民。

没过多久,羊聃就患上了重病,病中常常见到死去的简良等人对他说:“冤屈是不可以忍受的,如今来取你到黄泉。”很快,羊聃就死了。

没过多久,羊聃就患上了重病,病中常常见到死去的简良等人对他说:“冤屈是不可以忍受的,如今来取你到黄泉。”图为宋 陆忠渊《五七阎罗大王图》。(公有领域)

唐都督死前被索命

唐朝洛州都督、酂国公窦轨,是唐高祖李渊的皇后的叔伯哥哥。他个性刚严好杀。在做益州行台仆射时,杀死了不少将士,还曾害死行台尚书韦云起。

贞观二年,窦轨在洛州染上重病。一天,他在迷迷糊糊中对左右说:“刚才有人给我送瓜来。”左右侍从告诉他,冬天里是没有瓜的。窦轨不相信,道:“送的是一盘好瓜,你们为什么说没有呢?”

不一会儿,他惊恐地喊道:“不是瓜,都是人头。这是要我偿命来了”。随后又对侍从说:“扶我起来,我要见韦尚书。”说完就死了。

唐酷吏周兴“多行不义必自毙”

武则天时期,酷吏周兴等常常故意罗织罪名,罔杀无辜。比如唐朝左使江融,为人正直不阿,在扬州徐敬业起兵勤王、讨伐武后时,被周兴陷害入狱,并被判处死刑。

在临刑前,江融请周兴上报自己要面见皇上奏事,周兴道:“你已是囚犯,如何能上奏?”江融怒斥道:“我无罪却枉死,死了都不会放过你。”

在行刑者将江融斩首后,其尸体突然站立起来,蹒跚地走了十多步。行刑者将尸体踢倒,但其仍坚持坐起来,如此三次才断气,其愤怒已不是一般可言。过了没多久,周兴就被下狱,后在流放中被仇家杀死了。

在周兴死之前,另一名酷吏来俊臣奉旨查办周兴。他先是请周兴吃饭,在席间问周兴:“如果有囚犯不肯认罪,你有什么办法吗?”周兴给他出了个主意,即取来一口大瓮,然后在四面烧上炭火烤,等烧热后,让犯人进入瓮里,如此什么话都会说了。

听罢,来俊臣命人在院子中照此烧大瓮,随后起身对周兴说:“宫内有人状告老兄,我奉旨调查,请兄入此瓮吧。”周兴吓得魂飞魄散,马上招认了自己的罪行。其后,他被判处死刑,后被流放到偏远荒芜的岭南。被他害死、牵连的很多人家,流放岭南的很多。周兴到岭南没多长时间就被杀死了。这正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武则天时期,酷吏周兴等常常故意罗织罪名,罔杀无辜。(fotolia)

闽国宠臣改装囚车 终作茧自缚

五代十国时南方有个小国叫闽国,薛文杰起初只是个中军使,后来因为帮助追求奢侈的国君王延钧敛财,成为宠臣,被提拔为国计使,继续为皇帝聚敛财物。

他敛财的主要方式是秘密收集富人的犯罪证据,再逮捕他们并没收他们的财富。他还推荐了巫师徐彦和盛韬,让前者到宫中捉鬼,并让王延钧向盛韬询问,他身边哪些是“邪恶”的官员。

王延钧对薛文杰是愈加信任,又将其任命为内枢密使,并听从他的建议削减宗室力量,导致王延钧的侄子王继图被激怒而打算谋反,被发现后,王继图等一千多人被处死。

薛文杰平素与内枢密使吴英关系有隙。一天,吴英生病,薛文杰前去探望,对他说:“因为你生病,陛下打算撤换你,但是我跟陛下说你只是头痛,很快就会好。所以如果陛下派使者来,你只要说只是头痛就好。”吴英信以为真,就同意了。

第二天,薛文杰让盛韬告诉王延钧,说他看到北庙崇顺王认定吴英犯下叛国罪,为了惩罚他,就用金锤将铜钉钉到他的大脑中。当王延钧把这些话告诉薛文杰时,薛文杰故作不知,反而说:“不可信。最好派使者问一下吴英。”

于是,王延钧派人去探视吴英,吴英果然说自己头疼。王延钧因此对盛韬所言深信不疑,马上逮捕了吴英,并允许薛文杰和狱吏对他实施酷刑。承受不住酷刑的吴英被迫承认了谋反罪,他和妻子、孩子全被处决。吴英素得军心,他的冤死让军中许多人对薛文杰切齿痛恨。

不久后,吴国进攻建州,王延钧派出上军使张彦柔和弟弟骠骑大将军王延宗指挥军队前去解救。军队行进途中,突然拒绝前进,并提出如果不把薛文杰交出来,就不会前去打仗。

王延钧和朝中诸大臣听说后,深感震惊,薛文杰试图说服皇帝不要屈服,但太后哭着对王延钧说:“薛文杰滥用国家权力伤害无辜,国家上下都早已恨透了他。现在,吴军已深入我们的领土,士兵们却拒绝赴战场。一旦亡国,留他还有什么用?”

最终,没有办法的王延钧用囚车将薛文杰押往军中。早前,薛文杰见囚车里的人可以活动,且锁不住身材矮小的人,就建议对囚车进行改装,在脖子处设置倒刺,结果自己却是第一个进入了这样改装后的囚车。

在押送薛文杰的途中,人们纷纷向他投掷石块和砖头,足见人们有多么恨他。等他被押到军中,将士们迅速将他杀死,并分而食之。

在闽军逼退吴军后,王延钧也只得承认薛文杰罪有应得,并将薛文杰的党羽盛韬等处死了。

古人有言:理有施报,出于自然。作善得善,作恶得恶,亦犹形之必有影也。信哉!@*#

参考资料:

《玉堂闲话》
《朝野佥载》
《太平广记》
《十国春秋》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古人留下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之语,从来就不是妄言。行善者、行恶者,报应或随之而至,或延后一段时间,乃至来世,但却从不爽约,只为让世人知晓天理昭昭、神目如电,人因此需敬天畏地,修己正心。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本篇再说几个。
  • 唐朝武德年间,都城长安有一个叫苏仁钦的富翁,他的父亲为富不仁,死后在阴间吃尽了苦头。苏仁钦与他的父亲一样,仗着钱多,过着极为奢侈的生活,而且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恣意宰杀猪羊,烧煮熏炙小动物。
  • 人世间的生死富贵,绝没有偶然的,或是由前世所积德行决定,或是来自祖辈父辈的的广积阴德。唐朝代宗大历年间有一位叫杨旬的人,任夔州(今四川境内)掌管刑狱的推司官。他笃信佛法,每日诵读佛经,平日为人正直清廉,乐善好施,其所积累的阴德感动了上苍。
  • 闪电
    儒学大家孟子曾说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之端也。”什么是恻隐之心?即看到遭受灾祸或不幸的人产生同情之心,同情心是“仁爱”的肇始,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如果一个人连基本的同情之心都没有,比如看到弃婴不仅置之不顾,甚至为了利益而泯灭天良,上天能容忍吗?在善恶有报的天理衡量之下,这样的人通常的报应会立竿见影地显现。
  • 清朝官场奇闻中,有的官员携带前世记忆,记得轮回转世的细节,有的官员临死前知道未来的去向。除此之外,发生在官场上的索命奇闻,在清人文集中留下斐然一页。在浑浑噩噩的世界,代代相传的故事,在不同的时间点跃入世人的视野,静静地诉说着警世的意义。
  • 清代《了凡四训》中说,积阳善者因得到世人的称赞而享有盛名,而积阴德者上天会赐予福报,或回报在积阴德者自身,或回报在其后人身上。所以“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的说法是非常有道理的。古籍中有不少积阴德得福报的故事。
  • 清朝一代名臣汪守和(1764—1836),江西乐平县人,在乾隆年间就中了举人,曾任新喻(今新余)县教谕。嘉庆元年(1796年),他赴京参加恩科考试,殿试被钦点一甲二名(榜眼)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在嘉庆和道光年间,先后出任同考官、起居注官、奉天府丞兼奉天学政、浙江学政、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礼部尚书、工部尚书等职。
  • 人的命运、生死、福禄、姻缘皆有定数,此话不虚。不过,人的命运还是可以改变的,或因行善,或因行恶。行善可以延长寿命、得福禄、来世得福报,行恶则会使寿命缩短、福禄不再。明朝袁了凡写的《了凡四训》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 老子云:“人行阳德,人自报之;行阴德,鬼神善之。”唐代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说,“所以医人不得恃己所长专心经略财物,但作救苦之心,于冥运道中,自感多福者耳。”
  • 古人守信讲义。关于信义,古人留下了许多至理名言,如“与朋友交,言而有信”“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以信接人,天下信之;不以信接人,妻子疑之”“有所许诺,纤毫必偿;有所期约,时刻不易”等等。古籍中有关坚守信义的故事数不胜数,包括本文中的主人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