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平山:中共干扰美国大选的证据链

Dominion投票系统在大选舞弊中涉嫌起到关键作用。(李文净/大纪元)
人气: 168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12月14日讯】2020年美国大选出现了大规模,有组织,有计划的选举舞弊。大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 和林·伍德(Lin Wood)多次指责中共深度参与了大选舞弊

鲍威尔说这次美国大选面对的敌人是整个国际犯罪集团,国外坏演员决定了我们的选举。IT专家也出具誓言证据中共入侵了美国投票系统并且有可能直接修改了几个摇摆州的大选结果。

2月6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在接受FOX主持人玛丽亚·巴蒂罗莫(Maria Bartiromo)采访时说:中共蓄意让病毒传遍全球,不仅摧毁全球经济,杀死几十万美国人,而且还干扰了美国大选。做为美国17个情报机构的掌门人,拉特克里夫代表美国官方情报界给这次大选舞弊的定性:中共干扰了2020年美国大选被。

鉴于中共对美国和整个西方全方面深度渗透,它干扰美国大选一点也不奇怪,它没有干扰才是不可思议的怪事。中共是如何干扰的?证据何在?证据!证据!!大海捞针,我们试图把证据链接起来,看能否形成一条证据链。

有预谋有组织的系统做票和大规模假票

美国本次大选舞弊五花八门,有人总结出了二十多种舞弊方法。除了死人票、非法票、一票多数、一人多票等在历次选举中都可能出现的个人舞弊行为外,最主要的是下面两种特点。

本次大选舞弊的特点一是有预谋有组织,六个摇摆州的计票过程是同样的模型:11月3日大选之日川普总统得票大幅度领先,11月4日凌晨突然停止计票,在没有监票人的情况下拜登选票大量涌入,出现了拜登曲线,拜登得票“后来居上”,然后计票速度放慢,制造时间弥补漏洞。

本次大选舞弊的第二个特点是投票系统(Dominion Voting Systems)做票和数以千万计的大规模假票。第一个舞弊特点是内鬼所为,第二个舞弊特点中共在投票系统和假选票两方面都起了关键作用。我们不妨剥茧抽丝,披沙拣金,看看中共究竟做了些什么。

Dominion投票系统是中共出资开发的

Dominion投票系统选票计数系统包含中国制造的硬件组件以及Smartmatic选票软件。虽然在其公司网站上声称Smartmatic选票公司2000年在佛罗里达州成立,但在网络档案中的About US里说:“七年前我们是由委内瑞拉Panagroup研发的。” Smartmatic选票公司“赢得”了委内瑞拉选举流程自动化的公开竞标,成为委内瑞拉总统查维斯永远胜选的保证。

2007年11月,根据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一项裁决,Smartmatic被勒令出售给红杉投票系统(Sequoia Voting System)。

2010年6月4日,以前鲜为人知的加拿大Dominion 选票公司(Dominion Voting Systems)购买了红杉投票系统。红杉投票系统的母公司是红杉集团公司。

红杉集团公司的主要投资者是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 China),红杉资本的创始人和全球执行合伙人是沈南鹏(Neil Shen,Neil Nanpeng Shen)。

沈南鹏2020年身价36亿美元,1967年出生于浙江海宁,上海交通大学学士,耶鲁大学硕士,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也是携程旅行网和如家连锁酒店的创始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企业家论坛理事和2015年轮值主席、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创业投资基金专业委员会副主席、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创新及策略发展顾问团成员。红杉资本的“红色”背景已经不言而喻了吧!

原文链接:Who are behind Smartmatic, Sequoia and Dominion Voting Systems?

其实,鲍威尔律师说Dominion投票系统是从以开始就是由委内瑞拉,古巴,和中共出资开发的。只是她没有向公众公开证据。

大选一个月前中共控股银行投资4亿美元给Dominion母公司

新闻网站Summit news12月1日报道,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nited State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一份文件显示:2020年10月8日Dominion投票系统母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自一家瑞士投资银行瑞银证券( UBS Securities)获得了4亿美元,而瑞银证券75%的股份由中共政府掌控。

报道称Dominion投票系统母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名为“D表格(Form D)”的证券发行豁免注册公告,公告显示Staple Street Capital于2020年10月8日从瑞银证券( UBS Securities)获得4亿美元,而瑞银证券75%股权归中共政府所有。其股权结构如下:

– 北京国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Beijing Guoxiang,北京市发改委下属企业)33%;
– 瑞银集团(UBS,瑞士跨国投资银行)24.99%;
– 广东交通集团(Guangdong Comm. Group)14.01%;
– 中国广电集团(China Guodian)14%;
– 中粮集团(COFCO Group)14%

Summit news的报道说早在2014年12月Staple Street Capital就曾从瑞银证券处获得2亿美元。

林晓旭(Sean Lin)博士在采访退休空军中将托马斯·麦金纳尼(Thomas McInerney)时也证实了这条消息。麦金纳尼说他的消息来源告诉他,在大选前一个月中共控制的一家瑞士银行向Dominion投票系统母公司拨款4亿美元。这笔款项的用途尚不清楚,他的消息来源说正在调查中。

视频链接: https://youtu.be/K_zxoYcgRhg

中共网络黑客全程入侵Dominion投票系统

在亚利桑那州议会举行的听证会上退休上校菲尔·沃尔德隆(Phil Waldron)提供了誓言证词。

沃尔德隆说亚利桑那州的选票发送到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服务器,对选票进行清点和处理后再送回美国。他的“白帽子”黑客识别出了发往德国的数据包并获得了的副本。

沃尔德隆作证说来自中国,伊朗,和贝尔格莱德的黑客从11月3日开始入侵了dominion投票系统,并有可能对选举结果进行了修改,黑客直到11月9日才离开。11月9日是美国特别行动部队夺取法兰克福服务器的日子。

美国思想者网站(American Thinker)12月2日报道说,已经向公众公开的现役军事分析员于11月25日发表的声明说,在选举后五天内,Dominion投票系统的服务器(URL dominonvotingsystems.com)被连接到中国,伊朗,贝尔格莱德,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

原文链接:Evidence supports Sidney Powell’s claim about global election fraud

Dominion投票系统在大选舞弊中涉嫌起到关键作用

Dominion投票系统的猫腻早就被人识破。2020年11月12日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帕克斯顿(Ken Paxton)告诉Newsmax电视台说,德州从2012年起对Dominion投票系统做过三次测试,该系统的硬件和软件在每次测试中都失败了。德克萨斯州2018年曾三次拒绝使用Dominion投票系统,2019年德克萨斯州政府再次拒绝使用Dominion投票系统。

为了证明2016年川普当选美国总统是由于俄国干扰造成的,华盛顿邮报曾做过一个报道,一位电脑教授当着他的一群学生的面15分钟就劫持了Dominion投票系统。

既然Dominion投票系统如此名声狼藉,为什么还有人化大价钱购买使用这套系统?因为这套系统为选举作弊大开方便之门,迎合了某些势力的需求。

Dominion投票系统扮演的三个角色

Dominion投票系统在2020年美国大选舞弊中涉嫌扮演了三个角色。一是给所有的民主党候选人(包括拜登)“奖励”选票;二是给候选人的得票乘一个系数,将一位候选人的得票转移给另外一个候选人;三是直接暴力修改得票数量。

1、给民主党候选人(包括拜登)“奖励”选票

鲍威尔在11月22日接受FOX电视台采访时说乔治亚州Dominion投票系统通过算法给每一位民主党候选人35,000额外选票。如果所有摇摆州的民主党候选人都得到这样的“奖励”,仅仅删除这些“奖励”选票,川普就可以轻易赢回3个州。

2、“加权竞争功能”

Dominion投票系统涉嫌扮演的第二角色是给候选人的得票乘一个系数,将一位候选人的得票转移给另外一个候选人。这是Dominion投票系统从Smartmatic选票软件继承来的“核心技术”。对于一般选举来说,这项技术足以使选举结果反转。

鲍威尔在11月22日接受FOX电视台采访时说,2016年民主党党内总统候选人竞选,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就是利用这项技术帮助击败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在本次大选中川普至少得到7400万张选票,创造了历史纪录,也超出了作弊者的预料,原来设计的系数不足以改变选举结果,逼迫作弊者直接暴力灌票。

Dominion投票系统在美国大选舞弊涉嫌扮演第二个角色是该系统的“核心技术”,这个技术叫做“加权竞争功能”,也叫“等级选择投票模块”( Rank Choice Voting Module)。因为是“核心技术”,因此也是最昂贵的。这个技术的每年使用许可费就高达54万美元。

“等级选择投票模块”( Rank Choice Voting Module)每年使用许可费就高达54万美元(包括每年的注册费)。(推特截图)

Dominion投票系统在美国大选舞弊涉嫌扮演的第二个角色曝出实锤。12月6日亚伦·J·卡彭特(Aaron J. Carpenter)发推说, 在佐治亚州韦尔县(Ware County)所使用的一台Dominion 投票机上扫描了川普和拜登相同数量的选票,报告的结果是川普得票率87%,拜登得票率113%。 正确的结果应该是两者都为100%。

亚伦·J·卡彭特(Aaron J. Carpenter)的推文。(推特截图)

罗伯·赫斯特(Robb Hurst)是会计公司Hurst & Hurst CPAs的董事长,他在推特上发表了与卡彭特同样内容的推文,并做了进一步解释。赫斯特写道:佐治亚州韦尔县所使用的Dominion 投票机的算法被破解了:通过对川普和拜登相等数量选票制表计票,拜登的得票率领先26%。

罗伯·赫斯特(Robb Hurst)的推文。(推特截图)

赫斯特在另一篇推文中写道,运行同等数量选票,37张川普的选票被“切换”给了拜登。 用算法术语表示,这意味着川普的得票率被计为87%,拜登的得票率被计为113%。

37张川普的选票“切换”给了拜登这条消息已经被韦尔县选举委员会所证实。

罗伯·赫斯特(Robb Hurst)的推文。(推特截图)

赫斯特说在不同的县或州所使用的Dominion 投票机上可以配置不同的算法。重点是现在有了确凿的电子操纵选举的证据。

卡彭特和赫斯特的推文使IT牛人 Shiva Ayyadurai 博士非常得意。他推文说:“2周前我在大律师林·伍德(Lin Wood)和悉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 乔治亚州诉状里提供的誓言证词说,计算结果显示22%的川普转移给了拜登。现在从Dominion取得的证据证明我的分析正确。投票给川普的人只算4/5个人,美国不是一人一票。

Shiva Ayyadurai是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电脑科学家。在IT界他是个超级大牛,14岁时写了50000行程序,发明了电子信箱EMAIL。在IT界无人不晓。

Shiva Ayyadurai 在接受OAN 电视台采访时说,Dominion 投票机的说明书曾公开说该系统具有“加权竞争功能”,给不同候选人的得票乘一个不同的系数,即把一位候选人的得票转移给另外一个候选人。在2020年大选中,不同的州采用了不同系数。密西跟州和亚马逊州的系数是7/10,佐治亚州是1.22 。

3、直接暴力灌票

Dominion投票系统在美国大选舞弊涉嫌扮演的第三角色是直接暴力修改得票数量。在本次大选中川普至少得到7400万张选票,创造了历史纪录,也超出了作弊者的预料,原来设计的系数不足以改变选举结果,逼迫作弊者直接暴力灌票,因此出现了必将“永垂史册”的拜登曲线。

一名叫Heide的人将威斯康星州的怪异直角图贴给威斯康星州选举委员会(WEC)的推特账号,要求解释。但WEC一直没有回应。(取自威斯康星州选举委员会推特)

美国数学模型专家、化学工程教授谢卫国说:“拜登曲线是一种非常低级的舞弊曲线,这种概率实在实在太低。这种情况相当于十万多张牌的清一色一条龙,这个概率是十的负三万多次方之一。你知道这种概率有多小。有人说进化论概率,相当于风吹过了一个垃圾堆,吹过以后会突然产生一个航天飞机。它(拜登曲线)比这种概率还要低。”

在密西根州议会听证会上,一位议员说拜登选票数突然上涨,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一个地区把一天的选票积累起来,在某个时间突然向计票中心上载更新,从而产生了选票垂直上升?菲尔·沃尔德隆(Phil Waldron)上校回答说,每一个地区都一直在上传选票数,没有一个地区累积选票,突然上传。他拿出了一个地区的选票上传示意图,所有时间点都有上传,但在凌晨突然上传了大批选票,超出了点票机能数的范围。

密西根州和威斯康星州午夜幽灵票数量之多远远超出了Dominion投票系统的物理计票能力。一个合理的解释是有人通过Dominion投票系统的后门直接暴力修改选票数量了。

数以千万计的假票是中共印制的

Dominion投票系统涉嫌扮演了三个角色,遗留下两个问题:拜登的物理票数比Dominion投票系统报告的得票数出现亏损,川普的物理票数比Dominion投票系统报告的得票数出现盈余。拜登物理票数亏损和川普物理票数盈余数量应该正好相等。弥补这个漏洞就要销毁川普盈余,补足拜登亏损。

销毁川普盈余好办,把川普的盈余选票挑出来,放入碎纸机搅碎,作弊者可能就是这样干的。鲍威尔向佐治亚州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和佐治亚州选举官员加布里埃尔·斯特林(Gabriel Sterling)喊话说:“大量的证据表明佐治亚州存在机器粉碎选票和将选票转投拜登的现象……他们正在尽可能快地擦除痕迹和销毁证据。我办公室里现在有一大袋切碎的选票。”这些被被切碎的选票大概就是川普的盈余选票。

视频链接:Sidney Powell: I Have a Huge Bag of Shredded Ballots in My Office — Raffensperger and Gabriel Sterling Should Be Investigated (VIDEO)

鲍威尔估计至少有1000万张选票转移给了拜登。一位搞数理统计的网友估计,选票转移的数量应在1000万至5000万之间。在美国本土印制数量如此庞大的假选票并非易事,很容易被人发现。中共助人为乐,承担起印制假选票的重任。

鲍威尔律师:有中国制造假选票证据

12月4日,鲍威尔律师接受林晓旭(Sean Li)博士采访时表示,假选票是在中国制造的,而且还在继续源源不断地运往美国。鲍威尔说:“我们从一个视频得知有人从中国订购选票。我们有证据表明,一整飞机的选票进入美国。我们有一位证人说,(假选票)持续运来,是因为他们打算在任何选举中都使用伪造的选票,或是他们需要在重新计票中使用。” “我们还有一位目击证人”鲍威尔补充说,她也有跨越美墨边界运输选票的视频。

中共红三代:大量中国印制假选票进入美国

美国Gateway Pundit网站12月5日报导说,中共红三代伊启威(Vinness. A. Ollervides)公开的视频显示,中共伪造美国密西西比州、佛罗里达州、和北卡的选票,从今年7月份开始,每月制造50万张假选票。

视频中有两名中国男子的电话录音,一位在美国的男子与一名操广东口音的工厂老板交谈,讨论伪造美国选票事宜。老板称他们有‘密西西比、佛州、北卡’的原始开模档案,“这个版的原版开模我们有,之前有客人订过,现在库存还有一堆没打出”。老板说原版开模是‘前一个客人’提供的,其他州的选票他们也可以做,不只这3州。并且“量不是问题,主要是你的钱到位,那量不是问题。”回答先前下单的人是谁的问题时,老板只模糊的说订单发送地来自北京,对方要求将成品先寄到珠海,然后再分批以医疗物资、私人信件、贸易等名目出口至加拿大、墨西哥等地。

11月9日伊启威发推文说:中国广东省的一家印刷厂从2020年8月至10月在印刷假选票,这些选票以医疗用品的名义邮寄到加拿大和墨西哥,然后流入美国。12月2日伊启威发推文说:“此视频的举报人,是一个有良知和信神的人,通过钓鱼来揭露中国(中共)对美国大选的干涉,我将提供更多信息,以证明这次选举是假的!” “我以我的人格和对神的信仰发誓,这次选举是欺诈性的。”

网络检索结果显示,伊启威是满清皇族正黄旗后裔,原名吴迪钊,祖父为前中共中央警卫局少数民族离休高干,中共党籍63年,前中共总理周恩来曾授与‘共和国奠基人勋章’。因此伊启威是正宗的 ‘红三代’。伊启威的父亲曾在银行系统任高管,2016年受习近平“反腐”运动牵连而入狱去世。伊启威2011年曾出版小说 《救赎》,获得中共国务院提名推荐。伊启威称自己算是中共的既得利益者,但他不屑甚至厌恶自己在中共体制内的成长经历。因在公开场合演讲宣传满洲、西藏、台湾等自由民主思想,而被中国当局封杀。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7Mv5etgiRo

中共黑客盗取2100万美国个人资料

2015年7月10日BBC报道,美国政府官员证实,有黑客入侵美国数据库盗取约2100万美国人的社会保障号码和其它敏感资料。

美国政府在2015年年初表示,黑客曾入侵美国联邦人事管理局人事数据库,盗取了420万人的个人资料。那次事件之后,黑客再次入侵了美国负责安全背景审查的某合同商的电脑网络系统。受第二次黑客入侵影响的包括多达1900万接受安全背景审查的人士,约200万这些人的配偶,以及其他从未申请安全背景审查的人士。

美国公众和许多国会议员认为,黑客攻击是由与中国政府相关的组织所为。美国官员说他们怀疑中国是网络攻击的幕后主使。美国国家情报局主管克莱佩表示北京的“嫌疑最大”。

美国海关查获大量来自中国的假驾照和其他身份文件

近年来美国海关和边境局继续在全美各地查获大量来自中国的假驾照和其他身份文件。美国之音报道2020年截至8月10日,美国政府已截获了54,718张假身份证件。台湾RTI网站跟踪报道说去年截获的数字是78,129。过去20个月截获的数字是13万多,自2015年以来截获的总数是24万多。截获来自中国的假驾照和其他身份文件的数量有逐年增多的趋势。

原文链接:来自中国的假美国驾照泛滥 美官员忧助长洗钱与犯罪

伊启威表示,今年全美各地查获大量来自中国的假驾照和假证件,可能与本次假选票有关。由于每张空白选票都必须匹配个人身份才能进行投票,有人伪造选票,又有人大量假造证件,背后的“客户”明显就是为了方便在当地把选票进行二次改造,进而介入美国选举。

小结

本文简单梳理了中共涉嫌深度参与美国大选舞弊的证据,虽然不算缜密,但相信已经大致形成了一条中共就是那个在2020年美国大选舞弊起决定作用的“国际坏演员”的证据链。随着大选舞弊证据不断地被揭示,相信这条证据链会日臻完善。

责任编辑:赵明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