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竹寺的传说 莫为人世幻景迷失了自己

文/杜若

萧灵威从金竹寺回到人世间,亲身感受了时空的变幻,无论三天还是三年均是一瞬。(gowithstock/shutterstock)

  人气: 987
【字号】    
   标签: tags: ,

明清时候,民间流传着一个金竹寺的传说。一个行侠仗义的年轻人,手刃淫贼后,四处逃亡。在一位白衣老僧的开导下,年轻人来到“金竹寺”,金竹寺的方丈为年轻人展现了二次幻景。

经历奇异的时空穿越后,年轻人的结局如何?

古谚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水浒传》中,鲁达(鲁智深)因打抱不平,出拳打死了恶霸镇关西,为躲避官府缉捕,到文殊院出家。不过,文殊院的首座、维那等僧人见鲁达“形容丑恶,貌相凶顽”,不像出家人,担心日后会受到牵连,建议智真长老不要收留他。智真长老认为鲁达心地刚直,“虽然时下凶顽,命中驳杂,久后却得清净,正果非凡”,于是力排众议,为鲁达剃度,赐法名“智深”。

后来鲁智深醉闹五台山,智真长老喝止了他。为其修书一封,让他前往东京大相国寺,投奔智清长老,并赠送他四句偈言“遇林而起,遇山而富,遇水而兴,遇江而止”。

昔日彪悍莽撞的花和尚,向来快意恩仇四处闯祸的鲁智深,在红尘奔走了一遭,剥离层层尘埋,显露出深藏的佛性,最终明心见性,归于正道。

清朝时期,文人宣鼎也记载过一则快意恩仇的故事,不过过程与鲁智深有很大差异。一个行侠仗义的年轻人,手刃淫客后,被官府明令抓捕,四处逃亡。他是如何度过了人生危机?

故事从宣鼎小时候听说过的一件事开始。

据说扬州地下有一座寺院,叫作金竹寺,可惜没有人知晓它的来历。有一年,宣鼎去拜见亲族长辈杨慧生,谈话间谈到金竹寺。

据杨慧生说,明朝末年,有个行侠仗义的年轻人萧灵威,因为老爱打抱不平,与不少人结怨。仇家要报复他,差点害了他的性命。萧灵威不敢待在家乡,就逃到了别县。

有一天,萧灵威在月光下行走,忽然听到一阵悲凄的哭声。他循声走进一间茅屋,看到一对母女。询问她们,原来她们的富邻魏虎儿垂涎少女的美貌,准备强娶她。此人贪淫好色,风流成性。少女悲愤不从,好几次都想自杀,但魏虎儿已经选好良辰吉日,准备抢婚,母女二人无依无助,相对痛哭。

萧灵威听罢二人的哭诉,转身回到旅馆,在袖内藏好利刀,来到魏虎儿的住处。看到他正拥着艳姬饮酒作乐,旁边还有狎客陪同。谈话间,魏虎儿说道,如果东邻家的女儿还执意不嫁,就将她投到冰窖里活活冻死。

为免东邻的少女羊入虎口,萧灵威现身手刃恶霸,并如实在墙上写下“杀人者萧灵威”,写完,纵身一跃登上屋顶,逃离当地。

萧灵对路不熟悉,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一个白衣人手持莲花灯为他引路。萧灵威跟在白衣人后面,只觉行走如飞。天亮一看,已经身在该县五百里之外。这时白衣人倏忽消失了,只留下那盏莲花灯掉落在荒草中。眼看着灯焰就要熄灭,萧灵威上前定睛一看,却发现那个微光不是灯,而是一锭银两,就捡起来作为盘缠。

后来官府捉拿萧灵威的风声越来越紧。为免被抓,萧灵威改名换姓,渡过了长江。他听说浙江天竺山菩萨最为灵验,就虔诚地到那里进香礼佛。萧灵威进香后,暂时居住在山寺中,发愿悔改,默求众神庇护。他学着佛门弟子的样子,每天虔诚地颂咏佛经。

这天,他偶尔游览山岭,看见山洞中有一老僧正盘腿坐着,眼睛似乎闭着。老僧见到萧灵威到来,突然猛喝一声:“富豪强娶,与你有什么关系?”

萧灵威一听,顿时犹如冰水灌顶,心里害怕老僧会泄露秘密,心里萌生歹意。老僧再次大声呵斥他:“呸!白衣人拿着莲花灯为你指引,你还把他看成仇人吗?”萧灵威忽然明白救他脱险的是何人,又惊讶又感激,跪倒在地上说:“弟子知罪了,您法力宏深,一定能有始有终帮我渡过困厄。”

老僧说:“这儿不是你的容身之处。不如你替我捎封信到扬州金竹寺,把它交给铁方丈。你在金竹寺潜身三天,灾难就会远离你。”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封信,严密封好,然后交给萧灵威,叮嘱他:“赶快走!不要回头!”萧灵威不停地叩头感谢后,拿着书信急速动身了。

走了十多天,萧灵威过了长江,到达扬州。他到处打听,可是谁也不知道金竹寺,他心急如焚。他不敢住在城里,寄宿在乡村,夜里到东关浮桥上散步,突然看见一个和尚提着包裹走过,有个小和尚提着灯笼在前面引路,灯笼上写着几个大字“金竹禅院”。萧灵威只稍微凝神细看,那灯火已经飘忽东去。他紧紧尾随,一直走了四五里路才追上他们,这时三人已经身在山谷中。

和尚问萧灵威为什么要尾随而来?萧灵威气喘吁吁地说出天竺山遇到老僧之事,并交给他那封书信。和尚说:“我当是谁啊?原来是白衣豁棘尊者。”于是让萧灵威与他们同行。

不一会儿,就走到一座大寺院。月色朦胧之中,只见钟楼、藏经阁均嵯峨耸立、瑰伟壮丽。提包僧进房禀告方丈,萧灵威拱手站在竹丛旁敬候。但见风篁烟筱,文秀琤璁,一片静谧。但因方丈已经入定,提包僧只将信留在桌上,请萧灵威到寺内住宿,明天再拜见方丈。

第二天,方丈并没有召唤萧灵威。萧灵威看到寺里的僧人古貌古心,老少各异。但与浙江天竺山里的僧众却又感觉不同。

萧灵威在金竹寺住了三天。那天夜里,他突然听到寺内传来诵经、念佛声,以及撞钟敲木鱼的声音,像是在开大道场。于是他披上衣服,穿上鞋,悄无声息地走出去想看一看。当他走进正殿,忽然所有的声音顿时消失了。大堂上没有一尊佛像,满地铺着好看的地毯,到处灯火辉煌,一群男女正在欢爱。

萧灵威看到眼前的景象,非常震惊,继而怒不可遏,不禁大喊:“如此昏乱污浊,算什么世界!”忽然,他听到背后有人大喝一声:“呸!天地之中,天地之外,天地所成,不都是男欢女爱。俗子无知,竟大惊小怪!”

萧灵威转过身,看那人穿着紫色的袈裟,露着光头,脸圆如满月。旁边的提包僧向萧灵威说,这就是本寺的铁方丈。萧灵威心里虽然恼怒犹存,却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向他礼拜。铁方丈搀他起来,带他走进方丈室,对他说:“刚才你所看见的,只是幻景罢了。有智慧的人见了,会大彻大悟;愚笨的人见了,会勃然大怒。不值得大惊小怪。”萧灵威默不做声,不敢说话。

接着,铁方丈晓谕提包僧说,带他去重新看一下水晶域(大殿)。灵威走出方丈禅室,重新回到大殿,只见满堂灯火全都熄灭了,刚刚的一切人物景象全都不在了,只有佛像耸立着,佛龛上的油灯忽明忽暗的闪烁着。

这时,萧灵威忽然听到鸡鸣声,铁方丈传话送客。提包僧亲自采了一丛竹叶送给萧灵威,说:“这些竹叶送给你作为礼物。”萧灵威把竹叶藏入袖中。提包僧送他出门,萧灵威一看,门外与来时所见的景象又截然不同。

萧灵威一路行走,直到天亮辨识到行路,他已置身甘泉山下。再一看,袖中的竹叶已经掉了一半,而剩余的竹叶都是金叶子。当他再入城后,发现在金竹寺中只待了三天,刹那间人间已经过去了三年。萧灵威卖掉金竹叶,改名换姓经营起小本生意,获利颇丰,于是又开设了古董店,家境逐渐地殷实起来。

一天,萧灵威在街上看到一个女乞丐带着女儿乞讨。女乞丐见了萧灵威叩首说:“恩公尚好?”原来她们就是他先前搭救的孀妇和少女。经询问,恶霸魏虎儿死后,他的儿子告到官府。后来官府抓到一个凶手,和萧灵威长得一模一样。后来凶手被斩首,头落地后,尸身却消失了。这对母女感谢恩公大义,于是想盗出人头好好安葬,但刚刚挖开土,那人头忽然变成一盏莲花灯飘离。官府听说,也没有再深入追究。母女害怕遭到株连,于是逃离家乡,在此城乞讨维生已近三年。萧灵威也诉说自己遇见老僧的种种奇事,互相感慨,惊叹不已。

后来萧灵威就娶了那个少女为妻,并竭尽全力奉养丈母娘。后来萧灵威参军,立了大功,官至崇明守备。两夫妻平时虔诚事佛,每次萧灵威遇事发火时,夫人在旁总是小声地说一声“金竹寺”,萧灵威就会想起过往,转怒为笑。

这位行侠仗义的年轻人,在金竹寺的大殿看到了人世的幻景,从金竹寺回到人世间,亲身感受了时空的穿越,无论三天还是三年均是一瞬。这场奇特的人生经历,或许开导了他——人人都是生活在幻景之中,但回到人世间的他,依然需要妻子常常提醒;或许这也开导了我们,不时要自我提醒,莫要再为了人世恩怨,迷失了真正的自己。

(据《夜雨秋灯录》卷7)@*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双凤忽然栩栩活了起来,飞落在庭院当中,鼓动双翼如在等待。女子就携着蘋香的手各骑在一只凤上,随后乘云向高空飞去。
  • 范小仙向他作揖告别后便登上布桥,耸身一跃上了空际,人影依稀。突然布掉了下来,范小仙也堕入水里,狂风挟着巨浪两三卷,人和布都消失无踪。
  • 真是稀奇!两家本是同根,一家在高邮,一家在海滨,都以行善获得善报。一家飞来十八只仙鹤,另一家来了五只鹿。一家显贵,一家富足,多么不谋而合!
  • 小六正在门外偷看,忽然从树后走出来几位美人,全都梳着古妆,看着他微笑着,彼此悄然耳语。他从没有见过这番景象,心中十分迷惑……
  • 莲花婷婷玉立,根劲直,出污泥而不染,以莲花象征贞洁的芳魂,吴贞女当之无愧。
  • 清朝初年,安徽天长的老书生刘公在他人生最困难的时候,遇到了一件奇事,他通过了考验,这让他的人生有了转机。古代的故事中,常常能看到神仙在凡间助人,可是他们都不会显现真容,才能考验人心的真貌。
  • 李家产妇难产,已经煎熬了二天,腹部奇痛无比,胎儿却迟迟不落。他们请了医生催产,医术用尽,胎儿还是出不来。奇异的是,当众人赶到寺院,把猪肉吃完后,胎儿才呱呱落地。
  • 僧人忽然跳到舟上,瞬间身体缩成一尺长,向众人拱手,说了一声:“珍重!”,就随着驰骋的风帆漂流而去。当一阵鼓声大震,众人再一看,已经不见僧人踪影。回首看看几案上的盘杯,也全都消失了。
  • 古人曾记录过一些天界的事情与人类的关系。在《列子.汤问》中有一段纪录......
  • 天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这是宋朝邵雍《梅花诗》的前两句。诗句立意高远,气势弘阔,读来简练,却意味深远。这一天问的背后,包含着千百年来对生命的探索。上述文中,历代文献对天裂天眼开的记载,或许也是人们心灵深处蕴藏着返回天庭的久久夙愿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