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说寓言】

为打击对手 宋王偃编造谣言 结果太惊人

文/宋宝蓝
西安古城墙。(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895
【字号】    
   标签: tags: , ,

美国大选尘埃未定,牵动人心。为了推翻川普,左媒编造谣言,可谓竭尽全力。日前,美国著名律师林伍德 (Lincoln Wood)在集会上,劝告美国民众停止观看左派媒体散播的谎言,并推荐民众看《大纪元时报》的真实报导。

对于谎言的危害,明朝开国军师刘伯温讲述了一则寓言。战国时宋王偃为了打击敌国,常常编造谣言,诽谤楚国。最终结果不堪设想……

战国时期,宋国君主宋康王子偃(?―公元前286年)非常憎恨、厌恶楚威王(?―前329年),很喜欢谈论楚国的是非。

每天早晨,宋康王上朝时都要做的事,就是一定要诋毁诽谤楚国,以泄心头之恨。他将楚国的是非作为笑谈。康王时常得意地说:“楚国的无能竟然到了这个程度,简直太严重了。想必,我就要得到楚国了吧?”上有所好,群臣也随之附和,如同出自一人之口。

因为宋康王,当时凡是从楚国而来的商人和旅客,一定要编造一些谎言,说楚国的不是,构陷楚国不好和无能,这样宋国才会接纳他们,允许他们在宋地停留。

宋国的百姓和官员交相谈论的这些谎言,很快就传到朝堂上。朝野不厌其烦地宣扬,随着谎言的广传,渐渐地竟使那些率先编造谣言、散布谎言的人们也迷惑起来。以致人们都信以为真,认为楚国真是不如宋国。

构建在谎言上的“雄心”,使宋康王不断地膨胀“壮志”,并开始谋划攻打楚国。

刘伯温著作《宋王偃》这篇寓言时,虚拟了一个人物大夫华犨。在他的笔下,华犨这样劝谏宋王:“宋国不是楚国的对手,这是以前就有的结论,二者如同鼢鼠和夔牛相比。即使楚国确实如您所言这般无能,它的实力仍旧是宋国的十倍。宋国如果是一,那楚国就是十。即使宋国战胜十次,也难抵一次失败的损失。怎能拿国家的命运进行这种尝试呢?”

宋康王的心里装满了对楚国的仇恨和谎言,狂妄使他根本听不进去华犨的劝告。他一意孤行,发兵攻打楚国,在河南颍水的上游打败了楚军。这次侥幸获胜,使宋康王愈加骄横逞能。

华犨再次劝谏康王,说:“臣听说,小国战胜大国,是侥幸于大国没有防备。侥幸之事不可能经常发生,侥幸获胜也不能有恃无恐。国家的军队不能让您这么轻易地摆弄,敌国也不可能轻易地再受您的侮辱。侮辱一个小小的人尚且还不行,何况侮辱一个大国呢?如今楚国已经惶恐并有所戒备了,而大王您却更加骄横了。大国戒备,小国骄蛮,只怕灾祸就要降临了。”

宋康王听罢,当场大怒。华犨劝谏不成,只好逃亡到齐国去了。第二年,当宋国再次攻打楚国时,楚国进行了强力的反击,不仅打败了宋军,最终还灭了宋国。

谎言,迷惑了宋康王的心智,使其变得更加狂妄;也迷惑了群臣和百姓,竟使人们信以为真,认为宋国真的比楚国强大。然而,建造在谎言上的一切,最终在事实面前全面崩塌了。无论编造谎言,还是散布谎言,最终欺骗的都是自己,害的也是自己。

(事据《郁离子‧宋王偃》)@*#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迎来皇子,还无意中成了预言;咸丰年号出乎意料,蕴含了“二主争山打破头”的国运,二主又是指谁?
  • 国画
    明朝小太监阿丑演技极好,无论是酗酒者、儒士,还是官员,他都扮演得惟妙惟肖。小太监多次排演诙谐滑稽的戏剧,以宛转的方式揭露时弊。天子看懂了他的戏,逐渐疏远了奸臣……
  • 名垂千古的唐代名医孙思邈曾在其撰写的《大医精诚》中阐述了行医者应具备的德行。他说:“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
  • 古人追求真理,注重品德和操守,不仅要求自己躬身力行,也非常重视对后代的“德行”培养。这种言传身教之精神,成为后人正身教子的楷模。
  • 只有贫贱者,最有资格、敢于骄傲对待人!富贵者哪里有资格、敢骄傲对待人?
  • 江南贡院,科举,考场
    清朝大臣兼外交官薛福成博学多才,对兵法、战阵、天文、阴阳、地理等多有研究。有一年,他看了几眼星星,顺口说了一些事,推断了人事的去向,事后全都应验。
  • 童子
    明朝神童过百龄,棋艺精湛,冠绝一时。相国招揽,他婉言辞谢。锦衣卫入狱,他不回避。魏忠贤作乱,他速速归隐。身为公卿门客,百龄从不因私谋利。直到清朝顺治年间,世人仍视他为棋坛霸主。
  • 郎世宁,鱼
    清朝时,一位州长官献鱼,留下字条“百头鲜鱼”。旗人张自用看了很不理解。鱼又不是牲口,怎么称“头”呢?经差吏介绍后,他才恍然大悟。而这名差吏由此晋身官场,留下了“一字之官”的传说。
  • 大唐时期,神童贾嘉隐天赋异禀,惊动了朝廷。上天赋予他卓越的智慧,但并没有赋予他英俊的容貌。当这个“不完美”招来大臣的议论时,能言善辩的他,又是如何辩驳的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