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国经济回顾之十二          

王赫:中共当局称扩大金融开放 愚弄国际社会         

人气 352

【大纪元2020年12月18日讯】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中共自2018年起推行新一轮金融对外开放。在2020年,金融开放成为中共对外开放的中心环节。

最突出的一件事是,4月1日,根据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中国金融服务业全面开放,证券、基金、保险、期货、评级等无限制进入中国。尤其引人关注的是,5月14日,美国惠誉评级公司(Fitch Ratings)的独资公司被予以备案、注册,这是时隔14个月后,美国三大信用评级机构中的第二家获准进入中国评级市场。

中共央行副行长陈雨露,在9月6日召开的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2020中国国际金融年度论坛”上称,“在今年发布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之中,金融业准入的负面清单已经正式清零。”

而10月21日,中共副总理刘鹤在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开幕式上说,金融系统将认真落实“十四五”规划建议,推动新一轮发展和改革开放。这又勾起了外界的更多期望。

国际社会对中共这一轮金融开放多持赞赏态度,如全球知名咨询公司麦肯锡在《中国金融开放新机遇》报告中,称“与2001年加入WTO后的开放相比,此轮始于2018年的金融对外开放,无论在金融牌照开放广度、业务资质开放深度、还是开放速度上都超过了上一轮。”

而中共通过金融开放,力诱国际金融机构和金融资本进入中国,在2020年也颇有所收获,这突出体现在如下两件事上。

其一,中国债市“集齐”全球三大国际债券指数。

2019年4月1日,彭博宣布,人民币计价的356只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正式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总市值占比达到6.06%,并将以每月递增5%的比例在20个月内分步完成。这是中国债券首次纳入国际主流债券指数。

摩根大通公司则从今年2月28日起,10个月内分步将中国国债纳入摩根大通旗舰全球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GBI-EM Global Diversified Index),完全纳入后中国国债所占权重将达10%的权重上限。

今年9月25日,富时罗素宣布,中国国债将会被纳入富时世界国债指数,预期2021年10月开始纳入。

2020年初,中国债券市场债券余额突破100万亿元人民币,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2020年10月,国际投资者持债规模首次突破3万亿元,近3年年均增长40%。其中,持有中国国债超2万亿元,占国债余额比重超过12%(财政部国库支付中心副主任许京花语)。

其二,三大国际股指从2018年开始的首轮“纳A”收官。

其中,富时罗素方面将A股的纳入因子比例于2019年6月、9月、2020年6月分别提升至5%、15%、25%;MSCI于2018年6月至9月、2019年5月、8月、11月将A股大盘股纳入比例逐步提升至5%、10%、15%、20%;标普道琼斯新兴市场指数于2019年9月以25%的比例纳入A股。

在2020年,中国股票市场总市值突破70万亿元人民币(仅次于美国股市,其总市值2020年10月约为50万亿美元)。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底,外资持有A股流通市值近3万亿元,占A股流通市值的4.63%。截至12月17日,年内北向资金净流入1880.99亿元人民币,而2019年北向资金净流入更高达3517.43亿元。

但是,本文以为,中共这一轮金融开放,实质上对国际社会的愚弄。理由有三。

第一,这一轮金融开放的主要内容,是履行中共2001年加入WTO的承诺,早该实施。国际社会不仅不追究中共故意多年推迟而应付的“滞纳金”,反而感激、赞扬,实属不智。

事实上,中共加入WTO后,逐步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形式限制、地域限制和业务范围限制,但另一方面在准入、股权、产品、范围、监管等多方面还是设置了很多的实质性障碍条款,导致金融业仍是一个不完全充分竞争的市场。例如,以外资银行占比数据来看,从2001年占比2%降到了2017年的1.26%。从横向数据比较来看,根据美国传统基金会2015年经济自由度指标,中国金融自由度指数为30,不但远低于香港和澳大利亚的90、新加坡和韩国的80,甚至低于马来西亚、台湾和泰国的60,在全球排名第136位,中国金融的开放程度在全球属于最低水平。

第二,金融历来被中共视为禁脔,要绝对控制的。中共这一轮金融开放,迫不得已,是种利诱计谋,目的是拉拢华尔街和国际金融势力,来应对美国川普政府开打的美中贸易战和中美脱钩。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种介入美国政治的方式。

中共的这个意图,让自己人给捅出来了。这个视频网上火爆(在中国已被全网删除),川普总统都转推了,就是11月28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翟东升,在围绕《中国金融开放会引来华尔街之狼吗?》的主题而发表的演讲。这真是中共对美超限战的活教材!在视频里,翟东升讲,2020年为什么金融开放在加速?中共有政治和战术的考量(华尔街搞不定川普);现在拜登上台了,我们需表示善意;开放金融市场,让世界都到我们这玩,免被别人卡脖子。

如果没有川普政府对中共盗窃美国科技、利用和扭曲国际经济秩序、全球扩张的反制,恐怕就没有中共这一轮金融开放。全世界实在应该感谢川普总统。

第三,中共包藏祸心,中国经济暗藏陷阱,如果国际资本贸然进入,必冒难以全身而退的风险。

麦肯锡《中国金融开放新机遇》报告认为,“对外开放对中国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有重大价值”,宏观上助力中国金融体系的发展(促进金融监管与法治体系健全发展及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引入海外领先金融机构在业务、运营及管理模式上的先进经验,如风险管控、处置能力等;引入国际资金,尤其是成熟的海外机构资金),微观上促进金融机构同业高质量发展。笔者对此表示赞同。

但笔者不同意它的这一判断——“全球已就中国金融市场的地位与增长前景达成共识,中国金融行业的结构性变化已经成为吸引全球领先金融机构的关键因素。”要知道,多年来“中国经济崩溃论”并不是空穴来风,中国经济危机重重;2020年中国抗疫成功、经济率先恢复——这都是假象。没有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根据中共官方任意编造出的各种数字来研究,不仅徒劳无功,反而走入歧途。

事实上,就在这一轮金融开放中,出现了一个矛盾现象:一边是中共政策开放力度的不断加大,一边是外资机构不满意的增加。在10月24日的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马云“硬扛”王岐山就在这次会上),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发布了《2020外滩金融开放报告:感知政策的温度》。其根据中国美国商会、中国欧盟商会、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等从2018年至2020年的年度报告进行文本分析,发现外资商会对于中国金融改革、开放政策的诉求不但没有减少,甚至稳中有升。

诉求主要集中在两方面:第一,“事实上仍然面临不公平”(在全部数量中占比31%);“第二,“东道国的监管体系不成熟”,包括资本金融项目没有完全开放,外汇衍生品交易的实需原则,会计制度、审计制度与国际准则不对接,监管政策的窗口指导,合规成本高,网络安全和数据管理规则等等。

此外,“东道国金融市场环境的不成熟”问题也很突出(例如,中国国内投资者投资的价值投资逻辑尚未建立,资产价格波动幅度较大;同时安全资产规模相对较小;衍生品市场发育程度不够,股票、债券、外汇市场的风险对冲工具不足,难以对风险敞口进行有效的管理等等)。

结语

一些机构对进入中国表现出一定的审慎态度。例如,富时罗素在宣布中国国债将会被纳入富时世界国债指数时,称具体纳入时间还需在2021年3月评估,将根据对中共最近宣布的改革措施是否已对市场可投资性做出实际改善而做最后确认。

又如,三大股指第一阶段纳入A股已结束,下一阶段何时开启却无下文。A股要想100%纳入各大国际指数,来日尚常。MSCI屡次提出,目前A股在MSCI的纳入比例继续提高主要面临四个方面的约束,即对冲工具不足、股票资金结算周期短、互联互通中的假期风险、逐渐向综合交易账户机制过渡。

这些做法都是明智的,但还不够,还要更好的洞察中共,改进与中共打交道的方式,例如,借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所称的“不信任和核查”策略。

金融机构逐利是正常的,但要预防掉进别人设置的陷阱里。如何预防?这就不能局限于经济分析、技术分析,而要培养建立在道德、常识、历史之上的洞察力。对想看清中共的人,笔者推荐一本必读书——《九评共产党》。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美贸易协议九大重点 中共让步多于美国
【热点互动】第一阶段协议改变中美贸易模式
中美贸易签约 美经济学家:协议有利两国
川普:100个中美贸易协议也换不回已逝生命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孙春兰暗示习近平北戴河让步?
【秦鹏直播】东南亚曝活摘炼狱 中国主犯泰国落网
【新闻看点】史文清被判死缓 习放曾庆红一马?
【横河观点】中共制裁台湾7朝野人士 统战失败
【十字路口】美管制令升级 中共半导体“芯”碎
【预告】全世界中华传统武术大赛纽约登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