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77)

作者:老膑逊
Heaven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

第四个叫唐正。

唐正是唐湾巷的一个乡绅,抗战前在上海经商。813后歇业在家,大家看他为人正派,乐善好施,又有文化,就推选他为乡长。

当时乡公所内只用二个听差,一个管外勤,一个管内勤,乡里里里外外所有事务都由这三个人去做。乡长每月二石五斗米钱,听差每月一石五斗米钱,都是自吃饭。

唐正家里有稻田桑树田十余亩,鱼池二只,总计二十多亩。有一次大并到唐家收取抗日捐,正巧遇上日伪军也来他家,大并回避不及,日寇当场逮捕大并要押回据点。

唐正见此情景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说道太君,这是我城里的侄儿,他是到家里来看望我的。日军不信,唐正又说如果有假,你可以拿我乡长的头。就这样他把大并保了下来,使大并逃过一劫。

唐正不仅保护过共产党,而且保护过地方上好些被日伪军抓进兵营的老百姓。唐正做四年乡长后,共产党认为唐正不是共产党人,所以买通绅士,把唐正换了下来。这次土改镇反运动,大并忘恩负义,把唐正划成恶霸地主反革命分子,关押等后处决。

唐正的妻子杨小妹听到消息哭得死去活来,唐正的妹妹唐士娣一边劝一边提醒她,唐正作乡长时帮过共产党的忙,也救过他们的命,你去找找他们看,也许能找到一个还有良心的,现在哭也无用,当务之急只好是死马当活马去医。

杨小妹为救丈夫性命,去求王大并,求他看在昔日曾救过他的面上,饶唐正不死。但不料被大并臭骂了一顿,最后对她说,我接待你就是给你面子,不然把你绑起来送刑场,与你丈夫一起枪毙。

杨小妹碰个钉子,一路走一路想,家里地产房产都被抢光了,丈夫一枪毙,自已和子女今后再怎么活下去,她想跳进旁边的小河自杀。后来她再一想,我一死,子女无人抚养也要死。

突然她想到唐正还救过一个叫钱风的共产党人,于是她硬着头皮找到钱风。这时钱风在南湖剿匪司令部当参谋,他听了唐妻的诉说,二话未说立刻带了二名士兵,拿好司令部的介绍信就到关押唐正的区政府,送上介绍信后说道:“唐正与我们捕获的湖匪案情有关,我要立即将唐正带回司令部审讯,待弄清后再还给你们处理。”

然后钱风将唐正带回司令部关押,一关就是一年。那时县里的镇反杀人数位已经超额完成,于是钱风就把唐正押了回去,钱风人不知鬼不觉地救人一命,后来唐正只判管制二年了结。

第五个梅湾小学教师蒋定一。

蒋定一是三青团的分队长(小组长),平时不问政治,认真教书。但镇反时给他扣上三青团骨干和敲诈勒索、欺压良民、奸淫妇女等罪状,枪决凑数。

第六个中央大学毕业生袁祥生。

抗战胜利后袁祥生在县民政课当课长,他的妻子王艳英长得又白又嫩十分标致,人称赛西施。解放前王大并见过她,早已垂涎三尺,大并做了镇长更是朝思暮想。袁祥生被捕,王大并定他为第一批枪毙的死鬼。

因袁祥生在地方上是公认的好人,有很多受过袁祥生帮助救济的民众纷纷向县书记肖泽和大并反应,要求对袁祥生宽大处理。肖泽、大并明知道袁祥生并无罪恶,但他们为了完成杀人百分比和私利,哪肯放他。

后来在公判大会上,大并还大骂为袁祥生鸣冤叫屈的群众是袁祥生的走狗反动分子,若还敢多嘴,定作反革命分子论处。

袁祥生枪毙后,大并高兴得几夜未眠,他吵着要和共患难的妻子阿芬离婚,阿芬坚决不肯,骂大并陈世美忘恩负义。

原来阿芬与大并从小就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情人,因为大并父亲亡故后,缺少管束,养成好吃懒做,整天在赌场,无钱娶阿芬。后来阿芬也因母亲去世,父亲娶了后娘,那后娘心狠手辣,把阿芬卖入妓院。

以后大并投奔共党武工队,在46年的一次战斗中被捕关入死牢。阿芬得知后,把毕生积蓄凑出,买通官吏救了大并一命。大并出狱后曾跪在阿芬面前发誓道:“我一定要把你从火坑中赎出,娶你为妻,永不变心,若违背诺言,天诛地灭。”

大并做了镇长后,看中袁妻王艳英,袁祥生一枪毙,他就与王艳英勾搭上了,并逼着阿芬离婚。阿芬再三央求大并不要离婚,但遭拒绝,并百般辱骂阿芬,阿芬在一气之下上吊自尽。阿芬一死,激起广大干部和民众的不满和愤怒,他们纷纷向肖泽反映要求严肃处理。

大并曾是肖泽狐群狗党中的得力干将,肖泽本应保他,但1949年后共产党表面上已走上正轨,所以大并一类人已逐渐失去利用价值。而且大并是肖泽丑恶历史的见证人,所以对肖泽的前程构成潜在威胁。因此肖泽顺水推舟借刀杀人,把王大并置之死地,以绝后患。

于是肖泽问王大并,你是要反革命分子的妻子当老婆呢,还是要党?王大并回答说我要老婆。肖泽立即批示:王大并为讨反革命分子妻子为妻,逼死妻子,是混入党内的坏分子,开除出党,押送淮河工地劳改。

这正是王大并偷鸡不着反蚀了一把米,真的得到了报应。王大并被押到治淮工地劳改,每天天不亮就要出工劳动,晚上点了灯还得苦干,若完不成规定的土方任务就不让休息。而大并是何许样人,他从小贪吃懒做,游手好闲,成天泡赌场,吃不了苦,所以不到一年就累死在淮河劳改工地。

第七个被枪毙的叫朱福宝。

唐正做了四年乡长,共产党鼓动乡绅们要改选乡长,目的是让共产党或亲共的人来掌控地方政权。但找不到有钱、有文化、有声望,又民众信得过的共产党人,后来找到了一个叫朱福宝的乡绅。

他出身学生,1926年参加共产党,曾潜伏在浙西一带搞打家劫舍杀地主搞暴动。1927年清党追捕他时逃回家乡,他经过反思,改变了原来的立场,认识到打土豪、分田地、杀人放火太不道德,因此自动脱党。抗战时在家闲着。

地下党认为他是老革命老党员,要利用他乡绅的声誉。开头他不肯,后来经过做工作才答应。但他提出我以独立人士身份做乡长,为当地群众服务,不接受任何党派左右。后来经过共产党的秘密操作,撤换了唐正,朱福宝成为梅湾乡长。

在抗战时期这乡长实在难当,明的是日伪政权的乡长,日伪的治安、老百姓的纠纷、被抓百姓的安危和各种捐款摊派都要找他。但暗地国民党忠救军、土匪游击队也都要找他。

特别是共产党新四军窜到江南以后,他们的隐藏、吃住、伤病员的秘密医治、与日军的周旋、共产党的各种捐款,也都要找乡长,他哪方面都不能得罪。特别如果得罪了共产党,你就会不得好死,白天做不到、但晚上他们会把你拖出活埋。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这群失群离散、远离亲人的右派在荒无人烟的北大荒,忍受着精神肉体上的折磨,现在又受饥饿的煎熬,90%的人都患上浮肿病,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但农场当局还要用欺压手段,逼迫他们出工干活,给患严重浮肿者只是开点麸皮米糠豆渣一类所谓营养品而已。
  • Heaven
    农场当局用连压带骗等方法让难右白天干活,到了晚上还要挑灯夜战,三个月后,农场用难右们的鲜血和生命,在不给任何报酬下,筑起一条10里长的水渠,他们用卡车敲锣打鼓到总场报喜领赏去了。
  • Heaven
    北大荒的气温急剧降到零下20度,四壁潮湿而室内只生着一只小火炉,室内温度在后半夜骤降到零下10度左右。这群书生平时缺乏锻炼、体质差,而农场天天供应难右吃的只有窝窝头和只有一点油花的白菜汤,因此严重缺乏营养。
  • Heaven
    共产党不仅用群众斗群众的方法,叫他们对设定的“敌人”进行残酷斗争,而且还要叫他们互斗,自相残杀。一些知识界的败类过去一直当毛共的鹰犬,以左派整人者自居,在文革中得到了报应。
  • Heaven
    他要用权谋,有计划的摧毁知识分子的灵魂、人格、自信、尊严,和社会普遍对这一群体的尊敬。建政不久,他就借批判武训,对知识分子进行所谓思想改造,其实质是打压陷害和折磨知识分子。
  • Heaven
    为什么共产党一得政权,就要把屠刀指向自已同胞,大开杀戮,像苏俄东欧朝越柬等那样,其根本原因是因为共产党信奉马列主义、阶级斗争。
  • Heaven
    钱明丽珍想起战火纷飞在前线和敌后的战斗年代,自已用头颅和鲜血换来的新中国,竟是中国人民和自已的一个苦难的牢笼。它带给中国人民和自己的,不是幸福和快乐,而是铁链枷锁——共产党可任意宰割的制度。
  • Heaven
    据我接触的干部和人民群众中了解,他们都认为右派是好人,是代表他们说出了心里话。而毛泽东是倒行逆施,代表的是邪恶反动。
  • Heaven
    反右运动是共产党建政后指鹿为马,诬陷忠良,矛头直指广大人民群众,破坏经济规律、自然规律,破坏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安定,摧毁中华民族文化文明道德的开始。
  • Heaven
    这几年来肖泽利用共产党的政治运动,已将对他构成直接威胁的人一个一个惩倒、关押和流放外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