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病毒背后的权力野心

人气 2208

【大纪元2020年12月22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chael Walsh撰文/余欣然编译)上礼拜我们对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歇斯底里终于抵达顶峰。有一家人被赶下联合航空飞机,只因他们两岁的女儿无法忍受给自己套个口罩。

你怎么做都不会安全过度或谨慎过度,基于这堂而皇之的理论,即使对方是个才两岁的小孩,航空公司毅然决然实施了零容忍条例,将女孩和她的家人轰下飞机。

“员工和顾客的健康安全是我们的首要考量……每一位两岁或以上的乘客都必须戴口罩。”该公司宣称,“这些操作程序不仅有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DC)和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的指示做后盾,更是各大航空公司所秉持的统一标准。”

也许你还未意识到,医生、免疫学家、流行病学家俨然已成为这块土地上的最高权威。在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医生,他们的迷你版墨索里尼的领导下,这班人可以废除我们的宪法自由,例如集会和宗教自由。他们严重箝制了我们的言论自由,限制了我们的活动,霸占了我们的生意,铲除了我们的生计,却可以逍遥法外,免受惩罚。

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DC)授予州长们,大部分为民主党人,帝王般的权力来管理公民,随意决定哪些商店被允许营业,哪些不能。这些州长们可以下令宵禁,封城,好似他们的辖区正临大敌,并调遣警力实施这些随心所欲、任意妄为的指令。

更糟糕的是,CDC将我们同胞们的恐惧升级到可以统领的地步。有相当一部分民众(经我观察多为女性)被说服,恐怖的中共病毒会杀死所有人,除非我们就地避难,远离陌生人,跟亲人们断绝往来,取消公共活动,独自坐在房间里祈祷这个中共孕育出来的死神掠过我们的大门转而杀掉邻居。

他们把这叫“社交距离”,但社交毁灭这名字更合适。

最恶劣的是,我们已然接受居家监禁和对人性尊严的凌辱,甚至连一句反抗的低语都没有。我们把如此愚蠢至极的措施当作是一个晚上的宵禁而已——难道中共病毒一到晚上就变得尤为致命吗?像吸血鬼德古拉(Dracula)那样在清晨的阳光中会突然蒸发不见?

此外:为何在桌上吃饭时不戴口罩就可以,但一站起来离开就得给自己套个罩呢?千万不要仅仅因为那位权力狂州长下达了指令,就让我做这些荒唐事,比如在沙滩上或坐在自己的车里也得戴口罩。那位州长在官邸发布指令后,自己去了北加州纳巴谷(Napa Valley)米其林三星餐厅“法国洗衣房”(French Laundry)参加聚会。

(编者注:加州州长纽森严厉要求民众遵守防疫规定,但他却被Fox 11电视披露,不仅参加北加州纳巴谷的著名法式餐厅French Laundry的聚会,还与多达六个家庭的12人同桌,纽森与其他人不但没戴口罩,还与其他人近距离交谈。)

权力

当然,所有这些无关健康,重在权力。

正如2020年中共病毒大恐慌生动描绘的那样,权力边界或许在法律条文里有所阐述,现实中却由社交惯例设限。我们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人尝试过如此噱头。但是显然只需要一场人工制造出来的歇斯底里,加上癫狂媒体的煽风点火,瞄准一群充满信任、轻易就能上当受骗的民众,常规惯例在恐惧面前顷刻即可瓦解。

那些在共产主义和其它法西斯主义国家生活过的人们透过痛苦的经历深知,2加2等于5的目的不是让你相信它是真的,而是让你不敢说它是假的。不得不调侃我们自己的无能是暴政最具代表性的标志。

当然这一切不仅仅只是简单的恶意中伤而已。不过看看恶棍般的纽约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他的所作所为让人觉得一点恶意就足以让他找不着北。中共病毒从一开始就被武器化,用以攻击唐纳德‧川普总统。左派准确地感知到,公众的恐慌将会伤害他再次当选的机会。

所以,左派做了他们最拿手的:撒下弥天大谎。一开始,他们批评川普颁布中国来美的旅行禁令是“种族歧视”,瘟疫扩散后又抱怨他没有及时应对疫情。他们不停地移动球门柱变换衡量标准,要求进行更多测试,然后不失时机地将测试结果推举为更多感染“案例”的证据。他们心知肚明,大部分民众并不太了解感染和死亡案例之间的差别。

美国每天大约有8000人因各种原因死去,他们把几乎每一例死亡都归咎于中共病毒,目的是继续恐吓大众。

(疫情)带来经济重创,正如任何人都可以预见的那样。对中共病毒的恐慌令川普治下蒸蒸日上的经济陷入瘫痪。电子商务霸主例如亚马逊却从中获益匪浅。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华盛顿邮报》的业主,史上最富有的财阀之一,更加富得流油。

大型商场生意兴隆,家庭小杂货店难敌激烈竞争而消声匿迹。如果你觉得在此番惨败之前,是沃尔玛这样的零售巨头切断了全国范围内城镇主街的生命线的话,等等看明年他们会怎么变本加厉。

与此同时,公务员继续领取薪水,即便因为疫情他们几乎什么活也没干(试着打电话给你们州政府的任何一个部门,看哪个能接通办成事)。加州,伊利诺州,新泽西州,俄亥俄州,以及其它地方的州长没有一天拿不到薪水或吃不到饭;他们毫无顾忌地颁布着暴君卡利古拉(Caligulan,注:罗马帝国第三任君主)般的法令,不怕承担后果,因为没有任何责罚可言。

就像他们的亿万富豪施主,比如微软的比尔·盖茨那样,一边无限期延长封城禁令,一边漫不经心地驳回农民的凄苦投诉。

是时候面对现实了:他们丝毫没有放过我们的念头。有相当一部分民众和所谓“进步”媒体的热心拥护,如连环杀手一般,他们现在尝到了甜头,欲罢不能。唯一令其停止的办法就是行动起来,阻止他们。

至少有迹象表明我们受够了。纽约已出现反抗的声音,抗议库默强制实行的自杀式命令:关闭大苹果市的所有饭店。一些小业主已经成为民族英雄,奋起反抗他们的生计被剥夺。华盛顿州一整个小城镇集体拒绝州府的封城禁令。

但是,站出来的美国公民远远不够。

曾几何时,公民抗命在这个国家被左派视为爱国主义的最高表现形式。然而物是人非,今非昔比。

明天究竟会怎样?你还没有受够吗?下一个“两岁小孩”会不会是你自己?

原文COVID Hysteria Serves Desire for Pow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迈克尔‧沃尔什(Michael Walsh)是The-Pipeline.org的编辑,也是《魔鬼的游乐宫》(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和《烈火天使》(The Fiery Angel)的作者,这两本书均由Encounter Books出版。他的最新著作《最后一搏》(Last Stand)是对从希腊人到朝鲜战争的军事历史的文化研究,将于12月由圣马丁出版社出版。

本文中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疫情下 美国房市怎么了?
【名家专栏】被疫情的谎言绑架
【名家专栏】谁利用疫情打开违宪的地狱门?
【名家专栏】疫情下 成本与效益之权衡
最热视频
【重播】拜登菅义伟记者会:应对中共挑战
【新闻大家谈】拜登大动作习不安?港9人获刑
【远见快评】美日峰会台海变局?日本隐藏军力
【财商天下】注册制失败 中国资本市场改革遇阻
【秦鹏直播】美日峰会瞄准中共 或签秘密协议
【未解之谜】三星堆文明究竟源自哪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