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汉医生:冤魂太多 夜空满是他们的哭喊

中心医院医护人员展示身上穿的薄如羽翼和已经开裂的防护衣。(网络图合成)

人气: 892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凌云综合报导)尽管多方声援,武汉各大医院物资短缺的消息仍不间断,不少医护几乎在无有效防护地接触病患,导致感染大增。有一名隔离点医生指冤魂太多,夜空满是他们的哭喊。

近日,推特传出武汉一个隔离点医护给朋友圈发的消息,他指自己在隔离点值了24小时的医务班,身上都汗透了,防护服还是那一套,一天只能往身上喷酒精。

他透露,名义上他们单位只有一个人确诊了新冠肺炎,但从最新施行的临床标准来看,1/3的同事都可能感染了疫情。

他听说重庆和河南的殡葬援军出发了,但他觉得还不够。他还建议动员能念经做法事的和尚道士喇嘛们组织起来支援武汉,因为“冤魂野鬼太多了, 夜空中满是他们的哭喊……”。

   

目前不清楚发信息的医生来自哪一个隔离点。但他描述的物资短缺的状态仍是武汉医院的常态。

13日,微博网友“王晓白BAZAAR ”转发来自武汉中心医院(李文亮生前所在医院)的求救。消息指,医生们要崩溃了!过劳,没有防护物资,接连有医护感染已经重症。

随信附上了武汉中心医院的物资求助声明和一名医生的绝望哭诉:“已经绝望,没有装备,过度疲劳,将近猝死,评估如果自己发病,生存概率很低。别人哭求他,以为他能联系上官员,但现在任何物资都送不进去。”

(截图)

2月10日,微博实名认证“武汉中心医院医护人员”的一名女护士在微博留言:“今早就是戴了一层普通白色口罩加一次性医用口罩给病人采集咽拭样本,请问这种不达标的防护装置如何让我们在一线开展工作?真的很想知道,什么防护都缺的情况下,我们拿什么去战斗?已经有好几个同事倒下了,请不要让我们寒心行吗,我们不呐喊不反抗,最后就是什么都没有,只能默默地拿生命硬着头皮上,这样能坚持多久?又要牺牲多少人? ”

(截图)

这名女护士2月2日也曾发帖表示:“一个N95的口罩都没有,还穿着那些一抬手就破两个洞的防护服,用垃圾袋当做脚套,就是这样的工作环境,还要面对全是新型肺炎的患者,治疗,消毒,打开水,倒垃圾……全靠护士,这样的工作环境,这样的防护水平,如何保证我们的安全?那些说要捐给我们的物资呢?到底在哪里?”

另外,也有据称是武汉中心医院后湖RCU(呼吸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长给院领导的求救信。

信中说,后湖RCU是该院首个重症隔离病房,医护人员已经累计奋战了40多天,夜以继日。很多同事都处于心理崩溃的边缘。近日面对自己的同事频繁的濒临生死的抢救。除了媒体关注的李文亮医生已经去世,还有胡卫峰医生插管,易凡、梅仲明主任插管抢救。这些惨痛的状况让处于崩溃边缘的医护人员彻底崩溃了。她建议让医院领导安排最早上前线的后湖RCU医护人员隔离调整两周。

(网络图片)

网上公开资料显示,梅仲明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与去世的李文亮同属眼科。

另外,还传出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接管国博方舱的医务人员已经没有了防护物资,没有了防护衣。“国博方舱今天凌晨四点上班时已经没有隔离衣了,大家只能用塑料袋套住洗手衣的袖子,只穿一层防护服上岗,为了节约物质进仓时间6小时以上。其它所有物资都缺。”

13日,大陆媒体报导了中共中央指导组副组长、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在12日会议上的说法,陈一新称,武汉感染者底数还没有完全摸清,蔓延扩散的规模也没有较为精准的估计预测。据有关方面推算,武汉潜在被感染的基数可能还比较大。而外界早就指称武汉当局掩盖疫情,掩盖真实的感染和死亡数字。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20-02-14 3: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