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74)

作者:老膑逊
Heaven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

在农村,地主和农民的关系一直很好,不仅没有仇恨,反而得到农民普遍尊敬,他们称地主为东家先生,有事愿意请他们帮助,如农民遇生老病死等困难向他借钱,缴不起租要求缓缴少缴,私人或村与村之间的纠纷冲突等……都可以请他们帮助,因此他们在农村中起的积极作用应予肯定。

共产党为什么要诬陷地主为“残酷压迫剥削农民,是压在农民头上的一座大山”,这是中共有意在农民和地主中制造仇恨,便于它驱使有些愚昧的农民去抢地主的土地,分他们的财产,霸占他们的妻室女儿,胁迫农民把他们打死或折磨死,以达到让农民跟它一起叛乱,夺取国民党政权的卑鄙目的。

几十年来,共产党在农村开展的“打土豪分田地”或土改运动,真正的目的不是看农民穷、可怜,要劫富济贫,要救济他们。而是一,他们要把共产党干的杀人放火抢劫奸淫等罪恶勾当,挂着农民大众的招牌,使他们成为共产党杀人放火抢劫的共犯。二,共产党要用这些地主财产的小恩小惠,以后以保卫胜利成果诱骗农民、把他们捆绑在共产党打江山、夺国民党政权的战车上、逼着他们上战场,打人海战、送死。三,要用地主的头杀鸡儆猴,在社会上制造恐怖,让人民都怕他。

更可恶的是共产党要把地主做成永远的反面教员,子子孙孙传下去。从井冈山的打土豪开始,中共一直教唆农村地痞流氓无赖,用最残忍的手段杀害地主。但未杀前还要先勒索他们的金钱,等到敲诈净尽才加以屠杀,为了斩草除根,他们连家人襁褓婴孩都杀,真是丧尽天良。

共产党的土改目的不是要让农民耕者有其田,而是要用变戏法的手段,把农民手中的土地,抢成共产党所有(所谓集体所有),便于今后高价出售,兜进自已腰包。

而在台湾的土改是由蒋介石依法有序地进行,没有死过一个人,做到了地主和农民双赢,推动了农业生产和工商业的发展。现在的台湾农村一个农民家庭积累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竟超过在中共统治下的大学教授。

共产党的土改是一次大杀戮,全国共有好几百万无辜的地主被杀害,真是血流成河,惨不忍睹。土改的结果是生产力受到严重破坏,几千万人被饿死,因为地主富农是农业生产力的主导力量,打击了他们就是打击了农业生产力。下面列举中共在历次的土改中杀害无辜的事例:

山西一个37户的郝家村,土改时打死和逼迫得自杀的就有好几个勤劳富实的地主和富农,而且把全家都扫地出门。该村有二条牛,分给八家无赖,每家一条腿,拉回去才几天就死了。

47年5月刘少奇、朱德在河北平山土改复查,几天内就打死了300多人。

47年10月康生,陈伯达等派到晋绥分局的崞县,47年底又派康生、饶漱石同王力等到山东,在山东惠民县等地进行土改试点和土改复查。他们不仅对地主、富农,而且对正确执行土改政策的干部进行残酷斗争和杀害。

康生等在山西、山东的土改试点,每天用残酷的斗争手段打死很多无辜的人,在山西崞县和山东惠民县开的土改斗争会中,一天就要打死好几十人,在共管区的土改中,不仅没收土地,还要大挖他们的祖坟。为了逼出他们的浮财底财——银元首饰,对他们实行各种各样的酷刑。

第一种酷刑叫“磨地”,开斗争会前,在会场的一块地面上撒上有棱有角的炉渣、玻璃碎片,斗争会上让他赤着脚,拖着他在上面跑。如他不说,就把上身衣服脱光推倒在地,二个人拉着他脚,在玻璃碎片上正面拖和反面拖,拖得他浑身是血,家里有钱财的就不得不招,没有有钱财的就只好任意乱招。

第二种酷刑叫“圪针柜”,把脱光衣服的被斗人扔进抽去中间档板,底上撒满酸枣树圪针的衣柜,盖上盖子来回摇晃。被斗人在柜中从头晃到脚,痛得他死去活来,只得把藏钱的地方说出来。

第三种酷刑叫“扔四方墩”,三丈来高,对死活不说的被斗者押上四方墩往下推,如摔不死再反复往下摔。

有个地主没有立即死去,被组织前去接受教育的小学生用锥子、剪刀、小刀、铁钉,一下下地在壮汉身上戮眼、掏洞、割肉,再往伤疤上糊泥巴。还有一个学生剪下了那人的二朵耳廓,但那个壮汉的唯一罪恶是他的祖父曾雇过一个长工。

47年6月,在东北松江省宾县全县斗争了106,050人,占全县人口36%。全县11个区,错斗中农1,007户,错斗贫农174户,总计死亡了627人,其中打杀死493人,打后自杀50人,打后冻饿死84人(妇女64人、青年20人)。

据48年河北平谷县峪口地区记载,该地区滥打滥杀酷刑逼供严重,有72人被打死或自杀。

在土改中,各地都成立了人民法庭,似乎杀害斗争地主等都是依法办事的,但人民法庭是怎样审判的呢?

他们在人山人海群众(很多是来看热闹的)参加的斗争控诉会上,土改工作团的人问:“贫雇农兄弟们,大家说这个人该怎么办?”只要下面有一个人说打死他,包括地主富农和那些脾气不好得罪了人被扣上搞“和平土改”包庇“坏人”的干部,当场就被各种方式活活打死。

当群众下不了手,他们就命民兵用抢崩了。而被打死和枪毙的一律不准收尸,谁要收尸,谁就要以狗腿子受到比地主还严厉的斗争。所以斗争会后一个个被扒光了衣服,光溜溜的死尸被扔在地野,老远就能看见一群狗围着死尸争抢。

那么49年后江南的土改又怎么样?据记载:

广东一老人,仅有先人留下六亩田,被划为地主,工作队把他抓去,令他交出黄金白银外币。他交不出,就令他给香港的儿子写信要钱。因汇到的港币只有200元,结果老人被活活打死。

广东恩平县石潭村郑家宰夫妇,在国外打工的儿子节衣缩食寄钱回家,他父母买了几亩田。土改时说他们是地主,田地房屋一倂没收,还逼他们写信给儿子,要他寄回3,000元。夫妇二人被逼得走投无路,一起自缢身亡。

北大学生在江西参加中南土改12团,在江西一个村子划出8个地主,一位副县长到村子开群众大会,将地主全部枪决。

广东梅县一个叫陈淀的绅士,他多次帮助掩护过的共产党人副市长张文,土改定他为工商地主。他跑到广州找副市长土改委员张文求救,张文向上级说明陈淀的情况,但陈淀返乡后还是被处死。

广东有个乡,额定要镇压18名不法地主,杀了16人,尚缺二人,后来他们就用矮子中拔长子凑数,抓了二人枪毙完成上级指定任务。而其中一位死者的弟弟被关在看守所,他闻信吐血而死,其妻闻夫死讯自缢身亡,其母被扫地出门,死于乞讨途中。

中共土改时欺骗农民说,只要消灭了地主阶级,农民就能翻身当家作主人,可以享受社会主义幸福生活了。而现实是农村经过土改后,恰恰是农民走入地狱的开始。

51年江青在武昌搞土改,生活比农民阔气千百倍,乡里贫农团长王传道患风寒发高烧,江青不让她的私人医生给他看病,任他死去。乡里没收地主的棺材,江青不肯让给贫农团长王传道用,却将棺材作价25担谷。王家没钱,工作组只好找些破木板收殓王传道死尸。

江青只是一个人,而大量的共产党干部却都是这样的人。过去农民在一个乡只要养3个人。现在一个村靠农民养活吃白饭的村干部就有20~30人之多,此类人员全国估计有3,000多万。

60年一位警卫员对彭德怀说,下边的干部如此之多,他们比地主保长还凶,这日子叫人民怎么过?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这群失群离散、远离亲人的右派在荒无人烟的北大荒,忍受着精神肉体上的折磨,现在又受饥饿的煎熬,90%的人都患上浮肿病,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但农场当局还要用欺压手段,逼迫他们出工干活,给患严重浮肿者只是开点麸皮米糠豆渣一类所谓营养品而已。
  • Heaven
    农场当局用连压带骗等方法让难右白天干活,到了晚上还要挑灯夜战,三个月后,农场用难右们的鲜血和生命,在不给任何报酬下,筑起一条10里长的水渠,他们用卡车敲锣打鼓到总场报喜领赏去了。
  • Heaven
    北大荒的气温急剧降到零下20度,四壁潮湿而室内只生着一只小火炉,室内温度在后半夜骤降到零下10度左右。这群书生平时缺乏锻炼、体质差,而农场天天供应难右吃的只有窝窝头和只有一点油花的白菜汤,因此严重缺乏营养。
  • Heaven
    共产党不仅用群众斗群众的方法,叫他们对设定的“敌人”进行残酷斗争,而且还要叫他们互斗,自相残杀。一些知识界的败类过去一直当毛共的鹰犬,以左派整人者自居,在文革中得到了报应。
  • Heaven
    他要用权谋,有计划的摧毁知识分子的灵魂、人格、自信、尊严,和社会普遍对这一群体的尊敬。建政不久,他就借批判武训,对知识分子进行所谓思想改造,其实质是打压陷害和折磨知识分子。
  • Heaven
    为什么共产党一得政权,就要把屠刀指向自已同胞,大开杀戮,像苏俄东欧朝越柬等那样,其根本原因是因为共产党信奉马列主义、阶级斗争。
  • Heaven
    钱明丽珍想起战火纷飞在前线和敌后的战斗年代,自已用头颅和鲜血换来的新中国,竟是中国人民和自已的一个苦难的牢笼。它带给中国人民和自己的,不是幸福和快乐,而是铁链枷锁——共产党可任意宰割的制度。
  • Heaven
    据我接触的干部和人民群众中了解,他们都认为右派是好人,是代表他们说出了心里话。而毛泽东是倒行逆施,代表的是邪恶反动。
  • Heaven
    反右运动是共产党建政后指鹿为马,诬陷忠良,矛头直指广大人民群众,破坏经济规律、自然规律,破坏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安定,摧毁中华民族文化文明道德的开始。
  • Heaven
    这几年来肖泽利用共产党的政治运动,已将对他构成直接威胁的人一个一个惩倒、关押和流放外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