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 监狱禁与王全璋通话 李文足心急如焚

人气 2749

【大纪元2020年0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张顿采访报导)包括山东任城监狱在内的多家监狱爆发新冠肺炎疫情,这让李文足非常担心关押在山东临沂监狱的丈夫王全璋的安全。

2月20日,李文足在其推特上说:“几个监狱确诊新冠肺炎!我们这些政治犯家属备受煎熬,心急如焚! 今天又给临沂监狱电话,要求跟王全璋通个电话。接电话的女警不耐烦地大声告诉我:一个月只能打一个电话,王全璋给父母打了,为什么不打给你我不知道。没别的事我挂了。”

临沂监狱不让李文足给丈夫打电话

李文足2月21日接受了大纪元记者采访,透露了狱方这个月不让她会见丈夫王全璋,也不让他们互相通话。

本来这个月是2月13日她要去会见王全璋,但是临沂监狱说因为疫情给取消了,她一直给监狱打电话沟通:因为疫情可以配合,但是能否通过视频会见,狱方说做不到。

“我说至少让我跟王全璋通个电话吧,狱方说一个月只能打一个电话,王全璋给父母打过了。”李文足说,“我说会见的时候都可以三个人,那你们就因为疫情取消了,我们的权益也得保证啊,那也可以打三个电话啊。”

王全璋2月初跟七十多岁父母通了电话,他们耳朵都不好使,用的还是旧手机。“监狱就耍流氓,从来就没让他给我打过电话,那是王全璋不打吗?肯定是监狱不允许,就是这个原因。”

尤其看到现在好多监狱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其中就包括山东任城监狱就有207例确诊病例,其中狱警7例,服刑人员200例,这让李文足非常恐惧。

李文足心急如焚

“这太恐怖了,这个病毒传染性特别强,心急如焚啊。”李文足说,“但我给监狱打电话,他们就说2句话,就挂断电话。”

让李文足气愤的是,20日那个接电话的女警,还在挑拨离间他们夫妻间的关系说什么“王全璋为什么不给你打我就不知道了”。李文足说:“你们今天耍了流氓还在这装无辜。”

更让李文足很着急的是:“这个疫情大家现在都很恐惧,中共很坏,什么都干得出来,这也是我们这些政治犯家属最担心的。”

陈光诚:疫情是官方数字再乘以10倍

现旅居美国的维权律师陈光诚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任城监狱报出来207名确诊病例,但实际数字是多少,含有水分量有多大?最起码是共产党报出来的数字再乘以10倍以上。

曾在临沂监狱服刑的陈光诚说,监狱里一个房间里住好几十个人,如果一个人感染,后果不堪设想。

“而上述这200名服刑人员分散在那么多密集的监狱房间里,尤其是早上干活的时候,大的监区400多人,大家都聚集在一块,人挨着人,人挤人,点完名去车间干活,车间里又有很多人,想想得有多少人感染。”

陈光诚说:“所以我的感觉,如果监狱里传出这样的信息,基本上就是全军覆没。”

病毒在监狱里传播途径

陈光诚还介绍了监狱里传染的四个可怕传播途径:

一是,监狱之间把这些犯人卖来卖去的,非常有可能导致传染。

监狱之间会把犯人以每人多少钱“卖给”别的监狱做工,比如临沂监狱卖给枣庄监狱、微山湖监狱等(挖煤)。还有转监,从别的监狱转到这个监狱服刑,最令人恐怖的是,这样的事情完全都是黑箱操作,外界根本就没法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多人即使在监狱里死亡了,外面的人也永远别想搞清楚死亡的真相。“我在临沂监狱的时候,就曾经看到一天死了2人,换上干净的囚服,就扔在医务室门口,家人没办法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陈光诚说。

二是,用品。监狱里的包括所有的囚服,都是来自于其它监狱在押人员做的,如果那个监狱里出现了疫情,又不知道,所做的这些产品又转移到其它的监狱,犯人就穿上了。

三是,监狱和看守所之间,每个月最少有一次犯人之间的交换。每个月看守所都会把已判决生效的人送到监狱里,有时也会有已经在监狱被押的人员,又重新带回看守所,这就导致了如果在监狱里发生了疫情而被掩盖,大量的人员在流动,这种后果是很恐怖的。

还有一个情况也是非常可怕的,监狱里面强制地做工,很密集地劳工,牵扯在外面的人往监狱里面送货,犯人在监狱里生产,完成后再销到市场上去,这也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传染途径。

比如:一次性的筷子,每人每天要求包出5000双,一天下来很大的量,这些筷子都被送到了餐馆等,这有多危险!还有玩具、棒棒糖等产品。

“所以我认为,监狱爆出来消息之前的(传染)过程,有多少人感染了我们不知道,在这期间,有多少产品流入了市场中,这有多可怕。”陈光诚说。

陈光诚:提防中共对良心犯使坏

对于政治犯和良心犯,陈光诚认为,中共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一方面共产党利用杀人犯折磨这些人;另一方面共产党会利用疫情谋杀良心犯,比如说前几天在武汉揭露中共黑幕的方斌先生,现在就失踪了。”

“对于政治犯和良心犯不单纯是环境和交叉感染的问题,有一些人为的因素在背后使坏。”陈光诚说,“中共故意让人传染上病,再不给治疗,借口让人消失。”

现年44岁的王全璋,是大陆著名的维权律师。曾代理过包括法轮功、土地维权案等大量敏感案件。他在2015年发生709律师大抓捕事件后失踪,超过一千天杳无音讯,直至2018年2月,被当局以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同年12月在天津二中院秘密庭审,2019年1月28日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半。

王全璋应该4月要出狱。王全璋被抓后,李文足曾四处奔波救夫,并遭遇了警察的各种威胁、骚扰、跟踪、脱衣“检查”、逼迁、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也遭遇死亡威胁等。

陈光诚提醒说:“王全璋的情况要密切关注,很快他就要出狱了,家属要不断地打电话追问情况。”

责任编辑:周仪谦#

相关新闻
李文足第三次探监 一行人遭袭 手机被抢
李文足第三次见王全璋:监狱给你吃啥药了
李文足第四次会见 王全璋特别关心儿子上学
冲破阻截 李文足等3人成功探望江天勇律师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自诩“大国担当”中共须答七问
【现场视频】吉林白城现沙尘暴 天空瞬间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踪:全球确诊逾百万
【十字路口】中共急寻20万尸袋 多少冤魂亡?
【拍案惊奇】疫情中心或回东亚?红二代谈倒习
【直播回放】4.3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破10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