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中共病毒疫情是中共体制导致的人祸

人气 2292

【大纪元2020年02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中共病毒(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简称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直至在武汉以及湖北多个城市失控,虽然病毒来源至今未能查明,但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共体制对于疫情的扩大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尤其是李文亮医师的去世更掀起更大范围的疫情追责。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12日发表声明,列举打压说真话的“吹哨人”以及从中央到地方对全国人民故意隐瞒疫情真相的过程,指责中央政府、湖北政府、武汉政府对于疫情的扩大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声明呼吁信息透明,并明确表明防控疫情固然重要,但不得侵犯公民的基本人权。同时要求开放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中国维权律师滕彪对此接受了大纪元的采访。

中共体制导致的人祸

滕彪表示,武汉冠状病毒的确反映了中共政治体制、社会管理等等很多方面的问题。在这个公开信里面也提到了中共管制的混乱、管制的失灵以及对人权的侵犯、对法治的践踏等等。它与其说是一个天灾不如说是一个人祸。是中共这种体制僵化、专制野蛮的体制所导致的人祸。

“这一次的疫情全国很多很多人不满,包括以前完全不关心政治的人这一次也有很多人觉醒,以各种方式表达对政府的不满。”滕彪说,“所以我觉得应该说这一次疫情对于民众在心理上、在政治认识方面都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

他认为,影响体现在两个层面。一个就是疫情不应该成为违法侵犯人权的理由。因为把人随便给抓起来或者锁在房间里面把门钉死、随便地抓人,包括一些人买不到口罩然后上街被抓起来,这些都是明显的违法犯罪行为,就是政府没有任何理由来践踏人权。这个现象就是普遍的践踏人权。

“另外一方面就是虽然(以目前)疫情的严重程度,在任何一个社会里面民众可以牺牲一些自由、牺牲一些权益或者一些方便来防止疫情的蔓延。这在任何社会里面都是需要采取的步骤。但是在中国就是第一它没有任何民众的参与和讨论,没有经过任何程序的民众讨论。目前很多过火的作法它不但不利于防御疫情,反而起到相反的效果,包括把整个城市封锁起来导致交叉感染,一些健康的人也被感染。还有就是一些病人得不到收治、得不到治疗等。”

滕彪说,其实民众也都清楚他们的权利被侵害,“但是我们看到很多人因为说真话、因为调查疫情的真相就被抓起来,就是维权的风险还是很大的。但是从律师的角度还是希望有更多的人有法治的意识、维权的意识,尽可能地去呼吁,当权力受到践踏的时候也要尽可能去维护自己的权益。”

腾彪表示,中共不可能把整个的真相公诸于众,它不可能做到公开透明。独立调查委员会就算成立的话也是中共控制的,不可能真正独立调查。国际社会的调查,中共也不可能允许。这是它政权的性质决定的,包括拒绝外援的道理也是这样的,它不希望国外的专家、国外的救援力量介入太多,了解到这个疫情的真相。其实就是中共它要维持它的谎言体制。

附:中国人权律师团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声明

2020年1月,中国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并迅速蔓延至全国以及全球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虽然病毒来源至今未能查明,但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央政府、湖北政府、武汉政府对于疫情的扩大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首先是打压说真话的“吹哨人”

2019年12月底,武汉八位医生小范围内对疫情发出警告,但“吹哨人”报警不但没有引起政府的重视,反而受到警方的惩罚,2020年1月初,八位医生被训诫,然后全国央视“游街示众”,罪名是“造谣、传谣”。

其次是从中央到地方对全国人民故意隐瞒疫情真相

1月3日,中央政府开始向美国政府通报疫情;1月5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患者生命体征总体稳定,无死亡病例”;1月8日,人民网报导:“冠状病毒对热较为敏感,酒精等消毒剂可灭活病毒”;1月9日,新华社报导“未证实武汉肺炎能够人传人”;1月10日,新华社称武汉肺炎“得到控制”;同日,国家医疗专家组表示:“病毒的致病性较弱,病患病情和整体疫情处于可控状态”;1月20日,更为严重的是武汉当地政府组织“百步亭四万余家庭共吃团圆饭”,也就在同一天,中共官方才正式确认并通报疫情。至于为什么没有把明确知道的疫情告诉国人,1月底相应责任人在温言软语中开始推脱责任,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及“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都表示他们没有权力披露疫情真实信息,权力在国务院,只是国务院没有采纳科学建议,没有公布疫情。

再次是粗暴、野蛮、霸凌人权而收效甚微的防疫措施

中国政府承认“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后,开始封锁武汉,停运所有飞机、高铁、火车、客车以及市内公交车及私人车辆。封城措施没有成功拦截病毒的蔓延,但立即导致数百万国人及国际友人困滞武汉。交通断绝导致物资逐渐耗竭,医疗物资及食品价格飞涨,有价无市。更为不能让人接受的是,全国以及国际社会捐赠给武汉的救援物资,竟被政府指定接收单位“红十字会”截留,以致于红十字会大量物资堆积的同时,医院却极度缺乏医疗必备用品;更有甚者,市民高价无处买的口罩,政府人员却可以公然成箱地劫掠而去。

自武汉之后至今有数十城市采取封城措施,同时各地群起效尤,封城、封路、封村、封户、封门,禁止包括救护车在内的一切车辆通行;危急关头,政府不是鼓励人人相依而是鼓励人人相疑,各地有奖举报武汉人的政策接连出台,悲剧不断发生。政府唆使、默许公务人员及其他人员以防疫名义开始遍布全国的大肆侵犯人权的暴行,暴力绑架、隔离,强制戴口罩、强查身份证、强制拦截劝返外地人,殴打疑似患者,非法拘禁疑似患者、暴力封门、直接入户打砸等等,不一而足。封锁导致物资紧缺;滥权导致救灾物资被抢占、挪用、盗卖、违法拦截、强征口罩等现象。甚至出现王延轶夫妇、李兰娟母子这样的恶性案例。

来源成疑的病毒及无能、无德政府的滥权与暴虐再次加重中国的人权危机

疫情之下,人间惨剧不断涌现,人道灾难不断发生。父哭其子、妻哭其夫、有病不得医、临行不得见的人间巨痛在冲击无数家庭。野蛮、残酷的封堵措施之下,病人得不到医治,在相互推脱之下被迫辗转各家医院,武汉病人随时病死路途已经不是新闻,他们病倒之前还被耗尽积蓄;政府切断交通,以至于所有市场、食品店被迫停业,普通市民不能离开武汉,被迫居家坐等命令但还得不到食物,已经发生没有病死反而饿死的悲剧;政府的强制隔离成了“集中隔离”,若非至愚,一定知道这不仅无益反而有害。病毒肆虐,人祸附之,百业凋敝之下,火化场成了昼夜不息的繁忙岗位……人间至痛,不忍一一叙述。

掩盖真相、禁止信息流通,打压“说真话的人”的行动在高效率运转

中国政府对于“舆情”的防治一直高过对“疫情”的防治。从对李文亮等人训诫开始直至今日,全国对于有关疫情“造谣、传谣”的打压从未间断,民间统计已有数百人因为有关疫情的言论被抓捕、被处罚。政府防控“舆情”的文件和措施也不断被披露,而“制造感动”300记者进驻武汉的同时,传播真相的公民记者陈秋实被无病隔离,另一位公民方斌则直接被警察抓捕。当然,与现场抓人相配合的是网络彻夜不休的删帖、封群、封号。对于疫情信息的封锁,这分明就是一场国家蓄意操纵的对民众的集体谋杀,2020年中国病毒蔓延的本质不是天灾,而是一场巨大的“人祸”,是人类一次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

国难当头,中国人权律师不忍坐视

这次疫情爆发成巨大的人道灾难,再次证明了专制极权体制的失败。专制之下,以“政治安全”第一为原则,为了小集团的利益,各级政府完全漠视中国人民的生命与安全,甚至在知道病毒真相之后,仍然制造大联欢,任由数万民众聚集,加剧病毒蔓延,造成不该有的无数市民惨死。

“政治安全”第一的原则之下,所谓“新时代”不断上演各种讳疾忌医的新丑剧,先是“七不讲”,接着不许“妄议中央”,“政治挂帅”,上下堵塞言路,闭目塞听,谎言治国,不断扩张、滥用警权……为此“抓拿律师,抓捕医生,逮捕公民,羁押访民,删帖、封号、封群隐瞒真相,以言治罪,开除高校教员”;民众的言论自由权、知情权、监督权被政府控制、被剥夺,生命健康权被漠视。

此次疫情爆发再次证明了这样的专制之恶,同时反向证明了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的名言,“新闻自由是灾难的最大救助者”,中国政府今日的做法在证明“禁止信息流通是灾害最大的帮助者”这句话。

截至2月12日10时,中共政府允许公开的数字显示——据31个省、直辖市及新疆报告,现累计死亡病例1114例,确诊病例44,742例,疑似病例16,067例。海外确诊385人。连日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下控制的死亡人数比例始终约为2.1%——如果你相信的话。

有鉴于此,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就“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事件声明如下:

一、防控疫情固然重要,但不得侵犯公民的基本人权,各级政府不得滥用《传染病防治法》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不得对疑似患者采取暴力隔离、非法拘禁等,强制隔离属于行政强制措施,在强制隔离场所无法确保不被交叉感染的情况下,不得对公民强制隔离,公民自愿要求居家隔离并承诺遵守防控措施的,应当尊重其意愿。各级政府不得强令公民佩戴口罩,不得强制检查身份证,不得随意封堵居民房屋、住宅小区、各类道路;鉴于武汉的医疗资源无法满足可能发生的人道灾难,中央政府应立即加大各省支援的调配力度并立即探讨和制定武汉和湖北居民到外地救治的可靠途径。实际情况也表明,武汉市政府的封城措施并未阻止疫情的全国扩散。

二、要求立即由全国人大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调查委员会应包括独立的专业人士和机构,调查“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以及传播途径和时间节点,立即着手彻底查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发生、爆发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即p4实验室是否有关联;要求查清是谁指挥并下令隐瞒疫情、下令调查并处罚了所谓的八位“造谣者”,同时向八位被传唤公民公开道歉,释放公民陈秋实、方斌等所有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者;要求依法严厉追究各级官员渎职的刑事及行政责任,且中央最高层应有人对此负责,以告慰逝者。

三、要求公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应急处置方案,及各地封城、封路、封村、封楼、封户、封门等的法律依据;如实公布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死亡的人数、未确诊的疑似病人死亡人数,及死者的姓名、户籍等相关信息。

四、要求开放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停止、禁止警方以言治罪的违法行为,并设立“说真话日”纪念李文亮,全力救治李文亮妻儿;禁止删帖封号,保障新闻自由,落实宪法第35条及批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微信及微信群属于宪法保护的通讯秘密受保护的范畴,禁止权力觊觎、侵犯。

五、归还国民的结社权、选举权等诸多政治权利,释放全部政治犯和良心犯,修改《选举法》允许民众直选民意代表与各级政府首脑,唯如此才能促使各级官员真正的对国民负责;制定《对外援助法》,禁止、防止个别人无法律、无程序、无限度大量金援,真正将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与政治协商会议无人民,建议取消今年“两会”,不再劳民伤财,应集中精力、人力、财力防疫、治疫。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2020年2月12日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更新】肺炎扩散三十国和地区 武汉死亡率高
独家:武汉每日肺炎死亡者恐不低于200人
【独家】武汉医院人员:已经写好了遗书
大纪元新唐人全方位直击中共肺炎疫情
最热视频
那一场雪天围炉
【罗厨寻味】四季豆炒牛肉
【十字路口】习为何压香港 港国安法冲击五层面
【直播回放】5.29疫情追踪:推特再审查川普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死者家属吁立碑追责 遭打压
【一线采访视频版】吉林爆疫情 民生艰难 隔离自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