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方舱医院一名护士的诗

作者/弱水吟

人气 4814

【大纪元2020年02月19日讯】

请不要打扰

请容我脱下防护服和面罩
把我的肉身从铠甲抽离
让我靠一靠身体
让我平静呼吸
唉……
口号是你们的
赞美是你们的
宣传、标兵,都是你们的
我只是在执行岗位职责
做一个医者良心的拯救
常常,不得已赤膊上阵
生和死来不及选择
真的没有什么高大上的想法
请不要给我花环
不要给我掌声
也不要什么工伤、烈士,几等功
武汉,我不是来欣赏樱花的
也不是来风花雪夜,接收吹捧
只想疫情结束能安全回家
即使剩下一把骨头
也要把自己带回给儿女、爹妈
试问:
谁愿意抱着同伴的骨灰盒
踏上回家的路程
媒体,记者
请不要再来打搅我
所谓的真相、数据
我没有时间和心情关注
累了一天,一夜
休息,睡觉
比你们的赞美更需要
如果可以,请你们去看看
那些灭顶的家门
是否升起了炊烟
火葬场那些流浪的手机
有没有找到主人

妹妹,今夜我羞于赞美

凌晨两点
雷电大风,风雨齐谙
档门的铁牌被刮翻
风雨卷起一个小小人影
纸片一样飘进
“妹妹,你怎么提前回来?”
“低血糖眩晕,组长让我出舱”
“四十分钟车程?”
武汉出租车司机送来”
面色苍白,声音无力
测温计读出她的额头33.1°C

消毒液喷洒,一遍遍洗手
擦净鼻孔、耳朵
监看她操作,我的手簌簌发抖
隔着护目镜
我分不清她脸上的水滴
是泪还是溅上的消毒液
摘掉口罩
额头、鼻梁、脸颊,耳后
水泡、创面——低血糖和寒冷的帮凶向我示威
我无力说什么
任何安慰都有虚情假意的嫌疑
换掉衣服鞋子
踩着一次性拖鞋回去
高于56°C的水冲澡半小时后才能吃口东西

谁都知道
十几个小时要在防护服里拢紧身体
不吃不喝不能排泄
只好上班前少吃不喝
防护服啊,你为什么还是短缺
能不能中途让她更换一个
哪怕延长工作时间也可

低血糖回来的妹妹
我至今没能记住你的脸
一百个姐妹
一百个口罩遮住了谁和谁的美
还藏着多少我没有看见的低血糖
或者,不能说出的或者

妹妹,今夜不能赞美
所有的赞美诗都有罪
所有被蒙蔽的良心
都要为你下跪
戴上口罩,你转身的刹那
我忽然想到
我更该加戴一个口罩
面对狂风大作,我
是不是该装聋作哑

日  常

雾霾,阴雨
五天里,潮湿和凄静
冷和毒,泪和伤
这些灰暗的词
多么希望你们远离
在宾馆自我隔离
没有时间,没有日期
没有声音和空气
写材料,心理干预
将一百颗畏惧的心安放在各自的手心
将颤抖,恐惧,哭泣和绝望
和那些沾满的毒一起丢进垃圾
一个人的房间里
划分半污染区,清洁区
洗手,洗手。口罩,口罩
强迫改正一切恶习
现在,谁都知道毒是蝙蝠的错
而放毒的罪是那么轻描淡写
十七年前的毒我还记忆犹新
今天是昨天的翻版
而毒却不是昨天的毒
它的狡猾是人惯出来的
强传染也是人溺爱的果
深夜,我最想做的
是给藏在洞穴里的蝙蝠
穿上钢铁盔甲
刻上武汉两个字
让所有的刀刃无处下手
让所有的牙齿难以啃噬

弱水吟,本名龙巧玲,甘肃省山丹县人民医院护士,甘肃省作协会员。疫情发生后,龙巧玲随医疗队赴武汉,现在武汉某方舱医院
以上作品转自网络,著作权归作者弱水吟所有。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方舱医院条件恶劣 患者情绪失控
【十字路口】武汉方舱病人破墙逃跑 中南海内斗
横河:疫情失控向谁追责
【网海拾贝】武汉中心医院是中国社会的缩影
最热视频
【胡乃文开讲】白粥治咳抗感冒!5种神奇食疗方 止咳很实用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市民:首先要活下来
疫情冲击 水果卖不出 批发市场用铲车倒掉
武汉小区封楼二十多天 又确诊二例 居民焦虑
疫情影响无法开业 山东商户吁减租遭暴力抓捕
【新闻看点】官媒忙降温?赵立坚及五毛被打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