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二十五回 苏妲己请妖赴宴

作者:石涛

人气 815

在《封神演义》中看到文王对应纣王、姜子牙对应狐狸。狐狸背后有神(女娲)的旨意、姜子牙背后同样有神。

其中涵义是:在一定范围天体中将重新树立神——封神榜,封三百六十五个神,对应着人间的三百六十五天。其实是在人间重新规范人的行为、道德;进行大清理。

这期间,在人中看到商朝百姓的艰辛,有人认为不公平,其实是来自人魂魄中的恩怨投胎到纣王的地域时的因果关系,人必在人间遭此洗礼;相反,投生到西岐文王国土之内的人,没有那份灾难……

所以不要光看人受那份苦、对、错、冤枉不冤枉,都是有因由的,而这份因由不是人能见到的,(正因看不见因由)表现在现实环境中,端看每一个遇见这件事情的人怎么看待?

在我眼睛里,写《封神演义》的人不得了!境界高,就像一本预言书,告知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早在纣王时期和周朝建立的过程、商朝灭亡的过程,都可以看见了……

第二十五回“苏妲己请妖赴宴”和“周文王渭水聘子牙”,是相互对应的。表面上看没关系,实际上是一样的:文王有灵台,纣王有鹿台。

诗曰:
鹿台只望接神仙,岂料妖狐降绮筵。
浊骨不能超浊世,凡心怎得出凡筌。

所以在第二十五回一开篇,上来就讲鹿台。当初妲己要害姜子牙,出主意说建鹿台,结果姜子牙跑了,然后妲己随口就敷衍纣王,说鹿台建成了会有神仙来。纣王就把狐狸的话当真了。没神仙,那怎么办呢?

红尘、凡世被称为脏的,在神仙的眼睛里肉体是脏的,是男、女结合而来(现代叫:爱情的结晶),所以“浊骨不能超浊世,凡心怎得出凡筌。”

人们的感觉是源自于人的灵魂(善、恶同体)。人,本身没有过错,虽然“浊骨不能超浊世”,但是不妨碍人们从中超越出来……

希徒弄巧欺明哲,孰意招尤翦秽膻。

永远会出现那种弄巧成拙的人、玩弄舌头的人去欺负明哲之士,这一种愚蠢,他认为是“得手”了……一个绞尽脑汁、用尽心思、阴谋诡计的人;一个满肚经纶却生活在阴暗里的那种人,却“想尽办法使自己圣洁”,那怎么可能呢?当你想尽办法的时候就已经不圣洁了。当你耍阴谋诡计想表达自己是一个贞女、神女,这一切本身就是反的,就是污辱。

唯有昏君殷纣拙,反听苏氏杀先贤。

所以昏君纣王反而去听从狐狸(妖怪)的,去杀先贤……

天下奉一人 独夫残万姓

话说韩荣知文王聘请子牙相周,忙修本差官往朝歌。非止一日,进城来,差官文书房来下本。那日看本者乃比干丞相。比干见此本,姜尚相周一节,沉吟不语,仰天叹息曰:“姜尚素有大志,今佐西周,其心不小。此本不可不奏。”

比干就给韩荣奏本拦下来了,反正皇上也不去理朝政。但这个事他不敢办。

姜子牙在朝歌待了半年,就在比干的官府,所以比干对他多少有了解。在姜子牙被纣王召进宫里去建鹿台的时候,姜子牙已经知道自己不灵了,他(离开相府前)就给比干留了一密信,跟比干说:你早晚得出事,出事的时候再看我那个信(后来纣王要比干的“玲珑心”)。

比干抱本往摘星楼来候旨。纣王宣比干进见。王曰:“皇叔有何奏章?”比干奏曰:“汜水关总兵官韩荣一本,言姬昌礼聘姜尚为相,其志不小,东伯侯反于东鲁之乡;南伯侯屯兵三山之地;西伯姬昌若有变乱,此时正是刀兵四起,百姓思乱。况水旱不时,民贫军乏,库藏空虚;况闻太师远征北地,胜败未分,真国事多艰,君臣交省之时。愿陛下圣意上裁,请旨定夺。”王曰:“侯朕临殿,与众卿共议。”

君臣正论国事,只见当驾官奏曰:“北伯侯崇侯虎候旨。”命传旨:“宣侯虎上楼。”王曰:“卿有何奏章?”侯虎奏曰:“奉旨监造鹿台,整造二年零四个月,今已工完,特来复命。”

“二年零四个月”就是二十八个月,对应女娲看到纣王“还有二十八年”。二十八年,就顶了天了,再往外,人(的境界)就不知道了。

讲“二十八星宿”:北为玄武,南为朱雀,东是白虎,西是青龙,中间为中土。“二十八星宿”对应地上的王朝,帝王也得顺天意而为之。

(讲对应关系)北京城,东为白虎:泰山;西为青龙:太行山;北为玄武:燕山山脉。在故宫里面,北边就是玄武门(出了玄武门就是景山公园,进到玄武门,那是正中线,右手边就是御花园,御花园里面有一个玄武大帝),北镇玄武,皇帝在中间……就定出了方位:东、南、西、北,但同时定出了一年四季:玄武为春分;朱雀为秋分;东、西对应夏至跟冬至。

这就是前后对应,又跟人的身体对应。所以时间是个神。当时间走到“二十八”就麻烦了……共产党是土龙(是贼、是妖),它不能进入故宫的。习近平在2017年的十月份召开十九大,到了十一月,他在故宫招待川普。而在同时间,他放弃了“方得始终”,用“牢记使命”。从“十九大”算,到这一次的瘟疫,二十八个月。这是共产党走向灭亡的天数……

纣王大喜:“此台非卿之力,终不能如是之速。”侯虎曰:“臣昼夜督工,焉敢怠玩,故此成工之速。”

王曰:“目今姜尚相周,其志不小,汜水关总兵韩荣有本来说:为今之计,如之奈何!卿有何谋,可除姬昌大患?”

写这本书的人不得了!鹿台,是妲己出主意要害姜子牙的,姜子牙说盖不成,得盖四十年,姜子牙就借机跑了,然后纣王追着要杀他。结果让崇侯虎去盖去,崇侯虎用了二十八个月,真盖成了。

姜子牙在西岐成为右灵台宰相,那灵台不能有人上去,只能文王自个儿,代表整个西岐的权杖,结果给了姜子牙半喇权杖;就像姜子牙不敢坐辇,但是文王让他骑逍遥马(那是文王的马)——姜子牙就差了半级,差了一点点。在这时间点上,鹿台盖成了,而盖鹿台的是北伯侯。因为四大伯侯只剩下北伯侯崇侯虎,跟西伯侯周文王(东、西伯侯已被杀),所以在鹿台的问题上,崇侯虎既对应着周文王,又对应着姜子牙。

所以说,写书的人非常了不得。

侯虎奏曰:“姬昌何能!姜尚何物!井底之蛙,所见不大;萤火之光,其亮不远。名为相周,犹寒蝉之抱枯杨,不久具尽。陛下若以兵加之,使天下诸侯耻笑。据臣观之,无能为耳。愿陛下不必与之较可也。”

人家崇侯虎不得了,这几句话说得多到位:“井底之蛙所见不大”:就看头上这么个天;“萤火之光其亮不远”:萤火虫夏天出来,在林子里头你可以看到,原来有个说法,说古人读书很艰辛,抓了萤火虫放在布包里,借它们屁股的光读书,显示读书人的努力,北京话讲:萤火虫的屁股,没多大亮;而杨树到秋天枯掉了,到了冬天杨树枯死,秋蝉也亡了:“犹寒蝉之抱枯杨,不久具尽。”但是,崇侯虎张嘴胡说,没有凭证,就像中宣部……永远都是形容词,表面听起来很解气,往下一琢磨:“你凭什么这么说?”

“不知道!我就觉得他是这样的。”

纣王身边都是害他的。

王曰:“卿言甚善。”纣王又问曰:“鹿台已完,朕当幸之。”侯虎奏曰:“特请圣驾观看。”纣王甚喜:“二卿可暂往台下,候朕与皇后同往。”王传旨:“排銮驾。”往鹿台玩赏。

这是标志:鹿台,劫持了纣王的整个天下;“灵台”却使周朝兴起。在《封神演义》文章中这一切都是对应的。

何谓兴?一切都往上走;何谓衰?一切都是往下走。而往上走的全是跟人的灵性越接越近。当与人的灵性越接越近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圣洁,看到了水、看到了光芒、看到了人摆脱了欲望的诱惑;相反,衰败的东西一定是往欲望去,一切都是被欲望所诱惑的。

鹿台下面也有水,但那是肉林酒池,而肉林酒池恰恰是宫女与宦官乱来、取乐的地方;虿盆,就是把宫女扒光,杀宫女的。相反,当文王建的灵台挖出枯骨的时候,文王以崇敬的心态去对待不知名的遗骨。

所以核心点都在生命的基础上。大家了解后就知道:今天中共体制对待生命的态度,正是瘟疫延续的理由。

有诗为证,诗曰:
鹿台高耸透云霄,断送成汤根与苗。
鹿台豪华、极高,触及天廷的意思,但却断送了成汤的根脉。
土木工兴人失望,黎民怨起鬼应妖。

大动土木,伤及老百姓的生活,黎民怨起,鬼和妖就在现实的环境中出现了。

食人无厌崇侯恶,献媚逢迎费仲枭。

崇侯虎、费仲都是恶官,他们献媚、刁滑、贪得无厌。

勾引狐狸歌夜月,商朝一似水中飘。

在宫中,正是有这样的恶人,从而搭配着出现了妖怪、狐狸。现在当朝的恶官,就像王沪宁、江泽民、曾庆红这些人,对应着中共。而庞大、不可一世的商朝、中共,乃是水中的幻影。

话说纣王与妲己同坐七香车,宫人随驾,侍女纷纷,到得鹿台,果然华丽。君后下车,两边扶侍上台。真是瑶池紫府,玉阙珠楼,说什么蓬壶方丈!

“蓬壶、方丈”是指神仙居住的地方,仙境。

团团具是白石砌就,周围具是玛瑙妆成。楼阁重重,显雕檐碧瓦;亭台叠叠,皆兽马金环。殿当中嵌几样明珠,夜放光华,空中照耀;左右尽铺设具是美玉良金,辉煌闪灼。

比干随行,在台观看,台上不知费几许钱粮,无限宝玩,可怜民膏民脂,弃之无用之地。想台中间不知陷害了多少冤魂屈鬼。又见纣王携妲己入内庭。

这些都是供来玩耍的,没有任何意义。那谁在上面玩耍呢?妲己跟纣王,对吧!鹿台下面就是酒池肉林。这跟现今的中国社会是完全对应的,而这些所有的东西来自于国家、来自于老百姓身上,叫民脂民膏。

那些铺设是供他们玩耍、淫荡、来挑起他们的兴致,所以这个朝代必亡。只要人贪恋肉欲、贪恋男欢女乐的东西,就会想尽办法来刺激自己的那块破肉,就像现在的时装……

一个人看破了,就知道怎么尊重自己。

比干看罢鹿台,不胜嗟叹。有赋为证,赋曰:
台高插汉,树耸凌云:
九曲栏杆,饰玉雕金光彩彩;
千层楼阁,朝星映月影溶溶。
怪草奇花,香馥四时不卸;
殊禽异兽,声扬十里传闻。
游宴者恣情欢乐;供力者劳瘁艰辛!

游宴者,是指纣王。盖这个台子的人很惨,死了无数无尽之人。这已经和社会对立起来了。

涂壁脂泥,具是万民之膏血;
华堂采色,尽收百姓之精神。
绮罗锦席,空尽织女机杼;
丝竹管弦,变作野夫啼哭。
真是以天下奉一人,须信独夫残万姓。

亚相比干奉旨陪妖进酒

比干在台上,忽见纣王传旨奏乐饮宴,赐比干、侯虎筵席。二臣饮罢数杯,谢酒下台。不表。

且说妲己与纣王酣歌。王曰:“爱卿曾言鹿台造完,自有神仙、仙子、仙姬具来行乐;今台已造完成,不识神仙、仙子,可亘至乎?”

这一句话原是当时妲己要与玉石琵琶精报仇,将此鹿台图献纣王,要害子牙,故将邪言惑诱纣王;岂知作耍成真,不期今日工完。

所以,当人受到妖怪蛊惑之后,在某种程度上变得比妖怪还坏。她妲己就是一句戏言,为的是杀姜子牙,结果纣王当真的了。这就是相辅相成的作用,已经说不清是人坏还是妖坏。

纣王欲想神仙,故问妲己。妲己只得朦胧应曰:“神仙、仙子,乃清虚有道之士,须待月色圆满,光华皎洁,碧天无翳,方肯至此。”

妲己开始胡诌了!神仙都是深更半夜出来的吗?深更半夜出来的除了狐狸就是狐狸,除了妖怪就是妖怪。

纣王曰:“今乃初十日,料定十四、五夜,月华圆满,必定光辉,使朕会一会神仙、仙子,何如?”

妲己不敢强辩,随口应承。比时纣王在台上贪欢取乐,淫泆无休。从来有福者,福德多生,无福者,妖孽广积。奢侈淫泆,乃丧身之药。纣王日夜纵施,全无忌惮。妲己自纣王要见神仙、仙子之类,着实挠心,日夕不安。其日乃是九月十三日,三更时分,妲己俟纣王睡熟,将元形出窍,一阵风声,来至朝歌南门外,离城三十五里轩辕坟内。

妲己真人已经死了,就剩这块肉了,狐狸进去肉里跟纣王睡觉,妲己看他熟睡了,狐狸的元形才从妲己的身体里出来了,等于一块死肉跟纣王在床上……

妲己元形至此,众狐狸齐来迎接。又见九头雉鸡精出来相见。雉鸡精道:“姐姐为何到此?你在深院皇宫受享无穷之福,何尝思念我等在此凄凉!”

妲己道:“妹妹,我虽偏你们,朝朝侍天子,夜夜伴君王,未尝不思念你等。如今天子造完鹿台,要会仙姬、仙子;我思一计,想起妹妹与众孩儿们,有会变者,或变神仙,或变仙子、仙姬,去鹿台受享天子九龙宴席;不会变者,自安其命,在家看守。俟其日,妹妹同众孩儿们来。”

所以妖精能够享受人间的荣华富贵,能够享受人间的九龙盛宴的话,它就厉害了。那神仙哪能吃人间的九龙盛宴,那神仙怎么能下到鹿台上喝酒,不可能!所以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雉鸡精答道:“我有些需事,不能领席;算将来只得三十九名会变的。”

妲己吩咐停当,风声响处,依旧回宫,人还本窍。纣王大醉,那知妖精出入。一宿天明。

次日,纣王问妲己曰:“明日是十五夜,正是月满之辰,不识群仙可能至否?”

妲己奏曰:“明日治宴三十九席,排三层,摆在鹿台,候神仙降临。陛下若会仙家,寿添无算。”

纣王大喜。王问曰:“神仙降临,可命一臣斟酒暗宴。”妲己曰:“须得一大量大臣,方可陪席。”

妲己说得找一个陪酒的——这个朝代完了!说要请神仙喝酒,还得找个能喝酒的陪酒,这话前后对比怎么听都是毛病,但是纣王身在其中没觉得有毛病。就像现在听习近平说话、听他身边的官在夸他的时候,你怎么听都是毛病,但他们说的、听的(觉得)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王曰:“合朝文武之内,止有比干量洪。”传旨:“宣亚相比干。”不一时,比干至台下朝见,纣王曰:“明日命皇叔陪群仙筵宴,至月上台下候旨。”

比干领旨,不知怎样陪神仙?糊涂不明。仰天叹息:“昏君!社稷这等狼狈,国事日见颠危,今又痴心逆想,要会神仙;似此又是妖言,岂是国家吉兆!”

比干回府,总不知所出。

比干也老糊涂了,他就没想明白,神仙到皇宫来喝酒,那是神仙?就是个基本的概念都能明白:这神仙不会到皇宫喝酒啊!

黄飞虎怒焚轩辕洞 妲己满门皆归西

上回书说到文王建了灵台,请来了姜子牙;纣王建了鹿台,请来了狐仙。周文王请来姜子牙,可以看到是一种“命中注定”的概念……

文王因为能够诠释八卦,他是在被困羑里七年的背景之下,透过当时的文字演绎出八八六十四卦《周易》来,所以既有着被迫的环境,同时又有着天意的涵义。早在去朝歌之前,他透过八卦已经算出来他有七年之忧,而他的母亲同样也算出来儿子有七年之忧……所以这里面就有着命理上注定的一种概念……

文王去顺天意……人一定要有动作,要做出来。所以当他懂得《周易》,回到西岐,就需要建灵台,因为必须有这样的陈设才能跟天、地间连为一体。他建了灵台之后才在灵台上做了个梦,梦中梦到了飞熊。因为他在灵台上梦见飞熊,所以散宜生也就断定一定会遇到飞熊。这有个前后次序。

反过来说,他没有七年之忧,他就演绎不出《周易》,当他演绎不出《周易》,也就没有灵台之说,没有灵台之说,他也就得不到姜子牙。这是被动的顺天意而走。而恶的东西都是主动的,今天我们强调仕途的一切、奋斗的一切,里面包含太多恶的成分……

鹿台是狐狸要去报姜子牙的仇(才画的图盖的)——姜子牙是当时给人算命的时候杀了琵琶精,而琵琶精是自己找上门的,作为正的姜子牙,在当时绝不能让琵琶精跑啰(他的生命境界必须出手)!也就顺理成章的顺天命而来。

邪不压正!所以任何一个生命要随着他真正的使命走。

姜子牙在他开算命馆之前,他做任何工作样样做不成,那都是凡人之士去做的,跟他的使命是对立的,所以就做不成,但是等到算命时,跟他学的修炼的东西相关了,所以他就能做成,他也能出名。而在这期间不妨碍他去赚钱(他付出,他要赚钱)。我觉得这对今天很多修行的人,包括宗教人士来讲,都有借鉴之处。

就是你真正的修炼也好、信仰也好,一定把那个东西放在最主要,在那个基础上去衍生出你生活中的一切。人家讲:“凡心难越凡人事”,那就是讲一个生命境界:你是什么样生命境界你就是什么。所以在姜子牙整个故事过程中同样包含这个涵义。

我刚刚说了,其实一些懂得信仰的人(宗教是另外一回事)在选择自己生活的时候,他同样要真正尊重他的信仰,把信仰放在首要,也就等于把生命的使命放在首要。而他现实生活中的一切是随波而来,他走到那儿,东西就有了,这就叫顺天意,所以不妨碍他有东西,不妨碍他买房置地。

现在中国社会、强调自我的环境氛围里面,包含太多恶的成分,就是逆天意。任何生命都有他的使命,当你违背自己使命的时候,你非要赚这个、非要弄那个,自以为是,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恶的,所以共产党讲的奋斗的理论是邪恶的。而文王所做的一切不代表他不勤政(他很勤政)、不代表他生命不正,在人的环境中他生命最正,他知道他是在一个顺应的背景下做。

而纣王不是,纣王一切都是为满足自己,逼着非要造鹿台。妖精没逼着非造鹿台,妖精是为了把姜子牙毁了,毁了他这事就完了。所以你说助纣为虐,其实变成相互的,也就是说,在造鹿台的问题上,纣王比妲己还邪恶、还活该。

所以当鹿台建成之后,纣王就记得会有神仙来,因此妲己就把狐狸给招来了。当把狐狸招进宫里的时候,不就应对着一种朝代的崩溃,同时也给人间留下了文化!就是说:作王的人不正,他生命中表现出贪念无尽的话,那妖魔鬼怪、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一定会进入生活当中:都是纣王招来的,可不是狐狸硬给的……

所以狐狸说要找大臣来陪酒才能表示如何如何,这一陪酒就把比干赔进去了。纣王吩咐比干明晚在鹿台下面等着听旨,一会儿神仙来了要陪他们喝酒,比干一听神仙喝酒,心里也琢磨觉得不对:深更半夜出来的肯定不是神仙。比干已经有这个心态了。

而在此之前,经过一段时间的铺垫,比干也知道妲己估计就是狐狸,起码是妖怪来的——在过去时间的铺垫中,云中子的出现、杜元铣的被杀,其实都在其中,包括姜子牙(都知道妲己是妖)。

且说纣王次日传旨:“打点筵宴,安排台上,三十九席具朝上摆列,十三席一层,摆列三层。”

神仙吃饭也是一人一桌。人家说古时候吃饭是一人一桌,不是现在的八仙桌。我们看到电影中的说法也是那样。

纣王吩咐,布列停妥。纣王恨不得将太阳速送西山,皎月忙昇东土。九月十五日抵暮,比干朝服往台下候旨。

且说纣王见日已西沉,月光东上,纣王大喜,如得万斛珠玉一般,携妲已于台上,看九龙筵席,真乃是烹龙炮凤珍羞味,酒海肴山色色新。

九龙筵席咱们没吃过,连念都念得费劲。

席已完备,纣王、妲己入内懽饮,候神仙前来。妲己奏曰:“但群仙至此,陛下不可出见;如泄天机,恐后诸仙不肯再降。”王曰:“御妻之言是也。”话犹未了,将近一更时分,只听得四下里风响。

神仙来,不会是“风响”,神仙来都是香气扑鼻。后面当老子、元始天尊出现的时候,你看他的描绘就不一样。

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妖云四起罩乾坤,冷雾阴霾天地昏。

在中国社会大家看到的“阴霾”气象,永远是跟妖合在一起的。在《西游记》当中也是这么写。所以阴霾的天气、阴霾的概念都是阳气被压。

纣王台前心胆颤,苏妃目下子孙尊。
只知饮宴多生福,孰料贪杯惹灭门。

那神仙怎么能吃人中的饭、喝人中的酒呢?如果神仙吃人中的饭、喝人中的酒的话,那琼浆玉液从何而来、蟠桃会又如何去开?其实很容易看出来的,但在当时那种环境中人们就看不出来,纣王自己也看不出来。

这是通常说的迷障,迷障不在别人,迷障一定在自己的贪念上,因为纣王认为是这样,他太想见神仙。一个自主、自我的人、一个定为一尊的人,他会把这世界理解为一定是他理解的那样。出事就出在这样,死也死在这上头,所以都是以“我”为中心。明白的人怎么看都不对。

妖精就是妖精,妖精一定占人身,所以当妖精得到人的东西它就觉得好——你喂狗,它吃得很开心,那人要吃狗粮的话,便不是那么回事。所以动物就是动物,妖就是妖,在现实生活中(普通的生活)都反映出生命的层面。大多数的朋友没有这一种生命理念的时候,就没有这种意识。

怪气已随王气散,至今遗笑鹿台魂。

“王气”是指纣王,所有做君主、做王的都有一个氛围。君权神授,王都叫“天子”,当他讲“怪气已随王气散”的时候,它是相辅相成的——妖怪是纣王请来的,纣王不请,她不敢来,别人也不能管。所以人身难得,人在修行中珍惜自己的身体,又不能乱招惹是非——“招鬼容易送鬼难”——你给它招来了,这事就不好办了。

我们跟大家解释过:在国内很多女孩子去拜狐仙,戴着狐仙配,配上,本来的自己可能就死掉了,你自身就是妖怪了,而且当你那东西戴上之后,你去诱惑男人,你意识到男人在你面前失去了抵抗力的时候,那时候你已经不是你了,你可能就是妖怪了,但是你会很欣赏自己,你会觉自己的能力倍增,你会增加相当大的自信,而那份自信却是狐妖本身展现的,其实已经不是你了。

“至今遗笑鹿台魂”,讲纣王的笑话。他作为商朝的王,那一份魂魄已经没有了。

这些在轩辕坟内狐狸,采天地之灵气,受日月之精华,或一、二百年者,或三、五百年者,今并化作仙子、仙姬,神仙体象而来。

瘟疫就是神迹,在西方有简单宗教背景的人都懂得这个说法,只不过当瘟疫到眼前的时候,你不一定愿意接受,因为宗教本身也在于你利益上的取舍,所以你很难接受,可是在你宗教的那一门中又给了你这样的知识。我个人认为这正是对每一个人的考验,即使你有宗教背景……也很难理解,因为当一个大的瘟疫在一个固有的社会、国度中大规模出现的时候,其实就意味着天意:在这个国度中进行大清洗——太多的人与神的意志相悖离,神将淘汰他。其实“大洪水”是类似的概念。

我们讲过:轩辕庙里没有主体,而轩辕洞里都是狐狸。这是写书人非常精辟之处。轩辕庙,殷洪在跑(逃亡)的时候他躲到轩辕庙里,后来被晁雷给抓到了。

那些妖气,霎时间,把一轮明月雾了。风声大作,犹如虎吼一般。只听得台上飘飘的落下人来。那月光渐渐的现出。

神仙来,不会风声大作,他讲“风声大作”是讲阴风、妖风,它是低灵,低灵要占了人的东西,带着这个东西来的。神仙来的时候都是轻飘飘,都是明亮的。那妖精来的时候都是这样(风声大作)。

妲己悄悄启曰:“仙子来了。”慌的纣王隔绣帘一瞧,内中袍分五色,各穿青、黄、赤、白、黑,内有戴鱼尾冠者、九扬巾者、一字巾者、陀头打扮者、双丫髻者;内有盘龙云髻如仙子、仙姬者。纣王在帘内观之,龙心大悦。

只听有一仙人言曰:“众位道友,稽首了。”众仙答礼曰:“今蒙纣王设席,宴吾辈于鹿台,诚为厚赐。但愿国祚千年胜,皇基万万秋!”妲己在里面传旨:“宣陪宴官上台。”

比干上台,月光下一看,果然如此,个个有仙丰道骨,人人像不老长生。自思:“此事实难解也!人像两真,我比干只得向前行礼。

比干是个凡夫俗子,他能知道那些大概的故事,但是他不解其意。他人相对是正的,他自然有个疑惑,在疑惑中寻求答案,这是人的一个过程。我以为对今天的很多人都有个借鉴之处,今天看到中国社会这种事情,明白的人知道这是妖魔鬼怪横行,但是当妖魔鬼怪横行时,人战胜不了它,只能是个体保持自己的圣洁、贞洁就行了。

内有一道人曰:“先生何人?”比干答曰:“卑职亚相比干,奉旨陪宴。”道人曰:“既是有缘来此会,赐寿一千秋。”比干听说,心下着疑。内传旨:“斟酒。”

厉害吧!狐狸居然说让你活一千年。今天在中共体制的宣传当中,我们看到,尽是这个故事,其实都是狐狸妖怪说的话。比干那当然疑惑了,哪有陪了酒,我就让你活一千岁,这是神仙说的话吗?所以比干心正。

比干执金壶,酌酒三十九席已完,身居相位,不识妖气,怀抱金壶,侍于侧伴。

说到这儿,这就有意思了:比干他是人中的相位,可是他不知道谁是妖精,结果却“怀抱金壶,侍于侧伴。”金壶的意思我以为是怀抱天下,是今天纣王的天下。

宰相就如今天的李克强,国家的万事万物都是他说了算,结果他成了“侍者”,给三十几个狐狸当“侍者”……说:今天中共体制当中满朝是妖怪,所以才让我们看到这故事?人们今天看到的恶,都因为他不是人。

这些狐狸,具仗变化,全无忌惮,虽然服色变了,那些狐狸骚臭变不得;比干正闻狐骚臭。比干自想:“神仙乃六根清净之体,为何气秽冲人!”

其实人都有自己的体味,每个人的体味都不同。现在的人,特别是洋人都用香水,其实身体是臭的……所以真正修行的人,他的身体内在散发出的味道对很多人来讲其实是个益处。反过来,狐狸就是狐狸,妖怪就是妖怪。

记得咱们讲过那个宋国母,当初她得意的时候,自己拍过的一些照片,那女人的眼睛是能吃人的(我们通常说“眼睛会说话”),原因是那时候她不是人。我不开玩笑!

为什么很多男人看到宋国母觉得好呢?看着照片他就受不了!就是那东西。后来她不得意了,她眼神也没了。江泽民有同样类似的东西,在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到那种妖的凶气、那种杀气、那种恶。

比干叹息:“当今天子无道,妖生怪出,与国不祥。”正沉思之间,妲己命陪宴官奉大杯。比干依次奉三十九席,每席奉一杯,陪一杯。比干有百斗之量,随奉过一回。

妲己是为了照顾它的狐子、狐孙们能够吃上人的饭,因为下次没机会了。

妲己又曰:“陪宴官再奉一杯。”比干每一席又是一杯杯。诸妖连饮二杯。此杯乃是劝杯。诸妖自不曾吃过这皇封御酒,狐狸量大者,还招架得住;量小者招架不住。妖怪醉了,把尾巴都拖下来只是愰。

皇家的酒都是有讲究的、有年头的,而且有来处,那些酒都是有故事的,或者说那些酒都是有历史的。有些朋友可能家里有钱,能说出那些酒的来处。西方那些电影里也在讲这些:懂酒的人说这人有品味,只要酒瓶标签没开封的,按照那标签就可以说出当初这个酒是谁谁谁、经过了什么故事、怎么来的、存在哪儿的,然后就问:怎么有这一瓶酒、这世上还有几瓶这样的酒?这就是来表示欧洲贵族家中的风范(其实都是物质化了)。也不能说他错,但是凡人就是凡人。

妲己不知好歹,只是要他的子孙吃;但不知此酒发作起来,禁持不住,都要现出原形来。比干奉第二层酒,头一层都挂下尾巴,都是狐狸尾巴。此时月照正中,比干着实留神,看得明白,已是追悔不及,暗暗叫苦,想:“我身居相位,反见妖怪叩头,羞杀我也!”比干闻狐骚臭难当,暗暗切齿。

妖怪出事的时候总是尾巴露出来,在一些历史的故事上也是这样,动物都是尾巴最难隐藏。所以比干见此光景羞杀了他自己。那时候的人其实是上下通的,意思是他真的碰到了像云中子这样的人,他能认可他是修行人,来无踪、去无影;像殷郊、殷洪被风刮走,在他们眼睛里也能接受(那时候被风刮走是黄金力士把他们给拖走了)。

所以人这面、神那一面、修行那一面,是有沟通的。在人的这一面,跟妖、怪同样也有沟通,但是那时候是妖怪上人的身体,而神仙不会上人身体的,神仙自己会表现出人的身体。这里从两个角度可以看到:当我们托生成“人”的时候自己身体的珍贵;而作为稍微正直的人来讲,他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不能招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且说妲己在帘内看着陪宴官奉了三杯,见小狐狸醉将来了,若现出原身来,不好看相。妲己传旨:“陪宴官暂下台去,不必奉酒;任从众仙各归洞府。”

这也是妲己这狐狸精命该如此,她欺负纣王、欺负人,但是在过程中她又贪杯、又贪念人,这都反映出这些妖、兽、怪当有机会获得人的东西,对它们来讲都是个非常好的事。所以人中被招了这些东西的时候,它上了你身体就不会下去。

比干领旨下台,郁郁不乐;出了内庭,过了分宫楼、显庆殿、嘉善殿、九间殿。殿内有宿夜官员。出了午门上马,前边有一对红纱灯引道。未及行了二里,前面火把灯笼,锵锵士马,原来是武成王黄飞虎巡督皇城。

比干上前,武成王下马,惊问比干曰:“丞相有什紧急事,这时节才出午门?”比干顿足道:“老大人!国乱邦倾,纷纷精怪,浊乱朝廷,如何是好!昨晚天子宣我陪仙子、仙姬宴,果然一更月上,奉旨上台,看一起道人,各穿青、黄、赤、白、黑衣,也有些仙丰道骨之像。孰知原来是一阵狐狸精。那精连饮两三大杯,把尾巴挂将下来,月下明明的看得是实。如此光景,怎生奈何!”黄飞虎曰:“丞相请回,末将明日自有理会。”比干回府。

黄飞虎命黄明、周纪、龙环、吴干:“你四人各带二十名健卒,散在东、南、西、北地方;看那些道人出那一门,务踪其巢穴,定要真实回报。”四将领命去讫。武成王回府。

且说众狐狸酒在腹内,斗将起来,架不得妖风,起不得朦雾,勉强架出午门,一个个都落下来,拖拖拽拽,挤挤挨挨,三三五五,拥簇而来。

很多喝酒的现出原形,人也同样——酒后吐真言。所以琼浆玉液,天神造这个东西也是有道理的(太深的道理我也说不出来),但是酒容易带来邪的东西,而且酒能让人显本性,人喝完酒之后(酒后吐真言)这人的本性就会露出来;妖精同样是起不来雾、驾不起云,伪装不了。所以酒是逼任何生命露出真相的东西。而且人饮酒后容易出现淫乱,因此人们把酒称为“浊物”。当然饮酒的环境跟对象多少还是有差距的。

出南门,将至五更,南门开了,周纪远远的黑影之中,明明看见。随后哨探:离城三十五里,轩辕坟傍,有一石洞,那些道人、仙子,都爬进去了。次日,黄飞虎昇殿,四将回令。周纪曰:“昨在南门,探得道人有三、四十名,具进轩辕坟石洞内去了。探的是实,请令定夺。”

一群狐狸,飞不起来,那就命该如此啰。

黄飞虎即命周纪:“领三百家将,尽带柴薪,塞住洞口,将柴架起来烧,到下午来回令。”周纪领令去讫。门官报道:“亚相到了。”飞虎迎请到庭上行礼,分宾主坐下。茶罢,飞虎将周纪一事说明。比干大喜称谢。

黄飞虎替比干出了气了。因为比干陪狐狸喝酒去了,他也觉得窝囊。

二人在比谈论国家事务。武成王置酒,与比干丞相传杯相叙,不觉就至午后。

早上就喝酒,喝到下午。

周纪来见:“奉令放火,烧到午时,特来回令。”飞虎曰:“末将同丞相一往如何?”比干曰:“愿随车驾。”二人带领家将前去,同出南门,三十五里,来至坟前,烟火未灭。黄将军下骑,命家将将火灭了,用挠钩挞将出来。众家将领命。不题。

且说这些狐狸吃了酒的死也甘心,还有不会变的,无辜具死于一穴。

等于把妲己千年来所生的崽子全毁了。灭门之祸。

你看,这些故事都是一还一报。妲己让神仙(狐子狐孙)来,神仙自己喝酒不就完了嘛?你非要找比干去陪酒,这都是一来一报。

有诗为证,诗曰:
懽饮传杯在鹿台,狐狸何事化仙来。
只因秽气人看破,惹下焦身粉骨灾。

任何生命都有个氛围、有个场,就像人们说一个人要有魂魄、有灵气。秽气、污浊之气都是形容那些“不是人”的场,概念是类似的。

众家将不一时将些狐狸挞出,具是焦毛烂肉,臭不可闻。比干对武成王曰:“这许多狐狸,还有未焦者,拣选好的,将皮剥下来,造一袍袄献与当今,以惑妲己之心,使妖魅不安于君前,必至内乱;使天子醒悟,或加贬谪妲己,也见我等忠诚。”

比干就使了个招,也是好意:我献个狐狸袍,妲己看到狐狸袍之后知道是它的儿子、儿孙,肯定不高兴。比干认为妲己会责怪纣王,跟纣王干起来,这样这事就了了,这也是尽忠之意。这一来二去,比干就惹来杀身之祸。

比干想不到千年狐妖其实是有着女娲的使命(有了女娲的背书)。那比干,无论你做了什么人认为正的事情,他的宗旨依然是要保商朝,那他就麻烦了。

今天所有想保共产党天下的都必遭此大难——正与邪,其实有这个成分。

二臣共议,大悦。各归府第,欢饮尽醉而散。

古语云:不管闲事终无事,只怕你谋里招殃祸及身。

就是这样,这也是比干出麻烦的原因所在,其实也给了今天的人有着相当的借鉴。

不知后来凶吉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待续)

封神演义第 二十五回(上)

封神演义第 二十五回(下)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相关新闻
【解密时分】预言中的二战
梅花树下的宝藏落在了谁家
【西游义趣】之二:一个信念贯穿沙僧的前世今生
【大话西油】米开朗基罗巨作:最后的审判(3)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拜登后院起火?开除福奇成热词
【时事纵横】川普人气超夯 脸书遭群攻认怂?
【解密时分】殉爆之王——苏式坦克T-72
【财商天下】污染王变身环保王 中共夺气候霸权
【新闻大家谈】力挺川普 佛州州长蹿红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谎言谋霸5套骗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