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巴裔港商:不再依赖大陆生存

人气 1392

【大纪元2020年02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叶依帆、梁珍香港报导)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疫情持续扩大,给中国甚至世界经济造成强烈冲击,长年依赖中国劳动力的香港企业家们面临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何去何从是他们当前困惑而又亟待解决的问题。家族扎根香港百年的巴基斯坦裔香港商人简浩名(Philip Khan)在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疫情对于贸易的影响超乎想像,未来很可能会从大陆撤离资金转而投资到其它更加安全的国家和地区。

97之后,很多香港人开始大量移民海外;2019年下半年,反送中运动过程中,很多香港人对于林郑政府利用警察暴力镇压抗争者的手段恨之入骨;今年初又面临中共肺炎的强烈冲击,港府“挤牙膏”似的封关策略再次让香港人失望至极。同时身为社福界选举委员的简浩名对此表示,香港距离“50年不变”大限2047年只剩27年,近年来中共的各种打压手段,已经使港人失去了对香港未来的信心,可能引发另一波移民潮,他希望香港人不要再仅依赖大陆生存,放眼世界是未来的走向。

简浩名的家族已在香港扎根百年。2016年简浩名代表社福同行参选社会福利界选举委员,以3517票当选。

大陆厂商开门但未必开工

梁珍:这次中共肺炎对你们企业家有什么影响?

简浩名:我是一个普通的香港市民。当然很多香港人与大陆是分不开的,尤其在经济方面。很多工厂在90、80年代已全部搬到大陆,我与其他人一样,曾经有写字楼在广州及上海,但现在我大部分时间在香港,帮客户在大陆采购一些产品,采购生产完成后运去美国或其它地方,包括俄罗斯。

这次的疫情确实有很大影响,但最大的影响是去年的中美贸易战,因为我们最主要的市场是美国。美国对中国加关税对很多进口商、采购商来讲有很大影响,有很多客人不断叫我(从中国大陆转移),所以我现在被迫去印度、孟加拉、越南或印尼采购产品。

这次大陆疫情影响有多大呢?1月7日,很多厂商突然告诉我说要放假,我觉得很奇怪,以往不会这么早放假的。我想大陆政府本身当时已知道疫情,要求企业、厂家尽早放假,但大家可能没想到放完假还未必就能开工。如果当时我下了单,也接了单回来,也交了定金,但到时间我拿不到货,因为我不知道厂家什么时候开工,会不会有倒闭的现象,这问题就大了。另一方面因为有合同,必须要向客户交代,如果我交不了货就麻烦了,所以这次影响是大的。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正常,是否真的能做到像政府所说要求企业、厂家复工,我相信这说的只是部分,并非全部,有很多厂家我知道是开门了,但事实上是否开工了呢?未必。

疫情对贸易影响超乎想像

梁珍:习近平是叫大家开工,但下面很多地方不听。

简浩名:不是说企业听不听,是那些民工是否愿意回来。很多大陆企业需要员工、民工去干活,他们不回来,你不能去强迫他们,每个人都怕自己生命有危险,而且也要有一个安全的环境给工人才行,所以复工是否能实行,我持怀疑态度。

梁珍:这段时间有什么应对措施吗?

简浩名:我与很多香港人一样,不知道如何去处理,因为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生产线转移到其它地方,(转移)是需要时间的,就算去越南、孟加拉、印度或任何一个地方,需要时间,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将所有东西搬走。所以这(中美贸易战)不只影响香港贸易,大陆也会受影响,对美国进口商和消费者也有影响。川普(特朗普)最后是否会与大陆达成某方面协议?是有机会的,就看大陆的回应如何,我想这次疫情会逼迫大陆让步,最起码会让一步。

梁珍:大陆同事有因疫情而染病?

简浩名:还好,我认识的人暂时还没人染病,但意识上分两类人,一类还是很“爱国爱港”,他们只看党报,会维护党的消息,对国家充满希望和信任;另一类人,觉得国家这次隐瞒了疫情,是否还能相信官方的数字和新闻呢?最起码意识到不能只看官方的数字和信息,因为如果不是真实的话,就很麻烦。

中共肺炎让一部分中国人开始觉醒

梁珍:这次事件让中国人觉醒?

简浩名:一部分觉醒了,但有一部分还没有觉醒,对国家的情结太深了,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们觉醒。

疫情爆发之后,还继续压制像医生李文亮那样的人士,他只是讲了真话就被公安找去,还说他造谣。压制真实的声音对谁都不好。

梁珍:是否觉得中共有隐瞒?

简浩名:我觉得它有隐瞒,消息已到了国家主席级别(却迟迟不说),但越早告诉大家有危险,好过出了事才说。就像林郑一样,如果一早封关,香港就不会有那么多疫情个案,为什么会搞成这样,就是因为林郑不肯封关,像“挤牙膏”那样一点一点封,造成现在香港有五、六十人确诊武汉肺炎。

梁珍:现在社区还有爆发的迹象?

简浩名:是的,还搞得医务人员去罢工。而大陆官方媒体竟然说他们卑鄙无耻,说他们是为了想加薪水。其实他们根本就没要求加薪水,官方在大陆可以违背事实去报导。我的同事也问我说,香港那么奇怪,医务人员说罢工就可以罢工吗?他们不是救人的吗?我叫他们闭嘴,“你们都不清楚香港发生了什么事,你只是看官方的报纸,你们根本看不到事实。”至于这次有多少人死,武汉有多少人染上这个疫症,大家不知道,未来大陆经济发展怎么样?大家都很担心。

若疫情持续 大陆生产线难以为继 将加速资金转移

梁珍:你身边有不少做生意的朋友在中港之间来回,做生意,这次疫情他们是否有应对失准的情况?

简浩名:1月底的时候不少人还去大陆,还告诉我说,“没事,我刚刚从什么什么地方回来。”还有人告诉我刚从武汉回来,我说:“拜托你从武汉回来,别来找我。”

去武汉是因为生意的关系。其实现在深圳、广州、东莞很多工厂已经北移了,武汉是个交通枢纽城市,所以比如去到浙江,很多厂家在那里。如果这次疫情控制不了的话,不知要等多少个月才能恢复正常,我也很担心,因为经济再这样下去的话,怎么办呢?

我本来想1月30日到大陆,因为我有一笔定期存款到期了,但坦白讲,我不敢上去,唯有通过电话他们特别安排我转存多3个月或半年,但问题是如果疫情继续,3个月或半年后我敢上去吗?或在大陆下单了,我要到大陆看货,那我还找不找人去呢?这是人命关天的!所以这次疫情对大家都有很大的影响。信心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企业是否很快可以正常复工呢?

梁珍:这是否会引起港资和外资从中国撤离,转移资金,搬厂会有新一轮高潮吗?

简浩名:我反而觉得大陆企业经过这次疫情之后,会加速离开大陆,将资金转移到其它地方。

梁珍:大陆人先走。

简浩名:是,大陆人先走,想移民的会多起来,这次疫情之后,有点钱都会想办法离开,最起码想送儿女、家人出国,但问题是外国移民是否会收紧还是个问题。长远来说,比如外资,他们敢不敢像以前那样将企业或厂房投资在大陆,这是一个问题。

梁珍:现在已经在限制官员离开中国,将护照统一管理?

简浩名:会的,我想它(中共)会这么做,但晚一些会不会限制资金呢?我相信他们肯定有他们的办法的,用什么渠道转移资金,在大陆我想他们肯定有办法,不是普通人可以想出来的。

梁珍:是否碰到大陆的人想走,向你们求助?

简浩名:暂时大家关心的是人命关天的疫情,我想过了之后,会有很多人想走,现在想走也走不了。

但是那些官员、权贵、有钱人,已经搭飞机走了,有的说去了印尼旅行,但其实是没有想回去的,嘴巴说会回去,对国家很有信心。在加拿大,拿着加拿大护照去“爱国”罢了,资金全部在澳洲、加拿大或其它地方。

疫情不封关 2047前景堪忧 或启动又一波移民潮

梁珍:怎么看香港的前景?香港不封关,全世界就封香港。作为非华裔,以香港为家的,经过反送中和疫情,是否还想在这里居留?

简浩铭:那要分两方面了。部分人有办法离开香港的,其实基本上都不用担心这次疫情了,一早已经离开了,已经取得外国护照了。但也有一部分人不知道去哪里好,也没有资格去申请移民,那样反而会不会想不如回乡下吧!回去巴基斯坦,回去印度,这个可能有机会啦!因为他们在香港这么多年,经验也好、读书也好,他们本身自己有技术等各方面,他们是可以回去那边发展的,是不是啊?因为:一、对大陆的政策,对香港的前景,2047年以后会怎样呢?林郑搞出来大家都觉得一国两制不存在了;第二个问题,今次疫情以后,可能有另外一波的移民潮。

政府鼓励大湾区发展 出事时却由得港人自生自灭

梁珍:自己怎样打算啊?

简浩铭:我自己在这一刻,其实一直在观望着,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香港,但是现在觉得要考虑一下,或者应该想一下香港是不是真是值得继续居住下去的地方呢?

梁珍:你的家族在香港有100多年了。

简浩铭:是啊,《中英联合声明》的时候我都没有想离开香港,九七年我都没有想离开香港,到现在,其实我一直也没有离开香港,因为香港是我家,这个是事实。但是有个问题,当见到这次疫情的时候,如果真是有事,万一我当时在大陆某个地方或者在船上,香港政府都不会理会我的时候,我怎样呢?这次在武汉的香港人,林郑有理会他吗?从梁振英到林郑一直都讲“一带一路”,一直讲到大湾区发展,当真是去大陆、去大湾区发展,有事的时候政府是不理会你的,由得你自生自灭,还可以相信或者去依赖政府吗?

有林郑 香港很难时来运转

梁珍:怎样去自救呢?民众怎样选择一条应该走的路?

简浩铭: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啊,很难在很短的时间就可以讲出怎样去走出一条路来,如果香港继续有林郑在,香港一定没有好运。

梁珍:接收什么资讯怎样去判断事情的真伪?

简浩铭:我不会贸然地去大陆,甚至于我会尝试将我的资金搬离大陆,宁愿少赚些,或者去其它地方发展。这个我估计是明智之选了。

生死关头 中国人已对共产党离心离德

梁珍:怎么还有人去相信国家相信党呢?

简浩铭:我不觉得他真的相信党相信国家,他们有些人口里是这样说,其实心已经是离开的了。我觉得在大陆他们真面对生死关头的时候,其实没有人会继续去维护这个东西。

香港不能仅靠大陆 要懂得放眼世界

梁珍:估计香港未来的局势会怎样发展?

简浩铭:我估计很多大陆人会来香港,但很多香港人会离开。当然了香港是福地,会不会有另外一个新的景象出来呢?或者会不会有些厂家将工业搬回香港呢?比如口罩,如果在香港有口罩供应给自己,我们就不会搞到没有口罩了。

梁珍:太多人觉得没有希望,可以给大家一些希望吗?

简浩铭:以前个个都想着北望神州,但现在不是北望神州,是远望世界、远望去其它不同的地方。没有人叫你一定离开香港,这是你的根,很重要。但是最低限度可以尝试去发展其它的入口、出口,就是不要完全靠大陆。大陆一有任何第二次的疫情,香港就死定了;每次都靠大陆,你说死不死呢?蔬菜现在很多都是靠大陆,现在是不是要想一下本地种植农场呢?所以可能有危机,也可能有机会,香港人是晓得变通的,他们应该会知道不能只单靠大陆,不要将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现在要想想其它的地方了。

梁珍:在大陆投资多长时间了?

简浩铭:我都经营十几二十多年了,其实我在大陆跑马头已三十多年了,不过我这二十年来在大陆有自己的公司,之前是打工的形式,这是这个社会逼迫你要这样走的是不是啊?同样道理,这次疫情要逼你放弃“只是去一个地方”,去尝试、去找不同的地方。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萧若元:武汉疫情或令中共亡党
【珍言真语】专访刘细良:中共病毒不及共产党的病毒
【珍言真语】吴明德:港府应提取储备救急
【珍言真语】刘达邦:疫情重创港资企业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美政府应在大学保障言论自由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踪:欧洲疫情现缓和迹象
【直播】4.6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3万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珍言真语】吴明德:汇丰不派息 英防备通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