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散文:中国封城下的民生面面观(上)

作者:屠赤龙

2020年1月23日封城后街上空荡荡的武汉。(Stringer/Getty Images)

  人气: 36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广西玉林市。一座已被封闭了半个月的小区,夕阳如血。张氏大妈目光越过门岗铁栏杆,茫然地望着远处。远处的马路上曾是人车如流,那广场上,曾是跳舞唱歌的人群,如今,寥寥罕有人影。小区外的街道两边,鳞次栉比的商铺,从年前至今,一直关着。

只隔着一排铁杆,但是张大妈走不过去。

她转了下头。本来,这个时候,小区内大人小孩三五一群,说笑聊天玩耍,如今,只有晚风吹过芭蕉树叶发出的沙沙响声。那个喜欢穿花衣服的女人,再也不会来了。她的笑声,被庚子年前的风声,永远吹“走”了。“走”了的,还有她的儿子。

可惜啊,她儿子是公务员,正是晋升的年龄,组织部要提拔他,一个月前刚入党,染病那么快,死得那么年轻。

几个人戴着口罩,绕着最后两幢楼房在散步,脸色黝黑。这十多天来,家里被闷得难受了,小区里就有人戴着口罩出来,绕着楼房,一遍一遍散步。认识的,遇见时打声招呼,不认识的,还是脸色朦胧地擦身而过。路过门岗,大家总会把脸偏过去看一眼。那儿,始终堵着一排铁栅栏。

她的老伴,戴着口罩,终于下楼了。他无声地走到张大妈边上。张大妈伸出手,扯住老伴的衣袖。两个低着头,绕着住着的那幢楼,开始散步。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

围墙转弯处的泥地里,居然有一朵开放了的菊花。小花黄黄的,在风中摇晃。“这不是迎春花。”她的老伴说。“这年头,连花草都传告假信息。”张大妈说。

春天来了,很多人没看到。

小区里的灯,一盏盏亮了起来。她们走了三圈,就要回家。

太阳落山了,西天的彩霞一片暗红。黄昏很美,说的是黑夜到了。单元楼内外,到处贴着防疫情的宣传海报。一个袖子别着红套的老头,手拿扩音器高喊:防疫控疫,不信谣不传谣。

“这样下去,我迟早要得肺炎,总有一种不祥预感。”张大妈对老伴说。
太阳一落山,天空的愁容,一下子笼盖住了大地。


他,在酒店醒来,已是十一点多了。看看手机新闻,说的是“疑似病例下降、治愈率上升”;“临床药物已研发出来”;“有信心能战胜疫情”。

他拉开窗户,阴霾淡了许多。本来年前回湖北老家,不料被突如其来的疫情关在酒店里,一住半个多月。每晚睡去,总有一种“能否见到明晨太阳的感觉”。通向家乡的一切交通,至今还是断的。连省道也封了,单位的通知是延期上班。武汉城内,更是进出不得。他总有一股莫名担心,觉得武汉会被放弃。不只是疫情,可怕的是,烧尸导致的空气污染,最终所有城内的人都停止援救,因为进去援助的都会被感染。

“健康的人都无法正常生活,极端隔离,违反人权。”

他嘟嚷着,想怎么找点吃的。每天过着这种昼夜巅倒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他有点恐惧。他不想呆在房间。他戴上口罩下楼。

服务员不忘关照一句:“没事少出门,少接触人,不要聚会,哎,憋得难受。”

他想去找家小店买包快速面。小店老板在门口看着空空的街景,见有路人过来,一边慌慌地把下巴的口罩套回嘴上,一边逃到服务区内,拉上隔离条,不准人进店。他站在门口咨询食物。老板得知客人来买桶装面,套上手套,隔着门递给他。

封城,隔离,中国的病,在于谁也不知道病情有多严重。”他抱怨。

“新闻都是假的,维护政权稳定比百姓性命重要。”老板指着电视说。他对面,一只很老的电视机正在放新闻,说的是抗疫要把维稳放在第一位。

“隐瞒真相是更害人的病毒,全是共产党制造出来的。”

“吁……”老板左右张望一下,“你是大学生吧,年轻人,被人听到要坐牢的。”

“我已工作了,命都没了,还怕它!共产党就知道战、斗、抗的,疫情看不到摸不着,怎么战胜?”

“该死的电视机,什么时候报废了才好。”老板骂道。

他竖起衣领,匆匆回酒店,在服务台前量了体温。上楼进了房间,他不想吃饭。拉开窗帘,看着这座偌大的安静的沈阳城。他是读历史的,知道在国共内战时,共产党封死了沈阳城,沈阳城内的百姓和大批国民党军,由于得不到食物和饮用水而饿死,蒋介石不忍心,最后放弃沈阳城。毛泽东叫道:解放沈阳,兵不刃血。

封城、封口、封锁真相”……他嘟嚷道。

三、
一排青山向东伸延,一弯白水山涧下流。山和水都从农村伸延到城郊,转弯处,有一片在盖楼的工地和一个农贸菜场,边上有大量被征来盖房的荒废的农田。这是山东德州城郊一个山清水秀的村庄。工地大门紧闭,没有人,只是防疫通知,通知说静等开工通知。小方在门口徘徊了一阵,还看到了门口贴着县政府文告,文告说房地产不再批新项目,农村土地一律恢复垦农。工地还是延期开工。他决定顺便到菜场买点吃的回家。

摊位少了很多,菜的品种也不多了。价格比年前涨了三分之一,猪肉摊只有一家,肉卖到50元一斤。

看来饥荒要来了。他今天多买了一些米和油。米油价也涨得历害,穷人已吃不起了。村里规定一家人三天才能进城一次购物,难得逃出来,他想逛一下城。

走过了大街小巷,昔日能玩的地方都关着门,城市很冷清很寂静。这比农村的冷清寂静可怕。他想。听说警察随机查路人,不戴口罩或没有村或居民区发的通行证,会被强制带走隔离。电瓶车也没多少电了。还是回家吧。他把村里的通行证放到皮夹,正好看到菜场找来的一张纸币,上面打印着一行小字:大疫无情,保命有法。三退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这是真相币。他听工友们讲过。说是共产党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迫害佛法修炼人,活摘百姓器官牟利,老天要灭它,人不能把生命发誓给它,因此要三退。以前他不信,现在,他低下头想: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村口有人在吵架。小方一见就看出来是他爹妈。他真想调头,懒得理他们。但是村庄的路口都封了,只有这一个。他远远听他妈说:“你整天站这儿,来往的人多,最先感染你,回家把全家人都害死你舒服了是吧?”

他爹说:“我是村里党员干部,讲奉献。”

他妈说:“奉献个屁,上面当官的哪个奉献了?贪污受贿钱都是数坏点钞机的,就把你们下面的玩死,谁不为自己打算?就你,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他爹说:“你懂什么?乡里说了,抗疫积极者,明年到乡里工作。”

他听不下去了。过去对他爹说:“命重要还是官重要?共产党官都是老百姓养着的,人命都没了,当屁官啊,何况你就个芝麻不如的村官。”

老方骂道:“小子,村里有多少土地征用款,还不是我说了算,你能承包盖房水泥生意,人家房产商还不是看中这土地?”

他说:“明年房地产做不了了,经济转向基本物资生产,县里通知一律停工。村庄土地放过石头,种粮也不行了。共产党一会命令干这一会儿命令干那,屁股指挥脑袋,就是折腾死百姓。”

他妈说:“都回家去,要封村,叫外地村民过来管,大家抓纸团选。”

他说:“瘟疫无情无眼,是人这样防止走动就能消除的?”说着他拿出一张真相币,给他爸妈讲他以前在工地听来的三退保平安的事,人家说了:瘟疫还是有情有眼的。

不知不觉,进出村里有好几个人,都停在门口参于听讲,有的说:“人是不能随便乱发誓的,共产党是做了很多坏事,退出来,也是为了大家,为了儿孙。”

有的说:“天灾人祸与社会制度有关系的。土地没了,环境没了,天灾就多了,都是人造出来的。”

有的说:“共产党毕竟是统治中国,骂它要坐牢的。就是百姓不能随便乱说的。”

小方说:“这恰恰说明它太暴恶。中国古代皇帝都可以被人骂,有瘟疫,皇帝都是向天祈祷的。共产党是无神论,也不是皇帝,我们有灾难了总是求佛保佑,但共产党是要反神佛的,就只知道斗。”

“现在也允许建庙了。”

“这恰恰是更阴险的反神佛,因为它建庙是为了赚钱,为了人去求升官发财,与真正的庙完全相反,它是骗人的。因此,人家说退党退团退队,就是求佛保佑。”

“好的, 我们入过了,就退吧。”“帮我们都退了吧。”

“爹,你退不退?”“随你吧,退就退了,如果不会传染肺炎的话。”

《纪实散文:中国封城下的民生面面观(下)》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恶化,重灾区湖北是确诊及死亡人数为全球最多。如今,武汉城内人人自危。目前,很多患上武汉肺炎的病患无法住院,有一个小区41人患病只能在家隔离……,只能在家等死。当地民众痛骂政府:“草菅人命、说谎”。
  • 武汉肺炎疫情严重,大陆多省市封城,经济凋敝。网传视频显示,由于没有饲料,养殖户把上万只鸭子放生;由于无法运输,蔬菜、水果,甚至是鲜花都被丢弃。即使复工的工厂,也出现确诊病例,导致厂子工人都得隔离。
  • 武汉肺炎失控,多地封城封楼封村之下,民众生活物资受限,心里压力不断加大,各种意外、惨剧频发。13日,消息指湖北省天门市某村因为封村引发冲突,村主任被斩首,场面血腥。
  • 上海宣布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后,在发布公告2月14日0点起,外省市来(返)沪人员及车辆一律不得进入。内部人士披露官方掩盖真相最近一天暴增3千确诊病例。
  •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三日武汉由于疫情失控宣布封城。正是从这一刻起,中共“武汉肺炎”的谎言一个接一个的被拆穿。
  • 武汉疫情肆虐波及大陆全国各地封城、封路、封村,养蜂人刘德成因为调不到车辆无法转场,蜜蜂中毒,大量投资打水漂后,就在自己帐篷内自缢。他的死在网上引起众人关注,呼吁给30万的养蜂人一条活路。
  • 武汉封城后,大量中共肺炎(武汉肺炎)患者得不到确诊,只能在家隔离,而很多非新冠患者更是有病无医、处境非常艰难。此外,大量过年期间往来走动的人群被滞留在武汉,无法回家。
  • 现居武汉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汉封城后,在大陆微博撰写了封城日记,记录下当地民众在疫情下的真实生活,被许多网民转发。因此,她的微博已被禁言。
  • 中国民间有句话,上头动动嘴,下面跑断腿。北京当局的一句“人民战争”,整个社会似乎又回到了红卫兵时代,人伦惨剧不断发生。北京当局防疫控疫掀起全国的“人民战争”,使全国立刻陷入了一片红色恐怖。
  • 为应对疫情,全国各地各种严厉的“封城”措施有增无减;然而也出现越来越多暴力执法的现象, 恍如文革再现。另一方面,中共官方称全国病例增加的势头已经放缓,然而随着更多企业的复工,疫情进一步爆发的风险增高。那么疫情到了拐点吗?封城之下民众是否能被人道对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