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练乙铮:马云 中共榨干富豪第一枪

【大纪元2020年12月30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近期大陆富豪马云“麻烦”不断,阿里巴巴被指涉嫌垄断后,蚂蚁集团也遭中共四大监管机构约谈。马云的富豪之路倍受瞩目。

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现任日本山梨学院大学经济学教授练乙铮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当前中共拿阿里巴巴、蚂蚁开刀,实际上是派系斗争的结果。”而这仅是中共开出的“第一枪”,所有在私营环节发大财的大陆富豪都面临同样危险,因为这是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下,垄断所有权利、资源、人脉、关系等情况下的“规律”。

此外,香港影视大亨向华强近来申请“依亲移民”台湾,其亲共背景引发台湾国安单位疑虑,并研判其或为“中共任务性移民”。对此练乙铮表示,台湾为全亚洲、甚至是全世界上最民主、最开放的国家之一,更应以国家安全为上,否定这类移民。

练乙铮还说,“狡兔死,走狗烹”,当中共全然掌控香港之后,曾为中共在香港效力的五类中共“走狗”,即成为中共处理、消灭的对象。

“骂畜生”是借口 派系斗争借党国权力开刀

继中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日前调查阿里巴巴涉嫌垄断后,其旗下蚂蚁集团12月26日也遭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中共四大监管机构约谈,并要求推动五项整改。

马云旗下企业为何连遭中共打击、针对,外界多有揣测,一说马云私下骂习近平“畜生”,引火烧身,惨遭习近平报复。对此,练乙铮认为这仅是“借口”,“可能是一些私人恩怨,或者一些派系利益的问题居多。”

练乙铮说,长久以来,中国所谓的私营环节,即外国人所说的“裙带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实际上是中共改革开放以来,江泽民、邓小平、李鹏等家族,一系列官商勾结之下产生的。他们“靠国家的关系、权力坐大了,获得了目前这么大势力。”

而当习近平掌权后,“自己一个铜板都没有,他要拿这些经济力量的时候,他一定要开刀,借党国的权力向这些所谓私营环节开刀。实际上是派系斗争的表现。”

“我估计这是第一枪,所有其它私营环节发了大财的那些人,我想都会危险了。”练乙铮说,在中国共产党专政下,中共本身就是一个垄断的机关,垄断了一切权力、资源、人脉关系等等。若有其它任何组织具有吸引力或群众,这等于威胁了中共,“这样它都会对你开刀的。”

如此,马云的“商业帝国”对中共就是一个极大的威胁,“你很容易就收买了所有的党政干部,可能搞些宫廷斗争废了它都可以的。所以它一定要开刀。”练乙铮说,这是中共自建政以来就形成的一种“规律”,“所有的组织,无论是什么组织,它都要开刀的。”

经济+政治因素 中共拿“肥鹅”开刀

那么中共为何选择这个时间点呢?

练乙铮认为,一年多来,中国与西方世界经济关系紧张,中共的国营企业,或与中共关系密切的企业在外国遭遇打击,他举例如华为,“这些公司收缩了,在国际上赚不到钱了,或者它投资会给人封杀”,那么这时中共即将目标转向“还未被西方社会杯葛得严重的、赚着大钱的企业开刀,就是想控制它们,然后夺取它们部分的资源。”

练乙铮说,共产党内部以分派利益、好处养大派系,依靠金钱、权利、美女维系派系。“共产党这么腐化的组织,下面那些人要听你(习近平)的话,唯金钱、唯财物是听的共产党员,就一定要资源来维系那个组织,养肥那个组织。”

那么当国营企业没有资源,经营不好,在国外连遭封杀的情况下,“就只能向那些肥鹅(有钱人)开刀”,练乙铮说,马云旗下的企业被整肃,其实“有经济加政治的因素在里面。”

此外,又有传言指,马云已遭“边控”,练乙铮认为传言应为真实的。“让你人出去了,可以在国外调动一些资金等等,对它(中共)也是不利的。”他说,当前大陆资本家被没收护照、被边控,他们的命运与香港勇武派抗争者“也都差不多了,是同坐一条船,虽然原因不一样”,“这些孩子在抗争的时候,他们都在骂,现在轮到他们了。”

“中共任务性移民” 危及台湾国安

今年6月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后,收紧统治香港,手法日渐粗暴,爆发港人移民潮。而被视为港共“蓝丝”的香港影视大亨向华强,近日申请“依亲移民”台湾,引发外界哗然。

谈起此话题,练乙铮也不禁笑了起来,“真的好笑啊!这个就值得探讨了。”

练乙铮说,几千年来,历史上都存在着移民,原因无非是“自愿”或“被迫”。“自愿就是个人觉得这里没前途,或者‘邻居的草地比较肥沃’,我就过去觅食;被迫的就是流亡、太穷困走投无路等等,被迫移民,漂洋过海。”

然而中共却利用移民潮的掩护,派特务、爪牙到外国拿身份、定居,成为当地的公民,取得公民的各种权益,然后在当地与共产党里应外合,而这就是所谓的“任务性移民”。练乙铮说,这种情况存在已久,只不过这一次因向华强的身份,“爆得特别有声有色”,“由台湾提出这样的概念、这样的讲法,实际上几十年来,它(中共)都一直做着这样的事情。”

向华强与中共关系匪浅,妻子陈岚曾发文谴责“反送中”,并多次公开“撑”港警。向华强的儿子向佐则担任“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该组织是以中共共青团为领导核心的统战组织。

他说,也许向华强如香港一些大资本家一样,受到一些威胁,“我不排除他有这样的压力,真的想移民。但是结果一样,都会变成‘任务性的移民’。”

练乙铮说,若向华强真的移民台湾后,中共派特务与他接触,“‘喂!朋友,你有很多把柄被我抓住哦,那就麻烦你继续跟我们合作。’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会接受任务,仍然是一个任务性的移民,只不过是兜了一个圈。所以这些是危险的。”

练乙铮说,台湾是全亚洲,甚至全世界上最民主、最开放的国家之一,“当国家安全有致命性危险的时候,就应该以国家安全为上,去否定这样的一些移民申请。”

“狡兔死 走狗烹” 五类中共走狗下场惨

香港法治状况日渐恶化,港人人人自危,不分“蓝黄”,纷纷出走。练乙铮说,当中共全面管治香港后,以往在香港为中共效命的“走狗”,就成为中共消灭、处理的对象了。“‘狡兔死走狗烹’,就是香港都搞定了,是它(中共)的天下了,它为所欲为了。以前那些走狗没有用的了,还养着你干嘛呢?就一定是要处理掉的。”

练乙铮将此分为五大类,“我估计香港有五批这样的走狗。不同的类型、不同时段出现的走狗。”

第一批,投向共产党的那批资本家。练乙铮说,现在中共有钱、拥有大财团、大公司了,“用不着借你的力量!所以这批人是逃不掉的了。是第一批给人烹熟的走狗,这一批人不走的话,就糟糕了。”

第二批为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商议香港主权转移时期出现的那批新左派、新的亲共分子,包括梁振英等等。“都是走狗而已,用完就赶你走。很简单的。”

第三批为传统的左派。“这么多年来,他们跟资本家的关系打得火热,(中共)不会再相信他们的。”

第四批为黑社会。练乙铮说,中共一直以来靠黑社会在香港做事情,“将来解放军或者是公安来到(香港)的话,它自己可以做事情的时候,就不用理会那些黑社会的,就赶走你了。”

最后一批即是刚成立的“紫荆党”。“(紫荆党)现在就风生水起了,上来搞政党,为共产党接收香港铺路,铺完这条路,这一批人就麻烦了。”练乙铮说,“因为他们八九十年代就去了外国,去了香港,又是跟外国势力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共产党是不会相信他们的,这个是政治原因。”

“紫荆党”的三名创党人包括:瑞信集团董事会成员李山丶中播控股主席黄秋智,以及卓悦控股董事会主席陈健文。他们均出生于中国大陆,后来取得香港身份,并在西方接受教育。

此外还有“经济原因”。练乙铮说,“1997年,《基本法》里面写了一条,共产党的干部,公司、机构不可以随便去香港的。”因为很多中共党员想到香港,在此发财。“你看一下中联办里面的那些肥鹅,发很多财,上面(中共)也很生气的。”

“它稳定了(全面接收香港后)之后,它就处理你的了,等上面的一批人下来接收你这些肥缺。”练乙铮说:“我估计这是最后的一批,甚至是最严重的一批被轰的走狗。”

“‘凡是帮中共做事的,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这真的是说得很透彻。”练乙铮说。

完整的访谈内容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练乙铮:港府高官多中共地下党员
【珍言真语】练乙铮:正邪大战 左媒赤膊上阵
【珍言真语】周小龙:被打压开新店 燃自由希望
【珍言真语】龚平:受港人感动作《勇武者之歌》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程晓农: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3)
【新闻大家谈】习有备胎?遭内外合击难安
【微视频】中国第一村骗贷搞发展 华西爆挤兑潮
【思想领袖】蓬佩奥:中共称霸 世界反击须脱钩
【财商天下】印花税带崩港股 中共圈钱放大招?
【时事纵横】习防失控?美科技联盟阻击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