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晋郭璞才华高 善观天象可预知生死吉凶

文/刘晓
郭璞在谏书中说,从天象金星犯月上看,种种天象都是在向皇帝示警,皇帝应该“侧身思惧,以应灵谴”。示意图。(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0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两晋时期有一位博学高才、词赋被视为“中兴之冠”的名士,他以“游仙诗”名重当世,这位名士乃是河东闻喜人郭璞,字景纯。《文心雕龙》赞曰:“景纯仙篇,挺拔而为俊矣。”他还曾注释《尔雅》,又为《尔雅》作了《音义》、《图谱》,又注《三苍》、《方言》、《穆天子传》、《山海经》及《楚辞》、《子虚》、《上林赋》数十万言,都流传于世。除了才华出众,郭璞还精于天文、历算、占卜

郭璞的父亲郭瑗,曾任尚书都令史,以公正端方著称,后死在建平太守任上。其全家信道,因此郭璞从小跟随父亲学习易学。彼时一位精通卜筮之术名叫郭公的奇人,客居在河东,郭璞亦跟从其修习。天资聪颖的郭璞深得其精髓,郭公还授予他《青囊中书》九卷。后来,郭璞的门人赵载将《青囊中书》偷了去,但还未来得及阅读,就被火烧掉了。显然,赵载不是可以获得仙机之人。

从此,郭璞“遂洞五行、天文、卜筮之术,攘灾转祸,通致无方”,即便京房、管辂这样的人也无法与他相比。京房是西汉擅于占卜的大儒,管辂是三国时期的“神卜”。连这两位都赶不上他,郭璞预测、占卜和攘除灾祸、通达冥冥的本事应不可小觑。郭璞将先后占卜灵验的六十几件事集成《洞林》一书,《晋书》上对此也记载了不少例子。

让马起死回生

惠帝、怀帝时期,河东出现了骚乱。郭璞占卜后长叹道:“糟糕,老百姓将要陷于异族的统治了,家乡将要受到匈奴人的蹂躏啊!”于是暗中告诉亲朋好友数十家,一同前往东南之地避乱。

途中,他们来到了将军赵固的辖地,恰好赵固因所乘的骏马死掉而心中难过,不愿接待宾客。因此当郭璞来访时,门吏没有为其通报。郭璞得知原委后,让门吏转告将军,说他能让马起死回生。门吏急忙禀告赵固,赵固迫不及待来见郭璞,询问他是否真的能让自己的骏马复活。郭璞给予肯定的回答,并告诉他办法:找来二三十名健壮的兵士,皆持长竿,然后向东行三十里,待看到丘林中的土地庙,就用长竿拍打,等到一物出来要马上抓住。有了这个东西,马就可以活过来了。

赵固依照郭璞之言,果然抓回来一个像猴子一样的小兽,小兽见到死马,便对着它的鼻子吸了起来。一会儿,死马就站了起来,还昂头嘶鸣,食亦如常,而小兽却不见了踪迹。赵固深以为奇,以厚礼赠与郭璞。

一会儿,死马就站了起来,还昂头嘶鸣,食亦如常,而小兽却不见了踪迹。示意图。(pixabay)

预言兵败与预测怪物

离开赵固辖地后,郭璞一行继续南行,行至庐江,太守胡孟康被丞相召为军咨祭酒(官职)。当时江淮歌舞升平,一派太平景象,胡孟康泰然安之,无心南渡。郭璞为其占卜,结果为“败”。胡孟康一点都不相信。待郭璞离开数旬后,庐江果然沦陷,胡孟康兵败。

郭璞过江后,因为名声在外,被宣城太守殷祐聘为参军。一天,有一个状如水牛、灰色、小脚、胸前和尾巴皆白、貌似力气很大的怪物,缓慢地来到城墙下。众人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怪物,觉得很怪异,殷祐遂让人设伏准备将其抓获。

抓捕前令郭璞作卦,得到的卦曰:“艮体连乾,其物壮巨。山潜之畜,匪兕匪武。身与鬼并,精见二午。法当为禽,两灵不许。遂被一创,还其本墅。按卦名之,是为驴鼠。”大意是这个怪物是山中潜藏的牲兽,名字是驴鼠,其身与鬼神相并,乃二午之精所聚。依法应当将它捉拿,但两位神灵不允许。虽会受到创伤,但还是会回归其本地。

郭璞占卜后,埋伏的人就用戟刺杀这怪物,刺进一尺多深,怪物就突然不见了。郡中的官员就去庙中祷告,请求神灵除去怪物。庙中的巫士说:“庙神不悦,说这是驴山君鼠,被派往荆山,只是经过此地,不需要伤害它。”果然,与郭璞预测的一模一样。

后来,殷祐迁为石头城的督护,郭璞仍跟随在其身侧。当时延陵出现了鼯鼠,郭璞占卜后道:“这预示着郡东有妖人想称帝,但不久他就会自己死掉。过后当有妖树生长出来,看似瑞兆实际上并不是,是辛香有刺之木。如果确实如此,东南方数百里处必会出现叛逆作乱之人,等到明年就可以知道了。”第二年果如其言。

帮大臣躲避灾祸

东晋大臣王导听说郭璞的神异后,非常看重他,就延请他做自己的参军。郭璞曾占卜后告诉他:“你有被雷击的灾厄,可以让人向西走数十里,找到一棵柏树,截取和身子一般长的一段,放置在平常就寝之处,灾祸就可以消除。”王导从其言。数日后果然发生了雷击,柏树被震得粉碎,王导则躲过了一劫。

数日后果然发生了雷击,柏树被震得粉碎,王导则躲过了一劫。(fotolia)

预言帝王之象

在晋元帝最初出镇建邺时,王导叫郭璞为其占卦,得咸卦、井卦。郭璞解道:“东北方向的郡县名称中有带‘武’字的,会出铎,以昭示受王命之瑞符。西南方郡县有以‘阳’为名的,水井会沸腾。”其后,晋陵郡武晋县有人在田中得到五枚铜铎,历阳县中的水井沸腾,好几天才平息。

等到元帝被封为晋王后,又让郭璞占卦,得豫卦和睽卦。郭璞说:“会稽郡要出古钟,以显示王业的成功,钟上有勒铭文字,应是在人家井泥中得到。这就是卜辞所说的‘先王以作乐而广布德政,以盛乐荐祭于上帝’呀”。

果如其预测,元帝即位后,在太兴初年(318),会稽剡县有人在井中得到一口钟,长七寸二分,口径四寸半,上面有古文奇书十八个,有几个字是“会稽岳命”,其它的字人们都不认识。

元帝就问郭璞,郭璞说:“凡是有圣王兴起,必定有神奇的瑞符出现,以昭示天人之心,与天道神祗契合,之后才能说是受命于天。先是五铎在晋陵出现,然后又有栈钟在会稽现身昭告天下,瑞兆相继而出,岂不伟哉!而且铎发出声响,钟是其象征,这些事实正说明上天与人之间不可不察的关系。”元帝深以为然,愈加看重郭璞。

解说天意示警

其后,郭璞所作的《南郊赋》受到元帝的喜爱,被拜为著作佐郎,与王隐共撰《晋史》。当时阴阳错乱,而诉讼刑狱之事大兴,郭璞因此上疏劝谏。他在谏书中说,从天象金星犯月上看,天意认为人间刑理有失。此外,自去年秋天以来,阴雨连绵不断一直延续到今年,也是因为刑狱繁多,怨愤之气所致。种种天象都是在向皇帝示警,皇帝应该“侧身思惧,以应灵谴”。

他告诉元帝,上天的谪斥是不会凭空虚降的。如果不加以改进,那将来一定会有冬日苦旱淫雨不止的天灾、山崩地震日蚀之变以及暴恶奸狠的妖孽。

如何改进呢?郭璞以史为鉴,建议“宜发哀矜之诏,引在予之责,荡除瑕衅,赞阳布惠,使幽毙之人应苍生以悦育,否滞之气随谷风而纾散”,即要发布哀怜百姓、罪己的诏书,清除弊端,广施恩惠,使那些濒死之人与百姓一样快活地生活,让淤积的阴邪之气随风而散。

郭璞还以元帝即位前后的吉祥灵瑞出现、人神为之献谋之象谏议其“应天顺时”、广开言路。元帝收到谏书后,下诏给予了答复。

过了一阵儿,太阳上出现了黑气,郭璞再次上疏,先是描述了这次异象,“日出山六七丈,精光潜昧,而色都赤,中有异物大如鸡子,又有青黑之气共相薄击,良久方解”,随之指出异象的出现是因为天子施行的仁义没有彰显、消除灾祸的做法不力所致。由此可见“皇天留情陛下恳恳之至也”,所以请“陛下宜恭承灵谴,敬天之怒,施沛然之恩,谐玄同之化,上所以允塞天意,下所以弭息群谤”。大意是陛下要恭敬地对待来自上天的谴责,恭敬地领受上天的怨怒,并向天下普施沛然之恩,顺从自然之道,这样对上可顺应天意,对下则可平息大家的议论和怨气。

不久,因为谏言,郭璞被提拔为尚书郎。此后他又多次上书谏言,都是对百姓和朝廷有益的,他也得到了当时的太子、后来的明帝的器重。

因为谏言,郭璞被提拔为尚书郎。此后他又多次上书谏言,都是对百姓和朝廷有益的。图为清 任熊绘《列仙酒牌》-郭璞。(公有领域)

明帝永昌元年,皇孙降生,郭璞上疏再度指出当下法令太严、刑罚太苛峻,谏议趁此机会大赦天下,然后申明法典、整顿吏治,平息上天的怨气,安定人心,这样百姓有福,祯祥必定会出现。

明帝接受了他的谏议,马上大赦天下,并改年号为永昌。

在明帝即位刚跨了一个年头、还没有改先帝的年号时,一天,突然遇到火星进入房星之域,恰好郭璞休假在家,明帝便派人拿着手诏前来询问天象出现的缘由。与此同时,暨阳县上报说有人见到了赤色的乌鸦,这都是不祥之兆。郭璞随即上疏请求改年号大赦天下,其文多不流传。

为权贵庾氏占卜命运

庾氏是东晋时的皇亲贵胄。庾翼是东晋将军和书法家、权臣庾亮和庾文君之弟,官至征西将军、荆州刺史。他年少时曾请郭璞卜占庾家及自身的命运,卦成,其辞是:“建元之末丘山倾,长顺之初子凋零。”

晋成帝司马衍重病时,中书令庾翼的哥哥庾冰自认为是皇帝的舅舅,必定可以执掌大权,与皇帝的权力不相上下,就拥立了司马岳继承了皇位,是为晋康帝,改年号为建元。有人就对庾冰说:“你难道忘了郭先生的话吗?郭璞曾经预言说‘立始之际丘山倾’,立就是‘建’,始就是‘元’,丘山就是避讳的事情,此号不宜用。”。

庾冰听后非常震惊,然后感慨地说道:“如果真要发生吉凶难定的事情,岂是改朝换代或者改元就能够拯救的呢?”

晋康帝在位仅仅一年多后就驾崩,与庾氏在选择继承人问题上有分歧的大臣何充最终获胜,康帝的幼子晋穆帝即位,改年号为永和。庾翼叹道:“天道精微,理当如此,长顺也就是永和的意思。我看来是在劫难逃了。”当年庾翼去世。

庾翼去世后,庾冰又请郭璞占卜其后代的命运。卦成,郭璞说道:“你的几个儿子都当显贵,但有白龙出现时,就是凶兆。如果墓碑上生金,庾氏就要大祸临头。”

后来庾冰之子庾蕴为广州刺史,他的小妾房中突然出现了一条刚出生的小白狗,没有人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小妾很喜欢小狗,但没有告诉庾蕴。转眼间,小狗长大了,一天,庾蕴来到小妾房中,恰好看见,见其眉眼分明,又身至长而弱,与普通的狗并不一样。

庾蕴深以为怪,就要将其赶出去。可是,当众人都来看时,狗却突然不见了。庾蕴慨然道:“这大概是白龙吧,庾氏要大祸临头了。”不久后,有人又报告说庾家墓地中的墓碑上生金。很快,庾氏被桓温所灭,最终应验了郭璞之言。

预知水边变桑田

郭璞曾因为丧母回家丁忧,占卜的埋葬之地在暨阳,离水只有一百多步远。很多人不解,说离水太近了,恐怕会淹了坟墓,郭璞却说不妨,很快这块地要变成陆地了。果然,其后淤沙堆积起来,离坟墓几十里的地方都成了良田。

果然,其后淤沙堆积起来,离坟墓几十里的地方都成了良田。图为清陈枚画《耕织图册.布秧》,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预知生死

不到一年,权臣王敦起用郭璞为记室参军。当时驻扎在颍川的大将军陈述颇有美名,也为王敦所器重,但不久后就死了。郭璞哭得非常伤心,大呼道:“嗣祖,嗣祖,你这样走了焉知非福!”没多久王敦反叛,世人才知道郭璞说的意思。

郭璞平素与桓彝交好,有时桓彝来访,恰好郭璞在内室,桓彝也不令人通报,就直接进去。郭璞对他说:“你到我这里,别处都可以随意出入,但千万不能入厕中找我,不然,主客都有灾祸。”

桓彝并未当真,一次喝醉后来找郭璞,正好郭璞如厕,桓彝就悄悄地去偷看,但见郭璞赤身裸体,披头散发,口衔宝剑正在设祭。

郭璞惊见桓彝后大惊说:“我常嘱咐你不要到这里来,你偏偏要来。不但害了我,你自己也难以幸免啊。这乃是天意,又能怪谁呢?”后来,郭璞死于王敦之祸,桓彝也死于苏峻之乱。

预知杀己之人

早些年,郭璞常说:“杀我的人是山宗。”当时果然有姓“崇”的在王敦面前说郭璞的坏话。

王敦举兵前,让郭璞占卜能否成功,郭璞说“无成”。王敦因他曾劝告过大臣温峤、庾亮而对他产生怀疑,又听他报的凶卦,便对他说:“你再为我占一卦,看我寿命长短。”郭璞答道:“根据刚才的卦,明公若是起兵,不久就有大祸。若是住在武昌,寿长不可限量。”

王敦大怒:“那你可以推算出你的寿命吗?”郭璞说:“我将死在今天中午时分。”盛怒之下的王敦果真下令拿下郭璞,并押到南冈处死。

郭璞临赴刑前,问行刑人要前往何处,回答说是在南冈头。郭璞道:“一定是在两棵柏树之下。”走到那里,果然有两棵柏树。他又说:“树上应该有个喜鹊巢。”可是大家都找不到,郭璞就叫人再仔细寻找,果然在密集的树枝间找到了。

当初,郭璞在中兴初年经过越城时,途中遇到一人,郭璞不仅直呼他的名字,还将自己的衣服送给他。那个人觉得莫名其妙,不肯接受,郭璞却说:“你只管拿去,日后你自会明白。”那个人这才收下离去。而今行刑的正是那个人。

郭璞遇难时年仅四十九岁。等到王敦乱平,被追赠为弘农太守。

因为郭璞生前喜好卜筮,门阀贵族们曾多取笑他,他却不以为然,反而认为自己才高位卑,还写了一篇《客傲》反驳,说“鹪鹩不可与论云翼,井蛙难与量海鳌”,意思是不能和鹪鹩谈论飞上云天的事,井底之蛙无法与海中之鳌有相同的眼界。还笑言“吾不能岁韵于数贤,故寂然玩此员策与智骨”。大意是我不能像那些贤人一样高蹈自在,所以安闲地钻研这些占卜的书籍和用具。而能预知自己生死的郭璞,难道不是已经看透生死并预知自己的来世吗?@*#

参考资料:《晋书》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的思想最早来自于上古时期“三皇”之一的伏羲,他根据天地间阴阳变化之理、凭日月升降悟出乾坤之奥,从而起太极,定五行,制八卦。
  • 春秋末年,范蠡助勾践称霸后,功成身退,三次积下巨财,慷慨赈济贫民;子贡富而有德,与诸侯分庭抗礼,出使一趟改变五国格局;吕不韦屯积居奇,扭转了子楚的处境,助其成为秦国继承人。无论赈济贫民,还是左右国事,商人的财富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 宋代有三位姓邵的奇人都十分精通预测、占卜之术。最著名的就是北宋的易学大师邵雍(1011年~1077年,字尧夫),他曾读过上古奇书《河图》、《洛书》,学过伏羲的八卦六十四卦图像。他所撰写的《梅花诗》精准地预言了从他去世后一直到现在中国所发生的历史大事。
  • 古代皇帝好佛好道者不在少数,南朝梁武帝就是其中之一。史载,天监十八年(公元519年)四月初八,梁武帝在建康(今南京)华光殿受菩萨戒。当天,僧俗云集,人数高达十万多人,但见香花伎乐,佛事盛况空前。
  • 中华五千年历史长河中,神言、神迹比比皆是,奇人异事不断涌现。本文说说东汉末年的奇人和隐士樊英。樊英字季齐,南阳鲁阳(今河南省鲁山县)人也,生活在安帝和顺帝时期。年少时在三辅(今陕西西安周围地区)学习《京氏易》,兼研修《五经》。此外,他还学习并擅长谶纬之学,比如风角(占卜之法)、星算、《河》、《洛》七纬,可以预测灾异、推算阴阳变化。
  • 古时候,倾心诗词的才媛不胜枚举,潜心钻研学问的女先生却寥若晨星。王照圆的名字可能很多人不熟悉,她的丈夫却是清代大学者郝懿行,精通古籍的训诂与考据,其著作《山海经笺注》《尔雅正义》等至今都是学术界的必读书目。
  • 若是一位孩童,精通某项才艺,如写诗、作画等等,人们就要称赞他是神童了。而清代这位出身江南书香门第的小女孩,不仅能诗擅画,甚至能用书画换取钱财,承担养家的重任。她不仅是神童,更是才华与担当兼备的传奇女生。
  • 自古以来,能做帝王者都是天命使然,而为了配合人间的走向,上天或通过其出生时的异象,或藉由精通术数之人的预言,提前向世人揭晓。南朝梁、陈与隋朝时就有这样一位奇人,名叫韦鼎。
  • 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最善、最好的德行就像水一样,滋养万物而不争先居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