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牙齿不好是大问题 免费牙医可能吗?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新西兰牙齿不好,甚至比那些“第三世界”比较贫穷的国家的人,牙齿健康状况还要糟糕;新西兰牙医费用昂贵,让大多数人负担不了。虽然这些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专家和政治家们也都早就知道。不过,免费看牙医的提议在大选年再次被提起,并得到现政府和主要反对党的重视,这对普通民众来说,可能就是好征兆。

自从两周前在怀唐依日(Waitangi)纪念仪式上,毛利团体再一次明确向总理嘉欣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传递了要求政府提供免费牙医的愿望,总理、政府和主要反对党国家党,都对此都给予了正面回应,虽然没有明确的承诺,但都表示可能会把这作为大选议题,讨论解决办法。

新西兰人牙病问题严重

几乎绝大多数新西兰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牙齿问题,其中龋齿是新西兰最常见的慢性疾病,约有三分之一的新西兰人患有未经治疗的蛀牙。

要想保持一口完好的牙齿,日常的检查和防护最为重要。因为一旦有一颗牙齿开始坏掉,其他牙齿的状况也会变得越来越糟。所以防患于未然,对牙齿健康来说就最为重要。

但是,据报导,相当一部分新西兰人明知牙齿有问题也不去看牙医,最主要的原因是诊疗费用太过昂贵,而新西兰的医疗保健系统也没有涵盖成年人的牙医费用,尤其对于那些中低收入的民众来讲,根本就负担不了。

目前在新西兰,公共医保系统只为17岁(到18岁生日时止)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提供免费定期牙医检查和治疗。对于18岁以上的成年人,完全都要自费看诊治疗。

根据Newsroom新闻网的报导,每年有83%的儿童去看牙医,因为费用全免;但是,一旦要求人们自己支付牙科护理费用时,高价格的影响就变得明显。对于18岁以上的成人,看牙医的比率一下降到约一半(56%)。

大约有160万新西兰人因负担不起,而无法获得牙齿保健和牙病治疗。其中毛利人、太平洋岛人、年轻人和经济状况较差的成年人,受到的影响最大。与较富裕地区相比,生活在贫困地区的人失去所有牙齿的可能性,几乎要高出3倍,而且牙冠腐烂或因病理原因而缺牙的风险也更高。

奥塔哥大学副教授乔纳森.布罗德本特(Jonathan Broadbent)去年的研究发现,来自低收入家庭的人由于蛀牙,到38岁时平均会掉2.5颗牙;但同一年龄段的较富裕的人,平均仅会损失0.4颗牙。

牙医太贵“第三世界牙齿”损害健康

从全球标准来看,新西兰算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但我们中许多人却有着“穷国居民的牙齿”。在衡量蛀牙是否得到治疗的问题上,我们与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新西兰的绝对不平等问题最差。

去年5月份卫生部发表的新西兰健康调查发现,有高达44%的成年人(160万人),因为高昂的费用而不去看牙医;这个比率在年轻成年人中,占到一半以上。同样的,只有15%的人因为看诊费而不去看全科医生;只有7%的成年人因为费用而不去开药、拿处方。这个比率的差别显示出了牙医相对昂贵的费用。

对于一个父母都赚取最低工资每小时17.70元的家庭,或者那些靠领取救济金维持生活的人来说,花几百或几千元的牙科治疗费用,确实是会令人望而却步。

因此,负担不起牙科治疗费用的新西兰人,都得要等到疼痛太剧烈,才会到医院的疼痛诊所就诊,拔牙或临时填充牙洞,甚至到急诊室就诊。医院的牙科有时得等几个月。

去年3月先驱报报导引述的牙科费用:

单纯检查:76元;
拔牙(1颗):229元;
每另外拔1颗牙:138元;
牙根填充:735元;
一次表面填充:153元;
复合牙冠:408元;
消毒-半小时收费:110元;
上半部或下半部假牙:2557元。

心疼10亿元 或得不偿失

Newsroom新闻网的报导说,因为政府没能为成年人提供免费的牙科护理,反倒使整个国家都要承担相应的费用。牙病的痛苦不仅影响了人们工作和学习的能力以及日常生活,没能接受牙科护理的人还会出现其他健康状况,需要到医院进行其他治疗。

当口腔健康状况不佳时,容易导致细菌感染,而牙龈疾病会加快患心脏病的风险。不良的口腔健康,会导致糖尿病、慢性肾脏疾病、心血管疾病和吸入性肺炎等复杂化。十分之一的成年人每年因牙齿或口腔问题,平均停止工作或学习2.1天。

在2011年至2016年期间,工收部(Work and Income)为低收入工人和领取福利者的紧急牙科治疗,支付了40万笔紧急补助金,总共花费了1.4亿元。但这些款项大部分是贷款而不是赠款,那些经济状况困难者,最终会面临更大的负担。

按照去年5月份的数据,政府每年在医疗保健上的支出约为160亿元,但用于一般健康问题的私人支出,估计仅占总支出的五分之一,约32亿元。另一方面,政府目前每年在牙科保健上的支出约为2.5亿元,但新西兰人在私人牙科保健上的支出,则是这个数字的5倍以上,超过12.5亿元。

这反映出公共医疗体系牙医和私人牙医的极度不平衡,直接的结果就是:因为付不起昂贵的私人牙科保健和治疗,民众要么在公共医疗系统长时间等待,要么试图忽略或硬挺着不去看牙医,导致牙齿健康状况越来越不好。

为成人提供免费牙科护理

早在2011年,前进步党党魁吉姆.安德顿(Jim Anderton)就开展了免费的成人口服治疗运动,并于计算出每年将花费10亿美元。

在同一年,澳大利亚成立了全国牙齿健康咨询委员会,把长期目标设定在使澳大利亚人普遍享有平等的牙科保健机会,首先向最需要的低收入成年人提供服务。四年的成本花费总共为90亿澳元。

新西兰目前还没有这样做,2019年的福利预算中也没有包含牙科保健。在2018年11月的工党年度会议上,全体投票通过了一项免费牙科护理政策。总理阿德恩在怀唐依纪念仪式上听到有关免费牙医的呼吁之后,也表示会把这作为一个大选问题来解决。

去年5月,慈善机构Revive a Smile就上交了1万个签名,要求政府为所有新西兰人提供免费牙齿保健,并在短期内为无法负担的人提供牙科保健补助,并将免费牙科治疗的年龄从17岁提高到20岁。

不过,新西兰牙医协会认为,免费看牙医“绝对不可能”。这个协会的主席凯蒂.艾尔斯(Katie Ayers)医生对电视一台说,为所有新西兰人提供免费牙科护理,将花费政府“远远超过10亿元”,而这笔钱需要纳税人买单。她说,牙科协会正在提议为“真正需要”的人,提供有针对性的方法。

目前,工收部通常可以为有资格的申请人提供300元的紧急牙科治疗补助。而这300元的补助在大多数时候,都无法支付所需的诊疗费用。

电视一台最新的科尔马.布伦顿(Colmar Brunton)民意测验显示,有将近三分之二的新西兰人支持政府优先考虑免费牙科护理的提议。

责任编辑:李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