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武汉重症者或被军管 有另种病毒?

人气 31695

【大纪元2020年02月01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在前一天的节目里,我们结合可靠资料,探讨了疫情爆发前后的一些真实情况,包括当局对疫情处治不力的一些事实。

对抗疫情同时 大陆进行“危机公关”

到了1月31日,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在央视上接受采访,说:我现在是一种内疚、愧疚、自责的心态,如果早采取严厉的管控措施,结果会比现在好。

在地方官员有限自责的同时。在大陆的舆论宣导上,我们常常能看到的,还有这样一种现象。我们来看一些大陆媒体的新闻标题,比如这5个来自大陆媒体的新闻标题:

– 财政兜底!湖北共计预拨医保资金10.3亿元,确保新冠肺炎疫情医疗保障工
– 原小汤山非典医院院长急赴武汉助火神山医院建设
– 国务院办公厅面向社会征集疫情防控线索建议!防控不力、缓报瞒报一经查实严肃处
– 医生详述新冠肺炎治疗过程:绝大部分患者能治愈
– 武汉85家酒店支援医护人员:已消毒 大家免费休息

看,这就是大陆传媒现在的状态,一派“正能量”的声音。但是以上消息真假、能不能最终落实,我们都不敢保证。

为什么提到这一点呢。

今天很有意思,我认识的一位深谙大陆宣传套路的前辈跟我说,每每到了这种危机时刻,从“公关学”角度来看,大陆就会进行一种全国性的“危机公关”,以上官员有限自责还有媒体舆论的统一宣导,都属于这种“危机公关”的套路。

方式上,至少能讲出4种。

一种是,“资源充足、信心满满”,比如:财政兜底!湖北共计预拨医保资金10.3亿元,确保新冠肺炎疫情医疗保障工;还有,医生详述新冠肺炎治疗过程:绝大部分患者能治愈;

一种是,营造一种“救灾心切的即视感”,比如:原小汤山非典医院院长急赴武汉助火神山医院建设;

一种是,“主持公道的正义化身”,比如:国务院办公厅面向社会征集疫情防控线索建议!防控不力、缓报瞒报一经查实严肃处;

一种是,“好人好事 社会还很美好”,比如:武汉85家酒店支援医护人员:已消毒 大家免费休息

这些元素组合到一起,共同营造出一派美好社会的景象,每次灾情都是如此。在某种程度上,似乎给在灾难中的紧张情绪解压。但实际上,这都是宣传手腕,它会起到几个作用。

第一,避开问责,出问题的人成了英雄。

大家看到了,我们最近分析的,这次疫情,当局再一次出现瞒报,但是到目前,有几个责任人,我们不知道;要怎么检讨,以便下次不出问题,我们不知道。但是,经过宣传,你神奇地发现,你又爱上了出问题的那个人;

第二,渲染太平,避免拍到百姓真正苦难画面。

谁也不反对讲正面的东西,但在这种严重疫情前,最真实的声音总是被封号,最真实的画面,总是很难在大陆传播,全国上下舆论一起“正能量”,这是一种十分不正常的现象;

第三,统一塑造舆论,边缘化真实的声音。

当全国时时刻刻都泡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下,就会给民众,造成一种感觉:诶,我的生活很好嘛,社会环境多好,你们不要批评大陆政府嘛。这种全国24小时不断的所谓“正能量”宣传,边缘化实质问题,会潜移默化地改变人心,看不到真实问题,也就没有解决问题的动力,问题就会一直存在、扩大。

说这些,就是希望我们有的观众朋友,能够渐渐避免大陆舆论宣传的影响去认识问题、发现问题,去看到武汉疫区真的需要什么,问题症结在哪,怎么保证以后不再出现迟报和瞒报,哪些官员该问责,是不是有体制上有问题。这样才是对一个国家负责任的态度。

因应疫情升级 美国近乎对去过中国的人“封关”

根据香港科学家的一项最新研究,仅仅截至1月25日,在武汉一地,真实的感染人数就可能已经达到75,800人。现在疫情还很严重,很多消息说,2月初的这一周,就是下周,疫情会进入一个阶段性的高峰。

现在美国有7例确诊,1月31日,美国政府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构成“美国公共卫生能紧急状态”。因此,从美东时间2月2日星期天下午5点开始,实施暂时性防疫入境规定:除了美国永久居民还有美国公民,以及他们的直系亲属之外,从2月2日往前推,14天之内到过中国的所有非美国公民,都被拒绝入境。

而过去14天去过湖北省的美国公民,入境后要接受14天的强制隔离,14天内去过中国别的省份的美国公民,要在特定入境口岸接受检疫。

美国的这个措施比世卫建议的还要严格。世卫1月30日宣布新型病毒成为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后,不建议采取“旅行”或贸易限制,但是美国选择了更为严厉的防疫措施。

武汉观众David再爆料:重症将被军管 更有下一步行动

在前一天节目最后,我们引述了武汉观众David的爆料,有6点,其中一点提到,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在光滑表面,停留长达45天!一些观众留言,表示不解,认为病毒怎么可能会存在那么久呢。

一位我们节目的观众,叫Huilai,她是在美国拿到的“生物化学工程博士”,她对此做了解释。首先,病毒没有生命,不会存活,但是它能够保持感染性。维基百科上的解释是,病毒属于类生物,无法自行表现生命特征,是介于生命体与非生命体的有机物种。

我们还有另外一位观众Di Su,也是这么说的。“病毒”跟“细菌”是两种不同的东西,细菌需要活体生物作为“载体”才能存活,而病毒不需要。Di Su打了个比较好理解的比喻,就是可以把“病毒”理解成“酒精”,酒精会让大脑麻木,而病毒会造成细胞免疫下降,造成病变。

排除这个误解之后,我们再来看Huilai的解释,就是她在实验室工作,病毒这种东西,能在室温干燥没有任何培养基的情况下,保持“感染性”能达到数月。因此,Huilai认为,武汉这种病毒,有可能保持45天感染很正常。

所以昨天节目里,给我们爆料的武汉观众David,他说“(新型病毒这种)病毒通过光滑表面的存活时间可以存在45天”,其实这里应该说“病毒通过光滑表面能保持感染性的时间可以达45天”,这样表述更准确。

不过,无论是以上普及医学常识的观众Huilai和Di Su,还是我们节目本身,都没有单方面背书这位武汉观众David的爆料内容,就是给大家参考。如果您觉得有参考价值,就多洗手,出门戴手套,不要随便碰公共场所的东西,特别在疫区的朋友。

不过,这位武汉观众David不久前,又给我们节目发来一些重要的爆料信息,我梳理了一下,还是6个。对于这位David的背景,我只能说,他是武汉人,有过在政府部门做事情的经历。我们很感谢他提供的消息,但是,也只是分享出来,给大家做参考,不做背书。

第一,截至1月30日,湖北省当地的117项疫苗测试,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者,几乎都没有效果。此前1月26日,有关部门还在130个感染者身上测试一种抗体,也基本不起作用,可能对年轻人群有一点效果;

第二,至今,武汉已经出现一百多名没有任何症状的患者,但是能感染周围的人,被称为“无症状感染者”,可能成为潜在的“超级传播者”。这种“无症状感染者”最著名的例子就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的“伤寒玛丽”,她自身带伤寒菌,但自己没事,却先后传染五十多人;

第三,被治愈的患者,重新被感染的,又出现了十多例。但David的意思是说,虽然有这个现象,但还不能定论,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会再次感染被治愈者;

第四,很重要的一点,有一些武汉人被确诊,但是住不上医院,他们有人四处走,主动传播病毒,还有人报复社会,引起恐慌情绪,因此,他劝在武汉的人,不要随便出去乱走,特别是还健康的人;

第五,2月4日到8日,重症患者,会被军队接管,然后……接下来的信息我不能轻易说,这部分内容,需要等到更加把握的时候再讲。这么说吧,现在武汉不是在速建两间防控疫情的医院吗,一个火神山一个雷神山,再加上对重症患者的一些做法。如果,这些都做了,疫情还在扩散,那当局对感染者可能有下一步“非常行动”,“非常行动”这四个字是我的形容,具体什么行动,需要更把握了,再讲。那么,目前将决定是否采取这种非常行动的截止时间,最迟也会在3月中旬以前;

第六,现在武汉流行的病毒,不止一种,现在又有疑似SARS病毒的患者出现,相当于武汉市内有两种病毒正在流行。

对于第6点,我们可以引申探讨一下。

探讨:为什么说 还可能存在另一种病毒?

在武汉爆发的疫情,传播的病毒不止一种,这种说法早已有之。

目前比较可靠的来源是,上个星期,海外多家媒体转载了自由亚洲电台的一篇报导。说在武汉有一个研究类工作者“张思齐”,是化名。他1月中旬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随后被隔离治疗。在住院前,张思齐说他病情相当危急,一直发烧,治疗后一个星期不再发烧,但是医生改变治疗方式后,他又开始发烧。直到当时这篇报导登出来的时候,张思齐还在重症室。他对自由亚洲电台透露,根据医生提供的信息,引发这次疫情的,不全是我们知道的“新型冠状病毒”,还有其它病毒。

现在,具体还有什么其它病毒,还没有可靠的官方依据。但是从当前能够知道的,在这场疫情中,患者的发病状态确实不完全相同。

根据《香港01》引据医生梁智鸿和高永文推荐《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护读本》的一篇报导,我们可以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可以总结出“一种情况,三种例外”。

这一种情况是:感染新型病毒后,随着病情严重程度不同,症状会有差异。根据当前常见的临床表现,初期症状包括:发烧,还有乏力和干咳,比较少的人会有流鼻涕和鼻塞;那再过一个星期,症状会有:轻者呼吸困难,重者会变成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肺纤维化、呼吸衰竭等等严重情况。而且普遍的病人在感染病毒后,都会有不同程度的肺炎表现。

以上这种情况,是感染新型病毒后,随着发病程度不同,而出现的不同症状。

但是,还有三个例外。

第一个例外,根据以上提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护读本》,感染新型病毒后也有可能发现没有肺炎表现的患者。这个说法并不是很确定。但是如果获得确认,那就是说明我们把当前疫情叫做什么“肺炎疫情”,就不准确了;

第二个例外,也是专家提到了,发现有的早期患者不发烧,只是有畏寒和呼吸道感染的症状,但是医学检测后却是患有肺炎。比如,根据大陆国家卫健委1月23日公布的一项死亡病例统计,当中包含一名湖北省的66岁男性,去年12月22日发病,当时入院时就没发烧,但一个月后病重而死;最近被从武汉接回日本的两名男性日本侨民,被确诊为新病毒感染者,但是也都没有发烧;

第三个例外,就是直接倒下。这个例外又分成两个结果。一个结果是倒地后,还活着。比如大致在1月27日,澳门某赌场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走着走着就倒下了,但没死,随后被送去隔离,她是19日从武汉回澳门的。

那么另一个结果是,直接倒毙,就是倒地后人就走了。比如,1月31日,法新社记者亲自在武汉街头,目击一名男子倒地身亡,死因不详。这名男子六十多岁,戴着口罩,手里还拿着购物用的塑胶袋。有关部门人员赶到后,将遗体装入尸袋带走。按疫情期间的惯例,往往是不查死因、直接火化。法新社记者联系警方和卫生官员询问死因,但是没有得到任何细节答复。

好,综合以上信息。我们做个结论。如果说,病毒只有一种,那么以上三个例外中,先排除前两个,就是染病毒后可能没有出现肺炎,也有人在早期没有发烧。

如果前两个还好理解,可能是病情发展结合每个人体质不同,造成的不同结果。那么第三个例外,“直接倒地”,这个是怎么回事呢?不只以上我们举的例子,我们从武汉流出的视频中,这样的镜头也不在少数了,人没有任何征兆就倒下了,再退一步讲,倒下之后还有生命迹象,可能也是病情发展程度不同,那么法新社记者亲眼见证的这一个例子,倒地后,人当场死亡。这个我觉得真的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难道确实是另一种病毒导致的?

上面我们提到了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的“张思齐”的例子,他根据医生所说,提到有另外一种病毒的存在,没说是什么。但是给我们爆料的武汉David,却明确提到,另一种病毒是“疑似SARS”。他说得也很谨慎哈,是“疑似SARS”。

那么再根据刚才这些信息,我们做一个推理。这个推理,就假设David讲的,现在武汉有两种病毒。一是新型冠状病毒,二是SARS。我们再来比较两种病毒的临床症状差异。

刚才我们提到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临床症状包括:发烧,还有乏力和干咳。不够具体,再说具体一点。根据《香港01》这家媒体整理的图片,“新型冠状病毒”的临床症状有:乏力、呼吸急促、发烧高于38度、咳嗽、而且能咳出“黄绿色”脓痰等;潜伏期是7到14天。但实际上中国卫健委专家高占成1月22日说过,按当时掌握的情况,潜伏期平均7天,但最短的有2、3天,久的也可能10到12天。而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在1月28日说的又不一样,《德国之声》引述李太生的话说,新病毒潜伏期最短1天。

再来看SARS。SARS的临床症状包括:咳嗽、呼吸困难、发烧、疲倦,这都跟“新型冠状病毒”大同小异,有一点不同的是,这里提到SARS会“头痛和腹泻”;潜伏期更短,是2~7天。而上面提到的李太生说,SARS潜伏期是平均6天。这差不多。

而且“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病毒感染,在引发重症病例的症状上,很多报导都说:非常类似。

目前,对于新近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临床症状到底有哪几类,我还没看到特别完整的统计。所以各位想了解预防知识的,还是及时去跟进有关的新消息。但是从以上“新型冠状病毒”初期症状和引发重症的情况来看,它跟SARS的重叠比较多,而且病毒潜伏期,也很有相像的地方,比如最短1、2天,平均6、7天。

因此,不排除武汉David的爆料说,发现疑似SARS病毒的可能性。但如果这件事坐实,那就会比较有疑问,为什么17年前的SARS病毒,会这么巧跟“新型冠状病毒”同时传播呢?

好,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也欢迎您成为我们的会员。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拍案惊奇】直击武汉封城一幕幕 揭新病毒恐怖
【拍案惊奇】除夕夜盼除疫 武汉危机是人祸
【拍案惊奇】武汉肺炎有治愈 美国推预防指南
【拍案惊奇】武汉疫情4个误区 毒源不止一处
最热视频
【胡乃文开讲】白米粥功效媲美人参汤?5种粥补元气治百病
【直播回放】4·4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破30万
【拍案惊奇】中共为粮荒辟谣 海南现女版李文亮
【珍言真语】曾焯文:天下围攻 要求中共赔偿
【新闻看点】北京清明作秀再遭骂 追责声四起
【现场视频】武汉特警封路 救护车带走客车乘客检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