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德动天的“医林状元”龚廷贤

文/颜丹
浙江杭州净慈寺
在徐汝阳看来,龚廷贤“阴德动天,天心福善”,必定会“胤祚永昌,食浓报于无穷”。示意图,图为浙江杭州净慈寺。(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1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明朝万历年间,江西金谿县出了一位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医林状元”,名为龚廷贤

龚廷贤(1522~1619),字子才,号云林。他“少为儒”、“业举子,饱经术”,虽科举不第,但“雅好医病”,“遂缵父业,精于医”。他的父亲龚信,号西园,“负才玄览,为世儒医”,曾任太医院医官,“尤为医林所宗”。虽说父子二人皆“以医大行于世”,但“盖世医云∶余以知西园, 故因知其子”,可见龚廷贤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龚廷贤能得“医林状元”之名,是因其治好了鲁王妃的病。万历二十一年秋,鲁王妃张氏得了鼓胀病。鲁王找藩医、访明医,但百药千方都无寸效。眼见鲁王妃病势垂危,大家都仓皇无措。这时有人举荐龚廷贤,鲁王便“遣官抵大梁”,“聘至”。

龚廷贤“投一二剂,辄有奇效”;“以后药则时时进,而恙则时时愈”。过了冬天,到春天时,鲁王妃的病就不知不觉痊愈了。鲁王大赞其为“天下医之魁”,认为鲁国人即使称他“古之卢扁”也不为过,甚至“嘉之以衔,奖之以匾,题曰‘医林状元’”。

嘉靖三十五年,海阳庄恪王朱勤炵刚被封王。当时正值盛夏,湿热难当,因毕恭毕敬地忙着受封之事而累倒了。他“症中痰火,头眩喘嗽,膝趾肿痛,不能动履,四时疾作,苦楚莫禁”,其“嫡长子朝遍延诸医,治皆罔效”,后来就落下病根,成了痼疾。

到了万历十四年五月,他的病又复发了,且性命危殆。其“长子昼夜惊怖,吁天身代,皇皇无措”。所幸“天假良缘”,恰逢龚廷贤那时就在开封。于是,海阳王“遂隆礼市,延生为入幕上宾”。随后,龚廷贤“沉潜诊视,植方投剂,获效如响”。海阳王“不旬日而渐离榻,又旬日而能履地,又旬日而康复如初”,三十年的沉疴,竟然就这样痊愈了。海阳王惊叹道:“噫!亦神矣哉! 生其圣于医者乎?”又赞道,“医国医民,何忝于良相乎?”

龚廷贤“沉潜诊视,植方投剂,获效如响”。(fotolia)

就在龚廷贤为海阳王治疗沉疴之时,开封一带突发“大头瘟”。此症“至春发为瘟疫,至夏发为热病”,因“人受不正之气”所致,且“士民多毙其症,闾巷相染,甚至灭门”。正当其他大夫都束手无策时,龚廷贤却研制出了一种秘方,名为“二圣救苦丸”,即“用牙皂以开关窍而发其表,大黄以泻诸火而通其里”,且“一服即汗, 一汗即愈”。身强力壮的人服此药“百发百中”;即使是体质虚弱者,也可先用人参排毒,若还没好,服下牛蒡芩连汤,即可痊愈。因当时被他救活的人不计其数,河南巡抚(后擢升为工部尚书)衷贞吉便举荐他为太医院吏目。

龚廷贤有医术,亦有医德,他怀揣着“达则为良相,不达则为良医”的志向,行医六十多年。他一生未中科举,但“王侯公卿宾礼敬慕,迎候接踵,赠以诗章、旌以扁额,络绎不绝”。不仅是王侯、公卿,诸多考取了功名的进士也都曾为其撰写的医书作序、作纪,以此来颂扬他的良方与德行

海阳庄恪王为《鲁府禁方》一书作序时说,“余闻龚子所着《(古今)医鉴》、《(万病)回春》、《(种杏)仙方》、《(云林)神彀》四书,盛行于世,推其心仁且厚矣。”

明朝进士刘自强在《古今医鉴》序中说,“龚生以是道举而措之天下,咸跻于仁寿之域”;“遂书之以着其用心之仁”。

曾任顺天府治中的刘巡在《古今医鉴》序中说,“龚子之心之仁,成是书而公于天下,又有大过人者。”

明朝进士茅坤为《万病回春》一书作序时说,“金溪云林龚君用医术世其家,间行游大梁,值疫甚,合境诸医俯首而出其下”;“兹按龚君所撰次,与其功施大梁,固国医也”。

万历年间的刑部尚书舒化在《万病回春》序中赞叹道,“仁哉!孝哉!龚生之用心也”;“生虽不显遇,而博济仁泽”;“溯厥衣钵,盖成乃父之志,而广其仁。诗云∶孝子不匮,永锡尔类,其龚生之谓哉!”

对于龚廷贤的秉性、为人,浙江布政使司参政徐汝阳在《叙云林志行纪》中记录得更详细。在他看来,龚廷贤“生而岐嶷,仁孝天畀,襟度汪洋,卓乎为昭代人豪”;其“赋性廉介,乐于施济而不责报”;遇到有人“酬以金币而不可却”时,他“虽受之,亦不私己,遗归以赈宗族乡党之贫困者”。

在《叙云林志行纪》中,徐汝阳尤其提到了龚廷贤的“纯孝”,只因“父志在仁天下,即推所传之秘集《古今医鉴》、《种杏仙方》、《万病回春》三书刊行于世,使人人按书而察其病,得以终天年而登寿域,大有功于天下后世”;又因“父志在钟爱庶母所生二幼子”,于是他“以其所爱者而加爱焉,视之犹父然也。凡家业悉推让之,又且另赠之以田,使安享其逸以承父欢”。此外,他还“让祖产于叔父,贻浓资于仲弟,建祠堂以承先,立家训以启后,创大门以华宗,置义田以赡族”。

不仅是王侯、公卿,诸多考取了功名的进士也都曾为龚廷贤撰写的医书作序、作纪,以此来颂扬他的良方与德行。(Fotolia)

龚廷贤不仅对自家族人恪守仁义,对他人、对世人也抱着一颗仁心。他曾“输谷粟、赈饥民,而不忍其颠连;施棺木、瘗旅衬,而不忍其暴露;解衣裘、救寒士,而不望其后偿;崇礼节、友贤良,而不爽其信行;还鬻女、返卖僮,而不索其聘财;怜鳏寡、恤孤独,而不吝其浓费”。

在徐汝阳看来,龚廷贤“阴德动天,天心福善”,必定会“胤祚永昌,食浓报于无穷”。

除了治病的良方,“有补于世道”的龚廷贤还配出了一剂“劝善良方”。此方被记载于《古今医鉴》中。他写道,“为人大要,不过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八者而已”,于是“择二十四味良药,着立一方,名‘千金不易丹’”。有趣的是,此丹中的“二十四味良药”竟有一语双关之妙:

为父要栀子 为子要香附 为母要莲子 为子要知母
为兄要地榆 为弟要抚芎 为臣要钟乳 为官要荆芥
夫妻要合欢 媳妇要慈菇 朋友莫阿胶 妯娌莫辛夷
为人要君子 待人要枳实 存心要浓朴 贻谋要远志
乡邻要李仁 贫穷要甘遂 为富莫野狼毒 临财莫枸杞
义理要决明 读书要官桂 往事要苁蓉 遇事要蜀葵

龚廷贤叮嘱说,“日服一剂,每服用屋漏水、新良姜同煎,其味深长最宜详玩。”

这位“王侯公卿宾礼敬慕”的名医早年很欣赏这样两句话:一为“张子西铭”,即“天下疲癃生理残障,皆吾兄弟”;一为韩子原之语,即“为之医药,以济其夭死”。从医多年后,他依然不忘医道之本。他在《云林暇笔(凡十二条)》中写道,“医道,古称仙道也。原为活人,今世之医,多不知此义”;若“于富者用心,贫者忽略,此非医者之恒情,殆非仁术也”;“医乃生死所寄,责任匪轻”,“当以太上好生之德为心,慎勿论贫富。均是活人,是亦阴功也”。

作为谨守医道、恪守仁孝的一代名医,龚廷贤为后世所留下的不仅是药到病除的良方和出神入化的医术,更是从医者本该拥有的志向、胸怀、操守与德行。@*#

参考资料:

《金谿县志》清康熙二十一年刻本
《万病回春》叙云林志行纪 徐汝阳
《万病回春》序
《万病回春》云林暇笔(凡十二条)
《古今医鉴》序
《鲁府禁方》序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很多人觉得古代是没有办法像现代人这样通过心肺复苏来挽救人的性命的,然而,早在一千八百多年前,东汉末年医学家、被后人称为“医圣”的张仲景,就已经用心肺复苏术救治过人了,该“救自缢死”案例记载在《金匮要略》第二十三卷“杂疗方”中。
  • 中国古代有许多医术超凡的医生,有的在民间悬壶济世;有的在宫廷里做医官甚至御医,专门负责照顾朝堂上的帝王与朝臣的身体。明代对医官、御医的选拔和晋升都有十分严格的标准,有从中脱颖而出、得到皇帝爱重与信任的医生,不但医术精湛,而且人品贵重,亦为世人所称道。
  • 中医的历史源远流长,是古代中国最玄奥的科学之一。历代有许多名医都深谙修行之道,有的是在山中偶遇修道人,经其传授玄妙的法术或超凡的医术,才走上悬壶之路。在这其中,有不少医生精于太素脉,这是一种通过诊脉来预知病人吉凶福祸、生死命数的神奇医术。一直到明代,也不乏精通此术之人。
  • 中国古代的中医博大精深,懂医术之人不仅身怀绝技,还兼具高尚的德行。他们或出入宫廷成为皇家御医;或行走于市井乡野,成为民间百姓心目中的一代良医。中国历朝历代都不乏这样的良医,他们悬壶济世的神奇故事在地方志中多有记载。
  • 仙风道骨的孙思邈一生行医秉着“大医精诚”,活人无数。从他行医的小故事,展现了孙思邈力行大医救济苍生的精神,其活泉源头来自何处呢?
  • 在中国古代,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入仕从而踏上了悬壶之路的儒生并不鲜见。“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一直秉承着“仁、义、礼、智、信”的儒生们始终都怀揣着一颗仁心。
  • 中国古代有不少因善用某种草药而得名的医生,如金代名医刘河间有位姓穆的弟子,因善用大黄而被人称为“穆大黄”,明代名医张介宾因善用熟地而被人称为“张熟地”。这类医生有很多都隐于民间,为当地的百姓所称颂。清朝年间,善用白术的李炳就是这样一位极具口碑的医生。
  • 明朝的帝王大多宅心仁厚、善用贤能,对御医们也十分爱重。被载入《明史》的御医戴思恭是太祖朱元璋力赞的仁义之士,是建文帝朱允炆心中当之无愧的太医院使。到成祖朱棣时,对他的爱重则更是到了“时时乐与公语,或捋其须,或命坐御榻下,与论古今事,每抵暮始休”的程度。
  • 在清代康乾盛世之年,江苏吴县出了一位“多学能诗”、“工画兰,善拳勇”的名医,他就是薛雪。薛雪,字生白,生于康熙二十年(1681年),卒于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他博学多通,为人洒脱、性情豁达,连所居住的山庄也“有花竹林泉之胜”。
  • 滑寿,字伯仁,生于元大德年间,卒于明洪武年间。据明代的《浙江通志》记载,他“医通神,所疗无不奇效”。《绍兴府志》上也说,他能判定人的生死,与“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齐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