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失控 中共各派内斗 陷“甩锅”混战

人气 11587

【大纪元2020年02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疫情蔓延全球各地,引发恐慌。此次疫情早在去年12月初就爆发了,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共内部早就知道此次疫情的严重性及“人传人”的风险,但却隐瞒疫情未告知国人,致使疫情失控。如今,中共上下都在推责,各方放风“甩锅”,消息空前混乱。

中共从上到下 互相“甩锅”

随着被传染人数剧增,矛头直指湖北武汉当局。武汉市长周先旺1月27日晚间受访时称,传染病必须依法披露,但他没有上级授权,无权披露。

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1月31日也对央视说,2019年12月30日至31日,武汉还有其它医院也发现病患,所以上报了中共国家卫健委。

周先旺和马国强的说法被外界解读为将疫情通报延误责任归咎于上级政府。

2月15日,中共党媒《求是》杂志刊登了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应对疫情的谈话全文,指习近平早在1月7日便已得知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疫情,并举行会议,对防控工作提出要求。

除了1月7日、20日就疫情作出指示和批示外,习还提到1月22日,鉴于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临严峻挑战,他明确要求湖北省对人员外流实施全面严格管控。

习在讲话中透露:“从年初一到现在,疫情防控是我最关注的问题,我时刻跟踪着疫情蔓延形势和防控工作进展情况,不断作出口头指示和批示。”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在中共肺炎疫情不断恶化、湖北武汉刚刚换帅的时刻,习近平立刻公开这个所谓的内部讲话内容,显示出中共高层政治斗争激烈。

夏小强认为,这是习近平公开明确向外界特别是武汉市长周先旺为代表的“甩锅派”说,隐瞒疫情的责任是湖北和武汉政府,不是中央,这是习近平的无奈同时也是强硬的“甩锅”动作。

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分析,熟悉中共政治尤其是党内斗争史的人都明白,哪怕上级错得离谱,下级也是“奴才该死,臣罪当诛”。如果不是背后有人撑腰,借周先旺几个胆子,他也不敢这样公开“甩锅”给中央领导(习近平)。

各派放风消息混乱

同时公众又把矛头指向中共疾控中心,指该中心主任高福等人掌握“人传人”疫情讯息后,不公布疫情实际情况,反倒是在医学期刊上抢发论文。

2月15日11时16分,多家地方官媒报导高福涉“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消息。但随后又纠正道歉,官媒也称未在中纪委监委的网站上看到此消息。

就在上述消息出来后,网上出现不少替高“喊冤”的消息,并把矛头指向中共中央。

香港《明报》2月17日的报导引述京城消息人士的话指,去年12月底,武汉传出不明原因肺炎后,中共疾控中心随即介入了解。今年1月初,该中心向卫健委等中央部门及中央领导通报预警,认为这不明原因肺炎有通过呼吸道传播的风险,应立即采取行动,包括在公共场所防控等。随着病例增加,专家分析病毒后认为,该病毒与萨斯病毒相似度极高,中央应及早行动。

消息人士指,在1月初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前,中共疾控中心的有关报告已上呈中央,并建议立即在公共场所采取紧急防控措施,但因临近中国新年,中央领导人要求有关措施不要影响节日气氛,防控因此错失良机。

消息人士说,在1月7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如何应对武汉不明原因肺炎并不是此次会议的重点。

报导说,在中央轻描谈写的指示下,在已发生人传人病例后,湖北两会照开,武汉也举行盛大的万家宴等聚会。消息人士还说,包括高福等专家,在中央及地方均未对疫情给予高度重视的情况下,采取了包括在国际期刊上发表论文的预警方式。

疫情发生后,包括武汉、湖北及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等部门纷纷“甩锅”。消息人士表示,有关专家并非如外界盛传的那样未尽责任,而是权力高层决策及基层执行环节都出现严重错判。

2月16日,经济学家、东南大学教授“华生2010 ”的文章《如果群殴高福是搞错了对象》也替高福“抱不平”,指高实际上是12月30日武汉几名医生在朋友圈发消息提醒的同一天晚上,体制内最高级别的报警人。并对外界对高的指责,一一为高做了回应等等。

不过,趋势网2月17日的一篇文章大批高福。文章说,2019年12月31日,以高福为首的第一批8名国家级专家组赶赴武汉,进行实地考察、采集样本、收集数据。高福对外界信誓旦旦地表示: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打脸的是,专家队伍中的王广发医生就感染了中共病毒肺炎。而事实也证明,中共病毒肺炎极易传染,人传人概率比萨斯时期还高。

2020年1月22日,就是武汉封城前,在新闻发布会上高福言之凿凿地说:“目前证据确实显示儿童、年轻人对病毒不易感。”对外宣布疫情后,高福仍乐观地表示:“按照现在的措施,大家认为元宵左右就会有所好转。”而高福个人更乐观,判断能更早转好:“我个人比较乐观,甚至我个人评估比这个还早。”

文章说,打脸的是,元宵时我们还复不了工,仍然禁足在家。国内确诊新冠人数也早已超过高福认为海外专家高估的4000人,按实际发展势头全国新冠感染10万人不在话下。

同时,海外中文网刊登了一篇网民樵夫的来稿,又为中共中央“洗白”。文章指来自北京的消息人士日前透露:此次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失控是武汉市政府、湖北省及卫健委等机构的官员与专家昏庸造成的。

文章说,有多位一线医护人员和武汉市卫健委及市政府的一些有良心的官员,通过各种关系私下找到一些内参记者,反映武汉疫情的实际情况。这些内参记者绕过卫健委、武汉市及湖北省政府,通过内参直接密报北京高层:武汉出现极其严重的疫情,……疫情必将在全国大规模爆发。

这位消息人士透露,北京高层对武汉、湖北及国家卫健委的做法颇为火大。并表示,中纪委、最高检等已派出强大的调查组分别进驻武汉及卫健委,对造成此次疫情失控的责任人进行调查,现在已经有一些官员被软禁。

网曝王延轶电邮 指卫健委1月2日下令禁报疫情

2月16日,网上突然传出一张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曾于1月2日给研究所人员发出的邮件截图。信中要求严禁对外披露与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疫情的相关研究资讯,并强调这是“国家卫健委”提出的要求。

(网络图)

这封题为“【重要提醒】关于严禁披露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相关信息的通知”的邮件称,国家卫健委明确要求,所有与此次疫情相关的检测、实验数据以及结果、结论,一律不得在自媒体和社交软件上公布,不得向媒体(包括官方媒体)、合作机构(包括服务技术公司等)透露。

如果这封邮件属实,说明中共卫健委在1月2日之前就对此次疫情作出内部指示,要求不得向外界公布,以免引发恐慌。

80后的正厅级女所长王延轶年仅39岁,被外界质疑靠院士丈夫舒红兵上位。有海外自媒体爆料,舒红兵背后是江绵恒操控的势力强大的上海帮生物圈。

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众说纷纭。但国际医学界和外界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武汉新冠病毒很大可能来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就是武汉P4实验室。

日前网络上流传,中共病毒肺炎的“零号病人”为武汉P4级实验室的研究员黄燕玲,影射病毒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流出。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石正丽则“以性命担保”疫情与实验室无关。

武汉大学教授披露中央对严重疫情早已知情

与此同时,2月16日,网传武汉大学教授尚重生在朋友圈披露中共中央对新肺疫情的严重性早已知情。

信中说,1月9日,就武汉新疫情,尚重生曾接受中共总台央广湖北记者站站长左艾甫的采访,而这个采访稿只作为内参稿。左透露,这个传染病很厉害,他们采访了好几个患者,有一人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没有确诊,只能回家等待。此传染病很可怕,他询问,应急部门是否可以为看不起这个病的患者减免部分检查费用和医治费用?

(推特)

 

尚重生对该记者谈到,危机管理应在黄金时刻处置,否则会导致更多的危机事件,到后面就越来越难以处置且代价更大,相关负责人赶紧处置等等。但不幸的是,2020年1月9日后面,不该发生的事都发生了。

2月16日,网上流出两份中共内部文件,一份来自中共海军工程大学,另一份来自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文件显示,中共内部很早就知晓新冠病毒类似SARS,有感染性,而中共军方大学早在1月初就开始预防。

(网络图)

夏小强表示,种种诡异的消息反映出中共高层博弈的激烈。在中共肺炎疫情肆虐、大量快速夺去中国民众生命的同时,中共高层的激烈内斗正在同时进行,一场更大的政治风暴即将来临。#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陈思敏:武汉P4实验室陷中共病毒风暴眼的背后
重庆频现“第四代感染”专家忧疫情恐扩大
武汉疫情蔓延 中共基层官员频“临阵逃跑”
夏小强:风暴来临 习近平公开表示“不背锅”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中共猎狐行动在美国受挫
皮肤干燥发痒?一碗银耳汤解秋燥 润肤抗老
【新闻看点】FBI斥中共在美猎狐 五中闭幕释何信号
【远见快评】川普胜选3理由 蓬佩奥突访越南
【拍案惊奇】大选日极左骚乱?中共邻国纷投美
【西岸观察】31%非裔要投票给川普 史无前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