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国父赋予州立法机构最终权力

人气 1896

【大纪元2020年12月03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tephen B. Meister 撰文/原泉编译)国父们将决定总统选举人选择方式的权力和庄严责任完全赋予了各州的立法机构(《美国宪法》第二条,第1款,第2项)。

与此相对照的是,第三条赋予了司法部门,即联邦法院,裁决法院诉讼当事人之间实际“案件和争议”(cases and controversies)的权力。触发法院管辖权的“案件和争议”要求在盎格鲁撒克逊法学中是普遍适用的,也适用于所有州法院。

这一根本区别对于理解摇摆州的立法机构﹐与州和联邦法院在目前困扰全国的选举舞弊指控中﹐所扮演的截然不同的角色至关重要。

案件或争议

到目前为止,几起法庭案件大多是由私人当事方(private parties)(不是唐纳德‧川普总统),包括选民和保证投票给川普(特朗普)的州选举人,针对选举委员会、州长或州务卿提起诉讼。

这些“案件”提出了具体的舞弊指控,联邦法院或州法院必须单一地对他们所面临的问题做出裁决,而不是,或者更广泛地说,不是对选举过程是否受到舞弊的影响﹐从而使选举的真实完整性受到严重质疑做出裁决。

例如,在宾夕法尼亚州联邦法院系统的总统案中,有人指控计票中心经常剥夺共和党投票监督员的监督权限,使他们无法监督开票和点票过程﹐以及数十万张选票﹐包括许多在宾州立法机构规定的选举日晚上8点截止日期之后寄达的选票——在他们的监督之外被清点。

此外,有人指控称被拒绝给予“平等保护”(《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所保障的),因为只有民主党占优势的选区的选民才有权利“纠正”他们有缺陷的选票。

由于时间紧迫,选民舞弊的证据不断出现,但法院的申诉却滞后,只有已被记录的已知的欺诈行为被指控。

最近,联邦第三巡回上诉法院裁决总统败诉一案﹐涉及一个狭小的问题,即初审法官在拒绝总统修改其申诉并加入在起草申诉后获悉的其它欺诈指控时是否犯错。

这一狭小的问题是联邦上诉法院审理的唯一一个“案件或争议”,联邦上诉法院只是裁定,初审法官没有“滥用自由裁量权”﹐拒绝总统对其申诉进行修改的许可(尽管这种修改许可必须根据法律自由给予)。

同样,在乔治亚州,林伍德(Lin Woods)律师的联邦法院申诉主要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以前的一项法院解决办法﹐规定由三个办事员小组对邮寄的选票进行“签名检查”,这是否违反了乔治亚州的立法方案,该方案明确要求由一名书记员确定选票上的签名是否与该州选民登记卡上的选民签名相符。乔治亚州的重新计票并没有核实签名。

虽然独立律师西德尼‧鲍威尔最近在乔治亚州的联邦诉讼涉及更广泛的舞弊指控,但它也像所有的诉讼一样,向审理它的法院提出了一个特定的案件或争议。该案件或争议的轮廓严格限制了任何审理该案件的法院,甚至美国最高法院所能做的事情。

例如,我相信﹐基于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早先的命令,迫使宾州州务卿将选举日晚上8点截止时间后收到的选票分开处理,美国最高法院大多数法官已经得出结论,即宾州最高法院以4-3决定将宾州立法机关邮寄选票的截止时间延长3天,此举本身违反了《美国宪法》赋予州立法机关决定州选举人的权力。但目前还不清楚上述关键而狭小的问题是否会在最高法院提起,此案中第三巡回法院确认了初审法院可以否决对总统一方的诉讼修改。

立法听证

除了许多法庭案件外,宾州、密歇根州和亚利桑那州的立法听证会也在进行中。其它摇摆州也将有望跟进。

立法听证会与法院听证会相比,涉及面更广,性质也有本质区别。任何法院听证会的唯一目的是就诉讼当事人向法院提出的具体案件或争议做出裁决,但州立法机构是以调查而非司法身份行事:他们的职能是了解和调查所有选民舞弊问题,以确保选举的公正性,并避免因计票舞弊或其它非法的选票而剥夺合法投票的选民的权利。

立法者不局限于私人诉讼当事人向他们提出的案件或争议,也不局限于听取诉讼当事人律师传唤的专家和证人,而是决定他们想解决什么问题,想听取谁的意见,想传唤谁宣誓作证,包括必要时使用传票。

因此,与法院必须采取的限制性方法不同,法院采取严格的反应方式对诉讼当事人提出的任何问题做出回应,而州立法者则主动地决定他们希望解决的问题,并传唤他们认为合适的证人,来协助他们评估这些问题。

当然,州立法机构有广泛的责任来确保本州选举的公正性。不存在限制立法者的调查范围的被冻结的法院诉状。

作为一个调查机构而非司法机构,州立法机构必须考虑所有影响选举公正的问题。其中包括“小规模舞弊”的说法,例如向没有提出申请的选民寄出选票,这些选票被政治活动人士欺诈性地“收割”并提交和清点,或者反过来说,由选民合法邮寄的选票,没有被清点,而死者的选票、外地居民的选票、以及欺诈性地更改或填写的选票却被清点。

州议会听证会的范围还包括对“大规模”舞弊的指控,例如前联邦检察官西德尼‧鲍威尔就“Dominion 计票软件”提出的指控,她称该软件欺诈性地将川普的选票给了拜登,在11月4日凌晨,把大量的虚假选票投给拜登。

举证责任

除了听证范围大幅扩大,立法者的角色更积极主动(相对于法学家的被动角色)外,立法听证会将不受法院案件中适用的严格证据规则的限制,更重要的是,将不受法院听证会中适用的举证责任的约束。

在法庭案件中,原告负有举证责任,尽管在民事案件中,这种责任仅仅是证据优势(preponderance of the evidence)﹐即要证明的事实必须被证明为真实的可能性大于不真实的可能性(而不是像在刑事案件中的超出合理怀疑)。在立法听证会上,没有原告(来承担举证责任)。

最近在宾州葛底斯堡举行的立法听证会上,当专家证人、退役陆军上校菲尔‧沃尔德隆(Phil Waldron)作证说,在短时间内统计出拜登的得票总数约为57万张,而在同一时间,川普的得票数只有约3200张时,人群中发出了惊呼声。显然,大家都知道这样一面倒的情况在统计学上是不可能的。

法院可以选择驳回这类证据(尽管我不同意),认为这类证据不足以“具体证明”选民舞弊,以承担原告的责任,但很容易看出,一批立法者会得出相反的结论,即这些证据会不可挽回地损害了选举的公正性。

同样,“具有统计学意义的抽样”数据可能会证明对立法者有说服力,而法院,可以想像(虽然,我也不同意),也许发现这种证据不足以满足原告的举证责任。例如,鲍威尔最近在乔治亚州和密歇根州的诉讼中,依据马特‧布雷纳德(Matt Braynard)的数据,他对这些州的选民进行了民意调查,根据他的大量数据样本,专家证人威廉‧M‧布里格斯(William M. Briggs)有95%的确定度﹐得出结论:存在一系列欺诈性收割选票或未统计的合法邮寄选票。同样,在密歇根州,有证据表明,数以万计的州外居民提交的选票被计算在内。

同样,这类统计学证据在评估整体选举公正性方面可能对立法者非常有说服力,但可能不会被指定法官视为构成足以满足原告责任的具体选举舞弊的“具体证据”。

同样,州议员也可能被“统计异常”所打动——选民投票率超过100%﹐甚至350%,以及11月4日凌晨投票激增的统计结果,这些票都是投给拜登的,我们被告知,这超出了投票机在规定时间段内制表的物理能力。美国邮政局的地址变更表也是如此,证明有数以万计的非居民投了票。所有这些问题都破坏了选举的公正性,剥夺了合法投票的立法者的选民的权利。

《宪法》授权

国父们明白这一切,这正是为什么他们明确地、专门地赋予州立法机构决定州总统选举人的权力。再加上现在举行立法听证会的州--宾州、密歇根州和亚利桑那州﹐其立法机构是由共和党控制的,而选举官员是民主党的党工,他们坚持无视大量的舞弊和违规证据,不难看出,立法者必须“收回”他们决定总统选举人的《宪法》授权。

现在,议员们可能要跨越议会的一些障碍,召开一个特别的立法会议来确认总统选举人,或者可能是确认无可挽回的腐败选举。而时间是至关重要的。选举团将于12月14日在各州投票。

事实上,宾州议会中勇敢而正直的立法者已经开始采取行动。

以共和党州众议员拉斯‧戴蒙德(Russ Diamond)为首的一系列众议院议员提出了一项决议。该决议谴责宾州臭名昭著的自由派州长和州最高法院(以有分歧的决定)采取的“党派”行动,推翻议会在选举方面的行为和意愿,包括以下调查结果:

●宾州行政和司法部门的官员非法改变2020年11月3日宾州选举的规则,侵犯了美国《宪法》所赋予州议会的权力;

●2020年9月17日,在距离2020年11月3日选举不到7周的时候,宾州最高法院的党派多数派非法单方面延长了邮寄选票的截止日期,规定没有邮戳的邮寄选票将被视为及时收到,并且没有经过核实的选民签名也可以被接受。

●2020年10月23日,距离2020年11月3日选举不到两周的时间,应州务卿的请求,宾州最高法院裁定,邮寄选票不需要对签名进行认证,从而将亲自投票和邮寄选票的选民区别对待,破坏了防止潜在选举犯罪的重要保障。

●2020年11月2日,即2020年11月3日选举的前夜,在规定的邮寄选票预验票时间之前,州务卿办公室鼓励某些县﹐通知邮寄选票有缺陷的选民的政党和候选人代表。

●民主党人数占优势的县允许邮寄选票的选民修正选票缺陷,而共和党人数占优势的县则遵守法律,使有缺陷的选票无效;

●在宾州的某些县,不允许观察员有效地监督与缺席和邮寄选票有关的投票前和投票活动;

●在宾州其它地区,观察员看到缺席投票和邮寄选票的预验票和验票过程中的不正常现象。

该决议还发现,“宾州的邮政员工报告了与邮寄选票有关的异常情况,包括多张选票寄到一个陌生的地址,将选票寄到空房子、空地段和不存在的地址。”

最终,宾州的决议:

一、认识到在2020年11月3日选举期间与邮寄投票、预验票和验票有关的重大违规和不当行为;

二、反对侵犯《美国宪法》规定的议会管理选举的权力;

三、反对和不同意州务卿过早认证2020年11月3日选举中总统选举人的结果;

四、宣布宾州总统选举人的遴选和其它全州选举竞赛结果存在争议。

五、敦促州务卿和州长撤回或撤销对总统选举人的认证,并推迟对2020年大选投票的其它全州选举结果的认证。

六、敦促美国国会宣布本州总统选举人的遴选存在争议。

我们比这要更好,好得多。这不是美利坚合众国。

选举人的对决

如果六个摇摆州中的任何一个州选举官员和州长推出一组选举人,而另方面,州议员们又推出另一组选举人,那么将由美国参众两院在1月6日的联席会议上决定用哪一组,或者两组都不用。

如果,由于没有确定州选举人,两位候选人都没有获得所需的270票多数票,根据第12修正案,众议院将决定“临时选举”(contingent election),每个州只投一票。总统唐纳德‧川普将轻而易举地赢得“临时选举”,因为尽管大多数国会议员是民主党人,但共和党占多数的州要多得多。

国父们在设立选举人团和赋予各州立法机构决定各州总统选举人的专有权力时,做出了明智而有远见的选择。影响全国大选(尤其是这次)的多方面舞弊问题,在司法“案件或争议”的狭小范围内不容易及时提出。

有争议的六个摇摆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和威斯康星州﹐在选举日都被川普赢得,但不知何故,这六个州,在选举日后“翻蓝”(即使其它44个州,包括川普赢得的佛罗里达州和俄亥俄州,选举日后没有出现翻蓝)。

对于那些不相信阴谋论的人,我建议你们也不要相信所有的巧合。它们甚至更令人难以置信,更像阴谋论。

州立法者形成了最后一道防线,抵御民主党人厚颜无耻、令人憎恶的大规模破坏世界上最伟大的民主的努力。说我们的共和国现在岌岌可危并不危言耸听。宾州的立法者应该受到赞扬,因为他们的爱国主义和勇敢﹐坚持要求收回《宪法》赋予他们的授权。其余五个摇摆州的立法者也应效仿。

原文The Founding Fathers Vested State Legislatures With Authority to Decide Presidential Electors for Good Reaso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斯蒂芬‧B‧梅斯特(Stephen B. Meister)是一名律师和评论家。可以在Twitter@StephenMeister关注他。此文表达的是他自己的观点,不代表律师事务所。

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大选远远没结束的20个理由
【名家专栏】最高法案例赋各州裁决大选争议
【名家专栏】美大选 一切由最高法院决定
【名家专栏】美宪法和大选纷争 问与答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最新民调吓坏麦康奈尔?
【新闻大家谈】德州查科技巨头 中共吹防疫遭批
【横河直播】三起诉讼不简单 美国文革由来
【时事纵横】川普快拳击中共 多国首脑扎堆换人?
【秦鹏直播】中朝争秀肌肉 蓬佩奥连番打击中共
【财商天下】投资中企角力激烈 川普斩吸金触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