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生死劫:武汉一家6口4代染病

人气 20716

【大纪元2020年02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刘佳宜报导)“奶奶去世了,也是这个病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我爸还在隔离,我一个人带着两个小孩在酒店隔离,我老公和我妈妈在医院。”1月19日才带着一双儿女从外地赶回武汉过年,原本打算享受四代同堂之乐的茜茜(化名)做梦也没想到会陷入这种生离死别的境地。

回武汉过年 封城后走不了

虽然茜茜在回武汉之前也注意到相关的新闻,“但当时武汉(政府)不是说疫情可以控制吗?我们刚回来的时候听说才几百例(确诊)。 我们19日到武汉,20日给新出生的小家伙儿上了户口,21日就封城了,就走不了啦。”

茜茜很后悔回到武汉,眼前的情况真是进退两难: “如果早知道疫情这么严重的话,就不会回武汉了”,“刚开始时也没有宣传(提醒),新闻(报导)也不重视,(我们)不知道这么严重,也没注意,没戴口罩。到了第二天就赶紧想走,但也走不出去了,(即使)去了外边,别人也会把你隔离起来呀。”

母亲先发病 奶奶不敌病魔离世

茜茜老家在武汉沌口地区,奶奶、父母,老公和两个孩子全家人住在一起。开始时是茜茜的母亲发烧了几天,后又退烧了。接着是她的老公,天天晚上发低烧,而且越烧体温越高,开始以为是感冒,去医院检查后被确诊为中共肺炎,她的母亲也被确诊了。

后来茜茜感到有点不舒服,奶奶也开始咳嗽,她俩就去医院做了CT影像,结果是她们也都感染了中共肺炎,茜茜自己是呈玻璃网状的双肺感染。

茜茜的奶奶是2月6日确诊的,但医院没有床位,无法得到医治,奶奶抗不过去于2月9日过世了。“床位太紧张了,等了好多天都没有床位,一直拖,老人家就不想吃饭了,也就二三天的时间就走了。”

茜茜家人检测结果与服用药物。(受访者提供)

父母住方舱医院 茜茜携2幼子酒店隔离

9日早晨,茜茜的老公和母亲被送进方舱医院;10日凌晨茜茜和两个孩子被关入亚特酒店隔离点;10日下午还没来得及去医院检查的父亲,被带到新征收的养老院隔离点。就这样没几天,奶奶走了,其他人也被迫各分东西。

茜茜和孩子在这家隔离疑似患者及有近距离接触患者的人的酒店,整天被隔离在一个房间里不让出门。酒店有几层楼,一层大约28个房间,只有2名医护人员,大楼门口有警察24小时值班。

本来就有心脏病的茜茜独自照顾着两个孩子,她说:“可能是因为太累了吧,现在感到胸闷、心跳快”。因为自己染上中共肺炎及服药,她给小宝宝断了母乳。光每天喂两个孩子吃饭都很费力,茜茜还要担心自己和两个孩子的身体状况:“小宝宝现在也有点咳,没吃药,不知道给他吃什么药。”“前几天我(和孩子)第一次查了核酸,又做了第二次,不知道第一次的结果是否过(阴性)了。如果过了就好了,我小孩和我就没有危险了,可以回家了,但回家也没有办法,吃饭都是问题。如果没过,我真的要急死了。”

盼父亲能得救治 忧病毒在家人间传播

此外,茜茜还担心着患有高血压、年近60岁的父亲。她父亲还没来得及去医院检查,政府就下了通知要强制隔离,“我说让他在外面检查完了再去嘛,但他们说隔离后再检查,结果进去二三天了还没有进行检查。”“我爸爸现在还没有什么症状,但当时我染病时也没有什么症状,我希望他们能尽快给我爸爸检查,如果万一有问题的话,这样拖着就得不到及时的治疗。”

茜茜知道有她这种境遇的人还很多,一些亲朋好友也都感染了中共肺炎:“一个亲戚全家都被感染了,那小孩子怎么办呢?”“我们身边一个朋友的2个多月的小孩也感染了。”“这样的人太多了,我们只能通过网络、媒体呼吁,希望得到一点重视。”

责任编辑:刘毅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武汉医师:大疫面前 压力巨大
武汉正月打雷 各地现异象 百姓忧冤情大
【一线采访】武汉5名护工染疫 被迫流落街头
【十字路口】50万人感染病毒?武汉如戒严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遭全球控告 中共大外宣再出招
【直播回放】4.7疫情追踪:追责中共声浪起
【现场视频】广州三元里瑶台村用水马封锁
【纪元播报】中共官媒甩锅意大利 遭意专家打脸
【珍言真语】薛浩然:炒作23条是借机大做文章
【直播】4.7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疫情似平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