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应对疫情失败暴露世卫深层问题

人气 3587

【大纪元2020年02月1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Grundvig撰写/高杉编译)在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再次采取了它的默认应对模式:谎言、掩盖和宣传辩解。这极大地拖延了遏制疫情应对措施的实施。

中共当局没有听取并压制了武汉市医院一些一线医生的警告,比如已故的李文亮医生的呼吁就一直被压制,这加剧了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蔓延。仅仅是这个原因就足以证明,目前统治着中国的共产党政权并非像它所宣称是全球参与者。

直到现在,在遭到舆论界的严厉批评之后,中国的这个极权主义政权才允许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派遣其“先遣队”前往中国应对正在发生的疫情危机。

说到世界卫生组织,它对此次疫情的反应和帮助中国共产党进行掩盖的做法,实际上都是更加恶劣的。由于没有与在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和其它机构拥有谈判席位的主要国家达成协议,世界卫生组织没有就如何应对在封闭的中国社会中爆发的疫情制定任何计划。这是世卫组织缺乏远见及其领导能力的失败之举。

自2009年以来,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宣布了6起全球卫生紧急事件,包括猪流感爆发(2009年)、野生脊髓灰质炎病毒疫情(2012年)、西非的埃博拉病毒疫情(2014年)、寨卡病毒疫情(2016年)、刚果的埃博拉2.0疫情,以及现在的 COVID-19疫情(2020年)。

人们可能会认为,一个拥有数十亿美元资金的全球性组织,再加上其多年来在宣布疫情紧急状况方面的经验,应该有一个如何应对新的疫情计划。但它却真的没有。而且问题还不仅于此。对于本文作者和许多媒体来说,很明显,世界卫生组织就没有以迅速和有力的方式应对疫情的能力。

更令人困惑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向60个贫困国家提供了6.75亿美元的援助资金,以提高其医疗能力,并向这些国家提供医疗物资,就像是一个旨在重新分配民众财富的社会主义组织一样。世界卫生组织错误地将资源用在了对抗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误报信息”上了。

世卫组织总干事泰德罗斯‧阿达诺姆(Tedros Adhanom)还花费了大量精力,帮助掩盖中共政府对疫情危机的不透明和反应不力,而不是强有力地迫使中共增加关于疫情的透明度。这一行动显示阿达诺姆已不再适合领导世界卫生组织。在change. org网站上已经公布了一份要求他辞职的请愿书。

应该做些什么

根据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前的五次紧急公报的经验,世卫组织应该立即介入中国的疫情调查,要求中共提高透明度和进行合作,以便确定传染源,追踪谁是第一批病人,并试图确定疫情是如何开始和何时开始的。

简而言之,中共应该向世卫组织提供从疫情中心地区的病人身上采集的病毒样本,并与国际上的科学家共享病毒基因组的原始元数据。同时,世界卫生组织应向其它国家的独立实验室分发三到五个样本,与世卫组织的科学家一起对该病毒展开研究。然后他们应该分享、公开发表自己的研究分析结果,并允许外界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对之进行检查、查证和质疑。

但所有上述这些措施都没有被实施,世界卫生组织在忙于掩盖信息的同时,错失了良机。他们无法迅速动员并应对疫情,造成了目前这种不稳定的状况。

此外,谁能否认一些网络研究人员、调查人员和记者已经对外公布的这些事实呢:

在距离被中共称为是疫情源头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20英里(约合32.2公里)处,有一个武汉病毒研究所,它拥有一个4级生物(细菌)武器实验室;2019年8月,一名中共科学家因试图窃取一种冠状病毒的样本而被从加拿大驱逐出境回国;在疫情爆发前几周,盖茨基金会(Gates Foundation)领导的一个联盟进行了冠状病毒模拟实验。

因此,在疫情爆发并过了40天后,问题依然存在。这种病毒真的是从一群野生动物中自然产生的吗?还是从研究所的实验室泄漏出来的?目前我们仍然无法确切知道病毒的来源。

当我们仍在等待世界卫生组织的独立科学家去分析那些中国以外的“武汉肺炎”病毒样本时,各种信息,不管是“阴谋论”的还是起反作用的,都将会继续流传。这都是世界卫生组织的错误导致的。

此外,没有人知道中共公布的病毒基因组是准确的还是党的新的虚假信息。中共仍然没有共享冠状病毒的元数据。我们看到的只是这个共产党政权的“双赢合作”的口号。

与中共相关的其他问题

在距离不远的实验室,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科学家们此前也曾经编辑过蝙蝠萨斯冠状病毒(Bat-SARS-CoV Viruses)。为了弄清楚是什么使一种病毒变得活跃并变得致命,科学家们运用了各种方法来研究它的某种特性。其中一种方法就是通过创造一种“假病毒”(Pseudovirus)并通过“嵌合”(chimeric)来编辑改变它。在该研究所2007年的研究中,针对“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冠状病毒和源自蝙蝠的SARS样冠状病毒在受体使用上的差异”项目,他们就是这样做的——修改编辑了病毒样本。

既然在武汉实验室已经进行了这种对SARS-CoV病毒排列的人为编辑修改,那么人们就可以理解中共针对这种“武汉肺炎”疫情所做出的最初反应的思维过程了。

由于 COVID-19病毒拥有潜伏期,没有人知道武汉在2019年12月份的情况。当科学家们鉴定出这种新型病毒及其拥有潜伏期、能够大规模复制和与宿主细胞相连的受体等超级属性时,中共仍然不知道他们手上握着什么:是一种天然的或是人造的病毒,是从实验室泄露出来的还是破坏分子故意放置的。

因此,共产党政权的合乎逻辑的想法就是,将所有关键信息都隐瞒下来,不同外界分享。也许是出于对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露出来的恐惧或担心,然后随着有更多的人被感染和死亡,开始担心自己会受到指责。

如果中国共产党不能领导中国成为一个更好、更开放的全球参与者,那么这个政权就应该被挡在世界舞台之外。如果世界卫生组织没有能力制定针对疫情的计划,并以一种快速、透明的方式迅速确定新的传染病的源头,那么,就应该撤销美国纳税人对该卫生机构的所有资金支持。

在新的疫情爆发时,全世界都承担不起隐瞒、掩盖和未能执行快速反应计划的后果。这将是遏制被世界卫生组织的阿达诺姆和《纽约时报》以及其它一些媒体所谴责的“信息泛滥”的唯一途径。

存在错误的信息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信任度和透明度才是未能遏制这一疫情日益增长的威胁的关键点。

作者简介:

本文作者詹姆斯‧格伦德维格(James Grundvig)是《大纪元时报》的撰稿人,也是《操纵大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欺诈、贪污和政府背叛的爆炸性真实故事》 (Master Manipulator:The Explosive True Story of Fraud, Embezzlement and Government Betrayal at the CDC)一书作者。目前他在纽约市生活和工作。

原文The WHO’s Failed Coronavirus Response Goes Beyond Structural Issues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中共肺炎疫情升级 各国撤侨一文看懂
黄燕玲非零号病人?武汉病毒所为何不显示资料
【翻墙必看】武汉市民受不了了:一定要反抗
钻石公主号355人染中共肺炎 美加将撤侨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回不回国?洛杉矶加大留学生的困境
【纪元播报】美议员:中共掩盖疫情 罕见卑鄙行为
【直播回放】4·7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40万人
【新闻看点】疫情难缓解 北京战狼风向转?
【纪元播报】分析:大疫下两千万手机用户消失
【拍案惊奇】武汉万人出城 王岐山未能救任志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