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房玄龄功高德广(下)

作者:佚名
房玄龄画像。(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6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微谴归第  褚遂良上疏

有一次,房玄龄曾因微小过失被罢官回家。黄门侍郎褚遂良上奏说:“君主是‘首脑’,臣下称‘四肢’。有龙跃就有云起,不待呼啸而会集,假如时机到来,千年不敌一瞬。陛下过去是布衣百姓时,心怀拯救民众的的大志,手提轻剑,仗义而起。平定诸处寇乱,全靠陛下神功,而文章谋略,颇得辅佐帮助。作为臣下,玄龄出力最勤。往昔吕望(姜子牙)扶助周武王,伊尹辅佐成汤,萧何竭力于关中,王导尽心于江南。比起这些人,玄龄可以匹敌。

“况且武德初年出仕作官的人,都是忠诚勤恳、恭敬孝顺,众人同归陛下。但李建成与海陵王,凭仗凶乱、求用惑主,使人人不能自安,处境像鸡蛋相叠一样危险、形势如身被倒挂一样危急,命在旦夕、身系寸阴,而玄龄之心,始终不变。到武德九年之际,事情紧迫,玄龄虽被贬斥赶走,未能参与谋略,但仍然穿着道士衣服入府,与文德皇后一起同心相助。他在臣节方面,确实没有什么亏欠。

“到贞观初年,万物更新,玄龄选择能吏侍奉君主、为舆论所推奖,虽有无上功勋,却忠心依旧。只要不是犯有不赦的罪状、为百官同愤,就不能因一点小错误就轻易地舍弃他不用。陛下如果确实怜悯玄龄年迈,或瞧不起他的行为,自可像古时那样,谕示大臣让他退休。但这事实行起来要靠后一些,并要按退休礼仪去做,就不会使陛下失去好的声誉。

“现在玄龄这样有数十年功勋的旧臣,因一件小事而被贬斥、朝廷外面议论纷纷,都认为不应该。天子重用大臣则人尽其力,轻易舍弃则人心不安。臣以庸碌之才,愧列陛下左右,斗胆冒犯天威,略为陈述管见。”太宗欣然接受了褚遂良的意见。

贞观二十一年,太宗前往翠微宫,在那里授司农卿李纬官为尚书。房玄龄当时留守京城。恰好有人从京城来,太宗问他:“玄龄听说李纬官拜尚书后,怎么样?”那人回答:“玄龄只说李纬胡子长得好,没说其它话。”太宗立刻改授李纬为洛州刺史。房玄龄就是这样,是当时的一种尺度。

玄龄旧疾发 太宗垂泪

贞观二十三年,太宗前往玉华宫。当时房玄龄旧病发作,诏书命令他在京养病,并仍然总管留守事务。到他病重时,太宗让他来玉华宫。房玄龄坐在抬轿上入殿,一直被抬到太宗座前才下轿。太宗面对他垂泪,房玄龄也感动得哽咽不止。诏书派遣名医救治,并命尚食局每日供应宫廷膳食。如果房玄龄稍有好转,太宗便喜形于色;如果听说病情加重,脸色便变得悲伤。房玄龄因此对他的儿子们说:“我自从病情危急后,受恩泽反而更深;如果辜负了圣明君主,则死有余辜。当今天下清明,各件事务都很得当,唯独东征高丽不止,将为国患。主上含怒下了决心,臣下不敢冒犯圣威。我若知而不言,就会含恨入地。”于是上表劝谏说:

“臣听说兵革最怕不收敛,武功贵在停止干戈。当今圣明教化,无所不至。上古未能臣服的地方,陛下都能让其称臣;未能制服的地方,陛下都能制服。详察古今,为中国患害最大的,首推突厥。而陛下却能运用神机妙策,不下殿堂就使突厥大、小可汗相继归降,分掌禁卫军,执戟行列间。其后薛延陀嚣张,旋即被讨平灭亡;铁勒倾慕礼义,请朝廷设置州县。沙漠以北,万里安宁,没有兵尘硝烟。至于说高昌在流沙拥兵叛乱,吐谷浑在积石山归属不定,发一军进讨,全都荡平。高丽躲过诛灭,已经历代,朝廷未能征讨。陛下谴责它为逆作乱、杀害君主虐待民众,于是亲自统领六军,前往辽东、碣石问罪,不到一月,就攻拔了辽东,前后抓获俘虏达数十万,分配在诸州,无处不满。雪前代的旧耻,埋亡卒的枯骨。若比较功德,则高出前王万倍。这些都是圣主心中所自知的,卑臣怎么敢详尽述说。

况且陛下仁风流布、遍于四海,孝德显扬,与天同高。看到夷狄将要灭亡,便能算出还需几年;授与将帅指挥谋略,就能决胜万里之外。屈指计日,等待驿传,观日算时,迎侯捷报,符合应验,如同神灵,算计谋划,没有遗漏。在行伍之中提拔将领、于凡人之内选取士人。远方的使节,一见不忘,小臣的名字.不曾再问。射箭能洞穿七层铠甲、拉弓能力贯百八十斤。加上留心经典,注意文章,用笔超过钟繇、张芝,文辞不让班固、司马迁。文锋已振、管磬自然和乐,翰墨轻飞、花卉竞相开放。以仁慈安抚百姓,张礼义接遇群臣。有喜好生命的德性,在江湖焚烧障塞,释放鱼类;有厌恶杀戳的仁慈,在屠场止息刀斧,拯救畜牲。鸭鹤承接了稻粱的赐与,犬马蒙受着帷盖的恩惠。下车吮吸李思摩的箭疮,登堂哭临魏徵的灵柩。为战亡的士卒哭泣,哀痛震动六军;背填路用的薪柴,精诚感动天地。重视民众的生命,特别关心狱囚。臣见识昏愦,怎能论尽圣功的深远,奢谈天德的高大呢!陛下兼有众多长处,各种优点无不具备,卑臣深深地为陛下珍惜它,爱重它。

《周易》说:‘知道进而不知道退,知道存而不知道亡,知道得而不知道失。’又说:‘知道进退存亡,又不迷失正道的,只有圣人啊!’由此说来,进里有退的含义,存中有亡的机宜,得内有失的道理,老臣为陛下珍惜的原因,指的就是这些。老子说:‘知足,就不会招致侮辱;知道适可而止,就不会遇到危险。’陛下的威名功德,也可以说是‘足’了;拓广疆域,也可以‘止’了。

那个高丽,是边境的夷族残类,不足以用仁义对待,也不可用常礼责备。应该宽恕他们。如果一定要灭绝他们的种类,恐怕野兽落入穷困境地就要搏斗。而且陛下每次决杀一个死囚,都必定命令法官再三覆审,多次上奏,并要吃素食、停音乐。这就是因为人命关天,感动了圣上仁慈之心的缘故。何况现在这许多兵士,没有一点罪过,却无故被驱赶到战阵之间,处于刀锋剑刃之下,使他们肝脑涂地,魂魄没有归处;让他们的老父孤儿、寡妻慈母,望灵车而掩泣,抱枯骨而伤心,这就足以使阴阳发生变动,和气受到伤害,实在是天下的冤痛啊。

况且‘兵’是凶器,‘战’是危事,不得已才使用。如果高丽违反臣节,陛下诛讨它是可以的;如果高丽侵扰百姓,陛下灭亡它是可以的;如果高丽会成为中国的长久之患,陛下除掉它是可以的。有其中的一条,虽然日杀万人,也不值得惭愧。现在没有这三条,却烦扰中国,难道不是得不偿失吗?

希望陛下遵循祖先老子知道满足、适可而止的告诫,来保全万代巍峨的名声。发布甘沛的恩泽,颁下一宽大的诏书,顺应阳春散布雨露,允许高丽悔过自新;焚烧凌波的船只,停罢应募的民众,自然华夏与夷族都庆贺依赖,远方肃宁,近处安定。臣是老病的三公,早晚就要入地,所遗憾的只是臣竟然没有尘埃露水,来增高山岳、增广海洋。谨此竭尽残魂余息,预先代行报恩的忠诚。倘若承蒙录用这些哀鸣,臣就是死而不朽了!”

太宗见到表奏,对房玄龄的儿媳妇高阳公主说:“此人病危成这样,还为我国家担忧!”

房玄龄后来病情加剧。太宗于是凿通苑墙,开设新门,屡次派遣宫中使臣问候。太宗又亲自前往,握手告别,悲伤不止。皇太子也前去与他诀别。当天授房玄龄的儿子房遗爱为右卫中郎将;授房遗则为中散大夫,让他生前看到儿子的显贵。

诫诸子勿骄奢 勿沉溺声色

不久,房玄龄病故,时年七十岁。太宗命:百官三天不上朝;下册书赠房玄龄官太尉、并州都督,赐谥号为“文昭”。朝廷供丧葬器物,陪葬在昭陵。

房玄龄常常告诫他的儿子们:“不能骄奢,不可沉溺于声色;一定不可以用地位门第,去欺凌他人!”他汇集了古今圣贤的家诫格言,写在屏风上,令诸子各取一扇,对他们说:“你们如果能留意这些家诫,就足以保身成名。”又说:“汉朝的袁家,历代保有忠节,是我所崇尚的,你们也应该效法。”

(资料来源:《旧唐书》《资治通鉴》)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国几千年历史长河中,历朝历代都有能人异士,能力高者可通古知今、预知未来事,能力低者可相出人生命运,道出人间祸福。晚清咸丰光绪年间有一位官员、书法名家,亦是擅相术者,他叫李文田。
  • 龚明之,字熙仲,是昆山(今江苏省昆山县)人。他出身于士族,因至孝至诚的品行而颇得盛名。
  • 所谓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令人荡气回肠的魏、蜀、吴三国,在曹操、刘备、关羽、张飞、诸葛亮、周瑜、孙权等风流人物谢世后,天下大势逐步走向统一。公元263年,曹魏政权灭掉蜀汉。266年,司马炎取代曹魏政权建立晋朝,史称西晋。280年,西晋灭东吴,彻底结束了三国鼎立的分裂局面,重新统一了天下。
  • 曾短暂担任中华民国总理的钱能训,字干臣,是清末人,1869年出生于浙江嘉善县,是吴越武肃王钱镠的第三十六代孙。他的父亲钱宝廉是道光年间的进士,曾任吏部侍郎和刑部侍郎,为正二品官员。
  • 房玄龄十八岁时,本州举荐他应进士考,及第后被授羽骑尉。吏部侍郎高孝基,一向被认为有知人之明,见到房玄龄后深加赞叹,对裴矩说:“我见过的人多了,还从未见到像这位郎君那样的人。他将来必成大器,但恨我看不到他功成名就。他会位高凌云。”
  • 在西汉史学家司马迁撰写的《史记‧循吏列传》中,春秋时期楚国的令尹(宰相)孙叔敖被其列为“循吏之首”。“循”意思是遵循道义、顺应时势,也就是说,孙叔敖被视为遵循道义、顺应时势的官员之首。
  • 《三国演义》中有写到一幕是诸葛亮到江东舌战群儒,在这群儒生中有一位是少年成名的陆绩,字公纪。他从小就非常孝顺,年纪轻轻就颇有名气,后被拜为太守,其为政清廉,深受百姓爱戴。
  • 作为名臣,张养浩是元朝三俊之一;作为文学家,他更是元曲作家中的泰斗。今人对张养浩的了解,大概就是从那首《山坡羊·潼关怀古》开始的。
  • 自孟子道出“我善养吾浩然之气”的千古名言,其刚正、博大的气魄深受历代文人仰慕。他们甚至化用这句话为名取字,时时激励自己,其中最知名者有唐代的孟浩然,还有元代的一位名臣兼文学大家——张养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