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瞒疫情酿大祸 中共官场推责潮汹涌

人气 14389

【大纪元2020年0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报导)中共隐瞒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疫情真相,致使疫情泛滥、酿成大祸。中共内部已乱作一团,中共武汉当局、中共卫健委、中共当局接连都在互相推卸责任

中共隐瞒疫情酿大祸

去年12月1日,武汉发现不明肺炎后,中共从地方到中央一直隐瞒疫情,打压传播疫情真相的医生及民众,并宣传虚假消息,致使疫情迅猛蔓延。

截至2月19日,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显示,仅在大陆一地就有确诊病例逾7.4万,死亡逾2000人。而外界普遍认为,实际感染与死亡人数可能是官方通报数据的十多倍。

同时,为了应对疫情继续蔓延,包括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四大直辖市在内八十多个城市宣布部分或全部封锁;大陆很多工厂至今也没有恢复生产,使本来就严重恶化的中国经济更是雪上加霜。

外界普遍认为,这次疫情即是天灾,更是人祸。因为疫情爆发后,中共从地方到中央一直隐瞒疫情,直到1月20日,中共当局首次公开发话,这距疫情爆发已有51天,早已错失防疫的最佳时期。

前清华教授许章润刊文说,国民的愤怒已如火山喷发,而愤怒的人民将不再恐惧。中共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

习称1月7日对疫情提要求 被指“是最高级别甩锅”

2月15日,中共党媒《求是》全文刊出习近平2月3日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上的讲话。习一开始就强调,中共肺炎疫情发生后,自己1月7日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会,就对中共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习近平列数了疫情发生后,他自己采取的措施。还包括:1月20日作批示,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1月22日,“要求湖北省对人员外流实施全面严格管控”;1月25日(大年初一),再次主持开政治局常委会,对疫情防控工作再部署、“并决定成立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

这是习近平首次公开他1月7日曾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会,并对“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但京城消息人士2月17日向香港《明报》披露,中共疾控中心今年1月初,就向中共卫健委等中央部门及中央领导通报不明原因肺炎预警,建议应立即采取紧急防控措施,但因临近中国新年,中央领导人要求有关措施不要影响节日气氛,防控因此错失良机。

大纪元记者翻查中共官媒此前的报导发现:中共官媒报导习近平1月7日的有关活动时,只字未提疫情;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共总理李克强首次对疫情发话是1月20日,1月26日成立中央应对疫情防控小组,中共才全面启动防疫措施。

更甚的是,习近平1月24日(除夕)向国人讲话时,疫情已全面爆发,武汉也因此封城,但习近平讲话中只字未提武汉、未提疫情。

香港《苹果日报》刊文指,现在疫情失控,蔓延全球,党媒《求是》刊出习“讲话全文”,自曝习“早已知道武汉疫情”,并对疫情“作指示、提要求”,大有为习“推卸责任、向下问责”之意。

中央社指,武汉市长周先旺此前将疫情通报延误责任归咎于上级政府。而对照《求是》曝光习近平的谈话全文,被外界认为,习近平借此展现“早已亲自指示”,规避延误疫情通报的责任,“是最高级别甩锅”。

习的两个亲自被官媒删除

1月28日,习近平在北京会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时也称:“对于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但新华社报导该消息时,删除了习近平说的“我一直是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疫情的原话,改成“我(习近平)在中国农历新年(1月25日)第一天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对加强疫情防控作出了全面部署,成立了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统一领导,统一指挥”。

中央社指出,习近平越强调指挥在我,甩不掉的锅就越多。

武汉当局再推责 但难掩隐瞒疫情主要责任

中共当局推责前,武汉当局也多次罕见将隐瞒疫情的责任推给中共当局。

2月12日,武汉“汉网”刊出《“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的文章,公开替武汉市长周先旺喊冤。

文章说:“很多人说,疫情在全国的蔓延,武汉市长周先旺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可是又有谁去理性看待这位市长背后的无奈?”

文章还称:“早在疫情发生12月,武汉已将相关情况上报国家卫生部门,专家组一行也深入到武汉调研,给出了初步结论,这位市长亦非专业医学出身,遵从专家的建议又何错之有?”

1月27日,周先旺在接受中共央视访问时,也曾“甩锅”给中共当局。

周先旺首先承认武汉披露疫情不及时,但他话锋一转说:“披露的不及时,这一点大家要理解,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资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所以这一点在当时有很多不理解。”

1月31日,时任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接受央视采访时,也证实武汉已向中共高层通报疫情。马国强说,12月30日至31日武汉还有多家医院发现类似患者,所以上报了中共国家卫健委

尽管湖北、武汉当局推卸责任,但外界认为他们难辞其咎。

首先,疫情爆发后,武汉当局不但封杀疫情真相,还“训诫”了8名传播疫情真相的医务人员;武汉疾控中心、武汉卫健委以及中共卫健委等机构,都宣称疫情“可防可控”、没有“人传人”的虚假消息,误导民众。

其次,武汉当局明知道该病毒“人传人”,武汉市1月18日还举办“万家宴”活动,湖北省1月21日还举行大型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

第三,湖北省直至1月22日才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1月23日,才对武汉封城。但疫情远不如湖北的浙江、广东、湖南三省,在武汉封城当天宣布进入“一级响应”状态。

1月24日,疫情重灾区的湖北才将疫情升级至“一级响应”状态。

但当时的疫情,早已一发不可收拾。国人要求问责湖北、武汉当局的呼声很高。

2月13日,中共官方宣布:撤换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的职务,其职位分别由上海市长应勇、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替。

卫健委和疾控中心成众矢之的

在这次疫情中,主管疾病的中共卫健委和中共疾控中心也成为众矢之的,民众要求对其对隐瞒疫情、误导民众,致使疫情迅速蔓延负责。

被指是中共大外宣的多维网2月6日刊文称,分析中共肺炎从最初发现病例、蔓延、大爆发的前后过程,可以发现不论是湖北省、武汉市主政官员,还是中共卫健委、疾控中心,都存在太多疏漏和失职,以至于造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的小报《环球日报》2月8日也刊文称,中共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湖北省疾控中心主任杨波、中共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以及第一批专家组,1月1日至4日就掌握了“人传人”案例,但中共卫健委、武汉疾控中心一直宣称疫情“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

文章称,他们瞒报疫情,证据确凿,并呼吁“对第一批赴武汉的8名专家,进行彻查”。

中国卫健委和疾控中心推卸责任

中共卫健委、中共武汉疾控中心也一直推卸责任。它们多次在国内外期刊上发表论文,暗示其已很早就掌握了疫情,之所以疫情会迅速蔓延,是因为政府不作为。

2月17日,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中国医学期刊《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显示,去年12月31日前,武汉和湖北就可能已出现了104名新冠病毒感染者,并在之后的10天里大幅增加,然后再在2020年1月11日到20日之间暴增数千例。

1月29日,中共疾控中心、卫健委等单位的主要人员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论文显示,早在12月1日出现了病例,12月中旬据出现人传人;1月1日~1月11日,有7位医务人员感染。

1月29日,中共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接受官媒采访时,把疫情蔓延的责任直接推给地方当局。

曾光批评,武汉此次面对疫情行动“有些慢”,主要是科学认识的问题,但也不排除一些决策上的犹豫,对自己是不是自信。

他还说,政府官员考虑问题并不单纯是科学的视角,他们还要“考虑政治视角”、“维稳”、“经济”等问题。

尽管中共医疗机构推责,但是它们一直伙同中共政府隐瞒疫情是不争的事实;同时,它们早期处理疫情不当,也备受指责。

12月31日,中共卫健委首批高级别专家组到武汉后,确定了确诊病例的三大标准: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要有发热症状;要做全基因组测序。这三大标准全达到了,才能确诊。

包括财新报导的《四大IUC主任详解病毒》等文章都指出,中共专家组定的这套标准“太苛刻”,让很多早期感染者未能得到诊治、隔离。漏掉很多有病的人,造成很大的社会危害。错失了防控的黄金时期。

中共从上到下隐瞒疫情

从已经曝光的资料显示,中共疾控中心、卫健委、中共武汉当局、北京当局都在隐瞒疫情,致使疫情一发不可收拾。理由如下:

一、中共肺炎病例早在12月1日出现,但按照武汉市委书记的说法,武汉当局12月30日、31日才上报中共卫健委。隐瞒疫情整整一个月。同时还“训诫”了8名传播疫情真相的医生。

二、武汉当局、中共疾控中心、中共卫健委明知道人传人,但它们一直宣称疫情“可防可控”,没有“人传人”,误导民众,让人疏于防范,酿成大祸。

三、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月3日公开称,中共从1月3日开始共向美国通报了30多次疫情。但中共向国人隐瞒疫情,直到中共当局1月20日对疫情发话,疫情才被国人广知。

中共从1月3日起,共向美国通报了30次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网络图片)

四、中共海军工程大学警通勤务连1月2日下发的“严控外来人员进校的通知”显示,中共海军早在2019年就知晓武汉不明防疫疫情,并出台“2019”298号防控文件;而且中部战区总医院也已知情。但中共当局并没有让国人防范。

中共海军工程大学内部文件显示,1月2日该校就开始预防中共肺炎。(网络图片)

五、中共当局最迟1月初就了解了疫情,但直到1月20日才开始发话,1月26日才成立防疫小组。中共当局至少隐瞒、拖延疫情二十多天。

现在令外界迷惑的是,中共早在2003年SARS爆发后,就建立了一套对传染病直报系统。按规定,中共当局应该在疫情一爆发后,就可以知道;但从现有曝光的材料看,中共当局是否第一时间已接到疫情报告还是一个谜。

因为中共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工焕1月30日对陆媒表示,中共疾控中心有专门监测系统,每天写分析报告,而且不是逐级报告,医院在网络系统中点击了报告病例,中国疾控中心就应该能收到。

但中共疾控中心现任副主任冯子健1月31日则说,新型冠状病毒(当时)未列入法定传染病,无法使用两个小时直达国家层面的网络直报系统。调整网络直报系统设置、人员培训需要一个过程。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政治局常委会要求落空 新医学专家否定老专家
李文亮去世引众怒 两批学者联署要自由与政改
武汉书记称重症患者全入院 被媒体当面揭穿
中央与湖北内斗激烈 省委市委书记被撤背后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川普:不想和习通话 掌握武毒所不好信息
【纪元播报】内幕:两会内斗激烈 中共高级军官观望
【拍案惊奇】中共红爪紧逼 30万港人有望居英
【直播回放】5.26疫情追踪:美确诊逾170万
【十字路口】美推机密武器 港国安法藏权谋算计
【新闻第一现场】对港毁诺 30年前电影预言成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