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快喘不过气来”武汉病患呼救

人气 9883

【大纪元2020年02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常春、刘佳宜采访报导)“我都受不了了。我现在天天晚上发烧,还不送我到医院,我都快死在隔离点了。”一位困在武汉酒店隔离点的徐阿琴2月11日绝望地发帖,希望得到救助,但记者截至发稿前再度致电,对方手机不通,未能获悉她最新的安置情况。

家住张家湾的徐阿琴经历了丧父之痛,她父亲因中共病毒肺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简称武汉肺炎)已于2月2日凌晨过世,她因为照顾父亲,47岁的她经核酸和CT检测,也确诊染上中共肺炎。社区只是安排她到附近的酒店隔离,却没有提供治疗。

徐阿琴已经连续五天高烧39度,还伴有咳嗽、胸闷和呼吸极度困难,每天晚上只能睡一个多小时。“什么都没有,我说要吸氧,他什么也没有。什么都没有,就是一点药,没人帮我。”要想住进医院首先得联系社区,徐阿琴无奈地哀哭道:“社区还在联系医院,也联系不了,都不要我,怎么办啊!”快撑不住了的她向外界呼救,希望得到救治。

只身来武汉打工 超市员工染病

陷入绝望中的人不止徐阿琴,老家在隋州的冯明琴只身到武汉打工,1月30日开始咳嗽头痛,医生诊断为疑似病例,冯明琴就在出租屋里自行隔离,打针一周后,病情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后经核酸和CT测试,2月5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双肺感染。

发病前冯明琴在武汉沃尔玛超市上班,她的病情从疑似到确诊拖了一周,病情急剧恶化, “一直就是喘气喘不上来,懒得动,一动就咳、喘气。”医生说病情已经非常严重,要马上住院治疗。

为了住进医院,冯明琴上报社区,社区上报街道,街道上报区域,这样一直等待着。无奈之下,冯明琴只能睡在武昌杨园医院的走道椅子上,每天在那里挂号、开药、打针。

打了9天针下来,仍不见病情好转。虽然国家有规定,确诊病人可以得到免费治疗,但实际上冯明琴还得全部自费医疗。她艰难地喘着气说:“现在他(医院)不管你那麽多,全部是自费。”无依无靠的她希望媒体能帮她呼吁,“给我一个床位。”

母亲已确诊 呼吸困难 方舱医院不收

另一位谢女士2月14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哭泣着说,78岁母亲施友玉住在武昌区,原本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基础病,“已经感染确诊了,却住不上医院。”

“问了社区一直在等,我打武昌区指挥部电话,打热线一直打不通。又等到这几天,但老人家本身心脏非常不好,现在气喘得非常厉害,呼吸困难,随时可能就过不去了。”谢女士说。

她焦急地说,武汉封城后,哥哥一家都染病住在方舱医院,现在家中只剩父母两人,“我哥和我侄儿已经确诊了,但是轻症,收治在方舱医院。而且方舱只接受65岁以下的,我妈妈78岁,所以住不进去。”

“我就是想尽快给我妈找个床位,她年纪太大了,又有非常致命的基础病,她不能再拖下去了。”武汉肺炎的扩散速度和致死率让他们恐惧,她形容,“现在我们觉得连空气都有毒,大家都不敢出门。”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中共肺炎疫情改变生活 现在坐飞机这样点餐
【快讯】埃及现中共肺炎 非洲首例
日本东京新增8例中共肺炎 7人与确诊司机有关
钻石公主号再增67例确诊中共肺炎 累计285人
最热视频
【爱丽话五千】北宋三位垂帘听政的贤后
【珍言真语】吴明德:中共打养子 黑暗过后是光明
【思想领袖】怒斥中领馆的议长:中共非中国
【新闻第一现场】一国两制终结 香港浴血反抗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踪:香港抗议国安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