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湖北汉口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 阻律师会面

(从左至右)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许光临和崔海以及被非法判刑4年的蒋立宇。(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6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4日讯】湖北省汉口监狱虽是一个新监狱,但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多年中,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酷刑迫害致死多人,至今仍然非法关押学员,并阻止家人和律师与被关押的学员会面,以掩盖其迫害的罪恶。

湖北省汉口监狱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经济开发区江达路28号,是近年由湖北省监狱管理局以前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郊外的汉西大队监区为基础,将前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男监区搬迁至汉西大队监区,组建而成的一个新监狱。

明慧网报导,中共在组建新监狱时,将里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提拔升官、加薪重用,致使里面的警察更加肆无忌惮地替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

以下是湖北省汉口监狱组建前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案例。

汉口监狱组建前的部分迫害案例

崔海曾在汉西大队监区遭非人酷刑折磨 出狱19天含冤离世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崔海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屡遭绑架、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判刑(第一次3年,第二次5年),被非法开除工职、剥夺了一切工资福利待遇,还经常遭到骚扰。

崔海在武汉女子监狱遭5年折磨,出狱时,头发枯白、骨瘦如柴,回家仅19天,于2018年1月1日含冤离世,终年69岁。

崔海(明慧网)

2000年5月13日,崔海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判刑3年;2001年5月份,被送到武汉女子监狱郊外的汉西大队(即现在湖北省汉口监狱)迫害。

当时,狱警队长陈英体罚崔海,经常让她罚站,一站就是两天两夜。有人看到,陈英让崔海白天在烈日下罚站暴晒,晚上还故意卷起她的裤腿,让蚊虫叮咬她。

武汉夏天很热,大热天狱警陈英不让崔海洗澡、睡觉,看崔海站了两天两夜后不妥协,就把攻击谩骂法轮功师父和诬蔑法轮功的标语贴在墙上,让崔海站在中间。崔海不站,陈英就把她吊铐在铁窗上,下铐后,仍不让她休息。

就这样,连续八天八夜不让睡觉,崔海双腿从膝关节以下肿得很厉害,双脚肿得穿不进鞋,上楼、上厕所都非常艰难,连服刑人员也看不下去了。有个服刑人员偷偷给崔海一双40多码的鞋,她才勉强穿上。

之后,狱警强迫崔海下地干繁重的农活,从早晨6点开始干,中午也不让休息,到中午11、12点时,整个田间就她一个人在40℃的高温下干活。狱警还特意找了一些心思歹毒的犯人在树荫下监控崔海干活。那些犯人在树荫下还喊热得受不了,在那里骂骂咧咧,下午又接着强制她干活。

不论中午、晚上、半夜,别人休息的时候,狱警就强迫犯人放诬蔑法轮功的洗脑节目。那时,只要央视“焦点谎谈”插放攻击、诬陷法轮功的内容,就强迫崔海看,并组织七八个犯人对她进行围攻,然后一遍又一遍地逼她写所谓“认识”,每天直到深夜2、3点才让她休息。

第二天早上5点多钟,她起床后又继续遭受相同的迫害,持续了整整一个夏天,长达四个多月。崔海被折磨得只剩下一层皮。有人说,她被晒得黑成只看得见眼白了。

汉西中队一个姓张的指导员对崔海说:“你不转化是出不了监狱大门的,现在是四个犯人包夹(监管)你;不行,加到六个、八个,日夜轮流整你。我们这里有的就是犯人,我就不相信你是铁打的。”

许光临遭武汉女子监狱男监区酷刑折磨致死

许光临(明慧网)

许光临,男,33岁,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侏儒镇侏儒医院职工。1995年,在湖北中医学院上大学时,他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9年“7.20”法轮功遭受迫害之后,他两次去北京上访。2000年3月,他在法轮功学员家交流时被非法抓捕。他绝食抗议迫害,遭看守所强行灌食,鼻孔、食道、胃部均受到严重的损伤;同年9月,被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男监区(即现在湖北省汉口监狱男监区)。

在警察的指挥下,犯人对许光临采取暴打、日夜不让他睡觉、罚站、吊铐等手段折磨他;最残忍的是,将他的上身和腿捆绑在一起,放在床下,然后几个犯人在床上踩压他,几乎使他窒息。

许光临饱受了种种非人折磨,他曾绝食90天抗议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导致身患多种疾病;2002年底,从监狱出来后一直没有恢复,于2005年5月1日早晨去世。

王汉生被非法判刑6年 遭武汉女子监狱男监区迫害

2000年1月6日,武汉市中级法院非法开庭,非法判徐祥兰8年徒刑,非法判她丈夫王汉生6年,并非法没收了王汉生的私有企业——武汉市深深集团有限公司的所有财产。

王汉生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男监区,遭受迫害6年。

汉口监狱组建后的部分迫害案例

新组建的湖北省汉口监狱,大致分为男监区和女监区。狱警基本上是由前武汉女子监狱的汉西大队监区、男监区的狱警组成,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得到了提拔重用、升官加薪。原来的监区长、教导员有的提升为监狱长、副监狱长、政委副政委;一些中队长、指导员也官升一级,成为监区长、教导员;而一些狱警提升为中队长、指导员,有的进了科室当了干部。

这些长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得到了中共的重用提拔,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更加疯狂地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但维持原来的残酷迫害手段:指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采取暴打、日夜不让睡觉、罚站、吊铐、强制洗脑“转化(放弃信仰)”、 强迫高强度劳役;为达到其强制洗脑“转化”的目的 ,知法犯法,不准假、不让家人接见,更阻挡委托律师的依法会见。

康佑元遭湖北省汉口监狱迫害 含冤离世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康佑元多次遭绑架迫害,其中两次被关洗脑班、两次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3年,并遭酷刑折磨,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于2019年1月22日含冤离世。

康佑元,1949年10月出生,在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胃癌等多种疾病,动过三次手术,医院医生说无药可治。1997年5月2日,康佑元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一段时间后,胃癌等各种病症消失了,成为一个健康的人。

康佑元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告诉民众自己切身修炼心得和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曾经六次遭武汉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和国保警察绑架迫害。

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于2014年8月5日开庭审理,法院只允许他的一名亲属旁听。法庭上,康佑元及律师做了无罪辩护。然而法院还是于8月15日对康佑元非法判刑3年,于2014年10月28日将他劫往洪山监狱,后他被非法关押到湖北省汉口监狱,遭到非人迫害。

在3年的冤狱中,康佑元的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出狱后,其身体很久没能恢复,于2019年1月22日含冤离世。

武汉吴碧林坚持信仰 汉口监狱阻止她与家人相见

2019年4月底,吴碧林因信仰法轮功被冤判5年,上诉到武汉市中级法院后,中院维持非法原判。现吴碧林被非法关在汉口监狱,狱方一直以吴碧林坚持信仰为由,阻止其家人见她。

汉口监狱人员不透露吴碧林被非法关押的具体消息,只是告诉她的家人:吴碧林是“重点”(迫害对象),她自己不“转化”,被关到监狱之后,那些已“转化”了的人受她的影响,又反过来了,继续修炼法轮功了。

吴碧林已是年逾70的老人,2015年,她的大腿部被公共汽车撞骨折。她当时没有为难汽车司机,让司机走了。她的儿子送她去医院做手术,术后,她走路有些蹒跚。

在吴碧林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东西湖二支沟)期间,医生经常给她量血压,血压时常高达190、200多。吴碧林的家人非常担心她的身体状况。

女青年蒋立宇被关在汉口监狱 家人、律师仍无法会见

蒋立宇(左)和她的姐姐蒋炼娇。明慧网)

湖北十堰市郧县27岁的法轮功学员蒋立宇于2018年7月12日在北京被非法判刑4年;约在2019年3月,从北京转押入湖北省汉口监狱。监狱一直阻止其家属见她,拒绝告知她被关押的分监区。家人无法得知蒋立宇是否收到汇款及其近况。监狱唯一想做的就是迫使她“转化”。

2018年9月,蒋立宇遭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二审秘密判刑4年、罚款5,000。

2019年12月19日,蒋立宇的代理律师再次到汉口监狱,带着新的委托书,要求会见蒋立宇,但是汉口监狱仍然不让会见,刁难律师,还要求律师得到司法厅或者监狱教育科批准才能会见。

大约在7月份,蒋立宇的二审律师到监狱,要求见她,但汉口监狱借口让律师提供二审委托书。律师拿出委托书后,监狱说要律师给二审后的委托书。律师和监狱交涉,又向驻检检察官、监狱管理局投诉,一直未获解决。

监狱阻止家属会见,并要求家人写让蒋立宇“转化”的书信,被家人拒绝。

侯艾拉、饶晓萍被非法关押在汉口监狱

2019年9月中旬,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侯艾拉、饶晓萍被秘密非法判刑。侯艾拉被非法判刑8年,罚款4万元;饶晓萍被非法判刑7年,罚款3万元。

她们上诉到武汉市中级法院, 该法院非法维持原判。现侯艾拉、饶晓萍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汉口监狱。#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20-02-15 2: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