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二“僧”与二“生”

作者:方静

走得慢无所谓,只要方向正确、步履不停,终究能抵达目的地 。(fotolia)

  人气: 213
【字号】    
   标签: tags: ,

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贫,其一富。贫者语于富者曰:“吾欲之南海,何如?” 富者曰:“子何恃而往?”曰:“吾一瓶一钵足矣。”富者曰:“吾数年来欲买舟而下,犹未能也。子何恃而往!”越明年,贫者自南海还,以告富者。富者有惭色。

关于二“僧”的故事,相信很多人耳熟能详、并不陌生。而其中类似的情节,竟然在家中二“生”身上出现了!

事情是这样的:新春期间,家人聚会闲聊。二老诉说年纪大骨头酸痛、行动受阻的状况。瞬间,客厅变成教室、两人变成学生,由颇谙养生之道的妹夫教老人家几个简单动作,以舒筋活血、缓解症状。看他们学得起劲,我也帮忙准备软垫,希望能够日进有功、一天天好起来。

不料,此后二“生”的表现天差地别、大异其趣。母亲每天早晚战战兢兢、踏踏实实的练习着,其认真、专注的态度令人敬佩。而父亲则不见动静,宣称早已在房间内完成,还批评母亲动作有误、不符标准。其实,我们都了解却不明说:父亲向来争强、好胜,可能是力有不逮。

如同蜀僧故事所言:“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人之为学有难易乎?学之,则难者亦易矣;不学,则易者亦难矣。”眼前真真切切、实实在在二“生”的故事,好像在对我现身说法、耳提面命。

平日,很多情况是知易行难:明白事物的道理是一回事;而能够做到、做好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有人意气风发、夸夸其谈,最后落得心灰意冷、一事无成。所以,要“知行合一”,既要知、也要行,知是理论、行是实践。

还有,在这二“僧”与二“生”的故事中看到了──“不是有希望才坚持;而是坚持就有希望”。走得慢无所谓,只要方向正确、步履不停,终究能抵达目的地。@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米开朗基罗《最后的审判》。(公有领域)
    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Buonarroti,1475 ~ 1564年)于1534年第三度到罗马。他接受罗马教宗的委托,在1535年开始准备绘制巨幅壁画《最后的审判》,1536年4月10日一切准备就绪后正式动笔绘制,在历时六年半后完成这个西斯汀礼拜堂的祭坛画。画面采用文艺复兴时代的传统构图:把审判主画在中央高处,两侧是圣母和使徒与圣人们,上下周围是天使群;画面左下方是经过裁决被祝福的善人群,向上攀援而被导向天国,画面右下方是被判有罪的恶人群,沉沦而下被打入地狱,最最下面左边是被唤醒等待裁决的死者,右边是被拖、被赶进地狱的罪人。壮观的大场面扣人心弦。这是对生命及短暂性的人类世界的一个永恒的告诫。
  • 乾隆(1711—1799)是中国最长寿的皇帝,他深谙养生之道,也很讲究饮食,一生都保持着满族骑射尚武的传统。有一半时间不在紫禁城、天南海北巡游的乾隆王朝被称为“马上朝廷”,各种浩浩荡荡的巡幸活动多达150次。东巡盛京(沈阳)祭祖,西巡五台山礼佛,登泰山拈香,泛舟西子湖,尊孔拜贤,阅兵耀武,考察河工与海塘,了解风俗民情,召集文人学士编纂《四库全书》……另一方面,在宫中常穿汉服的他倾慕华夏文化,琴棋书画无所不能。虽然他喜欢到处题诗盖章,但流传最多的还是他六下江南的轶闻趣事,其美食家形象深入人心。
  • 笔迹学家们已发现笔迹就像指纹,只要利用放大镜检视,每个人的笔迹都是独一无二的,即使是外观完全相同的同卵双胞胎,也没有一样的笔迹。随着笔迹分析的长足进展,现在笔迹学已被视为一个发展中的学科,除了有专业的笔迹分析师,这项技术也常被当作犯罪分析、心理学诊断的辅助,同时也是许多公司征人时的参考。
  • 春风又绿江南岸,阳光洒遍了天之涯,满地油菜花开时,鹁鸽声里送来春浓的消息。唐代名医孙思邈怎样用油菜救了自己的命?一代大儒怎样和油菜结缘?
  • 于非暗《摹恺之女史人物卷》
    孟子提倡尊“礼”,讲究礼节,有一次因为妻子的坐姿不端,竟要与之离婚。据记载,孟子的妻子田氏独自一人在内室,随意坐着休息。突然进屋的孟子看见妻子岔开两腿的坐相,就退了出来。
  • 中华五千年的历史文化灿若星河,光耀寰宇,更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中的瑰宝。古代社会的教育体制对文化的传承功不可没。古人求学如在哪个朝代遭遇“政审”的话,中华文化恐早已断魂。
  • 一代英主李世民他以极大的毅力、睿智的目光,将自己戎马一生的征战经验、励精图治的治国之道,用流畅的文笔、深邃的智慧、成功的范例一气呵成,撰著《帝范》十二篇,作为对太子李治的训诫之辞。写完此书第二年,太宗即与世长辞,《帝范》便成为他的政治遗嘱和绝笔之文。
  • 人世间有许多可贵的精神,坚持就是其中一种。十年如一日地做着一件事,不畏艰难、不惧压力、始终如一,这是一种境界。无论是人生大事或生活小事,若要做好,都须坚持。
  • 《孙文学说》是孙中山先生《建国方略》的第一部分,又名《心理建设》,写成于1918年底,次年5月20日出版。当时上海出版社即评价其是“破天荒之学说,救国之良方”。在孙中山先生看来,心是人世间万事之本源,人类社会中的一切事情和现象最终都可以归之于心。他说:“兵法有云:“攻心为上。”是吾党 之建国计划,即受此心中之打击者也。”“国者人之积也,人者心之器也。”“吾心信其可行,则移山填海之难,终有成功之日; 吾心信其不可行,则反掌折枝之易,亦无收效之期也。心之为用大矣哉!夫心也者,万事之本源也。”
  • 如何增强意志力?这是众多科学家很难解开的难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